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一章 不宜久留
 
2020-06-28 18:23:2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弓谋道:“第一件事,发生了一段时间,就是在女帝、中土武林大力扫荡下,魔门竟然尚有漏网之鱼,且是魔门两个顶尖级的元老辈人物。这两个人厉害至极,竟敢公然现身,到襄阳去行刺李显,且在大批白道高手和官兵重重围困下,从容脱身,丢尽了白道武林和官府的面子。最令人惊异的是武林和官府事后虽发动所有力量,仍没法再寻到两人行藏的蛛丝马迹,由此可见这两个人是多么了不起。”
  龙鹰心忖找得到才出奇,因为根本并不存在。本没甚么兴趣,又知弓谋精明过人,不得不多问一句道:“这边对此事有何看法?”
  弓谋道:“我们是既震骇又兴奋,颇有节外生枝的感觉,不过未见其利先见其害,现在外面风声鹤唳,情况紧张,累得大江联偃旗息鼓,事事不敢张扬,免致被殃及池鱼。”
  龙鹰道:“这两个漏网的魔门高手,姓甚名谁?”
  弓谋道:“这个就不清楚,我是与两个七坛级的人闲聊时,听回来的。”
  龙鹰问道:“另一件又是何事?”
  弓谋双目放光的道:“另一件新鲜热辣,昨天才传来消息,‘岭南四大天王’的其中之一,被人在闹市行刺,且被斩下首级,刺客单独行动,成功后安然脱身。”
  龙鹰道:“这个人与大江联有甚么关系?”
  弓谋道:“精采处就在这里,所谓的‘四大天王’,事实上是岭南最大的四个人口贩子。这个被斩头的叫谢伏,是大江联在岭南的主要合伙人,是与香勒狼狈为奸的结拜兄弟。”
  龙鹰暗想难怪香霸要匆匆离开,将对付自己的责任交给柔夫人。蓦然想起一事,问道:“杀谢伏者是男还是女?”
  弓谋道:“这方面就不清楚,我是只知大概。听说刺客最令人惊异的,是虽身中多招,仍能像个没事人似的,以迅疾无伦的身影,连伤十多人后,突围逃走。”
  龙鹰心中一震,终于晓得刺客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花间美女。忙道:“大江联有何应对的办法?”
  弓谋皱眉道:“这个并不清楚,但极可能交给杨清仁去处理,因为我见到有几个二十八宿的人物,今早乘船离开。”
  龙鹰恨不得立即肋生双翼,飞往岭南去,和梦蝶一边谈情,一边大宰人口贩子和对付杨淸仁。他当年与花间女设计对付法明和莫问常时,建立了一套联络手法,比任何人更有找到她的机会。
  再谈一阵子后,两人各自离开。
  龙鹰一觉醒来,心中充满愉悦。
  昨夜他梦到花间女,先是梦见一道一道的门,各式俱备,他将门逐一打开,终于在最后一道门内见到她,伊人坐在一个棋盘前,棋局进行了一半,他想看清楚点时,醒了过来。
  唉!是离开的时候了。
  在这里再待下去,不可能有甚么作为,动辄还被揭破身份。不过怎也要待至月会之后,看能否干掉洞玄子,为花简宁儿报一点仇。罪魁祸首当然是小可汗。
  自听到有关梦蝶的事,对她的思念,宛如从沙漠涌出来的地底甘泉,没法遏抑。
  飞霞阁阒无人声,外面传来秋虫的鸣唱,令他想起荒谷小屋的岁月。过去像落在手掌里的一撮沙粒,不管你如何努力握紧,仍会从指隙间漏走,包括痛苦和欢乐。
  他从床上坐起来,忽有所感,那是单枪匹马的感觉,不单是指他现时的特殊情况,而是泛指整体的现状。不论你有多少战友和支持者,但是,最后还是单独一个人掌握着关键和秘密,其中的错综微妙,由于别人缺乏他的亲历其境,是没法完全掌握和明白的。
  这个想法令他感到孤独。
  为何以前从没有过这般的感觉呢?原因或在于过去十多天在大江联的经历,知得愈多,想法会不住改变,甚至迷失,且会将个人的感情投进去。
  光是如何说服女帝同意他的看法,认同他的手段,便非常头痛。武曌绝不会如他般同情和怜悯大江联内的任何人,而一律视为叛逆或外敌。
  如果他是铁石心肠的人,一切不成问题,问题在他不是这种人,受着感情的支配。
  湘夫人的声音从外厅传进来,道:“徒儿快起床来见师父。”
  龙鹰在湘夫人对面坐下,道:“徒儿要溜了!”湘夫人美丽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他,道:“溜到哪里去?”
