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七章 一朝天子
 
2020-06-28 18:31:45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赶返扬州城,在约定的宅院见到宋言志,两人坐在小厅一角密话。
  龙鹰笑道:“宋兄发福了不少,比以前更有老板相,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整天在脂粉丛里打滚,艳福方面该比食福差不了多少。”
  宋言志苦笑道:“我算否是自甘堕落,如家父仍然在世,晓得我变成这般的一个人,肯定不肯认我这个不肖子。”
  接着忍不住的问道:“鹰爷是否从总坛杀出来的?不是要逗留三个月吗?”
  龙鹰道:“若我是逃出来的,第一件事会通知你立即开溜。放心吧!我的身份不单尚未败露,反坚固了他们认为我是‘范轻舟’的信念。”
  然后将大江联现时的情况道出来,听得宋言志不住色变动容。
  听毕,宋言志忧心忡忡的道:“幸好遇上鹰爷,否则我为虎作伥,仍懵然不知,怎想得到小可汗竟然是魔门妖孽?”
  龙鹰道:“最近上头有何新的指令?”
  宋言志担心的道:“三天前我接到命令,着我到总坛去,这几天没一晚睡得好,我该否立即开溜呢?”
  龙鹰笑道:“恭喜宋兄,包保是升官发财,绝非祸事。”宋言志苦笑道:“鹰爷既没有出事,我该不用心慌,可是送羊入虎口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龙鹰心中一动,问道:“最近有见过总坛来的人吗?”
  宋言志点头道:“最近的确有人来找我,此人叫谢爽,是个汉人,听口音应是东北人,此人对青楼非常内行,对我在情报上的工作没什么兴趣,但对青楼方面的事,却问得非常仔细。”
  龙鹰兴致盎然的问道:“青楼的姑娘是怎样来的?”
  宋言志道:“这方面总坛派有专人负责,不准过问,素质的确比其他青楼高,所以生意愈做愈大,现在我成了扬州的名人,各方面关系良好。”
  龙鹰沉吟道:“你的青楼极可能是香霸在扬州成功开设的第一所青楼,故宋兄成为了香霸非常有用的棋子。今次召你回总坛去,是好事而非坏事。如果你能成功打进香霸的集团去,作用之大,难以预估。”
  宋言志道:“我怎可和丧尽天良的人口贩子同流合污,逼良为娼?”
  龙鹰道:“香霸办的是最高级的青楼,又肯放青楼的姑娘一条生路,看看你自己主理的青楼便清楚。告诉我,扬州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文人雅士,谁不是对青楼趋之若骛?楼内姑娘,有哪个是愁眉苦脸的?”
  宋言志叹道:“虽然如此,但想起她们是给买回来的,便很不舒服。”
  龙鹰道:“买卖人口,是令人发指的恶行,所以我们才要将香霸的邪恶世家铲除。但至于青楼这个行业,古已有之,从来没有式微过,只有愈来愈兴旺,不是我们管得了的。”
  宋言志道:“听鹰爷这么说,我的心舒服了点。”
  又有感而发的道:“鹰爷高见,很多人虽读圣贤之书,可是一朝得志,便浮华相竞,卧酒吞花,狎姬冶游。蓄姬数百者,亦大有人在。”
  龙鹰道:“不论是优伶、娼妓或奴婢,虽然高低有别,本质上却没有差异,是男尊女卑社会的产物。都是我们做男人的不好。唉!岔得太远了。我还要去见丘神绩,然后坐船返神都。”
  再说一阵话后,龙鹰又多安慰他几句,提振他的斗志,两人分头离去。
  丘神绩儿到龙鹰,第一句道:“刚接到消息,风过庭正在来此途上。”
  龙鹰大喜道:“何时抵达?”
  丘神绩道:“王昱于他们的船启航后的第三天发出飞鸽传书,顺风顺水,该在几天内到达。”
  龙鹰欣悦的道:“还以为至少一年才肯回来,竟只是半载,他们的行踪是保密的吗?”
  丘神绩苦笑道:“对我们来说,当然做足保密的功夫,但对敌人来说,大江上水师船只的往来,怕很难避过他们耳目。”
  龙鹰心忖如果不是因着仙子,会留下来等他们,既可畅叙离情,诉说自己难以告人的心事,又可饱餐秀色,不论月灵又或纪干,均为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女。月灵更添上隔世轮回的神秘色彩,格外动人。
  道:“今次来找大将军,是有事相托。”
  丘神绩道:“有什么事,吩咐一声便成。而我却真的有事相托。”
  龙鹰讶道:“大将军有何事托小子去办呢?”
