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罗汉绵拳,将军遭险着;金刚大力,怪客逞奇能
2019-07-08 07:14:09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忽听得有人轻轻咳了一声,场中心不知怎地突然多了一人,脸色焦黄,三络长须,约摸有五十上下年纪,身穿直裰大褂,拿着一把破蒲扇,俨如刚刚从田间耕作回来的乡下老汉。众人全神贯注,竟不知他是如何进来的,都不禁大为惊诧。只见他一晃眼间,就到了两人跟前,轻声笑道:“两位大爷累啦,歇一歇吧!”声音语调虽有不同,所说的话,却和澹台灭明刚才调侃那个被打的武士一样。澹台灭明心中一震,只见那个怪老头子闪电般地将破蒲扇在两人当中一隔,嘶嘶嘶一阵连珠密响,那破蒲扇登时裂成无数碎片,一丝丝倒垂下来。张风府大叫一声,倒跃出一丈开外,澹台灭明也摇摇晃晃,倏地双掌一收,面上现出无限惊奇之色。

  要知怪老头儿这一手实是非同小可,竟然借着破蒲扇一隔之力,将两人的内家真力,全都卸在扇上,而自己却毫发无伤。这种卸力化劲的功夫,非唯施用者本人要有深湛的武功,而且要运用得恰到好处,刚好趁着两人换气之际,这才能一举见效,要不然自己本身就有生命之险!

  众人正在惊奇,只听得澹台灭明哈哈大笑,朗声道:“今日始得幸会高人,我澹台灭明倒要请教了!”那貌似乡下老头的怪客提着那把破烂不堪的蒲扇,颤巍巍的惶恐说道:“澹台将军休得说笑,我这个乡下老汉懂得什么把式啊!”澹台灭明面色一沉,说道:“老先生真不肯赐教么?”对面三尺,拢指一划,只听得声如裂帛,那把扇十数条扇骨都齐根断了,就如一下子给利刃削断一般!众人看得大惊失色,心中又是纳罕非常,惊者乃是澹台灭明这手铁指铜琶的功夫,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纳罕者乃是看到那怪客适才一举而分开二人,举重若轻,看来毫不费力,而今何以又全不抵御,竟任由澹台灭明还以颜色。

  其实众人有所不知,那怪客适才那横空一隔,实是半凭巧劲,半凭功力,将澹台灭明与张风府两人的内家真力都卸到扇上,让他们相激相撞,互相抵消,是以才得毫发无伤,只毁了一把蒲扇。而今澹台灭明突然出手,实乃出乎他意料之外,仓猝之间,只能运气护身,不及兼顾那把扇子了。这种上乘武功的奥妙之处,只有张风府一人能够理解,心中感慨万分,暗自想道:“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素来以武功自负,而今看来,不但澹台灭明远胜于我,即这貌不惊人的老汉也胜我多多。看这两人各具神通,鹿死谁手,殊未可料。”心中不禁忐忑不安。要知澹台灭明乃是瓦剌使者,张风府等人与他比试,原意不过是想挫折他的威风,叫他知道中国有人,万不敢置他于死地。但这怪客不知是何等来历,他与澹台灭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双方武功,深不可测,一交上手,只怕必有死伤,这怪客又不是朝廷中人,动起手来,当无所顾忌,而且即算有所顾忌,到了紧要关头,性命相搏之际,就像自己刚才与澹台灭明一样,谁也不能相让了。张风府心中想道:“若然澹台灭明丧命,这祸事难以收拾,但若这老头丧命,他曾经救我,我又焉能坐视?呀,我刚才与澹台灭明交手,有他能够分开,若然他们二人交手,又有谁能够分开?”

