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
 
2020-06-28 18:31:15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桂有为慢条斯理的道:“十二天前,我收到飞马牧场场主商月令亲笔写的香笺,虽然只是寥寥十多句话,且其中至少十句是无关痛痒,将最重要的两句轻轻带过,但怎瞒得过我?哈!”
  龙鹰给硬扯回现实去,虽然到此刻他对自己的“飞马任务”仍是犹豫难决,且因未来变量极多,须否行此一着,仍属未知之数,但对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美丽场主,说没兴趣肯定是骗人。忙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两句?哈!我只是好奇而已。”
  桂有为含笑打量他,道:“我明白鹰爷的处境,但我也是站在鹰爷的一方去想,像商月令般的美女,已非如‘秀外慧中’等的词语足以形容,是集宋家和商家精华的大成。哈!这句话有点怪怪的,但我实在找不到另一句更贴切的话。”
  龙鹰暂时忘掉端木菱,心痒的道:“卖够关子哩!她写的是哪两句呢?”
  桂有为好整以暇的道:“她首先谢我这半个师兄为飞马节的事尽心尽力,接着的几句是有关的安排,到最后写道:‘如若独缺龙鹰妙绝天下之骑射,怎能重现当年的风采?’”
  龙鹰抓头道:“这两句虽对小弟推崇备致,却是为飞马节着想,与男女私情没有关系,有何好羡慕的地方?”
  桂有为探手搭着他肩头,欣然道:“不要说我倚老卖老,追求娘儿的经验老哥我比你丰富多了,你的美人儿除小魔女外,不是受赏赐便是受馈赠而得,多不用捱碰钉子之苦。商月令是女儿家,位高权重,不论心里如何仰慕你,绝说不出口来。飞马节等于中土世家大族的游乐会,而非骑射表演,顶多是打马球和野猎诸如此类的玩意。而她肯说飞马节不能没有了你,言下之意,就是着我这半个师兄,无论如何也要将你弄到飞马节去,让她有见你的机会。哈!还不明白吗?”龙鹰道:“她不知道我要去打仗吗?”
  桂有为哑然笑道:“女人怎会去想这种事?事实上只有你才明白外面是怎么样的一番情况。像我在扬州,欢喜的,便夜夜笙歌,花天酒地。”
  龙鹰苦思道:“此事我须好好的想想。”
  桂有为讶道:“鹰爷不是出名风流吗?还有什么需要思量的?包保你见到她后,会感到不虚此行。”
  龙鹰头痛的道:“问题并不像表面般简单。”
  桂有为不解的道:“我倒看不出有什么复杂性,英雄美人,肯定是江湖佳话。”
  龙鹰想的却是若要娶商月令,也必须是“范轻舟”的身份。大江联的微妙形势,使商月令变得举足轻重,似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桂有为,苦笑道:“小魔女那关并不易过,虽然我没见过她吃醋,但吃起醋来肯定天崩地裂,生人勿近。”
  桂有为莞尔道:“船到桥头自然直,鹰爷劳苦功高,多个绝色侍寝,乃天公地道之事。唉!你教我怎样回复她呢?”龙鹰失声道:“待我先想想不行吗?”
  桂有为坦然道:“难得有这么个机会,让我可向月令交代,错过了恐怕到明秋的飞马节,也再没有直接探询鹰爷心意的机会。”
  龙鹰心忖这可能是命中注定的事,没法推掉。换过是正常情况,他去参加飞马节的机会足微乎其微,现在却变得身不由己。道:“告诉她,龙鹰必到。”
  桂有为欢喜得搂紧他肩头,龙鹰怕他一时忘形亲自己两口时,马车走毕山路斜道,转入青天庵的山门。
  终于到了。
  青天庵虽位于山林偏僻处,远离扬州,却颇具规模,景观极佳,可俯瞰大江出海前的河段,使人胸怀开阔。
  庵堂以山门、大雄宝殿、佛塔等建筑构成南北中轴线,两侧为配房建筑,西为常住院,东为斋堂院。主殿朴实无华,砖木结构,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式绿琉璃瓦覆顶,自有一股令人心生崇敬的神圣气氛。
  入庙拜神。
  桂有为陪他一起入殿,上香拜佛,完成任务,告别离开,龙鹰则在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尼领路下,到东院的斋堂见心爱的仙子。只看端木菱在主斋堂见自己,便知她不容龙鹰冒渎佛门静地的心意,这个他是谅解的,如果没有约束,天才晓得他们间会发生什么事。
  美丽的仙子静坐一隅。
  斋堂的门在他身后关上。
  端木菱没有掩饰心中的欢悦,轻轻呼唤道:“龙鹰!”
