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五章 重返人世
 
2020-06-28 18:30:47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登岸后,骑飞箭赶赴扬州,途上剃掉胡子,昼伏夜行,还不时抄快捷方式、赶野路。抵达扬州后,找到令羽,得他们夫妇热情接待。
  令羽胖了少许,显是与举举如鱼得水,享尽家庭之乐。饭后两人到偏厅说话。
  令羽道:“我已通知刘南光来见鹰爷,他随时会到,宋言志方面则依鹰爷吩咐,安排好明天碰头。”
  龙鹰笑道:“举举艳光四射,比上次见她更觉年轻,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你老哥肯定非常卖力。”
  令羽老脸一红,道:“全拜鹰爷所赐。嘿!鹰爷见笑哩!哈!不知为何,给鹰爷这么笑我,好像当年在长安的生活又回来了,转眼又快半年。”
  龙鹰记起以前和一众御卫兄弟,拿他和举举开玩笑的情况,其时他连举举的玉手都不敢摸一下,现在两人不但结为夫妇,且是两个孩子的父母,岁月的流逝,使人心中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欣慰里带着说不出来的沧桑感触。龙鹰问道:“小曾和小贾又如何?”
  小曾和小贾两个御卫兄弟,随令羽到扬州来,做他的亲信手下。
  令羽道:“小曾安定下来,还在这里觅得心上人,是一间茶铺老板的漂亮女儿,未来岳父很看得起他。小贾风流如昔,但收敛了很多,再不敢惹事生非。”
  再闲聊几句后,问起神都的情况。
  令羽道:“最轰动的当然是庐陵王回朝,令臣民振奋,气象一新。加上太子的五个儿子已迁离东宫,入住圣上所赠、位于积善坊的大宅,太子让位予庐陵王,该是指日可待之事。”
  现在的太子仍是李旦,他是个没有野心的人,且清楚武曌的心意,自动退位乃明智之举,省去武曌不少工夫。
  在正常情况下,只要武曌将原来打击、抑压李唐皇族、不得人心的政策,改为笼络和安抚,加上李、武两家联姻,形成李、武两大家族联合执政的局面,颇有成功的机会。可是给妲玛混进李显集团的核心去,情况立即变得暧昧和不明朗,是彻底的质变。由此可见小可汗此着如何厉害。
  武曌晓得妲玛的身份了吗?
  龙鹰问道:“有没有关于突骑施的消息?”
  令羽茫然以对。
  龙鹰歉然道:“你是理该不知道的。”
  令羽的任务是做宋言志和龙鹰间的联络人,责任是将得来的消息上报,是份优差。军方的情报属最高机密,即使他在神都当御卫的二头子之时,仍所知不多,更不要说外调到扬州来之后。
  令羽欲言又止。
  龙鹰讶道:“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大家兄弟,有什么顾忌?”
  令羽舒展筋骨,不好意思的道:“我怕鹰爷怪我得陇望蜀。唉!有时的确闲得发慌,很想找点事情来做。”
  龙鹰心中微动,道:“有兴趣做个生意人吗?”
  令羽大喜道:“只要有事可干便成。”
  龙鹰道:“做个盐商如何?不过我还要想想,待见过桂有为和丘神绩后,再来和你研究。”
  令羽喜上眉梢,连忙道谢。
  此时刘南光来了,令羽知机的溜开,好让两人密话。龙鹰没有隠瞒的将到大江联的情况详细道出来,只瞒掉风流韵事,当刘南光听到“范轻舟”必须“消失”,立即色变,双目透出不舍得的失落神情。
  龙鹰道:“你该开心才对。你虽不再是范轻舟,却可做回刘南光,以后不用左瞒右瞒,造的噩梦全与被人揭破身份有关系。”
  刘南光精神大振,道:“我可以做什么呢?”
  龙鹰道:“这方面由你自己一手安排,公告天下,随便找个什么娘的借口,例如出家当和尚。哈!我只是说笑。总言之是找个金盆洗手的借口,然后摇身变回刘南光,以继承者的姿态出现,其中细节,你最好找张岱等五人和你一起推敲。你既明白‘范轻舟’现在的情况,必可定出让‘他’荣休的禹万全之策。”
  刘南光头痛的道:“如何安置我的僚女呢?”
