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善恶难分
 
2019-07-13 08:55:5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这一声狂吼使得卓长卿微微一怔,方待转首而望,却听那红衣娘娘温如玉已自冷冷说道:“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卓长卿暗叹一声,沉声道:“小可正在听着。”
  他心中虽对这温如玉冷冷叱责的语气极为不惯,但是他乃禀性刚直之人,想到自己已毁于此人之手,又有诺言在先,自己此刻便得听命于她,是以便将心中怒火强忍下去。
  温如玉冷哼一声,忽又叹道:“我那徒弟年纪极小的时候,爹爹妈妈就全都死了,她……”
  语声突然一顿。卓长卿抬眼望去,只见这名满天下的魔头,目光之中,瞬息之间已换了数种变化,此刻目中竟满含着一种幽怨、自责的神色。卓长卿心中不禁大奇:“这魔头昔日难道也有着什么伤心之事?”
  却见她又长叹一声,又道:“她甚至连她爹爹妈妈的姓名都不知道,我就替她取了个名字,叫作温瑾。你说,我取的这个名字可还好吗?”
  卓长卿又是一愕,茫然点了点头。温如玉丑陋严峻的面上微笑一下,又道:“这些年来,瑾儿一直跟着我,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脸上的笑容却一年比一年少。她还不到忧郁的年纪,却远比别人要忧愁很多。我问她为什么,她嘴里不说,我心里却知道,她是在感怀身世。你想想,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活了许多年,却连她亲生父母的姓名都不知道,该是件多么惨的事。”
  卓长卿暗叹一声,忖道:“原来那天真刁蛮的女子,身世却如此凄凉可怜!”
  心下不禁对她大起同情之心。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此刻却正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他心中思潮数转,不觉又想得痴了。
  温如玉目光转处,突又森冷如剑,在卓长卿面前一扫,冷冷道:“你心里在想着什么?”
  卓长卿陡然一惊,温如玉又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哼哼,我老人家平生杀人无数,可从未有过一人敢来复仇的。你既有如此孝心,又有如此豪气,我老人家总有成全你的一天。”
  卓长卿心中又一愕,暗忖:此话何意?
  却见她冷笑一声,又道:“只是现在你却得好好听着我的话,不但眼睛不要望向他处,心里也不得乱想心思,如若不然——哼哼!”
  卓长卿剑眉一轩,胸中怒气大作,但转念一想,不禁又自长叹道:“那温瑾的身世性格,与小可并无关系。阁下还是先将对小可的吩咐说出——”
  温如玉突然泛起一个奇怪的笑容,接口道:“瑾儿的身世性格此刻虽然与你无关,可是日后却大有关系了。”
  卓长卿大奇道:“此话怎讲?”
  哪知温如玉伸出枯瘦的手掌,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鬓发,却不回答他的话,只管接着说道:“我久居苗疆,足迹很少到江南来,瑾儿便也跟着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步。我看她一年比一年忧郁,就想尽了各种办法来使她开心些。哪知她表面露出笑容,心里却还是不快活!”
  卓长卿暗叹一声,忖道:“这丑人温如玉狠毒一生,却料不到她竟会对一个女孩如此温柔。师父常说:‘世上无论如何凶残狠毒之人,心中却总有善良的一面。’我先还不信,此刻才知道这话果然是对的了。”
  又想到:“那温瑾虽然身世凄苦,却有个师父对她如此好,她也算是个幸福的人了。”
  此刻他眼前似乎又泛出那红裳少女温瑾美如春花般的笑容。这温如玉的言语虽久久没有归入正题,他竟也未觉不耐。
  温如玉目光一抬,又道:“有一天,瑾儿忽然跑来要求我,说她想要见一下天下英雄。我和她自幼相处,别人不敢在我面前说的话,她都敢说,可是她提出这个要求来,我却愕住了。试想我温如玉一生之中,普天之下,都是恨我、怕我的人,我又怎能为她找来天下所有的英雄?”
  “可是她从来没有对我提过要求,此刻她既然说了出来,我又怎能拒绝?当时我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办法来。”
  她话声微微一顿,又道:“有一天,我静坐之中,回念旧事,忽然想到那次黄山始信峰下之事……那天的事,你总该很清楚的了!”
