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莽莽乾坤谁作主,茫茫恩怨此从头
2019-08-22 23:51:51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楚平原甚是失望,心里想道:“小霓子若在这儿,应该与王公父女同在一起,却怎的不见她?难道她又到别处去了?”
  那姑娘笑道:“别想心事了,咱们去吃东西吧。”原来王公举行的“刁羊”,同时也就是一个通宵的欢宴,树上挂着无数烤熟了的小羊,还有皮袋盛着的马奶酒,任人随意饮食。
  楚平原拔出佩刀,学着那姑娘的样子,割羊肉来食,那姑娘捧起皮囊,喝了一口,递给他道:“这酒有点酸的,你喝得惯吗?”楚平原咕噜咕噜喝了几口,笑道:“很好呀!”就在这时,忽听得有个熟悉的声音低低“噫”了一声,楚平原心头一跳,连忙抬起头来,四面张望。那皮袋没有拴上,马奶酒倾泻如泉。
  那姑娘忙不迭的接过皮袋,说道:“你怎样啦,失魂落魄的!”楚平原道:“我,我想过那边看看。”原来他听到的竟似是宇文虹霓的声音,但看过去却又不见她的背影。
  那姑娘道:“看什么?别乱跑,摔跤开始了!”只见场中歌舞已止,腾出一大片空地,有一对小伙子已经上场。摔跤开始,人人都在聚精会神的观看,楚平原自是不好到处走动,扰乱人家的视线。
  那姑娘道:“今晚安排的八对摔跤,都是我们族中挑出的好手。有人猜测,王公也许要在这十六个年轻人之中,选一个做他女婿。”
  那对小伙子扭着扑打,有时脑袋顶着对方的小腹,有时弯腰抬足,剪刀似的双脚夹对方的脖子,花样百出,技术确很高明,但楚平原却是无心观看。
  络绎有人骑马到来,场内看热闹的人围成一个圆圈,旁人都在全神注视摔跤,也不理会他们。摔跤是很快就能分出胜负的,不到一炷香时刻,经过淘汰,只剩下两对了。就在这时,有一行四骑来到。旁人没注意,楚平原见了却是大吃一惊。
  原来这四个人中,一个就是回纥的“小王爷”拓跋元,一个是他的随从乙辛,这两个是楚平原所认得的。另外两个,一个是年纪似乎比拓跋元还小几岁的少年,衣服丽都,神气十分傲岸,与拓跋元走在前头,另一个则与乙辛同样装束,似是他的随从。
  楚平原心里想道:“莫非这厮也得到了消息,是来抓小霓子的?暂且不必理他,且看他有何动静?”拓跋元等一行四人来到,也不惊动众人,系好马匹,便挤进人丛之中,观看摔跤。
  这时已淘汰至最后一对,两个摔跤好手相扑,果然十分精彩,巴山扭着卢石的手臂,卢石脚尖一勾,巴山身向前倾,却忽地另一条手臂从对方肘底穿出,横肱一压,两人倏地分开,这几个回合打得不分胜负,众人都是喝彩叫好。
  不知怎样一来,众人都未看得清楚他们的动作,卢石突然身躯一矮,把巴山扛在肩上,将他头下脚上的摔下去。这是卢石最拿手的绝招“肩车式”。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看得众人眉飞色舞,彩声如雷。
  众人正在以为卢石赢定了,哪知又有出人意外的变化。就在巴山头颅已将着地的时候,他的脑袋,突然从卢石胯下钻过,反手一掌,抓着卢石脚踝,大喝一声,一个筋斗翻了起来,卢石给他高高举起,再也无能为力,只好认输。
  众人呆了一呆,轰然叫好。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十分刺耳的声音也在叫道:“好,好!我也来凑凑热闹!”声音有如金属交击,把其他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场里场外,目光都集中在这人身上,却原来就是与拓跋元同来的那个少年,其他三人跟在他的身后。萨巴王公一见,面色倏变,慌不迭的起立相迎。众人方在诧异,只听得萨巴王公说道:“拓跋王子光临,请恕小王有失远迎。”
  原来这少年乃是回纥可汗的弟弟,名叫拓跋雄。拓跋元的父亲是他叔父。他比拓跋元小两岁,但身份更为尊贵,是以由他作为主体,晋见萨巴王公。
  回纥铁骑纵横长城内外,伊克昭盟的领土虽未受到强占,却也曾被他们骚扰,因此众人知道他是回纥的王子之后,礼貌上虽然不能不欢迎他,心里可着实不高兴。萨巴王公不知他来意如何,更是担了一重心事。
  拓跋雄道:“今天是团圆节,我听说你在这里举行刁羊,我特地赶来的。你们这位壮士,摔跤的本领很是高明,倒引起我的兴致来了。我也来和他玩玩吧。”
  萨巴王公道:“这个,恐怕不大好吧。王子是千金之体,万一失手,……”拓拔雄哈哈笑道:“王公放心好了。我只怕他摔不倒我。他若能摔我一跤,我赏他一百两金子!”