  众武士与张风府同一心思,好奇之心,令他们希望这二人交手一试,但一想到其中利害,又希望这场比试比不成功,场中数十对眼睛,都看着那怪老头儿。张风府心中不住地道:“快别比吧,快别比吧。”

  那怪老头儿将蒲扇一扬,忽道:“你将我的扇子毁了,我不要啦,送给你吧!”那“蒲扇”其实只剩了一根扇柄,只见他双指一弹,扇柄疾如流矢,径射澹台灭明额角的天灵穴,这一下,澹台灭明也是猝不及防,相距太近,闪已不及,听那刺耳的裂帛之声,不亚于一支利箭。澹台灭明大叫道:“好一个弹指神通的功夫!”

  众武士都失声惊叫,只见澹台灭明在间不容发之际,双手缩入袖中,长袖一挥,“波”的一声,衣袖穿了一个大洞,那根扇柄疾如流矢穿过场心,“嚓”的一声钉在一棵柳树上。澹台灭明叫道:“指上功夫,彼此都见识过了,我再领教你掌上的功夫。”一跃而起,身未落地,已是连环两掌,相继拍出。那怪老头儿双掌往外一推,叫道:“啊呀,你怎么真的要打我这个乡下老汉?”澹台灭明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哼”的一声,脚一沾地,立刻又是一拳,那怪老头儿双手合成半环,如抱婴儿,往外一送,叫道:“打折我这老骨头啦!”双方拳掌其实还未相交,但那两人的衣裳、头发已全都给那拳掌之风,吹得飘飘摇动!

  张风府骇然失色,想不到这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就是以真力相拼!但见那澹台灭明迅如怒狮,飞身力扑,一掌接着一掌,连环猛击;那怪老头儿身如水蛇,四周游走,突然一个翻身,闪电般一掌拍出。澹台灭明大叫一声,双拳齐出,拳掌一交,庞大的身躯震得飞了起来。那怪老头儿也“哼”了一声,倒跃三步,摇摇晃晃!澹台灭明面色大变,叫道:“大力金刚手的功夫,算你天下无双!老英雄,我交了你这个朋友,你可肯将姓名来历赐告么?”那怪老头儿又是“哼”的一声,冷冷说道:“乡下人不敢高攀!”左掌一挥,右脚飞起踢他腿弯的“白海穴”,澹台灭明大怒喝道:“你当我当真怕你不成!”左拳一伸,右掌一拿,那怪老头儿倏地变招,冷笑道:“天野老怪的两宗看家本领都抖出来了,好一个铁琵琶手与罗汉拳的功夫呀!”澹台灭明的师父叫上官天野,以铁琵琶手、罗汉拳、吴钩剑、一指禅、飞蝗针五样功夫并称武林五绝,四十年前,即已与云蕾的师祖玄机逸士齐名当世,武林后学提及他的名字也诚惶诚恐。澹台灭明见这怪老头儿居然敢对自己的师父不敬,越发大怒,拳如铁锤,掌如利刃,攻势越发凌厉!

  那怪老头儿貌虽狂傲,心中可实是不敢轻视,一掌护身,一掌迎敌,用大力金刚手将罗汉拳与铁琵琶手迫住,两人越打越快,石走沙飞,圈子越展越大,围观诸人,身不由己地都给掌势拳风逼得连连后退,站到离场边数尺之地。罗汉拳本来是很平常的一种少林拳法,铁琵琶手也并不难学,可是到了澹台灭明手里,威势却煞是惊人,拳掌兼施,攻守并用,两种普通的武功配合起来,循环反覆,变化无穷,竟是极寻常处才显出极深奥的功夫。那怪老头儿不论是拳来也好,掌来也好,拳掌齐来也好,都是以右掌横直迎击,出掌之势,也变化无端,或侧面一劈,或正中一切,或以重手法激得呼呼风响,或轻飘飘地拍出,声息毫无。但每一掌都是最厉害的金刚手功夫,不论轻发重发,都有千钧之力!以澹台灭明那样强劲的攻势,也如洪水遇着长堤,百般冲击,都冲不破。但怪老头儿的大力金刚手却也破不了澹台灭明的铁琵琶手与罗汉拳。