  龙鹰耸肩道:“当然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再不走怕有钱也没命去享受。”
  湘夫人白他一眼,道:“真夸大!更是倒转来说,你才是那个使人没命去享受的人。”
  龙鹰笑嘻嘻道:“做师父的,最重要是须以身作则,明辨是非黑白。被小徒干掉的那个小子,叫害人终害己。哈!师父勿以为小徒在开玩笑,我今天立即走,如果师父不给小徒安排舟船,小徒泅水也要离开。”
  这叫以退为进,一方面令对方不怀疑自己对月会另有居心,且可争取早些儿离开。趁武曌以为他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溜往岭南去与花间女并肩作战。湘夫人不悦道:“还要胡闹,你当是小孩子玩游戏吗?”
  龙鹰摊手道:“留我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
  湘夫人差点语塞,没话找话说的道:“你至少该待宽公回来后,才做决定。”
  龙鹰奇兵突出的道:“师父和柔夫人是什么关系?”湘夫人双目杀机一闪即逝,冷冷道:“你说话要检点,不要胡言乱语。”
  怒气从龙鹰心底里涌出来,源自对人性丑陋一面的愤慨,光火道:“你当我是第一天出来混吗?柔夫人与你虽在作风上有出入,媚术却是如出一辙。我也不知走了什么运道,第一天已踏入你们精心布置的温柔陷阱,我宁愿面对的是真刀真枪,也不愿对着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召我到总坛来就是要害我吗?一个是这样,另一个也是这样。”
  湘夫人不嗔反笑,柔声道:“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柔夫人又怎样害你呢?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子,昨天她帮了你一个天大的忙,还冒着开罪白清仁之险,你晨早起来便已派她的不是。”
  龙鹰晓得她是以柔制刚,他却是得理不饶人,原因在他是真的想立即离开。唯一可令他留下来的,是要在月会上击杀洞玄子。但不论他对自己如何有信心,在见过洞玄子后,心中清楚成功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他怎都不能像对付薛怀义般,斩下他的首级,即使能重创他,亦难以在众目睽睽下不留手的置他于死地。一个不好,被他邪术所制,便是阴渠里翻船,毫不划算。
  倏忽间压下怒火,晋入魔种之境,沉声道:“问得好!表面看,柔夫人对我好得没话说,便像师父,派康康来对付我,还说甚么禁不起她的哀求,事实上却不知在我身上弄下什么手脚,这方面,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接着大老板指使他的二女儿来害我,令我整天热欲难熬,更抵不住你们邪门的异术。因着复真的事,你们根本不愁老子不自动送上门去,故此前晚师父亲自出手,逼复真交出翠翠,又不见你如此对付夫罗什那小子?柔夫人一见小弟,立即施展媚法,目的就是要将玲莎安置到我身旁,对我肯定有害无利。虽然我仍弄不清楚你们这般做的目的,却清楚不会是好事。你给我通知花俏娘那骚货,对玲莎,小弟是无福消受,敬谢不敏。”
  说毕这番话后,整个人松弛下来,过去几天的紧张和不安,像滔滔大河般倾泄了。
  自花简宁儿葬礼之后,支配他的是情绪而非理智。直至刚才一刻,还一心想杀死洞玄子,因只有如此方可减轻心中的内疚,但这却是不切实际的想法,除非将他和洞玄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作困兽斗,否则要杀洞玄子便如杀席遥或法明般的困难。奇怪的是这个想法在过去多天里一直支撑着他,令他感到留下来是有意义和作用的。
  昨天中了柔夫人的媚术,有着当头棒喝的效果,使他回复理智,晓得不单有吃败仗的可能,且绝不可以感情用事。花简宁儿之死对他的打击既深且重,令他陷于情绪大起大落的波动里,还刻意寻欢作乐,麻醉自己。幸好终于清醒过来,不再囿困于私人恩怨中,而是以大局为重。
  此地已是不宜久留。
  在如今的情况下,忽然要走。道理是说不过去,幸好还有最后一招,就是耍无赖。
  湘夫人敛起笑容,道:“高奇湛和你说过甚么话?”
