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考证 >> 作品考证 >> 正文  
古龙五个时期的武侠创作(上)       ★★★★★ 双击滚屏阅读

古龙五个时期的武侠创作(上)

作者:台湾的冰之火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8/18
 

 

一、《神君别传》和《飘香剑雨》

 

  众所公认,从《情人箭》和《大旗英雄传》开始,古龙有了长足的进步,而这两部作品从1963年开始,所以笔者视1963年为攀升期的起点。在时期划分的事上,在作品和年代之间,我们因而遇到一个难处:《神君别传》和《飘香剑雨》怎么处理?依目前资料,它们问世于1963年,可是比起《情人箭》和《大旗英雄传》,更接近潜伏期的水平。另一个问题是,《剑客行》的出版时间,有1962年和1963年两种说法。如此看来,未尝不可视潜伏期为1960-1963年,而攀升期为1963-1966年,两期重迭一年。时期划分,原不必以元月为起头,以腊月为终点。但为归纳方便,本文仍将1963年单独归于攀升期,请读者见谅。

  《神君别传》近乎失传。笔者于200754拜访林保淳时得知,其手头有《神君别传》上半部之复印件。据林保淳指出,虽然1960年的《剑毒梅香》大部分(46分之43)由上官鼎代笔续完,但古龙后来又以自写之部分为基础,另撰《神君别传》。笔者以为,某种意义上《神君别传》可视为原汁原味的《剑毒梅香》;惟未阅览内文,无法具体讨论。其创作时间,据前言所述之郭琏谦〈古龙武侠小说目录及创作年代商榷〉,引古龙〈转变与成型〉置于《飘香剑雨》后。然古龙该文之排序,与诸家考证确定之时序或有抵触,如《浣花洗剑录》置于《大旗英雄传》前;或记忆有误,或信笔捻来,未必可以凭恃。其次,《湘妃剑》至19637月完工,而《飘香剑雨》、《情人箭》、《大旗英雄传》皆写至19641965年;即使《飘香剑雨》在《湘妃剑》完成后才动工,下半年至少有三部作品同时进行,若加上《神君别传》,能否维持作品质量乃至攀升,不无可疑。因此,本书或作于1963年以前,至少在4月《情人箭》开工以前,「旧稿晚出」不无可能。

  《飘香剑雨》少有学者注意。这是一部将突破未突破的作品,结构散漫,文字技巧有待加强;由笔触看来,接近《孤星传》。惟其创作时间延伸至1964年,与《情人箭》、《大旗英雄传》重迭甚久,不宜归于潜伏期。附带一提,从本书开始,男女主角不再依循「罗密欧与朱丽叶」模式,直到1972年《边城浪子》才卷土重来(但其间配角仍有采此一模式者,比如《大旗英雄传》、《借尸还魂》和《欢乐英雄》)。

  「武林太史公」叶洪生说,《孤星传》至《浣花洗剑录》为古龙的「第一变」:

  其文字段落大小不一,笔调伤感凝重,类似海明威的『电报体』。(注34

  不错,虽然写得不好,《飘香剑雨》还当得起「伤感凝重」四字。与潜伏期「俊美少年当道」略有不同,吕南人也是「英俊少侠」,但增添一分已婚者的沧桑气质,一开场就被妻子背叛,被「第三者」天争教教主追杀,被迫假死以脱身,往事不堪回首:

  他像一个恋人似的,极为留连地留了那匹曾被无数人羡慕,妒忌,经过无数次争斗而且自己绝不愿放弃的宝马一眼,然后极为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为了使人确信他的死,他只得放弃这匹马了,这是他这个计划中最难做到的一点。……
  他又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想再多留恋一会儿,然而这时候,风声中已有马嘶声传来,他知道此刻他——铁戟温侯离开人世的时候已经到了,虽然他还有回到人世的机会,但这希望在他此时看来,就像深夜中的孤星一样渺茫!

  他的马微嘶了一声,他伸起手在眼角微微擦拭一下,是有眼泪流下,抑或是有风沙呢? (第1章)

  「马」是男人的分身。舍弃宝马,也就舍弃了辉煌的过去。重生的吕南人历经奇遇,感情上得到女子相继倾慕,可惜好事多磨:丢了儿子,连爱你的女人也失身、毁容。他的不断失去,比他的得着更动人。(男主角失去一切又得到一切,有《基督山恩仇记》的影子。)到了1968年《多情剑客无情剑》,起用中年人李寻欢,不动声色的伤心往事,也就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了。所以精神年龄的差距,与恶势力凶险的斗争,「潜龙乍变」的迹象,是归之于攀升期的另一理由。古龙在本书渐悟不言之言(留白),例证一:男女情感若有若无;孙敏母女对吕南人,是否单纯的感激?例证二:吕南人未知生死,富有、新崛起的正义帮帮主是不是吕南人?作者没有点明,只让孙敏去找他,止于会面的前一刻。但从蓄势待发的善恶斗争,正义帮向天争教公开挑战,聪明的读者已能自行领会──这比《残金缺玉》又高明一些。把最艰困的过程写完了,故事也就不必再写。坊间伪作的续集,完全画蛇添足。

  从《孤星传》以降,「言短意长」、「格言(古式说书法)取代传统说书」发展为独特的叙事风格。《飘香剑雨》结尾不但嘎然中止,更予格言化、现代用语化,影响了往后的《七种武器》。(这种手法,好处不在结语本身,而在结语和先前故事的映照。这就像意大利面,单吃蕃茄可能不觉得怎样,因为吃法错了,你得和面条、酱料合起来。)对照于下:

  大地永恒地没有一丝变化,人类却时刻地在变化着,只是这一切变化只不过是人海中一连串小小的泡沫,开始和结束,在永恒的宇宙中,都不过是剎那间的事情罢了!
  所以,既然如此,我这小小的故事的开始与结束,不更加渺小和可笑了吗?
  所以,既然如此,我要说:「世上任何一件没有结束的事,其实也可以说是已经结束。世上任何一件结束了的事,其实却也可以说是没有结束。因为结束与不结束,这其间的距离,真是多么可怜而可笑地短暂呀!」(《飘香剑雨》)

  白玉京知道他自己永远猜不出的,但这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就在他身旁,而且永远不会再离开他。这就已够了。
  这就是我说的第一个故事,第一种武器。
  这故事给我们的教训是──无论多锋利的剑,也比不上那动人的一笑
  所以我说的第一种武器,并不是剑,而是笑,只有笑才能真征服人心。
  所以当你懂得这道理,就应该收起你的剑来多笑一笑!(《长生剑》,七种武器之一)

  对于《飘香剑雨》纳入新时期,可能有人不以为然。惟如前文所说,这毕竟是一部延伸到1964年的作品。如果攀升期是大的新旧交替阶段,此书就是潜伏和攀升两期的过渡,一个小小的交替。至少比起《剑客行》,它多了点真实人生的感触,又比《孤星传》少了点呻吟声。

34:见《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页232。电报体可用「冰山一角」形容,潜伏在简单语言(特别是对话)下的意涵,远比表面的多。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责任编辑: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