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异议交腾推首领,同声相应属何人
2019-08-22 19:25:00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聂隐娘年纪稍长,又有江湖经验,老练得多,当下就编了一套谎话,代史若梅答道:“我们和段小侠相识,不过是十多天前的事情。那一天我和史兄弟在潞博道上,忽然碰到田承嗣的武士,盘问我们的来历,一言不合,打将起来,他们人多,我们看看抵敌不住,幸亏段小侠路过,将那班武士都打跑了。说起来我们才知道田承嗣是因为他的聘礼被劫,所以派出许多武士,在潞博道上,穿梭来往,碰到陌生的人,便要盘问。我们与段小侠一见如故,他还对我们说,田承嗣的聘礼,正是他和金鸡岭的好汉劫的,他要赶到田府去寄刀留简呢。可惜我们因为有别的事情,未能帮他的忙。”
  段克邪到田府寄刀留简之事,铁摩勒是早已知道了的,因此对聂隐娘的说话也就毫无怀疑。牟世杰道:“段小侠大闹田府之夜,我也正在魏博,可惜我那晚与尉迟南有约会,过后方知此事。听说羊牧劳在田承嗣的节度府中,那夜就曾经与段小侠过手,颇吃了点亏。”段克邪大闹田府之后,就赶往别处,未曾到过金鸡岭,因此他大战羊牧劳的详细,铁摩勒也未曾知道。铁摩勒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这老魔头还没有死。他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正要找他算帐。”他和牟世杰谈起了羊牧劳,把话题带过,也就无暇再问聂、史二人了。
  山寨大张筵席,招待各路英雄,宴会过后,各自歇息。牟世杰带来的从人颇多,寨主辛天雄特别拨了十个上房,给他安顿。牟世杰也特别照顾,让聂、史二女合住一间,其他的房间却都是四五个人合住。那些从人都以为聂、史二人来头不小,对她们另眼相看。
  这一晚史若梅翻来覆去,哪里睡得着觉?才到五更,牟世杰已来拍门,叫她们起身,聂、史二女草草梳洗,走出房间,聂隐娘道:“天还未亮呢,英雄会这么早就开了。”牟世杰道:“辛寨主请大伙儿先去观日出,日头一出,大会便开。”史若梅心里暗笑:“看那辛寨主甚是粗鲁无文,却原来也懂得风雅,招待一大群强盗去看日出,这也真是妙事。”
  会场是山上一大片大草坪,聂、史二女到时,草坪上已黑压压的坐满了人,这时已是月亮西沉,晓霞隐现。过了片刻,只见一团团白云,紧聚一起,云中闪发白光,东方天色由朦胧逐渐发红,只听得鸡声四起,有人喝道:“一啼天下白,大地尽光明!”转眼间一轮红日冉冉上升,顿时泛起半天红霞,下面的云彩,在霞光辉映之下,也幻出各种色光,奇丽变幻,美妙无俦!史若梅这才知道辛天雄请群雄观日出的用意,原来乃是取个彩头,贴切他“金鸡岭”的命名的。
  史若梅心道:“一啼天下白,大地尽光明。这口气倒是不小。既道出了胸中的抱负,又占着了金鸡岭的身份。”心念未已,只见辛天雄站了起来,向四方作了个罗圈揖,朗声说道:“多谢各位大哥赏面,驾临敝寨,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对与不对,还请各位指教。”群盗轰然大笑道:“辛大哥,你几时学会了客气啦?咱们都是刀尖上讨活的好汉,有话尽管说,何必学娘儿们的腔调?”
