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章 异国绝色
 
2020-06-28 18:22:27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论翠翠或其他姑娘,起居处均不在风月楼内,而是半里许外,远离闹市、一排临河而建的平房。水路往返,非常方便。
  花俏娘与龙鹰在宅舍后登岸,进入居中最具规模的宅院,在主厅正中的圆桌坐下。
  一个叫文嫂的中年妇人,领着两个俏婢来招呼他们。花俏娘径自拉着文嫂到一边说了一番话后,文嫂领命离开,花俏娘回到龙鹰旁,以幽怨的眼神横他一眼,道:“花俏是真的不依呵!”
  龙鹰今次信了她大半,他虽然未晓得破她媚功之法,却扰乱和削弱了她的“媚心”,失守下再控制不住,被他挑起欲火,故有感而发。
  两个丫头知机的退往厅外。
  耳听八方下,燕语莺声从周围宅舍处收入耳鼓内去,心忖这里该是南城内聚集最多美女的地方,佳丽们由塞外遥远的国度被送来这里,本该是生不如死,可是龙鹰耳中听到的,却是轻松的生活气息,可见香霸对旗下的生财工具,确有一套有效的驾驭手段,否则人人哭得两眼红肿的去招待客人,生意怎能愈做愈大?
  龙鹰笑道:“上次的不依,难道是假的吗?”
  花俏娘玉颊生霞,嗔道:“那是亲热前的不依,现在是亲热过后的不依。今晚花俏要范爷陪人家,你不肯留下来,花俏随你回家去。”
  龙鹰差些儿招架不住,美女总能令人心软,何况是像花俏娘般骚媚入骨的大美人。不过他早有定计,见招拆招的道:“唉!你道我不想吗?可是内伤未愈,且伤的是气脉,最忌酒色,花俏乖点儿好吗?”
  花俏娘道:“诸多借口,花俏知你在骗人家。”
  龙鹰晓得漏洞所在,补救道:“本来只些许内伤,并不放在我范轻舟心上,杀人后我更特别想女人。可是昨晚野火场之战后,我与美人儿厮混相亲之时,却出现精元损耗之象,几乎是无法歇止,幸好仍能悬崖勒马,可是后来去找高奇湛动手,竟然后劲不继。他奶奶的,肯定是湘夫人在我身上弄了手脚,她派康康和惠子来伺候老子,打从开始已是居心不良。小弟和她往日无怨,今日无仇,还有师徒名义,竟然来害我。”
  花俏娘秀眉紧蹙,道:“范爷说得太复杂了,奴家不明白呵!”
  龙鹰心忖你肚子里明白便成。好整以暇的伸手捏她脸蛋,悠然道:“在这里,很难找到如美人儿你般可倾吐心事的人。唉!现在我是举目无亲,当然是除你之外。真想一走了之,永远不回来。”
  花俏娘大吃一惊道:“千万不要向任何人说,这两句话等同叛帮,清仁公子和他手下的二十八宿高手,更有对付你的理由。怎会举目无亲呢?除花俏外,柔夫人不也是全心全意去玉成范爷的心愿吗?”
  龙鹰见好就收,目的是分花俏娘心神,令她打消苦缠之意,连消带打下,乘机问道:“是不是白清仁那小子亲身来说项,要美人儿放翠翠随夫罗什那混蛋到野火场去?”
  花俏娘为难的道:“奴家不可以说呵!”
  龙鹰挨过去吻她香唇,点头道:“这个小弟是明白的。”
  足音自远而近,龙鹰一听便知除文嫂外,尚有六个娇滴滴的年轻女子,心叫救命。这比花俏娘更难应付,且后果不是一晚半晚可以了事,唯一想到的办法是拖延之计。香霸此招很绝,明知他因复真和翠翠之事,不得不到风月楼来,故不愁他不入圈套。
  最爽脆利落的应付方法,是断言拒绝,但完全不合常情。范轻舟从来非是好人,贪财好色,因而才会在青楼弄出人命。香霸拿得出来让他挑选的美女,肯定个个人间绝色,他不起心才怪。
  刚才向花俏娘说的一番话,一石二鸟,为自己的拖延之计先扎下根基。
  明白自己的处境是一回事,好奇心又是另一回事,龙鹰忍不住瞪大眼睛,注视厅子的正大门。
  美人儿终于袅袅婷婷的来了,似没有刻意打扮,可是六个年轻漂亮的少女,人人衣色发装有异,像将雨后横过天空的彩虹带进厅子里来,香风直送进他的鼻端去,灼热的青春气息,扑人而至。
  龙鹰定睛瞧去,脑际轰然一震,看到的只有一张脸孔,勾起了久远得像前世轮回般的记忆。
  在人的一生里,某些时刻的记忆,在其他记忆渐转模糊时,仍是历历在目。又有一些记忆,密藏在心底深处,被勾起时,方知道当时的印象和感觉是那末深刻难忘。
