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四章 神魂颠倒
 
2020-06-27 18:33:23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端木菱勉强睁开仙眸,迎上他的目光,带点娇羞的道:“这样的一个人,绝不会搞风搞雨,因为他已找到了今世轮回的目标,他的‘燕飞’那个人就是你。燕飞不是着卢循练成黄天无极后去找他吗?他现在正是来找你。你可视他为烦恼灾劫,但也可视他为罕世难逢的好对手,纯看你采哪个想法。这是你和他之间的宿命。”
  龙鹰再浅吻她一口,神魂颠倒的道:“仙子为何忽然变得这么乖!”
  端木菱仙眸半闭的道:“今天人家看你第一眼时,首次感应到你的魔种完全被道心驾驽,所以对你说起话来,没节制多了。你明白吗?”
  龙鹰大喜道:“难怪小弟感到仙子今天与别不同,态度轻松亲切。嘿!仙子平时对着我,一直在苦苦克制吗?”
  端木菱终闭上眼睛,红霞更盛,娇躯像受惊的小鸟儿般轻轻抖颤,仙唇轻启的道:“没有你说般的严重,但人非草木,小女子凡人一个,虽因修练剑典,断去七情六欲,却怎抵得住魔种的相克相生?最令人难以抗拒的,是魔种之内隐含你纯净洁美的道心,所以打开始便没想过抗拒你,也抗拒不了呵!”
  龙鹰哪还控制得住,吻上她丰润的仙唇。
  一切都消失了。
  莫以名之的愉悦,从龙鹰的内心深处迸出,其他一切,都像从未存在过,包括仙胎和魔种。他们再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浑融如一的某种超逾了一切的异物。肉身再不复存,他们的神魂化作向四面八方扩展的力量,生生不息。
  他们的天地充盈生机,像鲜花遍开盛放的广阔大草原,没有止境,在无限远处外的无限远处,夜空和白昼相依为伴。循环生灭。
  端木菱坚定地离开他的嘴唇,俏脸辉散着圣洁的亮光,晶莹如玉,轻柔的道:“用这个来送你一程如何?最好是由你送我们离开,明白吗?”
  龙鹰心中充满深刻的情绪,终于得到了仙子的“初吻”。
  再吻她一口,乖乖离去。
  龙鹰回到望江山庄,万仞雨陪了小魔女主婢去逛街;只有风过庭在大花园弄鹰为乐,他立在一道横跨大水池的石桥上,嘬唇呼啸。神鹰振翼高飞,直冲天上。
  龙鹰一边举头看着变成了个黑点的鹰儿,一边道:“你的神鹰比一般的鹰飞得更高,确是鹰里的高手。”
  风过庭道:“武攸宜刚离开不久。”
  龙鹰来到他身旁,凭栏望往水里自由自在的一群鲤鱼,道:“他有甚么话说?”
  风过庭悠然道:“他着我告诉你,已亲自警告沈奉真,若她敢沾手上清派派主之位,会追究她夜袭青城山的事。”
  龙鹰晓得法明在发功。没有了法明和席遥的支持。沈奉真变得孤立无援,纵然上清派仍有支持沈奉真的人,在这种风头火势下,只好偃旗息鼓。等待另一个机会。
  龙鹰却没有丝毫胜利的感觉,道:“席遥走了!”
  风过庭愕然道:“走了!是甚么意思?你干掉他了吗?”
  龙鹰苦笑道:“不!他只是返回南方去,继续修行。”
  风过庭讶道:“他竟肯放弃道尊之位吗?”
  龙鹰道:“他应承小弟让道尊之位暂时虚悬。”
  风过庭皱眉道:“既然如此,你应该喜上眉梢才对。为何却面无表情,还似有难言之隐?”
  龙鹰晓得有诸内形于外,在神态上被好友察破端倪。席遥说得对。自己也像他般被改变了,永远回复不了原状。道:“他因昨夜暴露行藏,如法明般被小弟有把柄执在手里,不得不暂避风头,但他的事仍未解决。唉!坐上道尊之位,对他只是锦上添花,光是天师道的影响力,加上他的才智武功,已使他具有能左右大局的力量。如此后患无穷,小弟怎笑得出来?”
  风过庭问道:“席遥真的这么厉害吗?”
  龙鹰道:“昨夜我使尽浑身解数,仍没法奈他的何。以我看,他的黄天大法,可与法明的不碎金刚媲美。”
  心中同时想到,当席遥练成黄天无极,会不顾一切的营造某种形势,逼自己和他生死决战,就像以前的孙恩之于燕飞,不怕自己不就范。想想已教他头痛。
  风过庭点头道:“难怪无姤子落败身亡,道门从此多事了。”
  此时下人来报,闵玄清求见龙鹰。
  风过庭拍拍他肩头,笑道:“我的任务是待在这里等你消息,现在完成任务,应该四处蹓跶,观赏长安的美景,你自己去见玄清吧!该是关于上清派的事。”
  龙鹰心不在焉的道:“还未看够吗?”
