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罗汉绵拳,将军遭险着;金刚大力,怪客逞奇能
2019-07-08 07:14:09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若在平时,这两兄弟自然不是张风府的对手,可是如今张风府气力尚未恢复,武功打了折扣,他又想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速战速决,不到一盏茶的时刻,已抢攻了三五十招,哪知路家兄弟配合得十分之好,带攻带守,竟令张风府不能各个击破。三五十招一过,张风府气力不加,路亮盾牌一挺,一个“迅雷贯顶”,向张风府当头打下。张风府知他牌沉力猛,这一下子,少说也有七八百斤力量,若然自己气力充沛,这七八百斤之力,自然算不了什么,可是在气衰力竭之时,却不敢硬架硬接了。哪知张风府这么一闪,路亮的铁牌如影随形,追着缅刀硬碰硬压,立刻把张风府迫得处在下风,路明的利剑攻势骤盛,如毒蛇吐舌般随着铁牌进退一伸一缩,剑剑不离张风府的要害。

  云蕾尚未知内中含有危机,看得十分纳罕,心中想道:“这是怎么回事?看来可并不像只是印证武功啊!”忽见路亮霍地塌腰虎伏,一个旋转,盾牌翘起,一招“横扫千军”,拦腰便劈,张风府急忙一个“龙形飞步”,从铁牌下掠出,一甩腕,还了一招“螳螂展臂”,刀锋下斩敌人双足,哪知真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招数刚刚使出,路明却突然从侧面一剑刺来!

  云蕾惊叫一声,手指急弹,将一枚“梅花蝴蝶镖”飞出,路明这一剑刺出,满拟在张风府的身上搠个透明的窟窿,不料“铮”的一声,剑尖突给梅花蝴蝶镖打中,歪过一边,未看清暗器来路,急忙按剑一闪,正待喝问,云蕾也正想跃出,忽见澹台灭明突然飞身跃起,叫道:“我还要再打一场,你们两位既然要留此伴我,为了酬谢盛情,我就舍命陪陪君子吧!张大人,请你退下!”话未说完,人已飞到,他运气九转,气力已是充沛如常。只见他左手一拿,右掌一劈,呼的一掌,竟把路亮的铁牌震得飞上半空,路明的那口利剑也给他劈手夺过,拗折两段,路家兄弟惊得呆了。说时迟那时快,澹台灭明一手一个,倏地将路明、路亮举了起来,喝声:“去!”一个旋风急舞,将二人掷出数丈开外,痛得他们狂嗥惨叫,眼前金星乱冒,晕了过去。

  澹台灭明仰天狂笑,说道:“有生以来,今日打得最痛快了!”向张风府点头一礼,又向云蕾打了个招呼,说道:“我还要找那老头儿去,少陪了!”迈开大步,走出张家的练武场。

  张风府慌忙上前察看路家兄弟的伤势,只见路明给摔断了两根筋骨,路亮跌断了两只门牙,澹台灭明这一摔用的乃是巧劲,只令他们受了外伤,并不妨及性命。张风府给他们敷上金创止痛之药,两人唧唧哼哼,一跛一拐的自行回去。

  张风府叹了口气道:“呀,真是料想不到!”云蕾问道:“什么料想不到?”张风府说道:“我一向不受王振笼络,这两人是王振的心腹武士,看来刚才之事乃是王振的指使,有意加害于我了。”云蕾想不到京师的武士也是各有派系,互相忌刻,但她另有心事,不愿多问。只听得张风府问道:“嗯,你那位朋友张丹枫张相公呢?”云蕾面上一红,说道:“在青龙峡之后,我们就分手了。”张风府道:“可惜,可惜!要不然,你们二人在此,双剑合璧,定可将澹台灭明打败。这三日来他连胜十场,幸有那怪老头儿挫折了他一下锐气,但各自受伤,也不过是打成平手。呀,这次可真是丢了我们京师武士的面子。”云蕾见他甚是难过,笑道:“你也并没有败给澹台灭明呀!”张风府道:“幸是那怪老头儿来得及时,要不然不说落败,连性命恐怕也丢了!这怪老头儿也不知是怎样进来的?这么多武士,竟没有一人发现,给他挤进了场中。”顿了一顿,又道:“这澹台灭明也怪,刚才若不是他那么一插手,恐怕我也难逃暗算。嗯,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你那枚梅花蝴蝶镖呢!”

  云蕾迫不及待,无心多说闲话,张风府话声一歇,她便立即问道:“张大人,我今次入京,实是有一事要求你相助。”张风府道:“请说。”云蕾道:“你部下那位姓云的少年军官呢?求你请他来与我相见。”张风府眨眨眼睛,甚是奇怪,问道:“你入京就是为了此事么?”