  卓长卿暗哼一声,亢声道:“那天的事,在下即使粉身碎骨,也万万不会忘记的。”
  温如玉目光一凛,在卓长卿面上凝注半晌,忽然微微颔首笑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有骨气的正直孩子。唉——你爹爹虽然已死,但他若知道有你这种儿子,也该含笑九泉了。”
  语气之中,竟满含感慨羡慕之意,又似乎微带惆怅。
  卓长卿目光一抬,只见她目光之中的肃杀冷削之意,此刻竟已全然消失,却像是个慈祥的老妇,在温柔地望着自己,一时之间,他心中百感交集,亦不知是惊是怒,是恨是愁。
  却听温如玉又道:“那天在黄山始信峰的铁船头里,出了件奇事。你该也看到黄山周围百里的蛇虫野兽,都疯了似的跑到铁船头去。它们虽然明知在那里有个它们的克星,它们去了,必定送死,但是它们却又无法克制自己,明知送死也要跑去。
  “你武功不弱,当然是有名师指点。你可知道那是为着什么吗?”
  卓长卿沉吟半晌,心中虽不愿回答她的话,却仍然说道:“那潜伏在铁船头中的异兽,乃天下至毒之物,而且能够发出一种极为奇异的香味,使得任何一种蛇虫猛兽都无法抗拒。”
  温如玉微微一笑,道:“对了。当时我就在想,我若召集天下英雄,别人一定不会赶来。但我若和那星蜍一样,用天下英雄都无法抗拒的诱惑,那么他们纵然恨我、怕我,却也不得不来了。”
  她得意地笑了一下,又道:“我虽不能和那星蜍一样,体发异香,但我却有着普天之下没有一人见了不动心的奇珍异宝,这些珍宝就是我发出的香气。凭着这香气,我就能将天下武林豪士,都叫到我那瑾儿面前。”
  卓长卿剑眉微皱,暗道一声:“原来如此。”
  他先前本在奇怪,天目山上,怎会有个如此盛会,此刻一听才知道真相。
  温如玉笑容一敛,突又叹道:“哪知道瑾儿听了我这计划,却道:‘你老人家的奇珍异宝虽然都是世人梦寐以求之物,却也未见得能将天下英雄都引来。来的若都是一些不成才的角色,那我还不如不看哩。’我想了许久,才想出这个办法,本来以为已经很好了,哪知却被她这一句话全盘推翻。但我仔细一想,却又不能不承认她这话说得有些道理。”
  卓长卿暗中颔首,忖道:“看来这温瑾还是个聪明绝顶之人。”
  却听温如玉又道:“过了几天,她忽然自己画了三幅画,拿来给我看,又对我说要在天目山开个较技之会。她说:‘这么一来,一些贪财爱宝的人,固然是非来不可,另一些还未成婚的少年豪杰,也一定会来。就算还有些这两样都不能打动的人,但他们只要是武林中人,就不会没有争名好胜之心,一听天目山上有个如此的较技之会,必定会赶来的。’她又说:‘好利、好名、好色、好奇,本是人们的根性,这么一做,我就不相信世人还有既不好名利,也不好奇的人!’”
  卓长卿心中暗道:“惭愧。”
  他自己虽不好名利财色,但好奇之心,却还是不能克制。这温瑾如此做来,确已是将世人一网打尽了。
  温如玉缓缓又道:“我当时听了,心里不免有些奇怪,就问她:‘假如在那较技之会上武功最强的人,是个秃子麻子,那么你是否也要嫁给他呢?’她微微一笑,却不回答我的话,只问我肯不肯。我想来想去,还是答应了她,只是答应了之后,又有些后悔,心想普天之下,武功若能胜得了我这瑾儿的,本不会太多,即使有上几个,年龄也必定很大了,品貌也未必会好,瑾儿嫁给了这种人,岂非是彩凤随鸦?”