  龙鹰道:“这个简单容易,她只是慑于香霸的淫威,又怕你晓得她真正身份时,立即驱逐,故不敢不与香霸一方合作。只要你如实向她道出情况,让她淸楚你对大江联的事了如指掌,又肯向她许下承诺,保证她会全心全意从你。”
  刘南光仍难以释然,苦思道:“她阳奉阴违又如何?岂非会给她弄垮鹰爷的大计?”
  龙鹰笑骂道:“为何忽然变蠢了?技巧就在这里,你当足自己是刚从大江联回来的‘范轻舟’,瞧破她是大江联下在你身旁的棋子,先软硬兼施,然后来个好言相劝,若她对你有点感情,肯定会屈服。即使她偷偷离开,于我们何损?”
  刘南光拍额道:“鹰爷骂得好,记么简单直接的方法都想不到。不过她尽管肯从我,由现在起到明年的飞马节,我都不会让她有接触敌人的机会,如此将更妥当。”
  龙鹰沉吟道:“假如她竭力否认,又或不肯吐露实情,便是没有诚意,那时舍不舍得也要与她斩断关系,逐她出家门。”
  刘南光现出不忍之色,嗫嚅道:“最怕她是无辜的,只是我们错怪了她。”
  龙鹰道:“只看你难舍弃她的神情,便知我们没有错怪她,此正是媚功的厉害处,能令明君变成昏君,所以自古至今,美人计是屡试屡成。”
  刘南光受教道:“鹰爷教训得好,媚功对男人确是万试万灵,回想起来,我确实未曾如此迷恋一个女人。这二十多天似度日如年,晚晚想她。”
  龙鹰又与他商量了行事的细节,最后道:“还有!随我回来的骏骥飞箭,交由你照料,我总不能骑着它四处跑。”
  刘南光欢天喜地的去了。
  离开扬州总管府,龙鹰已从丘神绩处弄清楚突骑施的情况。恨不得能肋生双翼,飞往西域去。不过丘神绩仍是所知有限,只知默啜正全面攻打娑葛,后者连吃几场败仗,最后的消息是投靠突厥人的遮弩,率兵二万围攻娑葛“大牙”所在的碎叶城,形势危急。
  丘神绩对其中的情况不甚了了,也不晓得回纥和黠戛斯两国的反应,有关薛延陀马贼方面更是一无所知,但足教龙鹰推想西域危急的情况。
  突骑施两大重地,为“大牙”碎叶城和“小牙”弓月城,因亲弟遮弩的背叛,弓月城落入默啜手上,等于失去屏障,如碎叶城被破,突骑施等于给歼灭了。
  但不论他如何急于到西域去,怎都要先回神都见武曌,因他决定了将妲玛的真正身份,如实向女帝道出。在情在理,亦须向她报告大江联之行的情况,争取她对自己想法的支持。
  就是在这种心情下,他到由令羽安排的秘密地点,与桂有为见面。
  会面处是设于大街的粮食铺,说出约定的暗号口令后,伙计引他到铺后密室,见到这个竹花帮的龙头老大。
  两人交情深厚,无拘无束的坐下说话。
  桂有为道:“鹰爷来得正好,端木姑娘刻下在扬州。”
  龙鹰喜出望外,欢欣若狂,道:“她在哪里?我立即去找她。”
  桂有为苦笑道:“早知迟点才告诉你。”
  龙鹰尴尬道:“当然是在与桂帮主谈话后的事。哈!”
  桂有为见他喜形于色,识趣的道:“长话短说,首先我要代表江湖上所有想复兴唐室的有志之士,说一声感激。没有鹰爷,眼前的局面,绝不会出现。听说在中秋之后,庐陵王会正式被册立为太子。”
  龙鹰控制面部的肌肉,装出个兴奋的神情,以免扫兴,但的确有无话可说的感慨。
  又忍不住心怨桂有为是“短话长说”,虽知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但仍没法压下急于见仙子的炽烈情绪。
  桂有为是老江湖,看他眉头眼额,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提议道:“不如明天我们再找个时间碰头。”
  龙鹰收摄心神,道:“真的不至于那么急。近期有大江联的消息吗?”
