|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血鹦鹉 >> 正文  
第十八章 死亡铃声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死亡铃声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灯光不知如何已变的暗淡。
  李大娘的面容也仿佛因此变得阴森。
  她终于开口,语声虽然一样的动听,却显得神秘而遥远。
  她缓缓的道:“那一天——”
  只说了三个字,她的话就被武三爷打断:“到底哪一天?”
  李大娘冷然一笑,道:“我现在说的,是属于第二个世界的事情。”
  武三爷又截口道:“你所谓第二个世界是什么世界?”
  李大娘道:“诸魔群鬼的幽冥世界。”
  她这话出口,堂中好像就多了一股寒气,幽冥世界的诸魔群鬼亦似因为有人谈及他们,飘来了不少。
  秋夜昏灯,如此深夜,如此环境,本就最适合诸魔群鬼出动。
  武三爷没有作声,其他人早已屏息静气。
  李大娘又道:“幽冥世界的年月日与人间的年月日,据讲完全两样,甚至称呼据讲都不大相同,那一天到底是人间的哪一天,我相信还没有人知道。”
  武三爷追问道:“那一天又怎样?”
  李大娘从容道:“那一天是魔王十万岁的寿诞,幽冥世界诸魔群鬼共聚奇浓嘉嘉普。”
  武三爷插口问道:“奇浓嘉嘉普是什么地方?”
  李大娘道:“那就是魔宫所在,也就是真正的幽冥世界,上不见青天,下不见土地,只有风和雾,寒冰和火焰。”
  武三爷道:“真的有这个地方?”
  李大娘道:“据讲是有的。”
  武三爷道:“在哪里?”
  李大娘道:“不知道。”
  武三爷又不作声。
  李大娘接道:“为了庆贺魔王的寿诞,九天十地的诸魔都到齐了,各各刺破了中指,挤出了一滴血,十万神魔,十万滴魔血,化成了一只血鹦鹉,血鹦鹉!作为他们的贺礼。”
  武三爷随即应道:“那其实只用了九万八千六百八十七滴魔血,还有的一千三百滴就化成了十三只血奴,剩下的十三滴亦炼成了十三块血红的魔石。”
  他知道的居然也不少。
  李大娘奇怪的望着他,道:“你也知道这些事?”
  武三爷道:“我还知道那只血鹦鹉每隔七年就会降临人间一次,带给人间三个愿望,只要你是第一个看见它的人,你就能得到那三个愿望,无论什么愿望都会实现。”
  李大娘的眼神更奇怪,便问道:“你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武三爷笑道:“太平安乐宝贵的王府库藏珠宝神秘失窃之前,南国已盛传这个故事,失窃之后流传得更广,当时我恰好就在南国。”
  李大娘一声微喟,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武三爷道:“难道这就是血鹦鹉秘密?”
  李大娘道:“这件事虽然很多人知道,却无疑就是血鹦鹉的秘密。”
  武三爷道:“你所知道的,也就这许多?”
  李大娘默认。
  武三爷笑了。
  笑声中充满了讥诮的意味。
  李大娘毫无反应。
  武三爷笑着道:“那只是一个故事,我现在要知道的可是事实。”
  语声忽顿,再出口之时,已变的异常冷酷:“即使真有所谓第二世界,有鬼怪妖魔,也不会窃取人间的珠宝,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失窃,我敢肯定一定是人为。”
  李大娘没有说话。
  武三爷一字一顿的接道:“那是什么人?太平王府失窃的珠宝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不独语声冷酷,面容亦变的冷酷非常。
  李大娘反而笑了,道:“听你的口气,你就像是个官,现在在审问犯人。”
  武三爷冰冷的面容忽然溶化,笑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李大娘道:“哪一半?”
  武三爷道:“我现在虽在审问犯人,却不是个官,是个贼,贼中贼。”
  李大娘道:“做你的犯人倒也舒服,可以这样子舒舒服服坐着。”
  武三爷道:“对于跟我合作的犯人,我通常都会对他特别优待,你如果不肯合作,那就非独不会舒服相信会非常痛苦的了。”
  李大娘微喟道:“你要我怎样合作?”
  武三爷道:“你应该知道,我也已说的非常清楚。”
  李大娘道:“太平王府库藏珠宝失窃时,我正好也在南国。”
  武三爷道:“你在南国干什么?”
  李大娘道:“探亲。”她又一声微喟接道:“所以我也知道这件事,却并不比你知道的多。”
  武三爷道:“是么?”