  她目光又自缓缓注向卓长卿身上,又道:“可是今日我见了你,才知道天下果然是奇人辈出。能够教得出你这一身武功的人,那他的武功,也一定深不可测了。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你也一定不会告诉我,可是我却很钦佩他,因为他不但将你教成一身武功,还将你教成一个大丈夫。哼!世上有些人武功虽高,行为却卑鄙得很。”
  她随手一指那被困在霓裳仙舞阵中,此刻身法也越来越缓、气力已渐不支的岑粲,又道:“他和他那师父,就全都是这种人。”
  语气之中,怨恨之意,又复大作。卓长卿心中一动,他听了这温如玉一席话,心中思潮翻涌,几乎已将这赌命之事忘了。
  此刻他见这温如玉对那黄衫少年,似乎甚为恨毒,心下又觉得有些奇怪,心想这丑人温如玉与他们师徒本是一丘之貉,她却说出此话,岂非有些奇怪?他却不知道温如玉心中对那万妙真君尹凡的怨恨,只怕还在他自己之上呢。
  转目望去,只见温如玉目光低垂,凝注在自己的手指上,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而且看来还不知要想多久的样子。
  卓长卿干咳一声,见她仍然浑然如未觉,心思数转,想问她要自己做的究竟是什么事,但目光动处,却见到她此刻面上竟是一片安宁祥和之色。她这张丑陋不堪的面容,暴戾冷削之气一去,看来也就似乎没有那样丑陋了。卓长卿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忖道:“此刻她心中所思,必定是十分善良之事。她一生行恶,一生之中,大约极为难得有这种安宁祥和之色。”
  一念至此,遂将已到口边的话忍住了,转目望向那被困在漫天红影中的黄衫少年。
  那些红裳少女仍然是衫袖飘飘,身形曼妙,一副曼舞清歌的样子,但她们身形的交替流转,却是极为迅快。卓长卿一眼望去,根本无法看清那黄衫少年的身形,只觉在这一片红影中的黄色人形,展动已越来越缓,显见已是难以支持了。
  卓长卿与这黄衫少年曾经交手,知道此人虽然狂傲,武功却极为不弱,在武林中已可列为一流高手之称,而此刻却被这些武功并不甚高的少女,困得一筹莫展,如此看来,显见这霓裳仙舞阵的确有着不同凡俗的威力。
  一念至此,他便定睛而望,留意去观察这些少女所施展的身法,只觉她们身法配合的确是妙到毫巅,一时之间,竟无法看出她们的身形,是如何展动的。
  他这一定睛而望,目光便再也舍不得离开。须知任何一个天性好武之人,遇着这种深奥的武功,便有如一个稚龄幼童,见着他最最喜爱的糖果一样。
  他全神凝注着这些红裳少女的身形变化,只觉这霓裳仙舞阵似乎和那武林第一宗派,武当派的镇山九宫八卦阵有些相似,但其繁复变化,却犹有过之。他虽是绝顶聪明之人,但看了许久,却仍未参透其中的奥妙,心下不禁大为急躁,暗中感叹一声,忖道:“看来这丑人温如玉的聪明才智,的确不是常人能及。唉——日后我若想报此深仇,只怕不是易事呢!”
  他心中正自繁乱难安,哪知耳侧突然响起一声冷笑,只听温如玉冷冷说道:“我这霓裳仙舞阵虽非盖绝天下,却也不是你略微一看,便能参详得透的。”
  卓长卿心中一凛,却听温如玉又道:“我这阵法关键所在,全在脚步之间,你若单只注意她们的身形掌法,莫说就这一时半刻,只怕你再看上一年,也是枉然。”
  卓长卿暗道一声:“惭愧!”
  却见温如玉突然伸出双掌,轻轻一拍,掌声清脆,有如击玉。
  那些红裳少女一闻掌声,身形竟突然慢了下来。卓长卿心中一动,不禁大奇,忖道:“难道这温如玉有意将这阵法的奥妙,让我参透吗?”
  这想法看来不但不合情理,而且简直荒谬得近于绝不可能。一个毒辣而狠心的魔头,怎肯将自己苦心研成的不传之秘,如此轻易地传授给一个明知要向自己复仇的仇人之子呢?
