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九章 一串铜钱
 
2020-06-28 18:21:4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船驶离小码头。
  龙鹰负责划船,依柔夫人指示,转入小湖一道支流。
  柔夫人穿上连斗篷的外袍,坐在船尾,俯视随船桨起落打出的一个个漩涡,容色平静。
  龙鹰坐在小船中间,两手操桨,乘机饱览秀色。
  柔夫人没有看他,樱唇轻启的道:“范爷是个有自制力的人吗?”
  龙鹰为之一怔,虽见她神态端庄,非是挑逗之言,仍不由心中一荡,道:“我可以令自己变得冷静,算否有自制力呢?”
  柔夫人道:“那就是在愤怒和狂喜的中间,不怒不喜,冷静自若。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喜怒吗?”
  龙鹰老实道:“要愤怒还不容易,想起白清仁,我立即暴跳如雷。哈!这小子是否躲在左帅垒呢?”
  柔夫人不答反问,道:“欢喜开怀又如何?”
  龙鹰想了片晌,道:“这个会困难点,因为想起能令自己开心的人或事,总会夹杂着别的情绪,例如思念,又或对不能挽回的过去的缅怀追忆。或许仍可勉强办到,但绝不能达致心花怒放的境界。”
  小船从及时升起的水闸驶出因如阁,进入南城错综复杂的水网。
  柔夫人一边指点方向,边道:“大吃一惊又或喜出望外呢?”龙鹰差点抓头,道:“怎么可能,这些情绪必须由外物触发,没法由自己一手炮制。嘿!这正是生命动人之处。”
  柔夫人终于向他瞧来,且是美目深注,淡然道:“情绪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虽然不由我们作主,但能成大事者,总有驾驭之力,不会沦为喜怒哀乐的奴隶。自范爷踏足水榭,一直步步为营,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却又所为何事?”
  龙鹰差点给问得哑口无言。这美人儿兜兜转转,忽然给他一个惊奇,几乎立即击溃了他的情绪。心叫厉害,同时亦感到与她的距离拉近了。苦笑道:“这叫‘朋友妻,不可欺’。不瞒夫人,我最见不得漂亮的女人,这几天更特别想……”
  柔夫人截断他,问道:“纪柔是谁人之妻呢?”
  龙鹰真的哑门无言,难道说自己是偷听回来的吗?
  柔夫人道:“到埠哩!”
  风月楼由一座大厅领八个四合院落组成,八院分为前后两部分,中间是亭林鱼池,分别以春、夏、秋、冬和梅、兰、菊、竹命名,主厅担正招牌,名为“风月厅”。风月厅一堂红木家具,向门的壁上悬着刻有“风月无边”的牌匾,两边悬大理石挂屏,厅内设置四组圆桌几椅,四周配置精致摆件,雅洁有致,深富幽趣。
  八院则以水池为中心,分前四院和后四院,屋顶单檐歇山,配花边滴水,戗角起翘,石梁柱,墙由水磨青砖叠砌,开大窗,上部花纹密集,中下部空透,引入庭园美景,采光充足,空间高爽。
  龙鹰和柔夫人的小船在风月楼后院临河的小码头登岸,离日没尚有大半个时辰,秋风拂衣,寒意袭人。
  柔夫人再没有逼问他,径自叩响后门环。龙鹰则暗抹一把冷汗,他的一个缺点是,见到美女会掉以轻心,防范不周。柔夫人表面看来文静高雅,事实上却是在玉女宗内地位不逊于湘夫人的高手,若说湘夫人仍有破绽可寻,她便是无懈可击,其深藏不露处,连魔种也难以测透。这可是异常之事,因魔种确是神通广大。究其原因,或许由于玉女宗的媚功术法,走的是至阴至柔的路子,柔弱胜刚强,故能避过至阳至刚的魔种灵应,不要说柔夫人,像康康、惠子或秋灵,亦令他掌握不到虚实。
  柔夫人是观察别人情绪的高手,但因魔种潜藏和出入于生死有无的特性,像龙鹰看不透她般,她亦没法瞧穿龙鹰,见自己似对她无动于衷,故以言语试探。他龙鹰在戒心不强下,已露出少许漏洞,令她生出疑心。
  这个女人的心智太厉害了。
  同时想到,不论因如阁或风月楼,又或襄阳的丽人院,均不是新建的,而是至少有十多年的岁月,那时精于园林建筑的二姑娘沈香雪可能仍未学晓走路,可知这些建筑该是出于另一人之手,此人也许就是沈香雪建筑工艺方面的师父。
  门开。
  启门婢子见到是柔夫人,不敢怠慢的领他们往见花俏娘。
  只听名字,会以为花俏娘是个半老徐娘,实情为她非常年轻,年纪只是二十出头,比康康、秋灵等大不了多少。一副风流模样,优美得来带点轻佻放浪,很对到风月场寻乐子的男人口味。最引人的不是她丰满撩人的身材,而是波浪形披至肩上的乌黑秀发,是龙鹰从未见过的时尚款式,估计须费上一番功夫,方能炮制出如此野性诱人的形象。
  她最能使男人颠倒的是外观与行为不相称,香唇粉红,眼睛乌黑,在高髙隆起的颧骨配衬下,眼角朝上斜倾,予人高傲和难以亲近的感觉,偏是这么一个本该冷若冰霜的女子,却“纡尊降贵”的来亲近你,哄你开心,谁家男儿能不受宠若惊?
