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邪不胜正
 
2019-12-02 16:25:30   作者:陈广陵   来源:陈广陵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两个人不像是朋友或夫妻。
  不过,从他们身上的鞭伤和刀伤来看。
  他们显然是被“六亲不认”和“天打雷劈”那二个恶徒捉来的阶下囚。
  稍一沉吟,陈广陵用内力激断了柴门外的铁锁。
  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陈广陵道:“好吧!贵人从天而降,你们得救了。”
  指天椒跟在身后,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
  哪有人自称“贵人”的?
  陈广陵力贯右掌食、拇二指!
  往那一男一女身上的铁链按去!
  但闻“喳喳”脆响!
  寸许宽的精钢铁链,应声而断!
  陈广陵笑道:“那二个恶徒已死,你们可以走了。”
  话毕!他干脆地笑了一笑。
  陈广陵自己就先走出柴房外。
  因为,他要找回太阿神剑,柴房内不可能放剑的。
  想了一想!
  陈广陵还是认为地窖上那幢橡木最有可能。
  于是,他又走回木屋里头!
  进屋后,他这次一眼就瞥及角落边那箱沉重又不起眼的木箱子。
  陈广陵笑忖道:“呵!准是在这儿!”
  他抬出了大箱子,往桌上一搁!
  箱前有一石锁,掌出销裂!
  陈广陵轻而易举地打开木箱盖子。
  不错!
  太阿神剑就在里头!
  陈广陵自言自语地笑道:“幸亏没搞丢,否则高秋不剥了我的皮才怪!”
  他将太阿神剑再系于腰际!
  目光一落!
  他注视着木箱,看出那里头还有夹层。
  陈广陵淡笑中。
  挥掌如刃,夹层应声而碎裂!
  他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那箱中竟有六颗心形宝石。
  宝石约有鸡心大小,霞光四射!
  更难得的是中间都有一抹晶莹红艳的朱点。
  这样的一颗宝石已经价值不低。
  更何况是六颗一模一样的宝石。
  珠光闪闪,眩人眼目。
  陈广陵嘴都笑歪了,心脏也“澎”“澎”跳个不停。他不禁又喃喃自语道:“发财,发财了……”
  陈广陵忍不住双手合十感谢上天道:“老天爷,您真是太好了,知道我丢了银子、夜明珠十分伤心,现在就送我六颗红心宝石,哇,真是太好了……我发誓下次要多做好事……”
  陈广陵认为上天实在太公平了。
  他取走了你一些。
  往往便会在另一方面赐予你一些。
  他正要将宝石纳入怀中。
  屋外却传来指天椒的尖叫声:“陈大哥,陈大哥,快开门哪……不得了啦…
  陈广陵道:“有什么事站在门外说,不许进来……呃……我在换衣服,不谁偷看!”
  他才不想分指天椒那三八婆红宝石哩!
  指天椒在外头,扯着嗓子叫道:“快出来啊,出事啦……”
  “猫女来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
  “那称鬼叫什么?”~
  指天椒气急败坏地道:“那二人打起来了……”
  “谁啊?”
  陈广陵漫不经心地问道。
  指天椒扯着嗓子道:“就是你在柴房救的一男一女啊……”
  “干什么打起来?”
  “我也不知道,两人就像是仇人似的……陈大哥,你衣服换好没?快出来帮忙……”
  陈广陵没好气地道:“打架是人家的事?你急个什么……唉——你叫邝兄去劝他们别打吧……”
  “不行啦,邝星魂说他没法子拉开他们……”
  “西门兄可以,你去叫他……”
  指天椒道:他说不关他的事,他不管。只是在一旁看热闹……陈大哥,还是只有你才可以……”
  陈广陵无奈地道:“哎!好吧,圩吧,等我衣服换好就去……”
  “还要多久?”
  “少罗嗦!我换好了自然就会去!”
  陈广陵将六颗晶钻红石纳入怀中。
  然后他又找到旁边有一叠银票。
  银票一共是十几万两之多。
  陈广陵不由分说,全部搜刮殆尽。
  他一边收着,一边咬了自己手心一口。确定这究竟是不是在作梦?
  果然是真的!
  真的发大财了!
  陈广陵喜孜孜地笑着。
  接着——
  他眼前一亮!
  又看到——猛然地惊呼出口!