  但卓长卿目光动处,却见这些红裳少女,不但已将身形放缓,而且举手投足间,身形、步法都极清晰可见。卓长卿虽对方才自己的想法惊奇难信,但此刻却又不得不信了。
  这霓裳仙舞阵法一松,卓长卿固然惊异交集,那黄衫少年岑粲,更是大感奇怪。他此刻已是精竭力尽,就连发出的招式,都软弱得有如武功粗浅之人一般,此刻得到喘息的机会,精神突然一振,拼尽余力,呼呼攻出数掌,冀求能够冲出阵外。
  哪知阵法方自转动三五次,温如玉突又一拍手掌,掌声方落,那些红裳少女的身形便又电似的转动起来。
  温如玉斜眼一瞟,只见卓长卿兀自对着阵法出神,干咳一声,问道:“你可看清了?”
  卓长卿回首一笑,道:“多承指教。”
  他天资绝顶,就在方才那一刻内,便已将这霓裳仙舞阵的奥妙,窥出多半,此刻心中突又一动,忖道:“这温如玉将此阵法的奥妙传授于我,难道就是为了她要叫我做的那事,与此阵法有关?”
  念头尚未转完,却听温如玉已冷冷说道:“此刻距离八月中秋尚有数日,在这数日之间,你切须寻得一法破去此阵,到了八月中秋那一天,你便赶到天目山。”
  卓长卿微微一怔,脱口问道:“这难道就是阁下要我所做之事吗?”
  温如玉面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好像没有听到他的问话一般,却又道:“这次天目山上的较技之会,大河两岸、长江南北的武林英豪,闻讯而来的,几乎已占了普天之下的武林俊彦大半,这其中自然不乏身手高强,武功精绝的人。你在八月十五那一天,务须将他们全都击败……”
  她微微一笑,又道:“以你之武功,只要没有意外,此事当可有八分把握。”
  卓长卿越听越觉奇怪,不知道这温如玉此举,究竟何意。
  温如玉目光微扫,面上竟又露出一丝笑容,缓缓又道:“然后你便得破去这霓裳仙舞阵,最后你还得当着天下英雄之面,和我那徒儿温瑾较一较身手。只要你能将她击败,那么……”
  她又自一笑,倏然中止了话。卓长卿心中猛然一阵剧跳,张开口来,却半晌说不出话。只见温如玉目光缓缓移向自己面上,又道:“瑾儿若是嫁给了你,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她脾气不好,凡事你都得让着她一点……”
  她语声突然一凛,接道:“你若对她不好,我就算死了,做鬼也得找你算账。”
  卓长卿心中轰然一震,呆呆地愕了半晌,挣扎着说道:“难道这就是阁下要我所做之事吗?”
  温如玉微微一笑,道:“正是此事……若不是我看你聪明正直,你跪在地上求我三天三夜,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卓长卿定了定神,一清喉咙,道:“在下方才既然已败于阁下之手,阁下便是让我赴汤蹈火,在下也不会皱一皱眉头,只是此事……”
  温如玉冷笑了一声,接口说道:“此事便又怎的?难道有违于仁义道德?难道是人力无法做到的不成?”