  云蕾道:“不错,就是为了此事。”张风府问道:“你与云统领有何亲故?怎么我从未听他提过?”云蕾道:“彼此同姓,是以渴欲一识。”张风府心道:“天下同姓者甚多,这理由可说不通。”云蕾又道:“若张大人有事,请将云统领的地址告知,我自己去找他也是一样。”张风府忽然微微一笑,说道:“这事情且慢慢商量,请进内边去说。”云蕾心道:“这事情有甚商量,告诉我不就完了。”但自己乃是客人,不便多所诘问。

  张风府带云蕾走出练武场,让云蕾进客厅坐定,叫家人泡了壶好茶,道声:“告罪,我进去换换衣服。”经过与澹台灭明那场恶斗,张风府身穿的青色箭衣竟给澹台灭明用“铁指铜琶”的功夫撕裂了好几处,而且衣上沾满尘沙,连头发也是一片黄色。云蕾心中有事,未说之前,还不觉得,既说之后,仔细一瞧,见张风府就像经过沙漠、长途跋涉的旅人一样,衣裳破碎,满面风尘之色,果然十分难看,不禁笑道:“那澹台灭明真是厉害,好在是你,还经受得住。”

  张风府进去换衣,云蕾等得好不心急,好不容易才等到张风府出来,急忙问道:“张大人,那云统领究竟住在何处?”张风府慢条斯理地整整衣服,坐了下来,啜了口茶,这才含笑说道:“云统领可难见到啦!”云蕾吓了一跳,问道:“什么?他遇了什么意外么?”一种对亲人关切的感情,自然流露,张风府瞧在眼里,又微微笑道:“是有意外,不过这‘意外’乃是好事,他给皇上看中,调到内廷当侍卫去了,轻易不能出宫,所以说难于相见。”云蕾大急,问道:“你也不能唤他出来吗?”张风府道:“现在他已不归我所统属,自然不能。”云蕾急道:“这却如何是好?”张风府说道:“你若想见他,半月之后,或者可有机会。”云蕾道:“愿闻其故。”张风府道:“半月之后,今年武举特科开试,千里兄已报了名,想他武艺超群,娴熟兵法,当有武状元之望。若他中了武状元,皇上自然赏以军职,赐邸另居,不必再在宫内当侍卫了。”

  云蕾好生失望,当下便想告辞。张风府却留着她谈话,追忆当日在青龙峡之事,又夸奖了一顿张丹枫,说是全凭他的智计,金刀周健的儿子和自己才得以两保全。云蕾每听他提起张丹枫,心中就是“卜”的一跳,张风府都瞧在眼内,心中极是纳罕,忽问道:“张丹枫果是张宗周的儿子么?”云蕾道:“是的。”张风府道:“那就真是出于污泥而不染了。看他所作所为,实是一个爱国的男儿,可笑千里兄样样都好,就是对张丹枫却固执成见,切齿恨他。”云蕾心中一痛,说不出话。张风府忽又问道:“你也是从蒙古来的吗?”云蕾说道:“我小时候在蒙古住过。”张风府道:“那么与千里兄的身世可差不多,你可知这次来的番王与澹台灭明是什么样的人么?”云蕾道:“我未满七岁,就离开蒙古,蒙古的事情,知得甚少,大人为何特别问这二人?”

  张风府说道:“朝廷近日有一件议论未定之事,甚是令人奇怪。”云蕾想起自己乃是平民,不便打听朝廷之事,并不追问。张风府却视她如同知己,并不顾虑,往下说道:“这番王名叫阿剌,在瓦剌国受封为‘知院’,即是‘执政’之意,权势在诸王之上,而在太师也先之下。这次来朝,与我国谈和,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割雁门关外百里之地,两国以雁门关为界。二是以中国的铁器交换蒙古的良马。三是请以公主下嫁瓦剌王脱脱不花的儿子。阁老于谦力争不能接受此三条和约,说是中国之地,寸土不能割让,铁器让与瓦剌,他的兵备更强,更是养虎贻患,万不能允。至于以公主和亲,虽是皇室内部的事情,但有伤‘天朝’体面,亦是不允为宜。”云蕾道:“于谦是个正直的大臣,公忠为国,有何奇怪?”张风府道:“于谦力主拒和,那自然毫不奇怪。奇的是奸宦王振也不主和。王振暗中与瓦剌勾通,我等亦有所闻。雁门关外百里之地乃是金刀周健势力所在,朝廷管辖不到,王振恨极周健,十年来屡有密令交与雁门关的守将,准他与瓦剌联兵,扑灭周健。我们都以为他这次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将雁门关外之地割与瓦剌了,谁知他也不允。再说到以中国铁器交换蒙古名马之事,十余年来,王振就在暗中做这买卖。”云蕾道:“也许是他内疚神明,不敢公然资敌。”张风府笑道:“王振此人,挟天子以令百官,又在朝中遍植党羽,他有什么事情不敢做,连皇帝也得看他颜色。再说当今皇上,甚是怕事,若然王振也主和的话,这和约早已签了。”云蕾道:“朝廷之事非我所知,我也想不出其中道理。”张风府道:“还有更奇怪的呢。王振非但也不主和,而且竟主张将这次蒙古的来使扣下,倒是于谦不肯赞成。王振素来暗助瓦剌,这次竟会有此主张,朝廷百官,无人不觉奇怪。”云蕾想起自爷爷出使瓦剌,被扣留下来,在冰天雪地牧马二十年之事,不禁愤然说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本来就不该扣留。”张风府道:“这事理我也明白,不过扣留使者之说,出于王振口中,总是令人大惑不解。”