  辛天雄道:“自从王伯通死后,这十年来咱们绿林中就少了个头儿。老实说,在王伯通做头儿的时候,我辛某就是第一个不服他的。他恃强凌弱,欺压同道,行事不公,最不该的,他还要咱们绿林好汉给他抬轿,捧了他做头儿还不算,他还想封王,勾结了安禄山妄图荣华富贵。这些旧事,大伙儿都是知道的,现在也不必多说啦。不过,王伯通做得不对这是一回事,咱们该不该有个头儿,那又是另一回事。依我看来,还是有的好。这十年来,因为没有头儿,官兵打来的时候,你不帮我,我不帮你,吃亏不小。而且正因为大家都是在刀尖上讨活的,有时候就难免争地盘,争赃银,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像这样的事情,也发生了不少。不但坏了义气,还让官兵坐收渔人之利,说来实是痛心,这都是因为没有个头儿的缘故。所以我想趁今天的大会,大家推举出一个头儿来,做咱们绿林的盟主。不知各位大哥,意下如何?”有许多人喊道:“辛大哥,你这番话说得倒是不错,只是这位盟主可是难选啊,弄得不好,又出来个王伯通,岂不糟糕?”这些人自由自在惯了的,心中实在不愿有这个头儿管束,故此大泼冷水。跟着又有许多人喊道:“这虽是可虑,但到底不能因噎废食。头儿是应该有的,咱们慎重推选,也就是了。”“辛大哥既然出头召集咱们到来商议,想必他心目中早已有了适当的盟主人选,就请他先说出来吧。”这些人是拥护铁摩勒和辛天雄的,所以纷纷发言,把反对的意见压了下去。
  强盗们的集会,自是不懂得讲究什么“秩序”,但既然没有公开反对要选个头儿的,推举盟主之事便成了定局,于是大家都把眼睛望着辛天雄,嘈嘈杂杂的声音也就渐渐静止了。
  辛天雄道:“不错,咱们是要挑个合适的人。依我想来,这个人一要大公无私,二要威望素著,三要武艺高强,第四还要讲究门第。诸位别笑,我所讲的门第不是指世代为官作宰的那种门第,而是指强盗世家的门弟。我心目中有一个人,这四个条件他都具备,这个人就是铁摩勒,我愿意推戴他作咱们的头儿!”
  金剑青囊杜百英接着说道:“不是我偏心帮我这位贤侄,在绿林中他虽然还是个晚辈,但侠义之名,久已闻于天下,为人正直,那是有口皆碑的。他的师父以及长辈,如磨镜老人和已去世的段珪璋,也都是一代大侠,他的本事,得自这二人所授,武艺高强,那也是人人知道的了。至于他的家世,那更无需多说,谁不知道他的父亲铁昆仑的名字?当年铁昆仑叱咤风云,虽未曾做过绿林盟主,但名气之大,实不在王、窦二家之下。辛大哥所说的这四个条件,我这位铁贤侄是样样俱全。而且他又年富力强,正足以担当盟主的重任!”
  铁摩勒交游广阔,金鸡岭的一班头目又都是拥护他的,所以当辛、杜二人说话之后,欢呼拥戴之声就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可是也还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
  忽地一个紫脸膛的汉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还有一样杜朋友漏说了,这也是人人知道的。铁摩勒还是已故的绿林盟主窦令侃的义子,确实说得上是绿林世家。可是在座诸位也都知道,王、窦二家乃是世仇,王伯通虽已去世,他的部属也还不少。虽说王伯通在生之时行为不当,但当时他是盟主,依附他的人也当然不少,这些人并不见得个个有罪,而且时过境迁,重算旧帐,也只是有害无益……”他的话未曾说完,辛天雄就站起来道:“并没有人说要重算旧帐呀?咱们今日之会,就正是要大家尽弃前嫌,结在一起,你提这个干嘛?”
  那紫脸膛汉子说道:“辛寨主且别着恼,请听小弟把话讲完好吗?我提这个正是大有关系。凭良心说,我也认为铁摩勒作盟主是适当的,可是各位请再想想,若是他当了盟主,即算他处事公平,那也是后来方见。王伯通的部属,心里却先就有了疙瘩了!”