  卓长卿呆了一呆,俯下头去,半晌说不出话来,心中千思百转,却也想不出该如何回答人家的话。要知道温如玉让他所做之事,的确是既无愧于仁义道德,亦非人力无法做到之事,他本该遵守诺言,一口答允,但那温瑾却又是他杀父仇人的徒弟……
  一时之间,他心中思潮反复,矛盾难安,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是好。只听得那丑人温如玉又自冷笑一声,道:“此事是你亲口答允于我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也是你亲口所说之话。我只当你真是个言出必行的大丈夫,哪知道——哼哼,如今你却做出这种模样来,让我老人家瞧见了,实在失望得很。”
  卓长卿目光一抬,只见这温如玉目光之中,满是讥讽嘲笑之意,心中不由热血上涌,忖道:“古之尾生,与女子约于桥下,女子未至,洪水却至,尾生宁死而不失信,竟抱桥柱而死。其人虽死,其名却留之千古。我卓长卿不能尽忠于国,又无法承欢于父母膝下,这信之一字,无论如何也得守他一守。我爹爹昔年是何等英雄,他老人家九泉之下若有知,想必也不愿意我做个失信于人的懦夫,让这温如玉来讪笑于我。”
  一念至此,心胸之间,不觉豪气大作,朗声道:“此事既是我亲口所说,我自然绝对不会反悔。只是我纵然娶了你的徒弟,三年之内,我仍必定寻你复仇。你若以为我会忘了复仇之事,那你却是大大的错了。”
  温如玉冷冷一笑,道:“莫说三年,就算三十年,我老人家一样等着你来复仇。只怕——哼哼。”
  她冷哼两声,倏然中止了自己的话,言下之意,却是只怕你这一生一世若想找我复仇,亦是无望的。
  卓长卿心智绝顶,焉有听不出她言下之意的道理?剑眉微轩,方欲反唇相讥,却见这红衣娘娘突然一拂袍袖,长身而起,向卓长卿冷冷瞥了一眼,接着又道:“八月中秋之日,你无论有着何事,也得立刻放下,到那天目山上……”
  卓长卿一挺胸膛,朗声接口道:“纵然我卓长卿化骨扬灰,八月十五那一天,也定要赶到天目山去,阁下大可放心。姓卓的世代相传,从未有过一人是言而无信之徒。”
  温如玉目光之下,竟似又隐泛笑意,沉声道:“如此便好。”
  目光一转,转向那边已自被困在红衫舞影中的黄衫少年岑粲,眼中所隐泛的笑容,立时便又换作冷削肃杀之意,缓步走下车子,突又轻轻一拍手掌。卓长卿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掌声方落,那些红裳少女便一齐顿住身形,动作浑如一体,全无快慢之分。
  而那黄衫少年岑粲,却是须发凌乱,满头汗珠,气喘吁吁地站在中间,先前那种潇洒狂傲之态,如今却已变得狼狈不堪,竟连那双炯然有光的眼睛,都已失去原有的光彩,望着温如玉颤声说道:“家师纵然与你不睦,你又何必恁地羞辱于我……”
  话犹未了,竟“扑”的一声,坐到地上,显见是将全身精力,全都耗尽,此刻纵然是个普通壮汉打他一拳,只怕他也是无法还手的了。
  卓长卿与他虽然是敌非友,但此刻见了他这种模样,心下仍然大为不忍,缓缓转过身子,不再望他一眼。
  温如玉冷笑一声,轻轻做了个手势,亦自转身回到车上。那些红裳少女便将岑粲半拉半扯地扶了起来,一人纤手微拂,在他胸口璇玑穴上轻轻一点,瞬息之间,这行少女,便又扶车而去。只听那红衣娘娘冷然回首道:“此刻距离八月中秋已无多久,你还是寻个地方,好好再练练功夫吧。就凭你此刻的身手……哼,只怕还未必成呢。”
  卓长卿怔怔地望着她们红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初秋翠绿的林野里,暗中长叹一声,只觉自己一生之中,遭遇之奇,莫过于方才和这丑人温如玉打赌之事了。他虽是聪明绝顶之人,却也万万料想不到,自己这不共戴天的仇人,不惜以自家性命来赌之事,竟是要让自己来娶她的徒弟。
  他不敢想象此事日后将要发展到何种地步,因为此事根本就令人无法思议。站在初秋仍然酷热的阳光里,他呆呆地愕了半晌,突又想道:“昨夜快刀会会众的惨死,不知究竟是谁干的。难道温瑾听了黄山始信峰下铁船头里异兽星蜍的那一段故事,也想将天下武林豪士都诱到这天目山下来,然后也学那星蜍的样子,将他们一一杀死吗?”