  李大娘道:“奇怪你竟也知道我当时的行踪,现在又找到我的头上。”她悠然一笑,“莫非当年在南国,你就已见过我了。”
  武三爷摇头,道:“我的确知道你,是在买入这送子观音之后。”
  他突然摊开右手。在他的掌心,赫然有一个白玉送子观音。
  晶莹无瑕的白玉,精巧细致的雕刻,就连那观音,观音手抱那孩子的容貌都栩栩如生。
  看到这送子观音,李大娘面上的表情就变得非常奇怪。奇怪得你无法看得出那是怎样的一种表情。
  武三爷目光落在李大娘的面上,缓缓道:“太平安乐富贵王富甲南天,虽然享尽人间富贵,却并不见得就比一般人快乐,因为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儿子,一个都没有。”他目光一转,转向那送子观音,道:“也因此,当今天子特别挑了一方上好的美玉,着令高手匠人雕刻了这个送子观音,这方玉已经价值不菲,再加上赐自天子,并且又另有意义,一直被收为太平王府五宝之一,亦是太平王府失窃的珠宝之一,这送子观音既然仍在人间,其他的珠宝当然也在。”
  李大娘静静的听着,完全没有反应。
  武三爷将玉像放入怀中,又道:“所以在买入这个送子观音同时,我将卖主也留下,表面上我一直是个正经商人,别人也是这样想,因此这个送子观音的卖主才会找上我,到他发觉我并不是想像中的简单,非独看出这个送子观音的来历,还准备将他留下追究之际,已经走不了了。他却不是真正的卖主,口也紧得很,只可惜在我面前,除了死人外,没有人能够保藏秘密。”说到这里,武三爷的面容又似雪般冷酷。
  前后不过半炷香光景,他的面容已反复数易。
  一个人的面容反复多变,心意通常也会一样。
  这种人非独不易相处,更不易应付。这种人如果要套取别人的口供,办法一定不会少。
  纵是铁打的汉子,落在这种人手中,要保藏秘密,似乎就真的只有带进棺材一个办法。
  他说的已经非常明显,李大娘难得竟然仍无反应,就连他也觉得有些儿意外。
  他冷冷的盯着李大娘,又道:“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
  李大娘淡淡一笑,道:“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有人说我聪明了。”
  武三爷道:“好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又怎会不知道现在应该怎样做?”
  李大娘道:“我是知道的,只可惜你所问的都不是我所知的事情。”
  武三爷叹息道:“那我也觉得很可惜。”
  李大娘哦的一声,瞟着武三爷。
  武三爷一再叹息道:“你虽则不知,我却认为你必知,非问你一个清楚明白不可。”
  李大娘摇摇头道:“你不肯相信,也没有办法。”
  武三爷道:“我却有办法。”
  李大娘道:“你可肯将那办法教给我?”
  武三爷点头,毫不犹豫的点头。
  李大娘忍不住问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办法?”
  武三爷道:“在我的迫问之下,你仍说不知,我就会相信的了。”
  李大娘道:“你说要怎样迫问我?”
  武三爷沉吟道:“我正在考虑。”他忽然又一声叹息,道:“那方面我本来最少有一百种方法,但任何一种,我都有点不忍用在你身上。”
  李大娘道:“哦?”
  武三爷道:“因为我还想娶你。”
  李大娘好像仍不明白。
  武三爷接着又冷冷说道:“那一百种方法,任何的一种用上,你都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美丽了。”
  李大娘居然还笑得出,她笑道:“我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美丽,你一定会很难过。”
  武三爷皱着眉道:“嗯。”
  李大娘嫣然一笑,道:“你当然也不会再娶我。”
  武三爷微微颔首。
  李大娘笑道:“你既然一心娶我,又怎会对我那么狠?”
  武三爷忽然笑了起来,道:“有一件事你大概还不清楚。”
  李大娘道:“什么事?”
  武三爷道:“你虽然美丽,但与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比较,太平王府的库藏珠宝在我的心目中美丽得多,可爱得多了。”
  李大娘仍在笑,笑得却已有些勉强。
  武三爷随即一步跨前,道:“由我这里到你那边最多不过十五步距离。我尽量放缓脚步,这一段时间之内,你应该考虑清楚的了。”这句话说完,他已一步跨出。
  李大娘哪里还再笑得出来,在她左右的四个中年妇人不约而同推椅而起。她们一动身,武三爷的十二个手下亦放开脚步,成四面追上。四个中年妇人立时穿花蝴蝶般飘飞,分立在李大娘的前后左右。她们的手中这刹那已各自多了一支软剑。
  三尺长的软剑,迎风嗖的抖得笔直,只看这一手,已知她们在剑上亦下过一番苦功。
  武三爷瞪着她们,再一步跨出,突喝道:“先替我拿下这四个女人。”
  这句话的对象当然是他的十二个手下。
  在他身旁的一个白衣人随即问道:“要活的还是死的?”
