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血战魔神
 
2019-12-02 16:28:06   作者:陈广陵   来源:陈广陵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快马加鞭!
  陈广陵等人要趁最后几天期限里,找回其他的十二星肖。
  三十多里路,众人策骑狂奔之下,至多也就是半个时辰的耗费而已。
  陈广陵一马当先,指天椒随后。
  邝星魂和吕渭痕一道,碧玉和姬如意相行。
  最后,远远地,若有似无跟着的,还是“骷髅杀手”西门雪。
  迤逦蜿蜒于荒原中的一条干沟,横挡于路前。
  干沟宽约丈许,沟沿交杂着野草和风化了的层土。
  幸好,上面筑有木桥一座,人马得以通过。
  陈广陵策骑前行!
  行至桥半时,他算子里却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
  味道呛鼻、辛辣,像是烧焦了什么东西,又好像点燃了硫横一类的物质。
  陈广陵本能地一怔,脑中灵光一闪,大叱:“快退!”
  陈广陵双臂猛振!
  人已冲天而起,顺势抄起了另一匹马上犹在发楞的指天椒!
  凌空倒旋,箭也似地往后标出!
  也就在这一刹那一一一声“轰”然巨响传起!
  火光四溅,木片乱飞,空气里迷漫着一股强烈的火药味!
  烟消雾尽!
  每一呼吸,还是可以嗅到薰心呛肺的火气味。
  木桥被炸散了,马匹也被炸得血肉模糊,红黑交杂。陈广陵反应很快,所以避过一劫,指天椒则暗呼侥幸,若不是陈广陵相救,她恐怕难逃变成烧猪的恶惨命运。
  邝星魂、吕渭痕及碧玉、姬如意分别受到轻微的烧伤和震伤。
  也幸亏陈广陵那一声急呼示警!
  否则,邝星魂等人所受的伤害就不止如此了。
  西门雪是一些伤也没有,一来他的功力是场中仅次于陈广陵的高手,再者他的人马本来就在队伍的最后。
  指天椒一抹脸上的黑污,气骂道:“是谁?是那一个不要脸的东西?用这种卑鄙的伎俩害人?快给我站出来……”
  陈广陵道:“还用问么?除了猫女那臭贱人还会有谁?”
  指天椒还想再骂!
  忽然——
  指天椒的破口大骂脏话尚未出口。
  一阵银铃似的娇笑声,风中传来:“陈广陵,你命大,这都炸不死你!”
  是猫女!残忍歹毒又人尽可夫的淫荡猫女。
  陈广陵冷笑道:“我的命一向很大,你若要杀我,何不干脆自己出来!”
  娇笑声中,猫女现身了。
  她就站在深沟的对面!
  这之间只有丈许左右的距离,凭陈广陵的轻功,本可轻易地跃过!
  但猫女却有恃无恐地站在那儿,毫不畏惧。
  因为她手中捉着一个人!
  那人,陈广陵绝对不会陌生。
  ——那是偷了他银票和明珠、天界地图的叫化子。
  陈广陵冷笑一声道:“猫女,你是不是晕了头?连毫不相干的人也捉来?”
  猫女反唇相讥道:“毫不相干?哈哈……看清楚这是什么?”
  她竟然从怀中取出一株奇特玉佩。
  那是“狡兔”的护身彩玉。”
  这叫化子竟然是十二星肖,中的“狡兔”!太意外了!
  陈广陵目光直视,逼问道:“你真是狡兔?”
  “狡兔”穴道受制,说不出话,但从他悲愤的眼神看来,他的确是十二星肖中的“狡兔”。
  原来,当初“狡兔”偷走了陈广陵身上的财物后。
  回到家中,才赫然惊觉陈广陵是他的同路人。
  待“狡兔”沿途要追回陈广陵等人时,却始终慢了一步。
  这“狡兔”一样是父死子继,他本人并未见过猫女。一路追来,误打误撞之下,被魔里青捉回。
  猫女本想杀了“狡兔”泄恨,担念头一转,她有了更歹毒的主意。
  她要用“狡兔”的性命来威胁陈广陵等人。
  猫女嚣张得意地笑道:“陈广陵,你吃惊了吧……哈哈……更吃惊的还有……你们的十二星肖已死了大半,你不用再费心去找了……”
  陈广陵心头震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你只是信口胡言罢了……”
  “哼!我就再更明白地告诉你,“巧鼠’、‘青龙’、‘百变羊’、‘哮天犬’、‘病猪’都已死在我父王的手里了,哈哈……”
  她这一番话。
  大大震惊了在场众人。
  猫女却更是得意地道:“今天呢,你们当中有很多人就可以去陪他们了,黄泉路上,相信绝不会寂寞。”
  邝星魂忿怒难忍,就要扑上!