  此时她正在风月厅内处理日常事务,闻报迎出门来,对柔夫人当然态度恭敬,又向龙鹰抛送媚眼儿,有节制而绝不过火,恰到好处地撩拨龙鹰的色火。
  龙鹰虽曾随复真到过风月楼,只是隔远看过她两眼,未曾在近处细赏,也不由心中大赞,玉女宗一系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是能迷死男人的妖艳,却名不见经传于江湖,掩饰得非常好。
  妲玛夫人,会否是玉女宗最出类拔萃的高手呢?
  当花俏娘和柔夫人聚到一块儿,前者立即给比下去,这是很难淸楚描述的感觉,花俏娘的美艳可令任何男人心痒,柔夫人的美腿却是异乎寻常,使人呼吸屏止。在气质上,花俏娘是差了一截。还有是柔夫人那双异族的蓝眼睛,与独异处只有美修娜芙的金黄美眸可与之比拟。
  三人到风月厅东南角的圆桌坐下,柔夫人保持距离的坐到龙鹰对面,花俏娘则视柔夫人为自家人,坐到她身旁,颇有些壁垒分明的味道。
  也是因两女坐在一起,龙鹰自然而然比较她们对自己的吸引力。
  俏婢献上茗茶后,全退下去。
  花俏娘用似是含情脉脉的目光瞄龙鹰几眼,浅笑道:“先请范爷恕过奴家未能亲身伺候之罪,幸好奴家仍有补偿范爷的机会。自莫爷吩咐下来后,奴家一直在盼范爷来哩!”
  龙鹰猛然记起,香霸说过要他到风月楼来,在一批新到尚未侍客、质素特佳的美女里,挑出两人作为香霸送他的“见面礼”,立即心叫不妙。自己本打定主意不会来挑选,岂知造化弄人,鬼撞神推的,自己竟送上门来。
  柔夫人有意无意地盯他。此女端庄、沉静,气哲雅洁至使人感到任何歪念头,不用付诸实行,对她已属冒渎。但要命的是,她蓝眼睛的深邃处,总长驻着火热逼人的蓝焰,能驱动龙鹰的心,激励他去同她一起干某件绝不应该做的事。
  如此媚术,不经言语或表情的挑逗,与湘夫人又是迥然有异。
  如果给这么样一个女人去到了宫内,肯定会弄个天翻地覆。只要想想这个情况,从她处联想到妲玛夫人,会知事情有多严重。
  龙鹰忙道:“莫爷的好意心领了,今次小弟到这里来,为的是复真和翠翠的事。”
  花俏娘名义上是湘夫人的婢女,但只是个掩饰的身份,在玉女宗中地位该只高不低。
  花俏娘赠他一个甜甜的笑容,道:“复真有范爷这个朋友,不知要修多少个轮回才修得到。”
  转向柔夫人,道:“夫人是第一次到风月楼来呵!”
  柔夫人轻描淡写的道:“范爷着你减赎身价呢!”
  花俏娘又先瞅龙鹰娇媚的一眼,揉集了女性对男性的心仪、仰慕和欣赏,才向柔夫人道:“夫人为花俏做主。”
  龙鹰一阵心旌摇曳。
  也不知走了什么运道,怕该是桃花运吧。这种男人求之不得的运气,也有好坏之别,自己的桃花运应是坏事居多。
  踏足大江联的总坛后,一直陷身玉女宗的媚术高手群里,处处脂粉陷阱,少点功夫便万劫不复,面对的是不能凭武力解决的挑战。花俏娘不住卖弄风情,为的是挑起他的色心,使他情不自禁的挑选出可使他沉沦、香霸答应过的两个美人儿。此事如何善了?
  柔夫人微耸香肩,一个微仅可察的动作,立时令她变得生动活泼,活色生香。语调仍是不温不火,轻吐道:“一串铜钱如何?”
  花俏娘和龙鹰同感错愕。
  若减至十两黄金又或以下,是合情合理,也好向诸如白清仁等交代。一串十个铜钱是一两,只够在风月楼喝两杯最便宜的水酒,摆明是大赠送。
  花俏娘首先回过神来,恭敬的道:“依夫人吩咐。”
  柔夫人盈盈起立,两人慌忙随之。
  柔夫人向龙鹰道:“幸不辱命。妾身回家哩!”