  澹台灭明适才与张风府之战已令观战的众武士看得瞠目结舌,但若与怪老头儿这一战相比,则刚才之战简直有如儿戏,不可相提并论。与张风府之战不过是想挫折对方,而且强弱分明,虽“险”不“烈”;而这一战则双方直似性命相搏,所用的全都是最上乘的武功,厮拼了数百招还看不出谁强谁弱。有时明明看澹台灭明一拳已打到怪老头儿身上,却忽地给他轻轻一掌拨开;有时明明看到是怪老头儿占了上风,金刚手已封闭了四方退路,但不知怎的却又忽地给澹台灭明兔脱,而且突施反击。众武士看得目眩神迷,看到紧张精彩之处,简直令人不敢透气!

  云蕾心中啧啧称奇,暗思:“看这怪老头的金刚手功夫,果然是神妙得不可思议,素闻我大师伯的金刚手天下无对,莫非他就是我的大师伯么?”玄机逸士门下五人,除云蕾的父亲早死之外,其他四人各得一门绝艺,论武功剑法是三弟子谢天华最强,但论到火候功力之深,却要数大弟子董岳的金刚手功夫登峰造极。云蕾又想:“我听师父说过,大师伯和三师伯都是文武全才,一表仪容,若然是他,怎的会是这副乡下老头的模样?而且他十余年来云游蒙藏,又怎么会突然出现京都?”

  云蕾正在忖度思量,忽见场中形势又是一变,澹台灭明与那怪老头倏地分开,适才是运掌如风、出拳如电,圈子越展越大,而今却是慢腾腾地你一拳我一脚,圈子反而越缩越小,有时甚至相对凝视,都不动手,突然大喝一声,彼此同时跃起,换了一招,又倏地分开。表面看来,形势没有刚才猛烈,实则是各以平生绝学相拼,每一招每一式都含着杀机!张风府等识货的高手看得目不转睛,有时看到怪老头儿一掌劈下,澹台灭明似已无可逃避,但却忽地一下子轻描淡写地化开,在他未出招之前,众人都想不出如何招架,待出招之后,又都心中同声赞叹道:“啊,这一记寻常的招数,我们却都没有想到!”其实最寻常又正是最不寻常,众人因见双方的杀手厉害,在后一招未应之前,尽从复杂繁难的化解招数上去想,却不知双方都是顶儿尖儿的角色,最复杂的招数也瞒不过对方,反不如本着正宗的拳理,随机应变,大家都想先保持着不败,然后反攻。可是这样一来,端的是各以真才实学相拼,最为损耗内力,战不多时,只见两人头上都如顶着一个大蒸笼似的,头顶热腾腾冒气。张风府大惊失色:这样下去,一定两败俱伤,但却又无从解拆!

  澹台灭明一生来未遇过如此强劲的对手,心中也不禁暗暗发慌。他的性子较为急躁,虽然明知此际变招,极为冒险,但又不愿似此僵持下去,各受内伤,于是当那怪老头儿以大力金刚手运劲猛逼之际,陡然大喝一声,招数大变,左拳右掌,又如暴风迅雷般地疾卷过去,比起刚才更是惊人!

  那怪老头儿“啊呀”一声,连连后退,但见他脚踏九宫八卦方位,虽退不乱,仍是一掌护胸,一掌迎敌,看是只守不攻,但却潜具极大的反击之力。澹台灭明狠攻不下,还屡被金刚掌力逼退回来,不由得心头一震,想道:“我纵横二十余年,除了一个谢天华堪称敌手之外,也就是这个老头儿了,谢天华的剑法自是天下无双,但功力深湛,却还似是这老头儿稍胜。咳,难道他也与谢天华一样,是我师父大对头的门下弟子么?”三十余年前,澹台灭明的师父上官天野曾与玄机逸士互争武林盟主之座,在峨嵋之巅,斗了三日三夜,不分胜负。上官天野这才遁迹蒙古,在塞外收徒,另立宗派的。