  丘神绩道:“一件事还一件事,鹰爷想我为你办什么事呢?”
  龙鹰道:“这趟回神都,主要是秘密谒见圣上,须瞒过所有人,所以必须修书一封,直接交入圣上之手,连上官大家也要瞒过。”
  丘神绩道:“绝没有问题,只要加上火漆封印,列明须圣上亲手开启便成。”
  龙鹰喜道:“就这般简单?”
  丘神绩道:“就是这么简单。唉!我的事真不知从何说起。两天前,我奏上圣上,望能告老还乡,过些安乐的日子,安享晚年,最怕是圣上不予批准。”
  龙鹰皱眉道:“大将军精神奕奕,照我看,你赤手也可打死老虎,怎会忽然兴起引退之心?”
  丘神绩道:“我今年五十二岁,随鹰爷到塞外打仗亦捱得住,但这非关乎年纪的问题。爹常教我,做人最重要是懂审时度世,有自知之明。唉!教我怎么说呢?”
  龙鹰明白过来。
  这叫一朝天子一朝臣。尤有甚者,乃丘神绩是武曌的心腹将领,在对付唐宗室和支持唐宗室的将领的叛乱上,出过大力。在武曌的角度看,他是战绩彪炳;但在李显的角度看,丘神绩的手沾满唐宗室的血腥。当李显登基后,丘神绩如仍坐在节度使的重要位置,后果可以想象。
  平时镇定自若的丘神绩,说出这番话时,显得焦虑不安,可看出李显回朝对他的困扰。龙鹰这才清楚自己对政治是多么外行,还以为中宗回朝,只是将太子李旦换为李显,其他一切不变,现在终于晓得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太子乃未来的皇帝,牵一发,动全身。
  另一个顾虑是不知还有多少名臣猛将,抱持同一想法,顿令大周和大唐皇朝的交替生出变量,造成青黄不接的情况。
  想深一层,自己在军中辛苦建立起来的威望和关系,将受到一定的打击。
  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换班子影响不大,但现在并非正常情况,而足给妲玛混进了李显的权力核心去。李显的集团,真正的主事者是韦妃,妲玛只要装出全心为韦妃着想的姿态,便可将韦妃舞弄于股掌之上。
  一时龙鹰想得头大如斗。
  刚在对付大江联的事上有点起色,却给小可汗耍了这么的一着,像不论如何努力,仍补偿平衡不了。
  “鹰爷明白了!”
  龙鹰苦笑以对。
  先是李显一方向静斋送出消息,保证李显即位后,将逐走法明,归还净念禅院,现在则是丘神绩这般重要的将领,兴起引退之心,肯定大幅削弱了应付大江联的力量。与李显集团有关的事,没有一件使他安心。李显与武承嗣绝不可相提并论,得到大多数朝臣和民众的支持,一旦因妲玛成为他龙鹰的敌人,任他智比天高,神勇盖世,仍要力不从心。
  龙鹰勉强振起精神,道:“明白了,希望我可以说服圣上。”顺口问道:“神都情况如何?”
  丘神绩道:“已定了九月十五日举行册立庐陵王为太子的典礼。”
  原来如此,杂怪丘神绩死了心,只求能辞官归故里。
  丘神绩叹道:“庐陵王十八年前已经被册封为太子,更当上皇帝。现在是第二次被册立为太子,如果再次登基,便是两度当太子,两次当皇帝,确是史无先例。”
  龙鹰暗想武曌的女帝,则更可能是空前绝后。忽然心中一动,已想到妲玛凭什么得到韦妃的欢心。人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得陇望蜀,韦妃的终极目标,当是像武曌般,成为另一个女帝。
  丘神绩道:“我的事,拜托鹰爷哩!”
  龙鹰心叹道,自己的事,又可拜托谁呢?