  龙鹰没有如自己预料般神魂颠倒,却被一股无名的力量把他带到怡然自得的天地,犹如冲进一条平静河水里的湍流,也因河水的平缓,从冲奔化为悠然自若。
  久别相逢的喜悦在两人间火花般激溅,那是没法以言语来表达的、微妙炽热的情绪,仙胎魔种,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
  龙鹰差点直往她扑上去,幸好端木菱的眼神有足够的仙力制止他,使他乖乖的在她对面坐下,隔着小圆桌的“安全距离”。
  龙鹰叹道:“仙子更娇美了呵!像多了点特别的仙质,但怎都没法说出来。唉!我们回扬州城,找间客栈投宿一宵如何?”
  端木菱白他一眼,眼神清楚说出“你这小子还是老样儿”的意思,但没有丝毫怪责之意,喜孜孜的道:“收到你来访的消息后,小女子一直在期待着,对人家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情绪,还不满意吗?”
  龙鹰大喜道:“还是得仙子首次向小弟表明心迹,当然受宠若惊。哈!但为何又严阵以待的模样,难道不可以找个没这般公开的地方见小弟吗?”
  端木菱微笑道:“原因你是清楚的,仍要绕着这个话题反复纠缠,可知你如何可恶。你出现在塞外或神都毫不稀奇,为何竟会在这里见到你呢?”
  龙鹰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道:“说来话长,仙子又因何到扬州来,是否准备北上寻夫?”
  端木菱没好气道:“功夫虽有精进,德性却全无改善,小女子嫁了给你吗?”
  龙鹰在起始时虽被她的仙质所慑,不敢有丝毫逾越,不过安定下来后,虽不能动手,却可动口。嘻皮笑脸道:“正因晓得要娶仙子难比登天,所以想先造成夫妇之实,再求夫妻名分。看!小弟多么肯脚踏实地的做人。哈!”
  端木菱瞅他一眼,现出怪责的神色,岔开道:“不再和你胡扯,今趟小女子是应庐陵王之邀,到神都参加他登上太子之位的典礼。”
  龙鹰怔了一怔,大奇道:“仙子乃方外之人,怎会参与这种尘世俗事?”
  端木菱若无其事道:“我不会出席大典,只是礼貌上代表佛门表示支持他。庐陵王返神都后,透过白马寺的住持慧智大师知会静斋,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是把静念襌院归还佛门。”
  龙鹰整个头皮立即发麻。
  太厉害了!
  如此绝计,肯定是妲玛想出来的,立即争得佛门甚至整个白道对李显的支持,充满拨乱反正的意味,又是冠冕堂皇。可是当此风声传进武曌耳内,她会如何反应?
  妲玛摆明是要制造女帝和儿子间的矛盾和冲突,她要对付的是武曌。
  现时女帝虽仍是掌握天下,且对她忠心者大不乏人,特别是被她一手提拔者。只是纵然最忠心于她者,仍没法撇开大唐才是正统此一根深蒂固的观念,更没法突破男尊女卑这似是而非的所谓礼法伦常。武曌的称帝,与自古以来被捧上了神坛的僵化思想,的确是背道而驰。
  妲玛这招叫“顺水推舟”,无人可以逆抗。
  拍桌道:“他奶奶的!肯定是那妖女想出来的。”接着道歉道:“唉!请仙子恕我口出粗言,因真的不说不足以表达心中的无奈。”
  端木菱秀眉轻蹙,道:“你爱和小女子说什么便说什么,人家不会怪你。你口中的妖女,指的是哪一个呢?”
  龙鹰苦笑道:“不是妲玛还有谁,仙子听过她吗?”
  端木菱现出讶色,道:“不但听过,还在几年前已知道有她这个人。”
  一股寒意从深心处涌起来,龙鹰生出很不妥当的感觉,觉得自己有点像变成没有反抗能力的猎物,被猎食者一直在暗里窥伺,到此刻方猛然惊觉。说到底,他至少属半个魔门中人的身份,最怕白道那些自以为公正和正义的人。他首次感到与端木菱间或会出现危机,这个想法使他不寒而栗。
  见龙鹰睁大眼瞪着她,端木菱讶道:“因何你认为妲玛夫人有问题?全赖她,庐陵王才逃过大难。在神都,她作风低调,从来不参与政事,至少表面如此。”
  龙鹰挨着桌边,双肘枕在桌面,将脸埋入双掌里,痛苦的道:“事情的凶险,超乎任何人想象之上。我现在只有一个希望,就是仙子信任我。”
  端木菱探手过来,爱怜地抚他的手。
  龙鹰将她递过来的仙手反握着,似乎得到了新的力量,毫不隐瞒地将来龙去脉道出来。最后道:“不论是法明或胖公公,都深信不疑妲玛是大江联最厉害的卧底,可凭只手,颠覆我中土的皇朝。”
  端木菱柔声道:“如果人家告诉你,其中怕是一场误会,妲玛确曾修习过《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武功,因她正是出身于旧波斯正统的大明教,奉有收回流失于外的《智经》的神圣使命,因尾随邪教的余孽,直跟到中土来,机缘巧合下揭破大江联刺杀庐陵王的阴谋,这样说,你会改变对她的看法吗?”
