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雨箫风斋武侠随笔之五:戏说“港古”
 
2009-02-06 00:00:00   作者:侠圣   来源:清风阁   点击:

  “港古”者,香港出版之古龙武侠小说是也!既是戏说,自然要想法子讨个俏。古龙是个浪子,他的小说版本却是杂芜丛生,草枯叶黄,一点都不风流倜傥,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怎么个俏皮法。幸好今年以来次贷肆虐,香港股市的消息天天在新闻中报道,“港股”涨跌之声不绝于耳。不觉灵机一动,既有港股,自然也可有“港古”,而且“港古”的走势完全独立,不受次贷的影响。要说有点波动,那也是因为古迷钱包的厚薄有了变化。相信古大侠在天之灵更会欢喜,说不准哪天夜里给古迷们托个梦,要点红利,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畅饮呢!

  应该说,“港古”作为“古林”中的一大流派,一直少有人提及。虽然近年古龙小说版本得到应有的关注,研究成果也颇有见地。但对于古龙小说在台湾以外的重要流传地香港,相关的介绍与研究却非常之少,有的,也只是一鳞半爪,令人深感美中不足。古龙作为台湾首屈一指的武侠名家,“台古”的珍贵之处是不消说的。但若干古龙小说曾经在香港的杂志连载并结集出版单行本,有些还是首发于香港的,因此,无论是版本研究还是对作品的深入探讨,其价值都不下于台湾的原刊本;同时,伪作充斥的港版古龙小说中,不乏古龙真作中有价值的版本。而伪作中也不乏名家名作,无论是对于古龙小说研究还是其他武侠作家作品的研究,都是不无裨益的。

  话虽如此,真要来谈“港古”,可是千头万绪,有点不知从何说起。20年前我和朋友将看过的“港古”做了纪录,一共96种,包括了毅力、武功、桂冠和华新等数家。时至今日,所知见的版本种类达240种以上。综合来看,上个世纪60-90年代间的“港古”版本大约不少于300种。若是一一列举,不免要写成了一本流水账,看得人乏味,写的人也觉气闷。幸好张中行老先生光着膀子在太阳下唠叨是个榜样,现在天气凉了,光膀子的功力不够,披件武侠外衣就是了,且从廿多年前的所知所见唠叨起吧!

  80年代初内地流传的“港古”,最常见的是桂冠图书公司和华新出版有限公司这两家,我把他们称之为“桂冠派”和“华新派”。这两派的古龙小说都是租书店老板着力推荐的拳头产品。看来看去,书的内容差不多,只是一会儿桂冠,一会儿华新。不过,那会只管抓紧时间看,别的一概不顾。后来向书业前辈请教,才知道在香港的这两家,其实乃是一家人挂两块牌子。

  桂冠图书公司是在台湾立的门户,当家老大赖老版弄到了几套古龙小说的版权,在台湾印行了《楚留香传奇》等几种古龙名作。香港桂冠也出版过这些书,封面、印刷版式甚至版权页也和台湾桂冠完全一样,我善意地猜测,香港桂冠和华新或许和台湾桂冠真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小关系。不过,“华新派”在书上经常吆喝的古龙小说专辑,看着多少有点左道旁门的气味,书内题写着:“古龙小说专辑,一套值得您典藏的武侠小说。”然后是目录,分别是:绝代双骄、白玉老虎、流行蝴蝶剑、七种武器、铁血传奇(一)、蝙蝠传奇(二)、桃花传奇(三)、陆小凤、大人物、剑花烟雨江南、多情剑客无情剑、剑玄录、浣花洗剑录、剑毒梅香、玉女天魔、圆月弯刀、名剑风流、武林外史、侠骨残肢、杀气严霜、游侠录、三少爷的剑、九月鹰飞、天涯明月刀、欢乐英雄、风云第一刀、护花铃、萧十一郎、火并萧十一郎、彩环曲。一共30种。

  熟悉古龙作品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30种书中有几种是伪作。这个专辑的制作人对上官鼎可是情有独钟,《玉女天魔》和《侠骨残肢》之外,还把《杀气严霜》(上官鼎《奇士传》)放了进去,颇有意思。

  而“桂冠派”端出来的古龙小说专辑,可就明确宣布了自己的旁门身份。该专辑共有8个分辑,82种书,其中鱼龙混杂,既有正宗的《苍穹神剑》、《绝代双骄》和《白玉老虎》等古迷耳熟能详的书名,也有旁门的《江湖的故事》(《武林外史》)、《墨玉夫人》(《名剑风流》)和《傅红雪》(《天涯明月刀》)等书名,更有《江山弄神箫》(丁剑霞《神箫剑客传》)、《怒海仙侣》(幻龙《杀人指》)等一大堆其他台湾武侠作家的作品。除了古龙后期的零星几部作品外,当时已出版的古龙真作一个不漏地全都收了进来。“桂冠派”的两种古龙小说专辑,包括“华新派”在内,都没有得到古龙或出版社的授权,但毕竟出版了古龙全部当时的真作,看在这个份上,在“港古”武林中将其归入“旁门”。

