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月传奇》(《玉剑传奇》)的版本问题
 
2011-12-05 00:00:00   作者:smsjsmsj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一、版本沿革

  1,台湾版(书名《新月传奇》):
  时报周刊连载本(1979.04.15-1979.09.15 )——汉麟-万盛本(1980.01汉麟初版 香港“华新本”为其翻印本)——风云时代本

  2,香港版(书名《玉剑传奇》):
  武侠世界连载本——武林本(1979年冬季初版)

  二、台湾版

  1,《时报周刊》连载本

  系首发版本,二十一期载完(第60-80期)。每一期分若干小节,如第一期分为“(一)一碗奇怪的面、(二)黑竹竿、(三)神龙一现”三节;最后一期分为“(一)失败的滋味、(二)、另一个渔村中的奇遇、(三)、是成、是败”三节。一部书分若干章,每一章分(一)、(二)、(三)小节是古龙晚期作品的习惯。周刊本在这里保持了原汁原味。

  美中不足的是,周刊本最后一期连载第二节中有一段文字被排错了位置:将“楚留香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情管别人的闲事”和“楚留香苦笑”之间的一段文字错排到了前一节“楚留香仿佛听见史天王在对他说:‘你一定要多喝一点,就当作实在喝我的喜酒”一句和“夕阳如火,海水仿佛也被映成红色的……”一句之间(承萧泪血兄指教)。被排错位置的文字不太长,在此全文列出,供参考:

  他只想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喝点酒。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发现黑竹竿和薛穿心居然也混在这些人里面。他想去招呼他们,他们却好像已经不认得他。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小女孩子却在拉他的衣角,求他照顾她家一次生意。
  
我们家不但有饭有面有酒,还有好大好大的螃蟹和活鱼。她生得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的一双小手几乎把楚留香的衣裳都扯破了,看起来她家确实很需要楚留香这么样一个阔气的客人。薛穿心和黑竹竿已人影不见,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楚留香只有被她拉着走,拉到一个由普通渔户人家临时改成的小吃店里。这家人,确实需要别人来照顾他们的生意。因为别的摊子虽然生意兴隆,这一家却连一个客人也没有。楚留香叹了口气,生意不好的店,做出来的东西通常都不会太好吃的。可惜他已经来了。
你们这里有什么鱼?我要一条做汤,一条红烧,一条干煎下酒。小女孩却在摇头,我们这里没有鱼,也没有酒。她吃吃的笑──“刚才我是骗你的。

  2,汉麟、万盛本

  我们目前见到的绝大多数版本都是汉麟、完版本及其翻印本(香港“华新本”为汉麟、万盛本的忠实翻印本)。该本明显据周刊本整理,连周刊本错排的那段文字也一仍其旧、未予纠正。整理者将原作二十一次连载、每次连载分(一)、(二)、(三)小标题的形式彻底改变,将全书重新划分为十三章,章名基本上取自原来的小标题:如第一章叫“一碗奇怪的面”,最后一章叫“无法捉摸的人”。

  3,风云时代本

  基本上依据汉麟、万盛本,但周刊本和汉麟、万盛本的排版错误在风云时代本中很可能得到了纠正(由于依据的是风云时代本的翻印本的网络版本,这里暂时只能说“很可能”,望手中有风云时代本的朋友能够证实或证伪)。

  三、香港版

  香港版(指早期正版)只有武侠世界连载本(据冰之火提供的资料,载于1040-1060期,1039期为“关于楚留香”)和武林本两种,后者是前者的结集本。武林本《玉剑传奇》的形式与周刊本基本一致,只是将二十一期连载整合为十九章(武林本书前目录以每章(一)小节的标题为该章标题)。

  武林本与周刊本的差异

  一、武林本较周刊本的脱漏:

  例1
  周刊本有一个小标题叫“劝君更进一杯酒”(《时报周刊》第十五期连载(二)),在武林本中漏了“酒”字(武林本第十四章页222),成了“劝君更进一杯”。

  例2
  在武林本“史天王目光炯炯:那么香帅现在准备怎么做呢”和“我可以想法子先冲出去,我也可以跟你们拼一拼。’他苦笑”之间,脱漏了以下文字:

  “没有人知道楚留香现在应该怎么做,连楚留香自己都不知道。
  他曾经有很多次被陷于困境中,每一次他都能设法脱身。
  可是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他是在一个四面环海的荒岛上,这一次他连他真正的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楚留香又开始在摸鼻子了。
  ——(据周刊本)

  二、周刊本误、武林本不误:

  上述周刊本和汉麟、万盛本排错位置的那一段,在武林本中不误。

  三、武林本与周刊本文字不同:

  例1
  周刊本——樱子说:“女人总是会喜欢这种聪明人的。”
  武林本——她叹一声,又接道说:“女人通常总是会喜欢这种聪明人的。”(武林本页230

  例2
  周刊本——几个月之后,在一个风和日暖的春天傍晚,在一片开满了夹竹桃和杜鹃花的山坡上,胡铁花忽然想到这件事,所以就问楚留香:“那一次你怎么会没有死?”
  武林本——很久之后,在一个风和日暖的春天傍晚,在一片开满了夹竹桃和杜鹃花的山坡上,胡铁花忽然想到这件事,所以就问楚留香:“那一次你怎么会没有死?(武林本页258

  四、武林本较周刊本多出的大段文字:

  例1
  在周刊本“所以她们永远也猜不出楚留香怎么会发现她们的秘密”与“高山、流水”之间,武林本多出近10页文字(页31-40)。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2

  例2
  在周刊本“楚留香板着脸: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去。如果你答应了之后却没有做到,你就会发现我已经忽然失踪了”和“小镇,长街”之间,武林本多出4页半文字(页51-55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3

  例3
  在周刊本“他却不知道楚留香今天晚上不但已经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遇到的还不止一个”与“富贵客栈是家很大的客栈”之间,武林本多出近6页文字(页85-91)。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4

  例4
  在周刊本“他这一生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只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与“薛穿心站起,箱子开了”之间,武林本多出11页文字(页111-122)。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5楼和6

  例5
  在周刊本“樱子说:现在我就要告退了,谢谢各位对我的关照,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和“胡铁花一直在喝酒,不停的喝“之间,武林本多出近8页文字(页150-158)。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7

  例6
  在周刊本“楚留香就好像忽然变成了一条鱼”和“杜先生为什么要杀他”之间,武林本多出近3页文字(页173-176)。

  具体见:http://www.gulongbbs.com/bbs/viewthread.php?tid=8950&extra=page%3D1 8

  五、武林本增文判断:

  武林本多出的六段文字讲了一个“乌氏兄弟”和“绝命女”的故事,这个故事在武林本中半途而废,没有进行到底,我们最终也不知绝命女杀乌氏兄弟取钥匙意欲何为,绝命女的结局自然也不得而知。
  这些增文我们倾向于基本上不是古龙亲笔──除了其中一段(后详),理由是:

  1,周刊本每个小节文字比较平均;而武林本凡有增文的小节都显得特别长,与其他小节明显不成比例。
  2,增文的故事自成体系,去掉后整个故事完全不受影响,反而更加接凑、流畅。
  3,更为重要的是,第一段增文(例一)造成了前后矛盾。这一段增文叙述胡铁花和楚留香联合酒店老板夫妇戏耍乌氏兄弟;增文之前的情节是:胡铁花中了几个女孩子的毒,不能动弹,被楚留香救走;增文之后的情节是,胡铁花穿着衣裳泡在池水里解毒。前文胡铁花中毒,后文胡铁花解读,中间增文中的胡铁花不仅毫无中毒的样子,还可以在酒馆任意戏耍乌氏兄弟,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只有不注意前后文插增者才能干这种事。
  4,增文文字风格与古龙文字差异明显。

  不过,增文中例2的前半段文字是个例外,我们认为这一段并非后增,而是被台湾本脱漏的古龙原文(参见本帖4楼、5楼、12楼、14楼、15楼、16楼的跟帖讨论),这段古龙佚文的保留使得武林本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佚文全文如下:

  楚留香板着脸: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不去。如果你答应了之后却没有做到,你就会发现我已经忽然失踪了。
  路,本来就是给人走的。
  可是这条路似乎不像给人走的样子。
  因为路面上洒满了铁钉。
  士急马犹要行田,何况是途人。
  绕过这条洒满铁钉的道路,胡铁花仅仅跟在楚留香的后边,锲而不舍的盯紧着他。
  雨后的春天,格外娇艳。
  迎面吹来的春风,寒意已消,好似丝绸那般柔暖。
  路旁的木棉树,包蕊初放,阵阵清香,混夹在春风里吹来。
  阳光半遮在云层中。
  雪白得像小姑娘的夷膀,稍带半点酡嫣。
  如此清新的春风。
  如此娇艳的春晖。
  胡铁花真想浮三大白,可惜,楚留香约法三章,不得不分开走,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不得招呼。
  因此,胡铁花眼巴巴的错过了三家酒馆,一家透出阵阵菜香的饭铺。
  胡铁花的心情很坏,使他心情坏的理由是:如此娇艳的春天,还要在赶路,非但没有喝,而且更没有吃。
  人,的确很奇怪,尽管他是个酒鬼,可是在吃喝之间的选择,吃还是重要过喝,除非有特别的原因,或者他真的疯了。
  胡铁花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原因,也没有疯,所以他现在觉得吃比喝重要得多,他实在饿了。
  不过楚留香还是脚不停步的在赶路。
  胡铁花在嘀咕,因为这不是楚留香的性格,不喝酒情有可原,不吃些东西,饿了肚子怎么赶路,似乎不太对劲。
  胡铁花实在按捺不住,他脚下加速,迎赶上去。
  “你似乎太过分些吧。”胡铁花终于与楚留香并肩而行说:“就算不喝,也该吃呀。”
  “刚才我提出的条件,你忘了么?”楚留香叹了一口气,“你自己答应的。”
  “老臭虫,我就算答应,你也该为我的肚子着想一下。”胡铁花说,“你是要保护我,把我活生生的送到那里去,假使你不给我吃,我不能活生生到目的地。”
  “说得也有道理。”楚留香摸了一下鼻子,但,他的手却又指到胡铁花的鼻子上,说:“前面有一个小镇,我们先吃一个饱。”
  “嗯!这才像话。”胡铁花精神为之一振。
  这春天,这渐渐从云层里露出来的太阳,份外可爱了起来。
  小镇,长街……

  至于其他增文的成因与作者,不敢妄断,在此期待高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风铃中的刀声》联合报连载版异文
下一篇:盛宴之余──新编《古龙散文全集》的一点感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