  他说了这话,又走到香贝格格面前,鞠了个躬,说道:“久仰格格美若天仙,今日幸会,果然胜似闻名。要是小王侥幸得胜,可得请格格赏我一点彩物。”
  众人见这王子如此无礼,心里都是愤怒。香贝格格淡淡说道:“王子赢了再说好吗?”拓拔雄笑道:“好,好,好!那就马上开始吧,来呀,来呀!”
  巴山心道:“拼着给王公怪责,我也不能让这回纥蛮子侮辱了我们格格。”当下摆了个架式,说道:“王子是远来的宾客,请!”
  巴山只道一个王子能有多大本领,胜他还不是易如反掌。哪知这回纥王子却是非同小可,一个“穿手”,便欺身直进,来抓他的肘骨,要是给他抓着,向后一拗,巴山这条手臂可非折断不可。
  巴山双臂一分,铁钳一般反箍过来。拓拔雄的手臂却似涂上了油一般,一沾手便即滑开。双方都没有占着便宜,巴山已是吃惊不小。
  两方你来我往,忽合忽分。交手了十多个回合,大家都未能把对方摔倒。好几次似是巴山占了上风,却都给拓拔雄在紧张关头连消带打的化解开去。观战的都觉得诧异,不禁担忧。连巴山也是莫名其妙。
  这其中的奥妙只有楚平原看得出来。
  原来这回纥王子竟是具有上乘武功,他在招架巴山的摔跤攻势之时,用了卸力化劲的功夫,还夹杂着擒拿手法。不过,他对于摔跤,也的确颇有研究,不懂上乘武功的人,决看不出他是用别种功夫冒充。
  楚平原心道:“这贼王子摔跤不及巴山,武功却比巴山高明得多。再打下去,巴山定要大大吃亏。只是他是萨巴王公的贵宾,我若喝破他,只怕萨巴王公也难处置。”
  心念未已,只见巴山又使出他的绝招,身躯一矮,铁塔般的压下来,只待那王子使出“肩车式”时,他便双手反拿对方的脚踝。不料那王子双足钉牢地上,巴山的身躯压下去,他动也不动,突然反手一抓,使的分筋错骨手法,巴山一声厉叫,腕脉被他抓断一根,登时给他举了起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伊克昭盟族人大惊,连忙跑去抢救巴山,巴山双眼火红,嚷道:“他,他不是……”他本是想指出拓拔雄不是依照摔跤的规矩胜他,但说了半句话,已经晕了过去,众人只好抬他到帐篷医治。有几个摔跤好手虽觉可疑,但拓拔雄的确是把巴山摔倒,而且他又是回纥王子的身份,这几个人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拓拔雄得意洋洋,走回去向萨香贝道:“格格,小王侥幸得胜,可要来向你讨赏了。”萨巴王公心里气愤,可还不能不装作笑面道:“王子摔跤本领天下无双,佩服,佩服!你们挑出十匹骏马,交给王子,权作彩物。”
  拓拔雄哈哈一笑,说道:“骏马,我们回纥多的是!我不是要马,我要人!”伸手便要拉扯香贝格格。
  香贝面色一沉,说道:“王子,请尊重!”拓拔雄笑道:“格格,我只是想请你与我一舞。我们的规矩,摔跤胜了,他请哪一个女郎共舞,都不可以推辞的。你们的规矩不也是如此吗?”
  楚平原突然站了出来,和他同来一起的那个女郎大吃一惊,问道:“你,你要干嘛?”事出意外,谁都来不及上前拦阻,说时迟,那时快,楚平原已来到香贝格格面前,按照他们的礼节,垂手过膝,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香贝格格抬起头来,楚平原以为她一定也会惊诧的,谁知她却是神色如常,脸上还似有一丝笑意,说道:“你是汉人吧?你有什么事情?”
  楚平原道:“我想请问格格,不知可否准许我也参加摔跤?”
  拓拔雄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你这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朝着楚平原的背心猛的就是一拳!