  此言一出,拥护铁摩勒的纷纷反驳,铁摩勒心里则颇为难过,原来他早已想到了这一层,不过却未想到有人公开提出来,这就足见王伯通的潜力确然也还不小。心中萌了退志,正想起立推辞,人丛中忽地有一个人过来,将他按着,这人不是别个,正是王伯通的女婿展元修。他和他妻子王燕羽也都来了。
  展元修按住了铁摩勒,王燕羽就站起来说道:“我是王伯通的女儿,家父临终之际,我一直侍奉着他。他亲口对我说的,他对自己一生的行事甚为愧悔,坚嘱我们做后辈的要与窦家的后人化解前仇。现在我以王伯通女儿的身份,在此表示,我也赞同辛寨主的主张,愿意推戴铁摩勒作盟主。”
  史若梅心想:“原来王姑娘也来了。有了她这番话,想来当没有人反对铁摩勒了。”
  史若梅究竟是太天真了,事情可没有这样简单。王燕羽表明了态度,虽然把反对铁摩勒的声浪压下了不少,但也并不是就此太平,全无异议。
  只见那紫脸膛的汉子又站了起来,说道:“王伯通临死之言,只有王姑娘听到。我不敢说是不信,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我却不敢担保王伯通的旧部,人人都能够释然于怀,解开疙瘩。推举盟主,不能只论交情,甚至不能只谈声望,需要面面顾到才行。辛、杜二位大哥推举铁摩勒,我不反对,但是不是可以多推出几个人来,让大家选择?这样或者可以选得更适当的人。”王燕羽和铁摩勒的交情,好多人都是知道的,这汉子的说话,分明是讥刺王燕羽感情用事,王燕羽愠怒于心,却不好发作。
  辛天雄道:“今日之会,就是要各位畅所欲言,好推出一位德才兼备、大伙儿都能心服的盟主。这盟主的人选,并不是说了话就算数的,韩大哥你属意哪一位英雄,尽说无妨?”有人更大声叫道:“对啦,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何必扭扭捏捏,吞吞吐吐。”
  这紫脸膛汉子冷静阴沉,喜怒不形于色,对这些粗言恶语更不放在心上,当下说道:“那么我现在就提出一个人来,铁拐李、李大哥的名字响遍大江南北,想来大家都是知道的了?”史若梅悄悄问聂隐娘道:“铁拐李是谁,你知道吗?”聂隐娘摇了摇头。旁边有个人听见她的问话,甚为奇怪,说道:“铁拐李你们都不知道吗?他就是冀北七处山寨的总头目李天敖。他以七十二路乱披风拐法称雄绿林已有二十余年了。两位想必是初出道的吧?”
  史若梅笑了一笑,向那人点首道谢。只见那紫脸膛的汉子歇了一歇,看了一看大众的反应,又接下去说道:“辛寨主刚才所说的那四个条件,李大哥合了三条。他做七寨的总头目多年,大秤分金,小秤分银,从来没亏待过兄弟,对同道也都是以义字为先,可以说得是大公无私威望素著,至于他的武艺,七十二路乱披风拐法,打遍大江南北,谁不知名?不必兄弟来给他揄扬。只有一样,他的祖父、父亲都未干过没本钱的买卖,称不上是绿林世家。他在绿林中的地位,是凭着他这条铁拐打出来的,并非靠祖宗的遗荫。不过,依小弟的浅见,选盟主嘛又不是皇帝选驸马,要讲究什么家世。是不是绿林世家,似乎不太重要。我说错了话,请辛寨主海涵。”他以皇帝选驸马相比,比喻生动,既驳倒了辛天雄所提的这一条,又暗暗贬低了铁摩勒。群盗未曾仔细体会,只听他说得有趣,便都大笑起来。
  辛天雄涨红了脸,正要起来说话,杜百英在他耳边悄悄说道:“辛大哥忍着点儿,别伤了和气。”
  原来这铁拐李李天敖乃是王伯通一党,而且是王伯通的换帖兄弟,不过在王伯通依附安禄山之时,他却没有跟随王伯通,这并非他大节凛然,而是他想待时而动。他比王伯通高明,当时他已看出了王伯通这一失足,势将招致群雄不满,绿林盟主之位必不可保,他颇有“取而代之”之意,因此便依然做他的七寨总头目,独霸一方,对官军、对伪燕(安禄山之“国号”)两边都不帮。但虽然如此,在安禄山势力最盛之时,他也曾和王伯通暗通消息。
  他梦想当绿林盟主已有多年,这次前来,乃是志在必得。那些领头推举他的人,其实都是他授意的。
  辛天雄早知他的底细,本想揭穿他和王伯通的关系,杜百英和他友好,熟悉他的脾气,知道他想说什么,是以先行劝阻。辛天雄瞿然一省,想道:“不错,我刚刚还说过不应再算旧帐,怎能因为他是王伯通的换帖兄弟,便据此来反对他?何况他当时没有跟随王伯通,恶迹也未昭彰。我要是反对他,别人定以为我有派别之见,对铁摩勒反而不利。”
  但辛天雄不说,别人也有知道铁拐李底细的,当下议论纷纷,站起来欢呼的都是铁拐李的手下,比起铁摩勒的声势那是大大不如了。”
  寥寥落落的欢呼之声过后,又一个人站了起来,说道:“我也推举一个人,我推举的是咱们绿林中德高望重的铁臂金刀董老爷子!”