  想到这里,他全身不禁为之泛起一阵寒意,眼前似乎又泛起十年之前始信峰下,那些蛇虫猛兽争先恐后地奔向铁船头去的情景,不禁长叹一声,忖道:“那些虫兽何尝不知道自己此去实是送死,但却仍然无法抗拒那星蜍散发出的香气,明知送死,还是照去不误。而此刻这些不远千里跋涉而来的武林豪士,又何尝能抗拒那温瑾在天目山中设下的种种诱惑呢?只怕他们也和那些无知的虫兽一样,明知如此,也要去试上一试的了。”
  他心念数转,越想越觉得这天目山中的武林盛会,实是一个极大的陷阱,当下便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自己既然知道此事,就得将这场武林浩劫,消于无形。只是自己该如何去做呢?却仍然茫无头绪。
  此刻在他身后的林木之中,突然缓缓踱出一个玄服高冠的长髯老者来,脚下穿着的虽是厚达三寸的厚底官靴,但行走之时,却仍是漫无声息,而且他出现得又是那么突然,生像是树木的精灵,突然由地底涌现,又似乎是许久以前,他便已在那树林之中,只是直到此刻,他方自现出身形来。
  他缓缓走到那俯首沉思着的卓长卿身侧,突然朗笑一声,道:“兄台双眉深皱,面带忧色,难道心中有着什么忧愁之事?”
  卓长卿蓦地一惊,抬目而望。只见自己身侧,赫然多了一个长身玉立、丰神冲夷的长髯老者,正自含笑望着自己。
  阳光耀目,将这老者颔下长髯,映得漆黑光亮,也映得他那隐含笑意的双睛,神光宛如利剑。一眼望去,卓长卿但觉此人年纪虽似已近古稀,但神采之间,却仍潇洒无比,宛然带着几分仙气。
  他方才虽是凝神而思,但自信耳目仍然异常灵敏,此刻见这老者已经来到自己身侧,而自己却仍未觉察,心下又不禁为之骇然,呆呆地愕了一愕,却见那老者又自朗声笑道:“千古以来,少年人多半未曾识得愁中滋味。兄台虽然温文尔雅,但眉目之间,却是英气逼人,老夫自问双目不盲,一望而知,兄台必定是位身怀绝技的少年英雄,绝非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酸丁可比。此刻却又为着何事,如此愁眉不展呢?”
  这老者不但丰神冲夷,而且言语清朗,令人见了无法不生好感。
  卓长卿此刻虽对这老者有如幽灵一般的突然出现,大感惊异,却又不禁为他这种潇洒神态、清朗言词所醉,含笑一揖,亦自朗声说道:“多谢长者垂询。小可心中,确是愁烦紊乱,不能自已。”
  这长髯老者朗声一笑,捋须笑道:“兄台如果不嫌老夫冒昧,不知可否将心中烦愁之事,说与老夫一听?老夫虽然碌碌无能,却终是痴长几岁,也许能为兄台分忧一二,亦未可知。”
  卓长卿抬目而望,只觉这老者目光之中,生像是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长叹一声,道:“既承长者关怀,小可敢不从命……”
  心念一转,突然想到自己心中无法化解之事,不但有关自己一生的命运,而且是武林之中一件绝大秘密,这老者言语之中,虽似对自己极为关怀,但自己却又怎能将这种有关武林劫运的生死大事,随便说出来?一念至此,便顿住了话声,望着这行踪诡异,武功却似绝高的老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哪知这老人突又朗声笑道:“兄台如不愿说,老夫实是……”
  卓长卿轻喟一声,接口道:“并非小可不愿说与老丈知道,而是此事关系太大。如果是小可一人之事,既承老丈关切,小可万无不说之理。”
  长髯老人微微一笑,道:“兄台既如此说,老夫自然不便再问。只是兄台若将此等关系重大之事隐藏于心,不去寻人商量一下,亦非善策——”
  他一捋长须,接着又道:“须知一人智慧有限,兄台纵然是聪明绝顶,恐也无法将这等关系重大之事,想出一个适善对策来。与其空在这里发愁,倒不如寻个知心之人商量商量,老夫与兄台交浅而言深,但望兄台莫怪。”
  他又自哈哈一笑,目光炯然,凝神望在卓长卿面上。