  坐谈多时,天色已暮,张风府命家人备饭,并对云蕾说道:“云相公在什么地方住,不嫌蜗居的话,请搬到舍下如何?”云蕾想起自己乃是女子,诸多不便,急忙推辞。张风府心道:“此人怎的毫不爽快,倒像一个未出嫁的闺中少女,远不及张丹枫的豪放快人。”晚饭之时,云蕾问起于谦的地址,张风府笑道:“你想见于大人么?他这几日忙于国事,就是他肯见你,只恐怕门房也不肯放你进去。”但到底还是把于谦的地址说了。晚饭过后,云蕾坚决告辞,张风府挽留不得,送他出门,又提起张丹枫,笑道:“若然你那位朋友也到京都,等千里兄中了武状元,我一定要做个鲁仲连,替他摆酒与千里兄谈和。你自然也要来作个陪客。”

  云蕾尴尬一笑,说道:“张大人古道热肠,我先多谢你这席酒。”辞别了张风府,独自回到客店。

  这一夜,云蕾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一会儿想起了哥哥,一会儿又想起了张丹枫。想起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哥哥,而今远道来京,偏偏他又调到宫内去当侍卫了,虽说等他中了武状元,可以相见,但事情到底渺茫,他中不了又怎么样?中了之后,另生其他枝节又怎么样?不禁暗自叹道:“我怎生如此命苦,连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见不着。”心中想起了“唯一的亲人”这几个字,不知怎的,忽然又想起张丹枫。张丹枫虽然不是她的亲人,但云蕾每次想起他的名字,不知怎的却总有一种亲切之感,耳中又响起张风府的话,不禁苦笑叹道:“你哪里知道我家与他仇深如海,想劝我兄长与他和解,这苦心只恐是白费了。”

  想起了张丹枫,又联想到于谦,云蕾摸出张丹枫托她转交于谦的信,对着信封上那几个龙飞凤舞的字,如见其人。云蕾心道:“张丹枫初次入关,怎会认识于谦?却写信介绍我去见他?”但想起张丹枫为人虽然狂放,做事却甚缜密,从来不出差错,也从来不说谎话,他既然能写这封信,其中必有道理。又想道:“反正我也没有别的门路去见于谦,不如就拿这封信去试试。嗯,门房若不放我进去又怎么样?难道也像在张家一样,硬闯进去么?于谦是一品大臣,海内钦仰的阁老,这可不能胡来呀。呀,有了,反正我有一身轻身的本事,就晚上悄悄去见他吧。”

  第二日云蕾养好精神,晚上三更时分,换上夜行衣服,悄悄溜出客店,按址寻到于家。在云蕾想象之中,于谦乃是一品大臣,住宅必是崇楼高阁,堂皇富丽,哪知竟是一个平常的四合院子,只是后面有一个小小的花园,要不然就与一般小康之家的住宅毫无两样。

  云蕾心中叹道:“到底是一代名臣,只看他的住处,就可想见他的为人了。”当下轻轻一跃,飞上瓦面,几间平房,一目了然。只见靠着花园的那间房子,三面都糊着纱窗,窗棂纵横交错,分成大小格式的花纹,每一格都有一方小玻璃镶嵌着,显得甚为雅致,玻璃内灯光流映生辉,案头所供养的梅花,疏影横斜,也贴在玻璃窗上。云蕾心道:“雅丽绝俗,真不像是富贵人家,这间房子一定是于谦的书房了。房中还有灯火,想他未曾睡觉。”放轻脚步,走近书房,忽听得房中有谈话之声。云蕾一听之下,心头有如鹿撞,这竟是张丹枫的声音。这该不是梦境吧?他怎么突然又来到这儿?云蕾昨晚还梦见他,而今听到他的声音了,却又不想见他。可是真的不想见他吗?不,她又是多么渴想见他一面啊,呀,只是这么偷偷瞧他一眼也好。

  云蕾轻轻走近,偷偷一瞧,纱窗上映出两个人影,其中之一果然是张丹枫!正是:

  碧纱窗上灯儿映,犹恐相逢是梦中。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侠影录

下一篇:第十五回 奸宦弄权,沉冤谁与雪;擂台争胜,侠士暗飞针
上一篇:
第十三回 戴月披星,苦心救良友;移花接木,珍重托珊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