  澹台灭明心有所疑,但此时此际,正是生死搏斗的紧张关头,哪容发问。那怪老头儿年纪虽比澹台灭明大了十年,却是内劲悠长,气力毫不输蚀。只见他守中带攻,单掌翻飞,或拍或抓,挥洒自如,把大力金刚手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澹台灭明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叹道:“呀,还是一个僵持之局!”急攻不下,招数又变,左手罗汉神拳右手铁琵琶掌,或此攻彼守,或此守彼攻,拳掌相引,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绵绵不断,将门户封闭得十分严密。要知这是上官天野苦心独创的绝技,将两种寻常的拳法构成一种最不寻常的武功,配合起来,极见神奇,天下无人能破!澹台灭明自思,我不急攻,看你能奈我何?拳来掌往,双方又恶斗了三五十招,仍是一个不分胜负的相持之局,两人头上的热气越发冒得浓了。

  场中武士看得十分紧张,心情也是矛盾之极,他们大半盼望那怪老头儿获胜,给中国武师争一口气(其实他们不知,澹台灭明也是汉人)。但看这形势,若要分出胜败,只怕总有一方伤亡,澹台灭明如有不测,后果难以收拾!大众一心,正在患得患失之际,忽见那怪老头儿身形不动,左手划了个圆弧,右掌一握一放,呼的一声推了出去,一个回身侧步,趁着上一招的余势,又轻飘飘地拍了一掌。澹台灭明长拳一架,那怪老头儿突然一个转身,守护前胸的左掌猛然反掌一击,喝一声:“着!”这三掌轻重接替,正反互用。澹台灭明接第一招时,觉得有一股大力迫来,正在用力相抗,陡然对方一松,劲力竟似在一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扑空,那怪老头儿第三记怪招突发,以护身的左掌,反手一掌,这一掌有摧山裂石之功,实是无以抵挡!

  怪老头儿接连三掌,竟把澹台灭明攻守俱备、严密异常的拳法破开了。云蕾看得呆了,心道:“除了我大师伯还有谁人有此功力?”不禁高叫一声:“好啊!”忽见澹台灭明肩头一沉,“蓬”的一声,如击败木,竟中了那怪老头儿一掌。张风府大叫一声:“不好!”与数名高手,同时跃出,说时迟,那时快,澹台灭明肩头下沉,怪老头儿的手掌竟似给他牵引下去,未及抽起,澹台灭明已突地横腰一击!

  那老头儿“哼”“哈”两声,身形倏然飞起,竟从众武士头顶掠过,转眼之间,就从墙头飞出,拦也不及。云蕾只觉他的眼光曾向自己射了一下,不由得心头扑通一跳。

  张风府适才拼命与澹台灭明相抗,气力兀未恢复,跃出场时,稍为落后,两名武士抢在前头,正想将澹台灭明扶起,澹台灭明盘膝坐在地上,动也不动,见两人抢来,忽然肩头一摆,左右两掌斜推。只听得“哎哟”两声,两名武士都给掌力震得跄跄踉踉地倒退数步,肋胁作痛,不禁同声叫道:“什么?”

  张风府猛然醒悟,急抢上前,将后面的武士拦住,说道:“澹台将军正以最上乘的内功运气护身,大家不要扰他!”澹台灭明脸上含笑,向张风府微微点了点头,似是对他赞赏。

  原来怪老头儿最后那掌,以大力金刚手法全力劈下,澹台灭明本来不死也得伤残。幸他也是个功力极高,惯经风浪的人,在绝险之际,肩头一沉,硬接了金刚手。这一沉将金刚掌力卸了一半,他身上穿有护身金甲,金甲也给震裂,但五脏六腑,却幸而得免震伤。那怪老头儿大约也是料不到他如此应着,金刚手给他肩头一沉之力所引,来不及撤掌护身,竟也给他一记铁琵琶拦腰横扫。幸而澹台灭明正在运劲护身,力分则薄,这反击之力,不及平常掌力之二三,要不然这怪老头儿恐怕不死也得重伤。饶是如此,他飞出张家之后,也吐了一口鲜血,回到寓所,也要静坐半日,才能运功恢复。