  当年为躲避敌人,他溜往于阗去,遇上池上楼,还因跟踪他闯入有天竺女郎表演歌舞的场所,目睹天竺艳色和别具一格、夺人心魄、充盈神秘宗教色彩的舞蹈。犹记得其时忘了池上楼,心迷神醉的一意观赏。
  映入眼帘的,正是姿色不在于阗帐棚内天竺舞女任何一人之下的天竺少女,苗条、娴秀,天真火热的大眼睛惊人地吸引人,轮廓如从晶莹的大理石精雕细琢出来,不施任何脂粉,已是巧夺天工、眉目如画,那种异国情调的绝色,以龙鹰的见惯美女,亦为之倾迷。
  他忘了花俏娘正在注视他,像整个天地只剩下他和眼前的天竺美女,其他再不重要。
  花俏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将他扯返冷酷的现实里,轻轻道:“她的名字叫玲莎,是来自天竺的美人儿,范爷真有眼光,今次这批美人儿里,数她姿容最出众,歌舞更胜翠翠。”
  龙鹰痛苦得想自尽,他强烈地希望可救她脱离苦海,永远保护她、珍惜她,但亦会因她泄露真正的身份。眼前的各国佳丽,自幼受训,等于香霸派出的另类卧底,是烫手热山芋。只恨理智是一回事,情绪又是另一回事,看她一眼已中了毒。
  她的气质引人入胜,灵巧伶俐,含情脉脉的乌黑眼睛,略带羞涩的笑容,仿似在见到龙鹰的那一刻即陷入情网。
  龙鹰心忖,未来的事未来再想。凑往花俏娘的小耳道:“只选她一个,暂时仍由花俏大姐看顾她,待小弟内伤痊愈,才来迎她回家。”
  说毕立即开溜。
  龙鹰神魂颠倒,又兴奋又苦恼,既骂自己又骂香霸的回到因如阁附近的大街处,羌赤和复真正等得不耐烦。
  隔远向两人打出成功的手势。
  复真现出不敢相信,又是惊喜若狂、梦想成真的表情,使龙鹰联想到风过庭紧握着仍在滚流河水里的月灵双手的一刻,想起风过庭在“死亡之海”造的梦,想起命运,想到仙门。
  就在这一剎那,他“清醒”过来。
  从在水榭见到柔夫人的一刻开始,他的心神受到柔夫人吸引,逐渐转移和集中到她的身上。这个过程是缓慢和不自觉的。划船到风月楼的水途,他的魔种进一步被她的媚术所制,虽未失灵明,但已产生出非得到她不可的炽烈情绪,至她剧然离开,立陷失魂落魄的下风劣境,更被花俏娘的肉体激起情欲,心神失守。能力保不失,全因晓得对方的阴谋手段,明白若欲得到湘夫人或柔夫人,绝不可和花俏娘苟合偷欢,这绝非高尚的理由,可见他的魔种抵抗不了柔夫人至阴至柔的可怕媚功,还以为一切如常,纯因色心作祟。但当六女鱼贯入厅让他挑选,他仅有的一点灵明终于崩溃,完全被天竺女郎夺掉魂魄,勾起深藏的情绪,对玲莎生出没法抑制的爱怜之意。幸好他灵智虽失,却仍因早已定下方向,就凭那点仅余的意志,逃命似的溜出来。
  刚才从复真的反应,引发出连串的联想。当从命运联想到仙门,他受制的心神终于破茧而出,与更广阔和超越的意、识结合,挣脱了柔夫人加诸他身上男女热欲的枷锁。
  一时间,周围的人声、车马声、河水流动的声音,潮水般涌入他两耳之内,他从心魔脱茧而出,重新接触到身处的世界,如梦之初醒。
  龙鹰心呼厉害。
  玲莎肯定是玉女宗新一代最出类拔萃的弟子,甚或湘夫人和柔夫人的接班人,自己现在是半只脚踩进她的温柔陷阱去,也不知如何了局。
  羌赤向来到身前的龙鹰讶道:“范爷的脸色为何忽然变得这般难看?”
  龙鹰心忖今次的失手,对自己冲击之大,若如那次见罢席遥后去找仙子时的情况,否则凭他潜藏的魔种怎会将心意写在脸上?深吸一口气,回复常态,微笑道:“只是小事。”
  转向复真道:“成功了!”
  复真紧张的问道:“肯减多少?”
  龙鹰竖起十个指头。
  羌赤失声道:“减十两金这么多!”
  复真不知该欢喜,还是失望,苦恼的道:“怎拿得出五两金子呢?”
  龙鹰心不在焉的道:“是十钱。”
  他的口和两人说话,心中想的却是受媚功所惑的情况,假如“魔种”等于一支军队,那“道心”便是主帅,主帅被制,下面的兵将,不论如何骁勇善战,仍要吃败仗。
  羌赤和复真一起惊呼道:“只肯减十钱?”
  龙鹰收摄心神,笑道:“是减剩十钱。翠翠正在收拾行装,候你去接她回家。”
  复真弹上半空,喜极狂呼,引得路人侧目,以为他发了疯。
  龙鹰现在是和光阴竞赛。
  当突厥大军全面入侵中土时,谁准备得更好一些呢?