  卓长卿但觉此人言语之中,句句都极为有理。但他生性谨慎,绝无一般少年飞扬跳脱之性,心中虽觉这老者之话极为有理,却仍然不肯将此事贸然说了出来,方自俯首沉吟,却听这高冠老者又自笑道:“兄台毋庸多虑,老夫并无探询兄台隐秘之意。兄台如不愿说,也就罢了。”
  卓长卿暗中一叹,心下大生歉疚之意。须知凡是至情至性之人,便受不得人家半分好处。若是受了人家的好处,他便要千方百计地去报答人家的好处。若教他得了人家的好处而不去报答人家,那却比教他做任何事都要令他难受些。
  此刻卓长卿心中便是觉得,这老者虽与自己素不相识,但无论如何,人家对自己总是一番好意,而自己却无法报答人家的这番好意,是以心中便生出歉疚之心来。
  那长髯老者望着他的面色,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容,像是十分得意,只是他这种笑容却被他的掩口长须一齐掩住,卓长卿无法看出来而已。
  他呆呆地愣了半晌,心中忍不住要将此事说出来,但忽而又忍了下去。沉吟再三,终于叹道:“老丈如此关怀于我,小可却有负老丈盛情,实在难受得很——”
  长髯老人捋须一笑,截断了他的话,含笑缓缓说道:“兄台如此说,却是见外了。老夫与兄台虽是萍水相逢,对兄台为人,却倾慕得很。兄台如不嫌弃,不知可否让老夫做个小小东道,寻个荒村野店,放怀一醉,一来也让兄台稍遣愁怀,再者老夫也可多聆些教益。”
  卓长卿长揖谢道:“恭敬不如从命,只是叨扰老丈了。”
  他心中对这高冠老者,本有歉疚之意,此刻自然一口答允。两人并肩而行,那高冠长髯老者言谈风雅,语声清朗,一路之上,娓娓而谈,却绝口不提方才所问之事。
  顿饭光景,临安城郭,便已在望。在这段时间中,卓长卿不觉已对高冠老者大生好感,心中暗忖:“这老者不但丰神冲夷,谈吐高妙,而且武功仿佛绝高,轻功更仿佛还在我之上。像他这种人物,必定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角色。”
  一念至此,不由转首含笑问道:“小可卓长卿,不知老丈高姓大名,可否见告?”
  那长髯老者微微一笑:“老夫漂泊风尘,多年以前,便将姓名忘怀了。江湖中人有识得老夫的,多称老夫一声高冠羽士。‘羽士’两字,老夫愧不敢当;这‘高冠’二字,确是名副其实。是以老夫便也却之不恭,也自称为高冠羽士了。”
  他朗声一笑,手指前方,含笑又道:“前面青帘高挑,想必有个小小酒铺。这种荒村野店,虽然粗陋些,但你我却可脱略形迹,放怀畅谈,倒比那些酒楼饭庄要好得多了。”
  卓长卿口中自是连声称是,心中却不禁大为奇怪。这“高冠羽士”四字,虽亦极为高雅,但却不是声名显赫的姓氏。司空老人虽然足迹久已不履人世,但对天下各门各派的奇人异士,都知之甚详,也曾非常仔细地对卓长卿说了一遍。
  但卓长卿此刻搜遍记忆,却也想不出这“高冠羽士”四字的由来。这“高冠羽士”四字,若是那黄衫少年的名字,卓长卿便不会生出奇怪的感觉来。
  因为那黄衫少年岑粲终究甚为年轻,显见是初入江湖人物,武功虽高,声名却不响,自是极为可能。
  而此刻这高冠长髯的老者,不但出现之时有如幽灵一般突然而来,已使卓长卿心中暗骇,后来与卓长卿并肩而行之际,肩不动,腿不曲,脚下点尘不扬,光天化日之下,走得虽不甚快,但卓长卿却一望而知此人轻功深不可测。
  如此人物的姓名,却是武林中一个极为生疏的名字,卓长卿自然觉得奇怪。心念转动之中,却已见这高冠羽士,已自含笑揖客入座,遂也一屏心神,坐了下来,一面心中暗忖道:“无论此人姓名是真是假,人家对我,总是一番好意。也许他亦有不愿为外人得知的隐秘,是以不愿将真实姓名说出来,我又何苦去费心猜测人家的隐私呢?”
  一念至此,心下顿觉坦然。

相关热词搜索:月异星邪

上一篇:第八章 香车宝盖
下一篇:第十章 恩怨缠结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