  就她一句话,龙鹰明白过来,大江联情况的复杂,的确出乎想象之外。
  难怪宽玉曾说,湘夫人的行为,他和小可汗有时亦管不到。
  以小可汗为首的汉人派系,实则由两大集团结合而成,一为小可汗台勒虚云及其一手提拔的高奇湛,以及下面的将兵。小可汗之所以能坐稳大领袖的地位,是因为默啜只信任他,没有他们父子,大江联根本难以成事。
  另一为玉女宗和香霸的邪恶世家结合而成的集团,由香霸、杨清仁、湘夫人、柔夫人等人主事。
  如果他没有猜错,台勒虚云并没有当皇帝的野心,故自称为拓荒者。不论智慧武功,雄才大略,他也是高高在上,更看透世情,不将世间的权力名位放在心上。可是造化弄人,命运偏将他摆在这样的位置上。不过只看他亲自下令杀死花简宁儿,便知感情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一回事,凡阻挡在他拓荒路上者,他绝不留情。
  正因他是这样的一个人,超卓如高奇湛者,方肯为他所用。台勒虚云正是唯一能凝聚各大派系的人物,才情武功,均足以服众。如果能杀死他,大江联肯定分崩离析。
  不过如此诱人的想法,只能在脑袋内转转,小可汗像法明和席遥般,令龙鹰没有半分把握。即使台勒虚云肯和他单打独斗,决一生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经弓谋向他透露杨清仁的底细后,龙鹰对此子有着全新的看法。
  他不清楚杨清仁的祖父杨虚彦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只知是须劳动寇仲、徐子陵、跋锋寒和侯希白四人连手方杀得死的厉害人物。如此人物,像台勒虚云般,绝不甘于平凡,以他大隋皇族之后的身份,其目标当然是要将失去的东西取回来,那就是皇帝的宝座。
  白清儿既深爱杨虚彦,又千辛万苦去寻他的后人,且培育成材,正是想完成杨虚彦的未竟之愿。
  要做皇帝的是杨清仁。
  凭台勒虚云洞悉一切的智慧,没可能不淸楚这个情况,而他肯与杨清仁共举大事,是同意了让杨清仁来当皇帝,而他只是造皇者。
  至于香霸,则秉承家族的使命,东山再起,将他的邪恶事业扩展至中土的每一个角落,成为操控国家,无名却有实的皇帝。
  大江联以赵德言、席应和白清儿传承下来的魔门为骨干,因应时势的变化,与以往的魔门已是迥然有异,且统一在同一个目标下。
  像洞玄子般的魔门高手,才是中土魔门的漏网之鱼,成为小可汗与杨清仁和香霸沟通的桥梁,现时洞玄子因臭味相投,倾向香霸和杨清仁的一方。
  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有了这样的明悟后,立即豁然贯通。
  台勒虚云并不想杀他,要杀龙鹰的是香霸。香霸看来亦不是只杀他那般简单,而是透过洞玄子的邪术,配以媚法,将龙鹰控制在手里,做他的工具,故而不惜出动柔夫人。
  所有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掠过心头。龙鹰回复嘻皮笑脸,道:“师父不要岔到别处去,比对起来,高帅对小徒更坦白直接,不会像师父兜兜转转,口不对心。”
  湘夫人大嗔道:“我如何口不对心?”
  龙鹰好整以暇道:“那师父来告诉我,小徒应否继续执行‘飞马任务’?”
  湘夫人没好气的道:“还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吗?”
  看着眼前明艳照人的女人,虽明知她和香霸合作无间,可是当想到她和杨清仁纠缠不清的恩怨情仇,也禁不住心生怜意。她真的全心全意捧杨清仁做皇帝吗?抑或只因师命难违?无论如何,她已是泥足深陷。
  湘夫人有种魔力,就是令人不论如何恨她,可是和她在一起时,总有一种甜蜜的滋味,使你忘掉她暗里的所作所为。
  龙鹰摊手道:“既然如此,为何又千方百计来害老子?他奶奶的,你当老子是易吃的吗?小可汗亲口向老子证实,这叫做权力倾轧。白清仁凭甚么使得动花俏娘,因为他的权力比你更大,甚至不放小可汗和高奇湛在眼内,我行我素。你若是真的认为老子是‘飞马任务’的最佳人选,没有老子不行,阻止不了亦该来警告我。勿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南城、北城有何风吹草动能瞒得过你?你昨夜亲自下令,逼复真送翠翠回风月楼去,已伤透了我的心。你当老子不清楚吗?没有事情比得到商月令更重要,她是当大战来临时,取得襄阳的踏脚石。如此重要的东西,你们绝不容落入我们突厥人手里。师父和小徒间的矛盾,是永远不能化解的。他奶奶的,老子今天便走,天王老子也没得商量。你不和小可汗说,老子自己去和他讲。”
  湘夫人敛起笑容,严峻的看着他,一瞬里,现出既惊异又愤怒的眼神,马上又将自尊心受到委屈所引起的愤恼抑制住,俏脸泛起龙鹰从未从她处发现过的神情,有点冷漠,其中又带着深深的疲倦。淡淡道:“范轻舟!你知否自己正徘徊在叛帮的危崖边缘?”
  龙鹰双目魔芒剧盛,冷笑道:“是又如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你奶奶的,忘记了老子的绰号叫‘玩命郎’吗?给老子告诉小可汗,我午时到汗堡见他。”
  接着猛地起立,回复笑脸,道:“现在小徒到南城和我的众多相好道别,希望只是生离,而非死别。”
  哈哈一笑后,扬长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章 异国绝色
下一篇:第十二章 帅垒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