  默啜正全力攻打突骑施,他则在暗里筹划远程奔袭“贼王”边遨的军事行动,拖默啜的后腿。此为关键的一着,否则回纥的独解支危矣。
  若突骑施被征服,独解支势成默啜下一个军事目标。
  黠戛斯与回纥唇齿相依,可是黠戛斯位置偏北,地大人稀,七地绝大部分是山区,不利行军,好处是外人难以入侵,坏处是回纥人有起事来,难以支援。若在默啜的支持下,“贼王”边遨在回纥境内取得立足点,薛延陀马贼的不住壮大,将代表独解支不断的被削弱,一俟时机来临,征服了突骑施的默啜对回纥和铁勒部来个三面强攻,黠戛斯在远水难救近火下,独解支将难逃亡国灭族的大祸。
  回纥之于突厥,等于吐谷浑之于吐蕃,一旦落入默啜之手,塞外和西域诸国将只余投降的分儿,黠戛斯除龟缩极北外,再无他法。在那样的情况下,默啜再没有后顾之忧,且拥有近乎无限的人力物力,在吐蕃元气未复、没本钱干涉下,全面入侵中土。
  龙鹰正因看穿此点,遂定下歼灭薛延陀马贼的大计。
  回纥的情况一如大江联,前者乃默啜的心腹之患,而大江联就是大周皇朝一个暗里不住生长的毒瘤。
  要割除这个毒瘤,需要的是完美的计谋,武力只是不可缺的后盾。
  就看谁能先一步去掉胜利之路上的最大障碍。
  龙鹰坐在香居内的偏厅,享受家居式的伺候,心内思念纷纷,目的却在提振精神和斗志,以应付在大江联总坛内层出不穷的挑战。
  送了复真和翠翠返右帅垒后,为了想见弓谋,到了民宅香居来,这里正是他的避难所,提供的是家居的温暖。
  弓谋来了,在他身旁坐下,众女知机的避席。
  龙鹰扼要的将过去两、三天的事告诉弓谋,指出那不知名的九坛级高手是白清仁,与手下的“二十八宿”人物,形成一个可怕的暗杀集团,又特别提起柔夫人,看弓谋可否就这方面提供资料。
  弓谋听罢,沉吟好一会,道:“该是杨清仁才对。”龙鹰讶道:“你听过他吗?”
  弓谋道:“听爹说过,想不到他竟是九坛级里那秘而不宣的人物,他是唐初开国时曾显赫一时的‘影子刺客’杨虚彦的孙子,想不到长大后仍是操祖父的故业。”
  龙鹰道:“杨虚彦是谁?”
  弓谋道:“杨虚彦乃‘邪王’石之轩的另一个弟子,武功不在寇仲和徐子陵之下,后于‘玄武门之变’在寇仲、徐子陵、侯希白和跋锋寒的联手下伏诛。此人与香家和大明尊教关系密切,练成《御尽万法根源智经》里最厉害的功法,又和李渊的董妃私通,使董妃生下他的儿子。后董妃离开李渊,返回洛阳定居。据传杨虚彦是大隋原太子杨勇之子,至于是否事实,则难以考究”
  龙鹰咋舌道:“竟有如此人物。”
  可以想象当年寇仲等人和杨虚彦间的龙争虎斗。
  弓谋续道:“我之所以对他的名字记忆特别深刻,是因魔门婠婠外最厉害的另一个女人白清儿,来找香霸之父香感秋,请他不惜人力物力,务要找到董妃之子,而家父正是由香感秋指派负责此事者。后家父终不负白清儿之托,但之后的事便不清楚了,看来杨清仁该是被白清儿收为徒弟,培育成今天这么样的一个人。”
  龙鹰点头道:“如此看,《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落入了白清儿之手,她创立‘玉女宗’还不够吗?为何这么着紧杨虚彦的后人?光是杨勇之子的身份,不足以解释她的行为。大隋已是烟消云散的事,不具有任何号召力。”
  弓谋傲然道:“范爷这个疑惑,恐怕香霸亦解不了。爹是从白清儿鉴貌辨色、字里行间猜出来的。白清儿肯定深爱杨虚彦,这于魔门来说是大忌,但爱情这东西是不可理喻的,是如此便如此。闲话两句,爹遇上白清儿时,她已是六十开外,可是外表怎看也只是二十来岁的年纪,明艳照人,令人难以相信。”
  龙鹰不由想起武曌,笑道:“你爹对她的印象非常深刻。”
  弓谋叹道:“她该是爹最难忘怀的女人,想想现在的湘夫人,可猜想白清儿当年的风采。”
  龙鹰道:“柔夫人又如何?”
  弓谋讶然道:“我还是首次听到香家有这么一个蓝眼睛的女人。”
  龙鹰道:“柔夫人是香家的秘密武器,专门为香家训练特别出众的女子,再以之为美丽的工具。现在愈来愈清楚了,玉女宗已和香家结合,对大唐展开报复,目标是捧杨清仁登上帝位,与小可汗是合作伙伴的关系。难怪小可汗拿杨清仁没法。”
  弓谋道:“最近还有两件大事,震撼着大江联总坛的领导层。”
  龙鹰精神一振,问道:“究为何事?”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九章 一串铜钱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