  “桂冠派”、“华新派”差不多同期的“港古”旁门中,还有著名的“毅力派”和“武功派”。“毅力派”(毅力出版社)现身于1970年代,地址虽在澳门,其实根据地在香港。该派开始推出的古龙小说均翻印自台湾36开原刊本,所以这个时期的毅力版也采用36开,而内容也基本是古龙真作,有近20种。后来,毅力改版为32开,真作种类增加了不少,个别书名却走入了旁门,比如《三少爷的剑》被冠以《剑客》之名出版。同时,其他名家的作品也被拉进来,如卧龙生的《玉钗盟》被命名为《戳情剑》进入了古龙作品目录。说来有趣,这些书中居然不乏与时俱进的作品,如80年代中后期奇儒的作品,其中的一部就变成了古龙小说专辑中的《剑胆》一书。

  “武功派”(武功出版社)出现时间也在1970年代,古龙小说翻印得不算多,只有寥寥的六、七部,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翻印自《武侠与历史》上连载的陆小凤传奇故事。这已为古迷所熟知。其他的则有《诸神岛》和《苍穹神剑》等。80年代前后古龙名下的书增加至20多种,也犯“毅力派”的毛病,诸如辛奇《名流剑客没羽箭》之类的东西就被拉了进来,放在古龙名下。
  旁门中势力稍弱的还有“武艺派”(武艺出版社)。摆出来的古龙小说也有十几种,真伪互半,真的有《欢乐英雄》、《萧郎剑侠》(《萧十一郎》)和《七大神剑》等,前两种其他两大旁门派别的同期出版物中是没有的。伪作也是名家作品,比如《血仇花》其实是高庸的《铁莲花》。

  “港古”武林中其他的旁门还有一些小派别,诸如“飞龙派”(飞龙出版社)、“时新派”(时新出版社)、“威武派”(威武出版社)、和“文武派”(文武创作社)等,林林总总约有十几家。这些门户的产品中,有的翻印自台湾的原刊本,如“飞龙派”的《飘香剑雨》、“文武派”的《侠名留香》;有的,照搬内容不说,还进行一点简单的编辑,改改回目和错字,比如“大美派”(大美出版社,不过却是香港的,而非台湾的那家)的《怒剑狂花》。此书内容实际是《苍穹神剑》,只不过用了古龙另外一部书的名字,而且把作者派给了秦红。该书篇幅远远长于今传本,应该相当于台湾的原刊本翻印的。而今传本却是重新修订的,远非本来面目。有兴趣了解详情的朋友可以参阅网上ultrosmosa《古龙<苍穹神剑>版本略话》一文。这些小派别由于品种太少,不成规模,就不饶舌了。

  除了旁门这些门派之外,还有若干“邪派”,在“港古”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些派别挂着古龙的头,卖的是别人的肉,出版了颇多的“古龙”小说。“邪派”中最著名的要算“文康派”(文康印刷公司)、“武侠名著派”(武侠名著出版社)和“春秋派”(春秋书店)。论数量,这几派的古龙小说加在一起应该不少于80种;论内容,古龙的真作只见过《多情剑客无情剑》和《风云第一刀》两种,把它们归到“邪派”不算冤枉。“邪派”中也还有若干小派别,对于“港古”没有产生什么影响,相信专业的古迷也不会有兴趣听我唠叨,也就此略过不提。

  “旁门”和“邪派”之外,自然就要数“港古”中的“名门正派”了。依规模大小,首先是“环球派”(或称为“武林派”)(环球/武林出版社)。该派凭借旗下1959年创刊的武侠小说杂志《武侠世界》,拥有一批武侠小说作家,古龙也是其中之一。按照“环球派”的习惯做法,武侠作家的作品先在杂志上连载,然后结集出版单行本。古龙的作品也不例外。在1960年代,古龙为“环球派”贡献了《怒剑狂花》、《大旗英烈传》、《红尘白刃》(即《浣花洗剑录》)和《风雪会中州》和《多情剑客无情剑》等几部作品。由于缺乏早期的《武侠世界》,作品的连载时间无法确定,然而根据见过的“环球派”单行本,和台湾原刊本的出版时间大致相当,甚至有的可能早于“台古”。如果有古迷能够对这一时期的“港古”和“台古”作品的内容进行比较和分析,应该可以挖掘出不少真正有价值的成果。

