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封神劫 正文

第二回 天子惩御弟,亡臣刺晋王
2019-08-17 21:02:19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赵匡胤老早便已起来,在御书房内准备上朝,他喜欢有规律的生活,虽然近日他的精神不大好,并没有令他改变习惯。
  德昭看见赵匡胤却吓一跳,今天的赵匡胤在他的眼中实在太憔悴,待他请过安,赵匡胤才问道:“这么早到来,可是有什么事?”
  语声也显得有些吃力,只是仍然透着帝王的威严。
  德昭也不再犹疑,道:“昨夜在违命侯府……”
  赵匡胤挥手截口道:“那件事朕已经知道了。”
  “叔父他身居高位,怎可以胡作非为,且目无王法……”
  赵匡胤又截口道:“他到底是长辈,你说话应该分轻重。”
  德昭道:“孩儿只是担心他做王爷已经是这样,一旦做皇帝——”
  “现在说这件事不是太早?”
  “孩儿只是提醒父王防患于未然,为天下苍生设想。”
  “朕明白你的意思。”
  “那父王的意思是——”
  “金匮之盟,你是知道的了?”

×      ×      ×

  根据宋史卷二四二杜太后传:“建隆二年,太后不豫,太祖侍药饵,不离左右,亟召普入受遗命。太后因问太祖曰:‘汝知所以得天下乎?’太祖曰:‘臣所以得天下,皆祖考及太后之积庆也。’太后曰:‘不然,正由周世宗使幼儿主天下耳。使周氏有长君,天下岂为汝有乎?汝百岁后,当传位于汝弟。四海至广,万岁至泉,能立长君,社稷之福也。’太祖……泣曰……‘敢不如教。’太后顾喟赵普曰:‘尔同记吾言,不可违也。’命普于榻前为约誓书,普于纸尾书‘臣普书。’藏之金匮,命谨密宫人掌之。”
  是所谓金匮之盟。

×      ×      ×

  德昭又怎会不知道,应道:“这件事开始便大有问题。”
  赵匡胤淡然一笑,道:“不错,周世宗驾崩,恭帝继位的时候年仅七岁,而朕就是现在去了,你们兄弟最年轻的一个也都已长大成人,怎能与恭帝这七岁幼儿相提并论?”
  德昭追问道:“父王当初所以答应立金匮之盟,是有苦衷?”
  赵匡胤摇头道:“只是一点孝心,一份兄弟之情。”
  “据说父王所以得天下,叔父功劳最大,此外当时的归德节度掌书记赵普,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都是虞侯王审琦……”
  赵匡胤笑截口道:“若没有这种传说,朕又焉能洗脱以下犯上的恶名?”
  德昭扬眉道:“如此……”
  “你叔父的野心当然也不小,这金匮之盟原就是一个圈套,却也抓住了朕的弱点。”
  “父王既然并不是出于本意……”
  “君主又焉能有戏言,何况在场作证的,还有朝中三十六位大臣。”
  “他们却是那么巧都在场。”
  “这当然是他们预先约来,所以要改这个金匮之盟,并不容易。”
  “天下得来不容易。”
  “你叔父也应该知道的。”
  “但是他现在……”
  “到现在他其实还没有闯出什么大祸。”赵匡胤微喟,顿了一顿,道:“我们毕竟一家人。”
  德昭摇头苦笑道:“父王若认为叔父这仍然不算得,孩儿亦无话可说,檀木箱子里载的卷宗父王有时间无妨看看,还有这卷画轴,乃是晋王府中画师凌道子绘画的昨夜违命侯府内的情景。”
  他从袖子里取出那卷画轴放在赵匡胤面前。
  赵匡胤漫不经意的摊开,一看之下,脸色却不由大变,一个身子也气得抖起来。
  “你那里得来这卷画轴?”
  “偷来的。”德昭没有隐瞒道:“父王若是有怀疑,可以召凌道子或其他人来一问。”
  赵匡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头:“不必了。”
  “然则——”
  “朕自有分寸!”赵匡胤脸色一沉道:“这种事,你以后也莫要再管了。”
  德昭怔住,赵匡胤接挥手道:“出去——”
  一阵云板声即时传来,已经是上朝的时间了。