  楚平原跨上一步,拓拔雄一拳打空,重心不稳,险些跌倒。楚平原用的是“四象步法”,避得恰到好处。拓拔雄却还不知道他身负上乘武功,还只道是事出偶然。站稳脚步,正要转身再打,香贝格格面色一沉,说道:“到我这儿的不论贵贱,都是我的客人。我愿客人们彼此尊重,同享今晚的欢乐。”拓拔雄满面通红,姑且忍住怒气。
  香贝格格转过头来,对楚平原和颜悦色的说道:“你也懂得摔跤吗?你是想和王子比试?”楚平原道:“不错。若蒙格格允许,我愿尽力而为,博格格一笑。我不求彩物,也不敢求格格共舞,倘若侥幸得胜,我只想与格格单独说几句话。”
  香贝格格道:“你们都是我的客人,王子参加了摔跤,你当然也是可以。你们哪个得胜,我都答应你们的要求。只不知王子可愿和你比试?若是王子不愿,那就两作罢论。”
  拓拔雄为香贝格格的美色而来,怎肯放弃与她共舞的机会?他对楚平原恨之切骨,也想把他痛打一顿,立即便道:“好,你这小子不自量力,那就来吧!”
  拓拔元认出了楚平原,叫道:“好呀,你这小子也到这儿来了,我正要找你算帐。”楚平原道:“很好,那你们两个就一齐来吧!我一个人和你们两个摔跤。”拓拔雄怒道:“你敢藐视于我。阿元,你让开,你找你的姑娘,别来打岔。”拓拔元吃他一顿排揎,只好退过一旁。
  拓拔雄迅若怒狮,不待楚平原摆好架式,猛的便是一记勾手兼用肘锤。楚平原使出卸字诀,单掌一拨,将他的勾手带开,膝盖便朝他小腹一顶。拓拔雄吃了一惊,连忙吞胸吸腹,横掌削他膝盖。楚平原脚跟一旋,双方招式都落了空。
  这一来双方都是不敢轻敌,拓拔雄退而复上,双臂箕张,抱成半个圆圈,朝着楚平原双臂径直压下,楚平原认得这是大擒拿手法中“苍鹰展翅”的招数,但经过他别出心裁的变化,看起来却又完全是正宗的摔跤手法。
  楚平原步法轻灵,倏的转身,用了一招“斜挂单鞭”,猛切对方的脉门,拓拔雄“啊呀”一声,道:“你这是什么手法?”楚平原五指一拢,倏的拿下,拓拔雄一个肘锤,身形左俯,强攻之中,含有化势,楚平原的指锋从他的小臂斜斜划过,竟差半寸没切着他的脉门。楚平原冷冷说道:“你这又是什么手法?”双方一合又分。
  楚平原那招“斜挂单鞭”本来是少林派“天罡掌法”中的一招杀手,但因他手法迅疾,而且变招也快到极点,他变招之后,那五指一拿却是如假包换的摔跤手法。在场旁观的香贝格格的族人,人人都是恨不得回纥王子给这汉人打败,替他们出一口气。莫说他们看不出楚平原用的不是摔跤手法,即使看出,也必定是偏袒楚平原的。
  拓拔雄对摔跤这一门功夫,练习有素,虽然不是一流高手,但却中规中矩,十分熟练。楚平原则是小时候在师陀国练过半年摔跤,当然不如他的熟习。虽然楚平原也是一样的在摔跤手法中藏着上乘内功,但因为他不敢使摔跤之外的招数,相形之下,却是拓拔雄大占上风,步步进逼。
  楚平原正在苦思取胜之策,冷不防拓拔雄一个穿掌勾手,将他一推一压,楚平原打了一个车身,险险跌倒,场中许多人禁不住失声惊呼,其中一个声音清脆尖锐,显然是个少女的声音,尤其凸出。
  楚平原心头一震,“决不会错了,是小霓子!”他脚步未稳,听得这个声音,眼光不自觉的又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要寻觅宇文虹霓。心神一分,这就给了敌手一个最好的机会。
  拓拔雄趁着楚平原一呆之际,故技重施,闪电般的足尖一勾,楚平原一个踉跄,身向前倾,拓拔雄立即使出分筋错骨手法,刁着他的手腕。但楚平原却非巴山可比。巴山不会内功,所以给拓拔雄的分筋错骨手法,一抓就抓断了腕脉。楚平原则不过虎口一阵酸麻而已,并未受伤。

相关热词搜索:龙凤宝钗缘

下一篇:第五十一回 且作沙弥权礼佛,何来使者动屠刀
上一篇:
第四十九回 灾祸频来遇魔女,死生与共劫情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