  陈广陵一手拦住了他,转对猫女笑道:“好,猫女,你有一套!不过,我正要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事!”
  猫女冷哼道:“哦?你还有什么话说?”
  “当然有!”陈广陵大声豪笑道:
  两军交战,死伤难免,对死去的星肖们而言,他们是求仁得仁,相信他们亦可瞑目于九泉……”
  猫女又是冷笑连连。
  阵广陵接着又道:“不过,我深信高秋也必然给你们相当大的打击,魔域诸妖死的一定不少,嗯……好久没看刭你那断臂冥帅了,大概死在高秋的剑下了吧……我说的对吧?”
  猫女目光怨毒的道:“陈广陵,你别卖弄唇舌了……”
  陈广陵笑道:“那更证明,我说的没错了。猫女啊……多谢你告诉了我这些事,找寻十二星肖的事至此告一段落,我们正可以大军直袭你们的老窝一一魔域!我看你们是要倒大楣了……”陈广陵连笑不已。
  他一直用话激怒猫女为的是想法子救出“狡兔”。
  猫女却咯咯反笑道:“陈广陵,你那套把戏我看多了,激将法?哼,我呸!想救人是不是?妄想!”
  话毕,她的猫爪更是挨近了“狡兔”的咽喉!
  “狡兔”咽喉边的肌肤,已渗出血迹来!
  只要陈广陵一动!
  猫女绝对可以捏碎了狡兔的咽喉,再反击!
  陈广陵实在头疼,别说猫女手中捉的是“狡兔”,就是旁边的普通百姓,他也不能视若无睹,见死不救。
  猫女似是手操胜券地淫声笑道:“陈广陵,放下太阿神剑,自点穴头,其他人也一样!”
  陈广陵恨声道:“我没有理由答应。”
  “你必须答应!”
  “哼!”
  猫女手劲加大,“狡兔”的脸色急剧转为苍白,呼吸更是急促不已!
  猫女咯咯笑道:“陈广陵,这‘狡兔’的命,你当真不要了?”
  陈广陵冷笑道:“这算做威胁?”
  “我实在不愿用到这么难听的字眼,但你如果一定不肯听话,我也只有这样了。”
  指天椒一口气憋不住,破口大骂道:“猫女!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去死!专门用这种卑鄗手段来害人!你真贱!有够贱!我替你感到羞耻……”
  猫女玉脸变色道:“陈广陵,我要你马上割掉那女人的舌头下来!”
  指天椒反骂道:“放你的狗屁!你的舌头才该割下来!”
  猝然间——
  一直没有开口的西门雪动了!
  他飞快地窜起身子,白衣飘闪!
  人剑齐飞!当中一剑刺向猫女!
  西门雪的速度够快了,尤其还是出其不意!
  但,他和猫女之间到底相隔丈许距离。
  而猫女和毒爪和狡兔的咽喉却是一分间隔也不到。
  “咔喳”一声!
  狡兔的颈骨立即被猫女硬生生折断。
  西门雪才不管狡兔死不死,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刺杀猫女!剑光已缤纷亮起,罩向猫女!
  猫女冷笑,狠毒地飞起一脚!
  将“狡兔”的尸首踢向西门雪的剑光之中!
  “滋滋喳喳”,那尸体就被剑光绞为肉屑。
  猫女趁机便跑!
  西门雪自然提剑,飞身向前追杀!
  邝星魂、吕渭痕、碧玉和姬如意叱声中:“追!”
  陈广陵却叱道:“不准追!”
  他把怀中的六角金牌交给碧玉,沉声对众人道:“你们快回去天界,助高秋和日帝等人一臂之力,快!我怕魔域诸妖会再一次猝袭天界中人,你们四人快回去吧……迟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邝星魂道:“那该死猫女……”
  陈广陵道:“我去追!我会在杀她之后,尽快赶回天界!”
  话声一落!
  陈广陵同时展开绝世轻功“踏雪七式”!
  眨眼间,荡去十丈距离!狂飚而去!
  紧追西门雪和猫女而去!