  武三爷笑道:“能够生擒就不妨生擒。”
  “不能呢?”
  “不能你们不免就得拼命,拼命的结果是怎样就怎样。”
  武三爷这样吩咐,事情好办得多了,十二个白衣人不由的脚步齐皆一紧。
  也就在这时,堂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铃声。
  铃声由远迅速的飞逝,怪异而奇特。
  铃声一入耳,王风的心情立即紧张起来。
  这种铃声他已听过了两次。
  一次在凄迷夜色之中,阴森荒坟之上,铃声消逝时,他看到了满面死气的郭易。
  在告诉他血鹦鹉的怪事之后,郭易就神秘的死亡。
  还有一次却在验尸房,他与铁恨同时听到,同时追出,追着铃声一直追到穷山恶水,旷野荒坟之间,铃声消失不久,血鹦鹉出现,铁恨在血鹦鹉的怪笑中暴毙。
  两次的铃声都是在鬼气阴森的地方出没,每一次都带来死亡。
  每一次都是来自血鹦鹉的奴才——血奴颈间系着的怪铃。
  这一次又来自什么东西?又带来了什么?
  是不是来自血奴?又带来死亡?
  听到了铃声,李大娘的神情变得兴奋。
  她的面上又有了笑容。
  武三爷的目光已又在李大娘的面上,他看到了李大娘面上的笑容,也听到了那种怪异而奇特的铃声。
  他盯稳了李大娘,似乎想从李大娘的面容看出她是为什么兴奋。
  他看不出。
  十二个白衣人亦听到了那种怪异而奇特的铃声,他们的脚步不觉已停下。
  那种铃声仿佛还带着某种魔力,诱人的魔力。
  也只是刹那铃声飞入了堂内。
  在堂内听来,铃声更响亮,更怪异。
  那只鸟同样怪异。
  血红的翎毛红如鲜血,嘴爪亦仿如曾在血中啄踏,那只鸟的左半边子就像是血染成。
  只是左半身。
  那只鸟的右半身非独不是血红,连半点的红色亦没有,嘴是苍黑,爪是灰褐,羽毛却是雪白。
  看到它不难就令人想到了血奴。
  难道它就是血鹦鹉的奴才?那一千三百滴魔血所化成的十三只血奴之一?
  在它的左爪系着一个小铃,怪异而奇特的铃声就是从这个小铃发出,仿佛要摄人魂魄。
  飞绕一匝,那只怪鸟曳着铃声竟落在李大娘的左肩上。
  铃声立时停下。
  偌大的一个厅堂反而变得阴森起来。
  灯光更暗淡,周围的暗影更浓,这怪鸟一来,死亡的阴影便似笼罩着整个厅堂。
  武三爷不觉瞪着那怪鸟,怪鸟也瞪着他,圆亮的眼睛点漆一样仿佛带着某种难言邪恶。
  武三爷打了一个寒噤,忽的一声暴喝:“上!”
  霹雳般的喝声喝散了满堂阴森。
  十二个白衣人应声硬着头皮冲上去。
  李大娘双手几乎同时一拍。
  这一拍更惊人,一拍之下竟拍出了满堂暗器,还拍沉了老大的一块地面。
  掌声方发那四个中年妇人的双脚便自一顿,轧轧轧一阵暴响,在她们周围的地面就往下疾沉了下去。
  除了堂中那张桌子以及她们站立的地方,整个厅堂的地面竟都是活动的翻板。
  这实在令人意外。
  还有更令人意外的东西。
  暗器!七种暗器。
  每一种暗器的数目只怕都以百计,突然自厅堂的四周飞蝗般射出。
  千百道暗器交织成一道闪亮的巨网,四方八面的罩下。
  只有李大娘她们站立的地方例外,其他的地方完全都在暗器的射击范围之内。
  所有的暗器都是发自机簧,破空声尖锐刺耳,势子的急劲可想得知。
  脚下地面的突然下沉,已令人惊慌失措,再来这一阵暗器更难应付。
  十二个白衣人失声惊呼。
  惊呼未绝,五个已跌下陷阱,七个才跃身半空,其中的四个被暗器射成了刺猬,往陷阱坠下,剩下来的三个身上亦激起血花。
  十二个白衣人之中看来还是以他们三个的武功最好,虽亦被暗器射中,身子仍灵活,半空中翻滚,硬从暗器网中穿出,直往厅堂当中扑落。
  武三爷的武功更在这些人之上,地板刚沉,他的身子已飞起,双手半宅乱抓,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射向他的暗器全都被他抓在手中。
  他的人旋即穿出了暗器的罗网,人还在半空,抓在手中的暗器便又出手,射向那四个中年妇人。
  四个中年妇人手中的软剑连忙展开,灵蛇般飞卷。
  暗器瞬息被击落。
  武三爷亦冲到,飞将军也似的从天而降。
  两支软剑旋即向他胸膛刺到。
  剑锋已抖直,剑尖却仍在跳动,就像是毒蛇吐舌。
  武三爷大喝一声,上半身一仰,凌空忽一个翻滚,斜刺里落在当中那张桌上。
  剑跟踪刺到,仍是那两支剑。
  武三爷双脚起落,竟硬将那两支剑踩在脚下。
  他双脚已用上,再来两支剑他怎样应付?