  澹台灭明虽得免内伤,元气却已大耗,外伤更是不轻,当下不敢说话,盘膝静坐,行气活血。张风府瞧他一眼,对众武士说道:“比武之事已了,诸位请回府吧。”众武士只恐澹台灭明有所不测,牵连到自己身上,乐得让张风府一人料理,于是一个个地陆续退出,只有三数名武士,面有异容,兀自不走。云蕾等得不耐烦,正欲上前相见,忽见留下来的两名武士,同声对张风府道:“时候尚早,澹台将军亦未复元,俺兄弟且待留些时……”张风府截着道:“不敢有劳两位。”那两人续往下道:“俺两兄弟一者是想在此陪伴澹台将军,二者是想趁此时机,继续今日的盛会,领教领教张大人的刀法,彼此印证一下武功,谅张大人不至于不屑赐教吧。”

  张风府一瞧,心中暗自嘀咕。原来这两人乃是司礼太监王振的心腹武士,王振在当今皇上还是太子之时,曾教过太子读书,而今以司礼太监的身份,掌握大权,陷害忠良,势力极大。这两名武士乃是同胞兄弟,名唤路明、路亮,家传六十三路混元牌法,这种牌法本是一手持盾,一手持剑,可以冲锋陷阵,亦可以短兵相接。这两兄弟,却一人练剑,一人练盾,两人合使混元牌法,比一人更厉害。张风府今次本来没有邀约他们,他们却擅自混了进来。

  张风府一听,便知路家兄弟来意不善,要知张风府正在恶战澹台灭明之后,气力自然打了折扣。可是当着澹台灭明的面,张风府又不愿将这个原因说出,拒绝路家兄弟的挑战,当下慨然说道:“既然两位有此雅兴,张某只好奉陪,咱们彼此印证武功,点到为止,胜败不论。”路家兄弟笑道:“这个自然,是胜是败,都乐得一个哈哈。”两人左右一分,各自抽出盾牌利剑。

  云蕾好不烦躁,心道:“好端端的又比什么武?”可是自己乃是外人,不便劝阻,只好在旁观看。只见张风府抽出缅刀,道声:“进招吧!”路明道:“张大人先请!”张风府知道他们已布成了攻守两利之势,以逸待劳,不肯示弱,笑道:“那么得罪了!”缅刀扬空一闪,用“五虎断门刀”中的“截”字诀,横刀截斩路明的手腕。只听得“当”的一声,路亮的盾牌倏然伸出,迎着刀锋便砸,张风府早知他有此一招,刀碰铁牌,顺势弹起,青光闪处,一招“红霞夺目”,刀锋直取路亮的咽喉。路明利剑一挥,抢攻硬削张风府的臂膊,张风府回刀一隔,将他的攻势一举化开。

  路明一看,盾牌与刀锋相接之处,竟然给戳了一个小指头般粗大的凹陷,不禁骇然,心道:“我只道他已是疲累不堪,却还有如此气力。”不敢怠慢,将盾牌舞得呼呼风响,掩护兄弟进攻。这路家六十三路混元牌法,厉害之处,全在这面盾牌,砸、压、按、劈,善守能攻,确有几路独门手法。至于那口剑不过全在盾牌掩护之下,施行攻袭。不过因它有盾牌掩护,可以全采攻势,威力无形中就增加了一倍。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侠影录

下一篇:第十五回 奸宦弄权,沉冤谁与雪;擂台争胜,侠士暗飞针
上一篇:
第十三回 戴月披星,苦心救良友;移花接木,珍重托珊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