  一个精神矍铄的红面老头站了起来,哈哈笑道:“阳老弟说笑了,我是早已金盆洗手的老头儿了,怎么推我出来?”
  那姓阳的说道:“姜是老的辣。正因为你老早已金盆洗手,和窦家王家都没沾上关系,做事便担保可以公平正直。各位大哥,请原谅我说句老实话,我看呀,今日黑道上的朋友,实是人心不齐,只怕很难推出一位大伙儿都诚心爱戴的人。既然如此,不如请一位老成持重的人做咱们的头儿。”
  铁臂金刀董钊的人缘极好,这姓阳的说话也很有道理,因此有许多人鼓掌欢呼,表示拥护。不过董钊的年纪毕竟是老了一点,也有不少人想到,倘若是由他做了盟主,只怕他未必有精神应付,可能受人把持,成为傀儡。故此推拥他的人虽多,声势仍是稍稍不如铁摩勒。
  董钊在欢呼声中一再推辞,但被他的门人弟子再三相劝,他一想若然能息纷争,做做也无所谓,便笑道:“好吧,那就听随大伙儿的公意吧。我自己是觉得铁摩勒挺合适的。”
  众人议论声中,忽见一个身高七尺的魁梧大汉站了起来,声如洪钟地说道:“我也推举一位。”众人看时,认得这人是长江南岸的绿林领袖盖天豪,都吃了一惊,心里想道:“盖天豪心高气傲,素来不肯屈居人下,以前王窦二家做绿林盟主的时候,他也是不买帐的。却不知他要推举的是哪一位奢拦人物?”
  只听得盖天豪说道:“我推举的是少年英雄,新近才在江湖露面的!”众人听了,不禁又是一怔,均想:“怎的盖天豪要推举一位新出道的晚辈?”
  盖天豪似是已知众人心里所思,朗声笑道:“诸位不必猜疑,此人虽然在江湖上露面不过一年,但已干下许多惊天动地的事业。”此言一出,有许多人已猜到是谁,也有许多人未曾猜到的纷纷叫道:“到底是谁?盖大哥你快说吧!”