  另外的两支剑亦已准备刺来了。
  却就在这下,三个白衣人已扑落,两个迎向另外的两个中年妇人。
  刀闪当头劈落。
  那两个中年妇人哪里还有时间算计武三爷,两支软剑忙应付那两把快刀。
  还有一个白衣人却是挥刀砍向那个剑被武三爷踩在脚下的中年妇人。
  他非独懂得掌握机会,刀亦是闪电一样。
  那两个中年妇人不由慌了。
  武三爷的脚就将她们的软剑踩在脚下,已经吓了她们一跳,她们当然也想将软剑抽回,可是一动手,剑却动也不动,如同压上了千斤重铁,这又吓了她们一跳。
  现在竟还再来一把快刀,她们不慌才怪。
  刀闪电砍上,叮当的一声竟然弹了回去。
  那刹那之间,两个中年妇人的一个左手已从怀中抽出了一柄匕首,挡住砍来那把快刀。
  刀虽然挡开,她的人已给刀上的力道震的一个踉跄。
  那个白衣人比她更惨,连人带刀飞跌在地上。
  她的气力还没有这么大,只是她左手的匕首挡住了砍来那把快刀之时,另一个中年妇人亦已从怀中抽出了一柄匕首,掷向那个白衣人咽喉。
  这一掷又准又狠。
  这个中年妇人更懂得掌握机会。
  匕首飞入咽喉,鲜血标出,那个白衣人浑身的气力亦从咽喉标出。
  他飞跌地上。
  两个中年妇人却同时飞了起来。
  武三爷同样懂得掌握机会。
  快刀一砍上,武三爷亦凌空,双脚飞快的蹬了出去。
  两个中年妇人也知道武三爷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出手,左面的一个人被刀震的踉跄倒退,同时匕首亦已带回,插向武三爷踩在她那支剑上的脚,右面的一个匕首脱手掷出,手便落在剑柄之上,两手握剑,准备随时反击。
  她们的思想敏捷,身手亦灵活,只可惜武三爷出击的并不在她们的意料之内。
  左面的那个匕首还未插到,右面的那个左手才搭上剑柄,武三爷的双脚已左右踢在她们的肩膀之上。
  两人立时被踢的飞起,飞入了半空,却连随飞蜂般纤腰一折,凌空飞回。
  她们居然有这么好的轻功。
  人飞回,剑亦飞回。
  两柄剑,一柄匕首。
  剑就像飞蜂的毒针,匕首亦寻暇抵隙。
  武三爷一双眼睁大,瞪着刺来的软剑匕首,好像不知道如何应付。
  他赤手空拳,要同时对付三样兵器的确并不容易。
  “哧哧哧”的双剑一匕一齐入肉,血飞激。
  不是武三爷的肉,也不是武三爷的血。
  两个中年妇人的剑势一走空,他人就往后一缩,脚同时一挑,挑起了地上那个白衣人的尸身。
  那虽然是他的手下,现在已是一个死人。 
  只要还有利用的价值,活人他都不肯放过,何况死人?