  总管府。书斋。
  龙鹰运笔疾书,思潮起伏。
  他回神都,一意告诉武曌有关妲玛和大江联的情况,并希望得到她对自己想法的支持,根本无暇去想其他事。现在却不得不就整个政局和气氛做出全盘的考虑。
  他首次想到在李显集团眼中,自己是武曌的心腹,比丘神绩与武曌的关系更亲密,妲玛可轻易利用这个情况,制造他和李显集团的矛盾。在这方面,他是处于绝对的被动,全无还手之力。最难堪的是,以前在朝中曾并肩作战的人,例如张柬之、李多祚等等,均有可能变成自己的敌人。
  他应否将对妲玛的猜估,向狄仁杰如实吐露?这般做,牵涉到有关大江联的所有问题,但如得不到他的支持,他会处于更不利的位置。就在这一刻,他淸楚明白自己给深深卷进朝廷的政治漩涡里去。
  将信交给丘神绩后,桂有为来了。
  两人到偏厅说话。
  桂有为道:“得端木姑娘通知后,我换了艘较小的船,操作的全是信得过的自己人。”
  龙鹰不知该谢他还是责他,知给仙子耍了一着。但能和仙子共度船程,已属天赐之福。挨挨碰碰,间中亲个嘴儿,还有更爽的事吗?
  桂有为道:“我已使人捎信给商场主,她肯定欢欣雀跃。”龙鹰苦笑道:“老哥的出手狠、准、快,难怪能赚这么多钱。”
  桂有为笑道:“全托鹰爷鸿福。”
  龙鹰没好气道:“帮主纵横得意时,小弟仍在牙牙学语。”
  桂有为定神打量他,讶道:“为何我总感到鹰爷心事重重,闷闷不乐似的。不是……嘿!”
  龙鹰道:“我和端木姑娘没有问题,而是另有心事。顺口问一句,谁都晓得你老哥一直支持唐室,还因此开罪圣上。但老哥有否想过,一天庐陵王坐上帝位,天下会变成怎么样的天下吗?”
  桂有为皱眉道:“鹰爷意有所指,难道鹰爷的心事,与此有关?”
  龙鹰道:“请帮主先答我的问题。”
  桂有为呆了片刻,叹道:“朝廷的事,我们是想不来,管不了。谁当皇帝,只要不来砸我的饭碗便成。”
  龙鹰点头道:“这该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桂有为关切的道:“鹰爷在忧心什么呢?”
  龙鹰知道要逼桂有为说出对李显的真正看法,是近乎不可能的事。以前李唐的支持者众志成城的拥护李显,现在他们期待的事终于发生了,反而没有人敢去想李显是个昏君还是明君的问题,还要自我欺骗,确是矛盾。
  狄仁杰又会怎么看呢?
  桂有为道:“是登船的时候哩!”
  风帆驶离码头。
  船舱内,龙鹰陪端木菱吃为他们预备好的斋菜。
  出道以来,龙鹰一直顺风顺水,心想事成,但在这一刻,却感受着毕生未曾有过的烦恼。最折磨人的是那种有力难施的沮丧。
  端木菱柔声道:“妲玛的事,困扰得你很厉害呵!”
  龙鹰叹道:“最大的问题,是李显太无能呵!最糟的是一切失控了,没人晓得李显成为太子后会发生什么事。以前若是滚动的洪流,现在则是波涛汹涌的汪洋,不知安全的陆岸在何处?最后能否登岸?”
  端木菱道:“你离开后,我想过有关妲玛的问题,想到三件事。”
  龙鹰喜道:“有仙子肯为我等凡人分忧,是小弟的福气。”端木菱苦涩的道:“你开心得太早了,我或许只是加添你的烦恼。”
  龙鹰不知为何,对着她后立即充盈斗志,道:“当然不会,只要仙子肯站在我的一方,我有应付任何危难的勇气。”
  端木菱道:“你有想过将妲玛的事告诉武曌之后随之而来的后果吗?一旦激起她斗争的凶性,情况将不堪想象,会令你非常为难。”
  龙鹰叹道:“想过千百次了,但不坦白告诉她,可能更糟糕。”
  端木菱道:“这方面我很难为你做主,凭你的感觉去办吧!第二件事,是法明会如何反应?假设妲玛故意泄出风声,传入法明耳内,他肯坐看自己得来不易的权位被一手摧毁吗?”
  龙鹰心忖这就要看法明有多想做皇帝,正是此时不出手,难道待李显坐上宝座后吗?
  端木菱道:“第三个问题,就是大江联手上是否掌握着武曌乃婠婠徒儿的证据呢?”
  龙鹰道:“肯定没有,一切只能凭空猜测。”旋又记起胖公公的分析,道:“但即使最荒谬的谣言,在某些情况下亦可以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唉!我的娘!我再不想思量这些事了。咦!仙子要到哪里去?”
  端木菱横他娇媚的一眼,轻柔的道:“当然是为加深你的烦恼而做出补偿,小女子回房修行,鹰爷一道来吗?”
  龙鹰喜出望外,追着她去了。
  仙子真的变了。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
下一篇:第十八章 仙子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