  桂有为含笑起立,道:“我们边走边谈如何?坐车到西郊的青天庵须走好一段路,有足够时间让我们说话。”
  龙鹰乐极忘形的从椅里弹起,笑道:“帮主想得周到。哈!今回是真的不急了。”
  马车驶出后铺门。
  龙鹰透帘欣赏扬州华灯初上的热闹街景,生出旧地重游的欢悦。他一直在压抑着对端木菱的思念,现在仙子忽然变得近在眼前,哪里还控制得注焦热的心?从没有一个时间,他是这般的需要她,忍受不了没有她的空荡,只有用自己强而有力的双臂,抱住她的仙躯,体验仙胎和魔种既排斥又互引的感受,与她温存爱抚,才可以抵偿久别的痛苦和折磨。
  桂有为道:“因着官府大力扫荡金沙帮,令大江联的人非常收敛,等闲不敢犯事。听说鹰爷曾先后在西域和南诏,重重打击了他们秘密贩卖人口的勾当,是否确有这回事呢?”
  龙鹰不情愿的把心神改投往与桂有为的对话上,解释了大致的情况,又道:“池上楼的落网身亡,属于机密,千万不可泄漏口风。”
  桂有为点头表示明白,衷心的表示感激和赞赏,道:“最近江湖上发生了一件非常轰动的事,就是魔门的两个老妖,竟然还未死,且胆敢到房州刺杀庐陵王,幸好在襄阳被人截住,当时我方人强马壮,且有妲玛夫人助阵,将他们重重包围,仍被他们脱围逃遁。不过恁地奇怪,事后我们发动所有人手,却寻不到他们丝毫踪影。魔门妖孽,确有道行。”
  龙鹰听他提及妲玛的名字时,双目射出崇敬仰慕的神色,心叫糟糕,顺口问了几句有关“两个老妖”的事后,道:“帮主有听过一个叫莫玉盟的人吗?是个徽州人,专开赌坊和青楼,生意做得非常大,还有两个漂亮的女儿,精于赌艺。”桂有为茫然摇头,道:“如有这么一个人,我怎会不认识呢?”
  又沉吟道:“在赌林最有名气的美丽女子,莫过于有‘小狐仙’之称的金淑修……”
  龙鹰没兴趣听下去,截断他道:“帮主可从青楼女子供应的货源入手,必可寻得蛛丝马迹,但千万勿要打草惊蛇,致惹起大江联的警觉。”
  桂有为骇然道:“大江联竟插手这两个行业吗?难怪能如此准确掌握大、小帮会和官府的情况,又财力雄厚。”
  龙鹰提醒道:“现在我们必须限制在只收集情报消息的阶段,此事交由帮主秘密进行,敌人愈无所觉,对我们将来的行动愈是有利。”
  商量了一些细节后,并指出襄阳的丽人院是调查的好开始,马车驶出城门,朝大江的方向去。
  桂有为忍不住的道:“鹰爷长年在外,其他大部分时间留在神都,怎可能知道的事,比我还要多呢?”
  龙鹰笑道:“过去的几个月,小弟做的正是调查的功夫。”桂有为道:“鹰爷安坐船上,游遍江南山水,四周发生的事却没有一件能瞒过鹰爷,确是能人之所不能。”
  龙鹰哑然失笑,道:“帮主竟来笑我。嘿!还要走多久?”
  桂有为道:“青天庵在大江旁一座小山之上,还要走半个时辰,我已使人通知端木姑娘,说鹰爷有访。”
  龙鹰欣然道:“帮主想得周到。”
  桂有为凑近点道:“鹰爷武功盖世不在话下,但最令天下男人羡慕的,不是你的武功而是艳福。哈!丘大将军亲口对我说过,他羡慕和妒忌得要命。”
  龙鹰道:“丘大将军还怕没有美女吗?”
  桂有为说起女人,精神大振,双目生光的道:“怎么美,仍没有一个的头发是金色的。”
  龙鹰愕然不解。
  桂有为深有同感的道:“丘总管告诉我,那晚你将吐蕃的金发美人用被铺卷着抱出房来的情景,他永远忘不掉。”
  龙鹰心叫救命,不提犹可,提起美修娜芙,不但那晚的动人情景历历在目,还勾起对他们母子的思念。
  一边去见仰慕的仙子,另一边却想着美修娜芙和儿子,这是怎么样的人生?
  桂有为的声音在旁响着道:“如丘总管晓得我知道的事,更要羡慕至吐血。”
  龙鹰给勾起好奇心,大讶道:“帮主指的是我现在要去见端木姑娘的事吗?”
  桂有为故作神秘的道:“当然不是,鹰爷有听的兴趣吗?”龙鹰忙竖起耳朵。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四章 胜败关键
下一篇:第十六章 久别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