  风过庭道:“狄家小姐有命,你晓得回家后,在下立即去知会她,所以你最好和玄清长话短说,不要给她回来撞破。”
  说毕笑着去了。
  内堂。
  闵玄清静坐一角,喝着婢女奉上的香茗,俏脸生辉,配上道服道髻,修长的颈项,发自内心的喜悦,令龙鹰忘掉一切。
  道门美女盈盈起立,笑脸如花的道:“玄清今次来,是代表我门向鹰爷表示谢忱,不可能圆满解决的事,给鹰爷甫到长安便解决了。上清派刚举行过长老会议,决定请明心暂代派主之位,明惠则成了上清派的护法,暂时把上清派稳定下来。”
  龙鹰一把将她搂入怀里,痛吻她樱唇。他现在比任何时间,更需要男欢女爱,以忘掉仙门的事。
  闵玄清情如火热的回应。
  唇分。
  闵玄清满脸红晕,喘息道:“你何时到西域去?”
  龙鹰答道:“是这几天的事,送藕仙上船后,我和过庭、仞雨立即起行。闵大家又何时回神都去呢?”
  闵玄清轻轻道:“我仍要在长安盘桓一段时间。离开前,可抽空来见人家吗?”
  龙鹰怎忍心说不,忙不迭的答应了。
  刚送走闵玄清,小魔女主婢在陶显扬和十多个黄河帮的高手前呼后拥下,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回来。
  只看她们主婢神采飞扬,在马背上仍交头接耳的情况,便知她们玩得兴高采烈。龙鹰亲自伺候她们踏镫下马。
  小魔女用手指戳他胸口,摆出刁蛮女模样,道:“我们买东西的银两,全由陶少帮主代为支付,你快还钱给少帮主。”
  陶显扬在旁听得,笑道:“在下和鹰爷是兄弟,钱财乃身外物,何用计较?”
  龙鹰心甜如蜜,小魔女已视他如夫,否则怎会她花钱,他付银两?不过有了美修娜芙扬州购物的前车之鉴,这笔肯定不是小数目。狄仁杰虽是武周朝廷第二把交椅的人物,却为官清廉,该没多少钱给小魔女挥霍,所以在桃林已将狄仁杰给她的私己钱花光,不得不由陶显扬大破悭囊。
  龙鹰笑道:“难得陶兄这么疏财仗义,异日若有甚么情况,需小弟代劳,出个声便成。”
  陶显扬大喜道:“鹰爷一句话,胜比万金,这个便宜在下是占定了。”
  小魔女“噗哧”笑道:“原来闯荡江湖是这样子的。”又向在旁抿嘴偷笑的青枝道:“我们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让他们在这里谈个饱,我们进去吃个饱。”领着青枝,娇笑去了。
  她的笑声银铃摇响般送入龙鹰的耳朵里去,龙鹰整个人松弛下来。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有血有肉的生活,好忘掉与这人世无关的任何事。
  与陶显扬闲聊几句后,陶显扬识相的托辞离开,他则到内堂去会小魔女。
  龙鹰到了内堂,只见小魔女据桌大嚼,吃的是买自长安街头摊档的美食小吃,青枝却不知溜到哪里去。
  龙鹰一把拖起她,便往卧室的方向跑。
  自与她发生肉体关系后,小魔女的娇姿美态更是层出不穷,对他的诱惑力绝对不在人雅之下。那就是说,每次见着,总想亲热欢好,而每一次也都有宛若初次的新鲜感觉。
  小魔女给他拖得身不由己,骇然道:“你想干甚么?”
  龙鹰微笑瞧她道:“现在是往房间的方向行走,当然是行房而不是行走江湖。”
  小魔女大羞道:“不成!哪有在大白天干这种事的,人家还未吃够。”
  龙鹰见她不肯再踏前一步,将她整个拦腰抱起,小魔女双手自然缠上他颈项,大嗔道:“光天化日,怎都不行。”
  龙鹰抱着她踢门入房,道:“白天行房会被杀头吗?是谁订的规矩?”
  小魔女死揽着他,不让他将自己放到床上去,软弱的道:“我们不是曾约法三章吗?”
  龙鹰和她一起倒往床上去,笑嘻嘻道:“从未听过,和小娘子行完房后,娘子才来向我解说约的是哪三章,现在是干活的好时候。”
  小魔女“噗哧”笑道:“干活?亏你说得出口来。呀!我晓得为何不可在白天干这种事,因为白天是用来工作,晚上方为睡觉的时候。所以有所谓‘日出而作,日没而归’,你想干活,也要待日没之后,否则就是逆天行事,罪大恶极。”
  听着她说得又急又快,却又字字清晰,如珠落玉盘,天籁般悦耳,龙鹰生出忘忧无虑的感觉。
  那肉体厮磨的感觉,是那末的强烈刺激,是那么有血有肉,不用努力便已全情投入,没暇去想这之外的任何事。
  正要吻她湿润的红唇,享受丰饶甜蜜的滋味,青枝闯进来,见到他们的情况,羞得要找洞来钻的道:“姑爷呵!法明来找你呵!”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三章 天地之秘
下一篇:第五章 边荒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