  盖天豪笑道:“这位少年英雄姓牟,大名世杰。列位素来知道我姓盖的不肯轻易称赞人,但我今日却要郑重的说,这位牟兄弟的确是名副其实,当世之杰!这位牟兄弟是虬髯客的第四代弟子,又是扶桑岛主牟沧浪的侄儿,他们虽然远处海外,却称得上是绿林世家。”
  虬髯客是隋末唐初一位绿林怪杰,当时隋炀帝无道,群雄纷起,据说虬髯客本来也有意与群雄逐鹿,自立为王的,后来听得他的好朋友李靖盛称李世民的才能,说李世民雄才伟略,气度非凡,未来的天子恐怕非他莫属。虬髯客听了,遂与李靖入太原(李世民是当时太原留守李渊的儿子),他在太原也有一位好朋友名叫刘文静,是和李世民相识的。虬髯客就请刘文静约李世民来见一面。在李世民未来之前,他和太虚观的道士黄衫客下棋等候。这黄衫客也是一位世外高人,恰好也正在刘文静家中作客。
  不久,李世民至,不衫不履,裼裘而来,意态扬扬,貌与常异,长揖而坐,便来观棋,神清气朗,满座风生,顾盼炜如!黄衫客一见,落子茫然,登时推枰而起,说道:“此局输矣,输矣!于此失却局,奇哉,救无路矣!知复奚言!”虬髯客也神沮气丧,退入后堂,对李靖道:“此真天子也,难与抗矣!”于是遂把他平生所积的钱财扫数赠与李靖,叫他好好辅助李世民。而他自己则听黄衫客之劝,远走海外,在扶桑称王。(作者按:唐人杜光庭有“虬髯客传”。本段所写,大致根据此传。)因此绿林中有虬髯客让天下与李世民之说。虽然事隔百年,但绿林英雄对虬髯客还是一致尊崇的。几乎可以说虬髯客在绿林中的地位,就等于孔子在儒家的地位一般。
  因此,群雄听说这牟世杰乃是虬髯客的第四代弟子,都不禁刮目相看。盖天豪哈哈笑道:“如今藩镇割据,各苦生民,眼看又是个群雄并起,天下纷乱的局面。当年虬髯客把江山让给李世民,哪知他的李家子孙没有出息,这江山看来他是保不住啦!”
  群雄听他说得意气风发,都提起了精神,用心听他说话,广场上再也没有半点声音。只听得盖天豪在大笑声中,接下去说道:“处此乱世,我以为咱们绿林好汉,也应该有点志气,放大眼光,不能只是争地盘、分赃银的那样没出息啦,做绿林盟主的,也不单是外抗官兵,内解纷争就算做好了。咱们还要保护百姓,铲掉强藩。若然天下更乱,咱们就更轰轰烈烈的干它一场!哈哈,俗语说得好,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到时风云际会,咱们也未必注定了一生都做强盗!牟兄弟是虬髯客的嫡系传人,雄才大略,霸气豪情,足以继承乃祖。这一年来他干下的事情,如劫御马,抢登州,收服太湖十二路水寨英雄,赈济黄河水灾灾民等等,哪一件事迹不是惊天动地,令人敬佩?所以我说,想做一番事业,就应该拥护牟兄弟做咱们的头儿!”
  群雄听得血脉偾张,有一个人站起来叫道:“我们饮马川的兄弟,曾在牟世杰手下栽过大大的筋斗;我姓杨的也曾在他手下吃过大大的亏!但我虽然给他打了,却是给他打得口服心服,因为那次的事情是我们做错,他的理长,不由我不服他。”
  那汉子说到此处,顿了一顿,然后再提高声音说道:“如今我代表饮马川的弟兄,一致拥戴牟世杰做头儿,不管他做‘盟主’也好,甚至要做‘皇帝’也好,我们都跟随他!”史若梅、聂隐娘看这汉子,认得他就是在北芒山上打到一半就向牟世杰认错的那个杨大个子。
  盖、杨二人说了话后,不少人心里热呼呼的,兴奋非常。但也有不少人心怀恐惧,暗自想道:“这不是造反了吗?”要知做强盗的多是被迫上某山,其中固然不乏胸怀大志之人,但更多的则是不得已而为之,平时决不敢想到“造反”二字。
  牟世杰起来说道:“盖大哥给小弟脸上贴金,小弟实不敢当。杨大哥说到要称王称帝,那更是说笑了。不过,现下确是国家多乱之秋,也正是有志男儿做出一番事业之时。这盟主的重任,小弟肩负不起,但愿有哪位大哥领头,领着咱们干一番事业,小弟决意执鞭随镫!”他这番话听来虽是谦让,但那股雄心壮志,却是情见乎辞。盖天豪等人大叫道:“要找这样的人,除非是你!你就别推辞啦!”