  在这批1960年代的“环球派”产品中,武林版的《多情剑客无情剑》,仅有两册,结束于“剑无情!人却多情!”(即阿飞意欲杀死林仙儿)那一幕。这就是所谓《多情剑客无情剑》的续集《铁胆大侠魂》的由来。1978年“环球派”重新出版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则是今天习见的全本。

  据lizayu兄说,古龙《红尘白刃》在香港出版后,倪匡在台湾也出版一部《红尘白刃》,古龙还在这部书上撰文,着实地夸了倪匡一番。两人惺惺相惜,乃同道至交酒友,又各自在对方的地盘先后出版一部同叫《红尘白刃》的小说,可算是一则“侠坛佳话”。

  1970年后的“环球派”仍然有所表现,只是风头不如“武侠春秋派”。除了连载旧作外,新作也还有连载。从已知的材料看,《血鹦鹉》当属头啖汤。《流星蝴蝶剑》、《霸王枪》等是否也是如此,不敢肯定,但估计单行本初版时间和台版至少也是约略相当的。根据我与lizayu兄的粗略统计,截至1980年,“环球派”门下出版的古龙真作约34种,数量应是当年“港古”正派中的“魁首”了。

  同为“港古”的正宗,“武侠春秋派”(武侠春秋出版社)现身江湖的时间就晚多了。旗下《武侠春秋》杂志创刊于1970年1月25日。应该说,该派走的是“环球派”的路子,也是杂志连载在先,然后结集出版单行本。该派在江湖甫一露面,就开始连载《萧十一郎》,从第5期开始连载《铁胆大侠魂》,着实抢了“环球派”的古龙生意。之后又有多篇连载,如《欢乐英雄》、《大人物》等等,大约将近二十种,其中以中篇和小长篇为多。同时,也不无炒冷饭之作,比如《绝代双骄》。该书于1966年2月4日在香港《武侠与历史》杂志上首先连载,结束于1969年3/4月间。据淡江大学资料,《武侠春秋》曾于274至339期再次连载该作,谓之修订版。连载长度相差悬殊,如果有古迷能将两者进行一番比较,相信又能为“古学”研究增添一抹亮色。

  “港古”的名门正派还有“武侠图书杂志派”(武侠图书杂志出版社),该派规模太小,走的依然是“环球派”的路子,只是昙花一现,旋即被淹没在“港古”的江湖波涛中。《七星龙王》算是该派唯一留在“港古”中的痕迹,不过,也足以因此而自豪了,因为该篇是先于“台古”现身“港古”的。

  “玉郎派”(玉郎出版社)也算是正派的一支,1980年代有“大武侠时代”部分作品现身“港古”,但总体讲,影响力不大。近年的“天地派”(天地图书公司)是理所当然的正派,出了一系列古龙小说。“天地派”出道时间不晚,但加入“港古”的时间太晚,虽占了一席之地,但是地位和影响力就更谈不上了。

  “港古”自1960年代现身武林,其间形成多少门派,推出多少作品,实在难以说清。那些初期的邝拾记、大明书店等早期版本至今未窥全豹,所以不敢提及。即以本篇而论,也只能算勉强做到“立此存照”,给“古学”研究、港台武侠小说研究添上块垫脚石而已。未来加瓦、加盖的宏图大业就要靠一直努力将“古学”发扬光大的朋友了!至于将“港古”分成“名门正派”、“旁门”和“邪派”三方,一来方便叙述,二来避免干巴巴地罗列版本。一番游戏笔墨,“古学”高人,当不致以此见责吧!

  ──2008年9月30日写于琴雨箫风斋

  附注:
  1、lizayu兄为本文提供了不少宝贵意见和珍贵的实物资料,特此表示感谢!
  2、“港古”、“台古”为本人原创,他日有暇,还打算戏说一番“港金”,因此需要声明一下“港字”系列和“台字”系列的原创权。这年头“拿来主义”风行,虽然最终还是难免为他人做了嫁衣,好歹说一声,聊算防君子不防小人就是了。
  3、冰之火介绍香港黄玉郎的著名漫画杂志《龙虎门》刊载过《午夜兰花》。因本文所述为单行本印刷品以及武侠小说杂志。漫画作品中的文字连载未曾见诸同社之单行本,与体例有异,故而单独在此注明,聊表谢意。
  4、参考文章和书籍:郭琏谦《古龙武侠小说目录及创作年代商榷》叶洪生、林保淳合著《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古籍溯源」之七──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古籍溯源」之八──七杀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