×      ×      ×

  文武百官已经分别在大殿陛下,一个个神态肃穆,就是赵普也没有例外。
  例外的只是赵光义,他宿酒已清,狂态仍然毕露,在陛下左穿右插,旁若无人,这在他已成习惯,也只有这样,才有与众不同的感觉。
  他总算没有放肆到跑到陛上,接受百官朝拜。
  百官也早已习惯他这种态度,也知道他是未来的天子,而他也只是要表现高人一等,并没有找百官麻烦。
  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
  百官的神情也没有什么特别,对他昨夜干的好事似乎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他们一个个一如往日,精神奕奕,违命侯府出事的时候,他们是必仍然在睡梦中,他们必须养足精神来应付每一天的早朝。
  在他们来说,没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了。
  秦康惠王德芳也在陛下,赵光义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却怪怪地笑了笑。
  赵匡胤共有四个儿子,都先后封王,滕王德秀、舒王德林都早夭,只剩下燕懿王德昭、秦康惠王德芳,两个人的性格显着不同。
  德芳与赵光义一向都很合得来。
  所以赵光义一见立即靠近去,笑问道:“你这个小子可是得到了什么好处?”
  德芳笑应道:“叔父干那么大的好事也不关照侄儿,侄儿还有什么好处?”
  赵光义一怔道:“哦——”
  德芳低声接问道:“小周后如何?”
  “还不错——”赵光义笑拍着德芳的肩头道:“你消息倒也灵通。”
  德芳道:“皇城内已经传开来了。”
  赵光义打了一个“哈哈”,目光及处,已瞥见德昭从内殿走出来。
  德昭看见赵光义,一扬眉,还未开口,赵光义已先开口道:“德昭,这么早便去向父王问安了?”
  德昭正色道:“违命侯府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当然要跟父王好好商量一下。”
  赵光义显然想不到德昭这样说话,一怔,却随即大笑起来道:“那算是什么?到我做了皇帝,干的才有大事哩。”
  “那到你做了皇帝再说。”接上口的是赵匡胤,悠然在陛上龙椅坐下。
  钟鼓声中,百官连忙跪下去,口呼万岁。
  赵光义没有例外,也不敢怠慢,赵匡胤待仪式过后才问道:“违命侯的事,你怎样解释?”
  赵光义居然还笑得出来道:“违命侯的事与我无关,那都是……”
  “住口!”赵匡胤一扬手中画轴道:“凌道子这幅画以你说然则也是假的了?”
  赵光义怔在那里,他若是知道那幅画落在赵匡胤身上,不但不会那样子说话,还会告过病,避一避锋头。
  赵匡胤接道:“天子犯法,与百民同罪,念你酒后糊涂,情有可原,内侍臣,拉下去痛打一百大板。”
  八个内侍左右齐上,赵光义目光一扫,喝道:“那一个敢打我?”
  那八个内侍不由得怔住。
  赵匡胤即时断喝道:“是朕要打的,拉下去!”
  八个内侍那还敢怠慢。

×      ×      ×

  赵匡胤绝无疑问,已网开一面,可是那一百大板打下来,已经够赵光义受的了。
  他是给抬回晋王府,虽然敷过药,仍然坐也不得,立也不得,只好爬倒在堂中绣榻上。
  天绝、地灭随即被召来,两个人还未知道出事,地灭一见赵光义更就急不及待地邀功劳道:“证据都已给我们烧光了,王爷此后大可以安枕无忧。”
  赵光义听着更加出火,挥掌左右掴去,天绝、地灭虽然一身本领,反应敏锐,就是避不开,虽然不痛,但众目睽睽之下,也面目无光。
  地灭是火性子,便要反脸,却给天绝按着,天绝随即道:“属下该死。”
  赵普一旁来不及阻止赵光义出手,这下子急忙道:“王爷虽然给皇上杖责一百,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天绝、地灭一听,齐皆一怔,对望一眼,垂下头去。
  赵普接道:“若非天绝、地灭两位失手,王爷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德昭不但已暗蓄高手,而且处心积虑,跟王爷作对。”
  赵光义也不是糊涂的人,听赵普这样说,已明白用人之际,少不得天绝、地灭这种高手。立即道:“这也是,只是那一百大板打下来,实在不好受。”
  天绝慌忙道:“属下兄弟办事不力,连累王爷受杖责,罪该——”
  赵光义截口道:“错了,你们不但无罪,而且有功,我要各赏你们黄金千两。”语调是很有诚意。
  天绝、地灭忙拜倒,天绝紧接道:“属下失职,岂敢还受此重赏?”
  赵光义挥手道:“黄金是小意思,只要我继位,好处多着呢,你们只要知道德昭府中卧虎藏龙,以后小心便是。”
  天绝道:“那必是陈抟的诡计阴谋,这个牛鼻子,早知道是一条老狐狸,是狡猾非常的。”
  赵光义咬牙切齿地道:“我做了皇帝,有他们好看。”
  赵普狡黠一笑。  “现在看来,事情只怕不会像原先那样子顺遂。”
  赵光义冷笑道:“难道德昭他们毁得了金匮之盟?”
  赵普道:“就是怕他们毁不了金匮之盟,转而脑筋动到王爷的身上。”
  “他们难道敢毁我的人?”赵光义脸色骤变。
  赵普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赵光义仍然嘴硬道:“说毁便毁了,会这么容易?”
  赵普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王爷以后出入要小心了。”
  赵光义道:“以你的主意,怎样?”
  赵普道:“在事情未完全明朗之前,还是留在府中较安全。”
  “早朝也不去?”
  赵普怔住,天绝、地灭左右齐上,道:“我们拚了命也要保护王爷的安全。”
  “只怕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赵普的意思,其实在激励天绝、地灭的斗志。
  赵光义却听得浑身不自在,却仍道:“我就是要看看德昭有什么本领。”
  这当然是气话。

相关热词搜索:封神劫

下一篇:第三回 难毁金匮盟,太子募勇士
上一篇:
第一回 绘裸画收藏,被异士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