  剑尖锋利,匕首也锋利,一刺入尸体,便直没入柄。
  拔出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往后退乘势将剑拔出也是一个办法,只可惜两个中年妇人身形下落之时,已在陷阱的边缘。
  陷阱并不深,却倒插无数锋刀。
  身入陷阱的白衣人不死于暗器之下,难免死于锋刀之上。
  往后退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两个中年妇人惟有起脚去踢。
  她们的脚还未踢上尸体,武三爷便来了。
  两只脚的一只,马上转踢武三爷的小腹,还有的一只亦自收回,人却又飞起。
  这只脚的主人正是那匕首仍在手中的一个。
  她的人飞起,右手便松开,左手却握着匕首更紧,软剑虽不易从尸体上抽回,匕首轻易就可拔出。她弃剑用匕首,人飞起,母老虎也似的扑落,匕首疾往武三爷头顶刺下。
  武三爷即时一声暴喝,偏身坐马,手一抄竟抓住了踢向自己小腹的那只脚。
  那个中年妇人不由失声叫了起来。
  尖叫声出口,她的左手已落在尸体之上,就抓着那具尸体猛向武三爷的胸膛撞去。
  她这个动作尚未完成,便发觉自己的身子已凌空。
  武三爷的左手抄住了那个中年妇人的小腿,右手旋即抓住了那个中年妇人的纤腰,一发力,那个中年妇人,便给他托了起来,高举过顶。
  她才开始挣扎,小腹已一下刺痛。
  那插向武三爷头顶的匕首已插在她的小腹上。
  手挥匕首凌空扑落的那个中年妇人却给他的一脚踢了出去。
  这一脚当然又是武三爷抄着她那只脚的手强迫她踢的。
  后面是陷阱,那个中年妇人竟给那一脚踢下陷阱。
  两声惨呼差不多同时响起,一声在陷阱底下,一声在半空。
  半空那一声惨呼亦往陷阱飞落。
  武三爷将手中那个中年妇人掷出,不禁仰天打一个哈哈。
  他向来喜欢借刀杀人。
  这一个哈哈出口,两支剑已又左右刺到。
  软剑!
  来的竟是另外两个中年妇人。
  他的两个手下已伏尸地上。
  这两个中年妇人比方才那两个显然更胜一筹,出剑更狠准。
  武三爷双袖飞舞,脚踩罗汉步,连接二十四剑,竟都无法找到对方的弱点。
  他开始感到不耐,拳掌袖齐施,硬将那两个中年妇人迫退开两步,猛可大喝道:“来人呀!”
  门外还有他好几个手下,他并没有忘记。
  只要有人绊住这两个中年妇人,他就可以抽身擒下李大娘。
  他一直毫不着急,因为李大娘在庄外的手下已被他剪除,庄内亦已被他控制。
  可是到那只怪鸟出现,他却发觉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像那么简单。
  所以他立即发动攻势。
  谁知道厅堂中竟有那么厉害的埋伏。
  他还未冲到李大娘的面前,他在堂内的十二个手下已一个不剩。
  李大娘方面还有两支剑,有一只怪鸟。
  那两支剑虽然不放在他心上,但那只怪鸟,他却不能不顾虑。
  那只怪鸟的突然飞来绝不会没有原因。
  李大娘面上的笑容更可疑,仿佛已胸有成竹。
  是不是这厅堂之中还有更厉害的埋伏?那只怪鸟的飞来又暗示什么?
  武三爷不知道,却已感到危机已降临自己头上,必须赶快将李大娘抓起来。
  那最低限度,他也有一个人质在手。
  投鼠忌器,即使这一战全军覆没,他自己的性命仍不成问题。
  只要还有命,就还有机会。
  况且李大娘就擒之后,说不定还可以将这个局面完全扭转。
  他早已决定今夜孤注一掷,现在所有的注码都已押上,赌局亦开始多时,要收也收不回的了。
  他只有赌下去。
  一叫人来人就来了。
  五六个白衣人飞快冲人,却竟直冲入门后的陷阱。
  武三爷一眼瞥见,不禁大吃一惊。
  他挑选手下向来小心,鲁莽的他已要考虑,睁眼瞎子他更就连考虑都懒得考虑。
  因为他并不是在开善堂。
  现在这五六个白衣人连瞎子都比不上。
  瞎子最低限度会先行探探道。
  这五六个白衣人简直就像是给人掷入来。
  陷阱内遍插锋刀,五六个白衣人掉下去竟一声也没有,莫非他们还是哑子。
  武三爷知道绝不是。
  每一个白衣人最少都已跟了他三年,他对他们都很清楚。
  他们既不瞎,也不哑。
  现在为什么变了又瞎又哑?
  武三爷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他忽然发觉,自己完全孤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章 血鹦鹉的愿望
    第二十九章 解谜
    第二十八章 火窟
    第二十七章 三个愿望
    第二十六章 魔由心生
    第二十五章 魔王
    第二十四章 恐怖陷阱
    第二十三章 艺高人胆大
    第二十二章 女魔
    第二十一章 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