  牟世杰在这些人劝说之下,不再发言,即是接受了这些人的推举。聂隐娘芳心忐忑,又喜又惊。要知牟世杰是她心上之人,她的心上人受人如此推重,她当然是有说不出的高兴,但想到牟世杰要与铁摩勒争夺这盟主之位,心中亦自不安。
  辛天雄问道:“还有哪位要推举盟主的人选?”问了几遍,无人回答。辛天雄道:“好,那么现在盟主的人选共有四位,燕山少寨主铁摩勒,冀北七寨总头目李大哥李天敖,铁臂金刀董老前辈董钊,扶桑岛少岛主牟兄弟牟世杰。咱们要在这四人之中再推定一人。”
  可是用什么办法推定盟主,他踌躇了好一会,还是心意莫决,难作主张。本来最简单的法子就是按人头点数,看哪一个得到拥护的最多。但如此一来,势将造成派别,尽管多数可以压服少数,但绿林好汉的脾气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倘若不是真正的心悦诚服,日后总是隐忧。而且辛天雄也还有一层顾虑,他是盼望铁摩勒得胜的,但看现场形势,拥护牟世杰的人似乎并不在铁摩勒之下。
  伏牛山的老寨主雄巨元扶着拐杖站出来道:“目下既有四位人选,各自有人拥护。说到他们的威望德行,这些都是看不见的东西,无法评比,若任由各自的人争短论长,也太失和气。看得见的是武功。依老朽之见,不如照老规矩办事吧。”此人年逾七旬,经历过三届推选盟主的大会,对绿林中的老规矩懂得最多。
  辛天雄道:“那就请雄老前辈给我们说一说这老规矩。”雄巨元咳了一声,说道:“简单得很,就是比武定盟。现在有四位备选盟主之人,那么就要比赛三场,拈阄决定比赛的前后次序。每场出三个人,败了的就失掉备选的资格,胜者再比赛第二场,第二场胜方可以换人出赛,也可以不换。但备选盟主的当事人最少要赛一场。规矩就是如此,清楚了么?”
  辛天雄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无办法中的办法,虽然交手争雄,仍是有伤和气,但绿林好汉,都是佩服武艺高强之人,若然有人技压当场,原来不拥护他的多半也会心悦诚服,最少也无话可说。
  雄巨元提出了这个老规矩,场中无人反对。辛天雄当下主持拈阄,结果是第一场由牟世杰对李天敖,得胜者第二场对董钊,铁摩勒则排在最后一场。
  李天敖派出了他的副寨主屠虎出来打第一阵,这屠虎以快刀见长,生性凶暴,在江湖上有“屠夫”之名。盖天豪本想替牟世杰打第一阵的,但因对方只是个副寨主身份,因而他就不愿出去了。
  忽有一人越众而出,朗声道:“久仰屠大哥快刀无敌,小弟来领教几招。”众人一看,认得是桐柏山的寨主李鹏,此人以八卦刀驰名,与屠虎并称南北二刀客。众人俱是心中一凛,想道:“原来他是有意要与屠虎较量刀法的长短。”
  屠虎哈哈笑道:“李寨主客气了,谁不知道李寨主的八卦刀独步江湖。今日幸会,务请不吝指教,让小弟得以大开眼界。”这一番话绵里藏针,实是告诉李鹏,他也决意与李鹏见个高下,待会交手,彼此都不必留情,李鹏是老绿林了,这意思如何听不出来?当下抱刀一出,立即说道:“屠大哥远来是客,便请赐招。”
  屠虎以快刀见长,讲究的是抢夺先手,于是不再客气,一声:“有僭了!”刀光疾闪,便即抢先发招。
  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接连不断,瞬息之间,屠虎已劈了七刀,群豪看得眼花缭乱,心中俱是想道:“这屠虎的快刀,果然是名不虚传。”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宝钗缘

下一篇:第七回 海外异人图霸业,中原豪杰定雄盟
上一篇:
第五回 无敌神鞭逢敌手,多情红粉访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