  龙鹰暗里叫好,道:“让小弟送夫人回去。”
  柔夫人不为所动的漠然道:“范爷给妾身留下,与花俏商量翠翠赎身的细节。”
  又向花俏娘道:“不用送我,我要独自想一些事情。”
  言毕,头也不回的去了。
  花俏娘亲热的挽着龙鹰臂膀,离开风月厅,踏足贯穿前四院的廊道。
  龙鹰记起她是联内某镇之首的情妇,给她的胸脯挤着,大感不自然,只恨对方肯以一个落地价送出翠翠,自己是无从拒绝,还要表现得欢欢喜喜的,暗里则叹倒霉。
  千辛万苦送走了康康和惠子,现在又在被逼下去挑美女,正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卧底可能是世上最难当的差事,心的负担已教他吃不消,如果多了两个娇娇女,纵然是良家妇女,与玉女宗没有关系,也是他没法背得起的包袱。
  打定主意,看一眼应个景儿后,掉头即走,花俏娘怎都没法强塞两个给他。
  “花俏不依呵!”
  龙鹰心忖老子又不是和你很熟络,有什么好不依的。亦知此为风月场所引人入胜的地方,男女初识,立即可打情骂俏,但因目下心情不佳,觉得刺耳。
  心情本该大佳才对。
  复真的事得到圆满解决,还有什么不开心的?旋即想到原因出在柔夫人的“不顾而去”,灵锐的触觉,使他感到此女对他是毫不上心。他一向是看得开的人,可是明知对方居心不良,仍然介怀,可知柔夫人的“威力”。
  龙鹰讶道:“小弟对花俏娘做过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呢?”
  花俏娘媚笑道:“正因没做任何事,奴家才不依呵!”
  龙鹰生出一塌糊涂的感觉,有点像捣破了玉女宗的大蜂巢,蜂群漫空来奖,挡得头挡不了脚。横冲直撞,最后仍是一头栽进温柔乡去。
  花俏娘拉得他停步。
  龙鹰心知不妙,偏又脱身乏术,至少在表面上,是美人恩重。“来!”
  花俏娘挽着他,半强迫的右转进入前四院之一的厢厅,远近静悄悄的,她又是如此风情万种,坐枯禅的高僧怕也要俯首称臣。
  龙鹰泛起偷偷摸摸的刺激滋味,想起前晚给小圆截着,架了去偷欢的动人情景。
  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须装作受制于“种玉”媚术,被播下媚种,故沉沦欲海,武功心志因而大幅削减,让精通邪术异法的洞玄子有可乘之机。
  出手的是洞玄子,但助攻的却是玉女宗的媚术高手,争相献媚献身,不放过任何机会。色欲陷阱一个接一个。
  “噢!”
  龙鹰给推得坐入一张太师椅去,花俏娘纵身入怀,双手缠上来献吻。以龙鹰的定力,亦要迷失在与她的亲热里。
  幸好仍保得少许清明,动力却来自柔夫人对他的吸引力。在这里,玉女宗最厉害的两个人,分别是湘夫人和柔夫人,接着轮到现在向自己用术的花俏娘,然后是康康、惠子和秋灵诸女。她们全是采阳补阴的高手,自己等于被逼吞服迷药的大肥羊,任由宰割,至少她们以为事实如此。
  假如自己抵不住花俏娘的美色引诱,与她就此苟合,成其好事,湘君碧和纪柔两女会以为已收拾了他,当然不用亲自出手。可是如果自己能找到无懈可击的借口,紧拒花俏娘,惟恐未竞全功,两女之一将被迫出手,那他便可得其所哉。
  龙鹰暗骂自己色性不改,同时又为自己这般做找到种种借口,一边开始反攻。
  对媚功他已有一定的领悟和认识,有点像明心的女丹,看似情热如火,实则媚心不动,愈能煽风点火,愈可一丝一丝吸纳对手的精气。
  精气不同于真气,失去后经长时间的精神苦修,才能一点一滴的积聚,又有可能永远难以复元。所以媚术被视为邪功妖术,为白道武林所不屑。
  他在花俏的胴体扮作急色的摸索,魔气悄悄入侵,目的在扰乱她媚功别走蹊径的运作。
  不片刻,花俏娘逐渐失控,髙起的双颧烫热起来,神志渐转迷糊。
  龙鹰知是时候,使个手法。
  花俏娘娇躯剧颤,整个人虚虚荡荡的。
  龙鹰搂着她站起来,道:“要过两天才成,昨天我受的内伤仍未痊愈。嘿!伤好了再来找俏娘子。”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八章 水轩绝色
下一篇:第十章 异国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