×      ×      ×

  木屋外。
  那一男、一女在场中激烈地打斗着。
  男子用的武器是一双肉掌,掌风起处,气势亦甚为惊人。
  女子则用一条铁链作武器!
  铁链“翻”、“飞”、“绞”、“点”,敌人是难以近身。
  西门雪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这二人就是互相打死了相信他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邝星魂虽想向前帮忙,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一男一女的功夫都不是平凡普通之流,高手称之无愧。
  邝星魂当然看得出,这不是他能力所及之事。
  碧玉不知怎搞的,头一疼,陷入沉思之中。
  指天椒就更插不上手了。
  她也只能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丝毫帮不上忙。
  西门雪心中忖道:“男的轻功不凡,身形矫健、灵活,女的虽有铁链在手,出手凌厉,但时间一久……还是男的要胜上一筹……”
  忽然,他跟着又叹口气道:“可惜……胜负是分不出来了……”
  因为——
  一条人影如急电般闪至!
  那人快速的身形似乎要令时光停顿,空间互易……
  叱声中!
  他左手一翻,五指箕张!
  斜里抓住铁链!
  右掌回旋暴挥而出!
  硬是挡接了那男的所有攻击!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如星火!
  他是陈广陵!神乎其技的踏雪七式一一“魔豹闪”。
  陈广陵喝道:“住手丨”
  那一男一女暂时停手,却仍互相仇视着对方。
  男的抱拳对陈广陵道:“兄台,救命之恩,且容后报,现在我非杀掉这蛇蝎女人不可!”
  那紫衣姑娘亦同时道:“恩公,请你不要插手管这件事,这是我跟他之间的私人恩怨。”
  陈广陵摆手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暂且不管……”
  陈广陵取出怀中的两件玉佩道:“告诉我,这是不是你们的东西?”
  那劲装男子和紫衣女子同时脱口呼道:“是我的!”——“是我的!”
  一旁的邝星魂震惊了!
  因为那二件玉佩,分别是十二星肖中“追风马”和“赤练蛇”的“护身彩玉”。
  难道这两人竟是他们要找的“蛇”、“马”二肖。
  陈广陵将“护身彩玉”还给了他们,又走到碧玉身边小声地道:“日威令交给我!”
  他接过后,将六角金牌在手中一扬道:“看看这是什么!”
  劲装男子、紫衣女子俱单膝跪地,恭声道:“日威令!”
  陈广陵点头道:“很好,报出你们的名号!”
  劲装男子沉声道:“追风马——吕渭痕。”
  紫衣女子则道:“赤练蛇——姬如意。”
  陈广陵收起“日威令”,颔首正色道:“你们两人先站起来……”
  顿了一顿,陈广陵喟然又道:“你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追风马”吕渭痕脸色沉重,语声不掩痛苦地道出……
  他自小有一个指腹为婚,未过门的媳妇。
  后来,因为家道中落,举家搬至他乡。
  直到半年前,两家才又重逢在一起。
  吕渭痕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的“追风马”适巧病逝。于是婚事一直延到百日之后。
  这段日子,吕渭痕承继父志,勤练武功,颇有乃父真传。
  而他们在成亲拜堂的当晚。
  “赤练蛇”姬如意夜袭而入!
  趁机绞死了吕渭痕之妻。
  “追风马”吕渭痕亲眼目睹,却已来不及救回他的妻子。他便一路追杀过来,誓言非杀“赤练蛇”姬如意不可。
  行经中途,不料却误食那二名恶道,掺了毒的茶水,因而被捕。
  没料到“赤练蛇”姬如意也跟他一样,受困于此。
  可恨的是,他全身穴道被制,又被铁链重重束缚着,没法子亲手报仇。
  以后的事情,就是陈广陵他们逢机闯入,杀了恶徒,以及现在所看到的一切了……
  陈广陵叹口气道:“姬如意,你呢?你怎么说……”
  姬如意目中泪光闪动,坚强不让泪水流出地道:“我……我要说的是……那女人该死!”
  她忍住泪,也娓娓地道出一切……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转生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柳喑花明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血战魔神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