  龙鹰仰起头来,绥缓摇头,道:“只会使我对敌人的处心积虑,更觉心寒。这次刺杀李显的行动,摆明是一石数鸟之举,个中实情,须先让仙子掌握大江联的情况,仙子方可明白。妲玛是大江联最巧妙的一步棋,将整个不利于大江联的情况扭转过来。如仙子仍不相信我的判断,那就肯定没人会信我。”
  心忖自己确是夸大了点,至少万仞雨和风过庭会相信他。又奇怪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有闲暇去想这么样的东西。人确实是奇怪的生物。
  端木菱收回玉手,断然道:“不!我相信你。”
  龙鹰放下心头大石,又怀疑道:“仙子不是为安慰我才这样说吧?”
  端木菱“噗哧”娇笑,横他妩媚的一眼,抿嘴笑道:“鹰爷何时变得对自己这般没有信心,疑神疑鬼的?小女子信任你的直觉嘛!你不是要说故事吗?”
  龙鹰呆瞪着她,道:“我的娘!原来仙子懂得迷死人的仙法。我可以亲仙子的嘴吗?”
  端木菱轻描淡写的道:“今晚不可以。”
  龙鹰充满希望的追问,道:“那明天呢?”
  端木菱道:“明天小女子将坐上桂帮主安排给我的船,小女子并不介意和鹰爷共乘一舟。只要你肯安分守己,分房而眠,又不会对人家动手动脚,戒绝肌肤之亲。”
  龙鹰本欢喜若狂,旋即心中一动,装出颓然之色,道:“我今次返神都,绝对不可以露出行藏,否则大江联的人会从时间的巧合上,判断出范轻舟是老子。”
  端木菱道:“有人家掩护你,不是更能避人耳目吗?”
  龙鹰拍桌道:“对!仙子尽管自行登船,老子会偷进仙子在船上的香闺,最好拣个偏僻点的房间,然后装作因练功而终日闭门不出,我和仙子便可以……哈!真爽!”
  端木菱始知中计,却不以为忤,还笑脸如花的道:“真高兴鹰爷回复邪帝本色,可见妲玛的事困扰得你多么厉害。言归正传,可以开始说故事了吧!”
  龙鹰想到能与仙子在船上双宿双栖,早把所有烦恼抛诸九天云外,遂一五一十的将大江联的详细情况道出,当然瞒去与诸女厮混的情节,交代完毕,已是三更时分。庵内尼姑均已安眠,斋堂外黑沉一片,充满夜半私语的风流韵意。
  端木菱仍是不温不火的仙家模样,像永远不会疲倦似的,现出深思的动人神态,秀眸闪动着智慧的芒火,缓缓道:“难怪你有此疑惑。这般看,妲玛的确非常可疑,否则小可汗怎会未卜先知似的,懂得派想除去的人去送死?今次该连默啜都吃了个哑巴亏。”
  龙鹰雀跃道:“有仙子站在小弟的一边,形势顿然有异。”
  端木菱道:“你究竞是‘老子’还是‘小弟’?”说罢,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龙鹰心舒神畅。美丽的仙子像是转了性般,开始时还可以装做一本正经,不旋踵已言笑不禁,任自己如何调戏她,仍足那末开心迷人,确是奇迹。
  道:“这叫随机变化。哈!仙子何时嫁给小弟?人生苦短,青春和生命转瞬即逝,行乐须及时呵!”
  端木菱斩钉截铁的道:“不嫁!”
  龙鹰失声道:“什么?”
  端木菱不忍心的道:“不嫁你并不等于不让你得到人家。明白吗?无赖。”
  龙鹰心花怒放的挨往椅背,伸展四肢,道:“原来仙子耍的,就是小弟‘虽无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的那一招。嘿!名分是虚的,根本无关痛痒。最重要……哈!仙子明白哩!”
  端木菱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道:“胡闹够了吗?回神都后,你打算怎么办?”
  龙鹰敛去得意神色,咳声叹气道:“坦白说,我是一筹莫展。他奶奶的,我的烦恼还不够多吗?现在连大江联总坛内无辜的人,亦成为我肩上的负担,如果有一天仙子听到小弟忽然倒毙,不用验尸也可晓得我是因过度疲劳致死。”
  端木菱道:“真夸大。幸好小女子晓得你是谁,怎样折磨你仍没法死掉,且大有可能比其他人多活几百岁。”
  龙鹰苦笑道:“仙子真了解我。”
  端木菱温柔的道:“时间差不多哩!到船上再说吧!”
  龙鹰弹将起来,气急败坏的道:“设法将起航的时间拖延至辰时末。我还要去见一个人,是约好了的。”
  下一刻已冲出斋堂外,立即又旋风般卷回来,道:“是哪个码头?”
  端木菱说出来后,龙鹰一阵风的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五章 重返人世
下一篇:第十七章 一朝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