  指天椒迟疑片刻,转身抱拳对邝星魂道:“邝兄,你们快回天界吧!我要去追陈大哥了……”
  话毕!
  指天椒娇叱提气,闪身而去!无论什么地方她也要跟陈广陵一道!

×      ×      ×

  猫女一路奔跑,西门雪一路紧追!
  两人一前一后,仿佛两具幽灵般,闪现而过!
  一直跑到山崖边,猫女才突然转身停了下来!
  这山崖足足有万丈之深,冷风吹来,山沟也传来阵阵呼啸声,仿若鬼号!
  而这山崖与对岸足足有三、四十丈距离!
  轻功再好的人,也无法一跃而过。
  所以,猫女停住不跑。
  西门雪拳剑,狠狠地一步步逼向猫女!
  猫女却放声冷笑道:“就知道你会追来!”言下之意,似乎都在她的意料中。
  “我们之间的仇今天该作个了断。”
  “哼!若不是你,上回我本可杀了陈广陵那臭小子的……”
  西门雪拳剑平胸道:“今日一样不晚。”
  猫女冷笑又道:“我说你是个笨蛋,你当真以为我是怕了你们才逃?错了,我只是要分化你们的实力,个个击杀!”
  “你在作梦!”
  猫女又道:“这个地方,正是你的埋骨之所。”
  西门雪道:“光说有什么用?哼,百招之内,陈广陵定然可以追来,你自信逃得了么?”
  猫女摇头笑道:“可惜的是,十招之内,我要你狗命!那时候再逃,相信陈广陵也一样追不上。”
  西门雪冷笑道:“你的功夫不比我高到哪里……”
  “试试就知道了!”
  猫女欺身一探!猫爪已闪电般抓下!
  西门雪身形游走!刹那间一剑三招,一招三式!
  连环九剑!
  “叮叮”九响!
  猫女用猫爪接下了西门雪的九剑!
  甫一动手!
  西门雪心头更大骇不已!
  这猫女的功力,为何又增强许多?
  在义庄的交手中,西门雪是明白猫女一身功力非同小可,但那起码也有个限度。
  不似如今,猫女的出手,掌力,身形,都起码快了一倍不止!
  西门雪当然不知道,猫女是吸取了众多壮男的真阳来增长内力!
  而现在一旦动手,西门雪就没时间去多想这些问题了。
  猫女的攻势是如骇雨狂泻,有增无减的!
  西门雪的剑亦如灵蛇出洞,匕首连闪。
  显然地,在剑术方面,西门雪是名鬼才。
  出剑、回防,无论任何角度,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变化。
  剑光闪耀如芒。
  剑势灵活,更含括了整个攻拒空间!
  但,猫女更强、更狠!
  猫爪在她内力摧展下,竟隐含刀、剑、戟、斧之威!
  不论西门雪的剑在何方,她总能从容挥挡,甚至反击!
  如果西门雪的剑是毒蛇!
  那嘛,猫女的双爪,无异是犰鹰之爪!
  西门雪左窜右奔,却仍避不掉如影随形的猫爪!
  三招过后,他的挥剑,回击已显得有些狼狈了。
  这三招之中,他至少挥出一百零八剑!
  可惜,猫女的猫爪硬是遏制了他剑中的所有的变化!
  一股难以言喻地苍凉,突然浮现在西门雪脸庞。
  这其中还包括了怨恨与不甘。
  西门雪沉声道:“再接我一剑!”
  声落剑展!三尺长剑飞斩向猫女!
  剑势虽慢!
  剑锋却异常地急剧震动起来!
  剑到半途,忽然幻作千锋!
  这千锋剑影,又在迅雷不及掩耳之下,束成一剑!
  这一剑的威力,显然更在前几剑相加之上。
  西门雪的毕生剑术精华,也就在这一剑!
  这当然是有去无回之势!
  猫女目光一寒!
  她的神态倏然凝重起来!
  猫爪跃起漫天幻影!
  猫女身上的尖刺也在这时全都竖立起来!
  一阵怪异的金属声响骤发!
  火星闪逝!
  两人却黏在一起!
  西门雪那柄剑,被震断成好几段,落在四周!
  猫女带刺的身体却趁机贴在西门雪身上!
  那情形,西门雪就像是撞向了一头刺相似!
  西门雪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他身上的鲜血也从无数个伤口溅出!

相关热词搜索:魔界转生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邪不胜正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英雄无泪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