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二章 帅垒风云
 
2020-06-28 18:24:4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策骑飞箭,朝二帅垒奔驰。
  他刚到南城去,表面上是到卖醉轩向苗大姐等道别,又到香居去,真正的目的是与弓谋碰个头。在时机未至前,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何况弓谋对香霸现时的情况并不清楚。
  弓谋的情报,虽与一般的道听途说有很大的分别,但大多仍是听回来的,离机密还有段距离,容易混淆事实真相,像有关杨清仁的事,都算到高奇湛身上去,令龙鹰对高奇湛生出误会。
  人的确很奇怪,以前没想到离开时,会安于现状,可是此念一生,像燎原的野火般,使龙鹰不愿耽搁半刻。左垒在望。
  龙鹰到左垒去,是要归还飞箭,顺道向使他心生敬意的高奇湛话别,纵然将来对垒沙场,可是际此一刻,他仍视高奇湛为朋友。不由想到未来在某一天,他或许要射杀飞箭,心中的哀伤无奈,令他的心扭出血来。
  垒门大开下,龙鹰飞骑直入。隔远看到帅垒中央的大广场人影幢幢,还传来射箭和兵器交击的声音。
  他心忖已近正午,看来是在晨操之后,高奇湛和他的人仍在练习,直至此时。如此秣马厉兵的战士,绝不可轻视。
  离广场尚有二千多步,他放缓马速。看到高奇湛了,他杂在十多个立在广场边缘处的人里,闻得蹄音,他和身边的人目光齐朝龙鹰投过来。
  其中两道目光,如有实质般打量着他,令他从心底生出寒意。
  他看到杨清仁了,不用任何介绍引见,他已肯定是这个‘影子刺客’杨虚彦的后人。杨清仁随随便便的站在高奇湛身旁,与高奇湛高度相若,一袭青衣儒服,打扮得像个出身书香世家的公子哥儿,却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强横气势,逼人至极。
  他的眼神慑人,深邃机灵,精光内敛,用神时电芒隔空射来,像黑夜里亮着的明星,又略带忧郁,有一张多情善感的嘴,头发柔软却浓密,其外相一点不被高挺俊伟的高奇湛比下去,反多出点潇洒自如的动人意态。从任何角度看,都感觉不到他是好与斗狠之徒,且是冷酷无情,但龙鹰已淸楚掌握到,杨清仁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收到他要离开的消息,专诚在此恭候他的大驾。
  转瞬抵达广场,龙鹰跃下马来,牵着飞箭朝十多步外的高奇湛和杨清仁走过去。哈哈笑道:“小弟是来还马哩!”
  高奇湛向他使个眼色,朗声应道:“飞箭注定是范兄的坐骑,何用还我?来!让高某为范兄引见几位兄弟战友。”
  龙鹰牵马立定,目光投往杨清仁。
  与杨清仁笔直高耸的鼻管和棱角分明的嘴唇,形成鲜明对照的深邃眼神,正坦然回敬龙鹰的目光。龙鹰可以感觉这种若无其事的目光后,还隐藏着很多东西,可是他整体形成的魅力,很易令人忽略了他的危险性,这也是一个超级刺客必须具备的特点,当想到他博通天文术数,危险的感觉更趋强烈,杨清仁愈发深不可测。
  龙鹰不单看不穿他武功的深浅,也瞧不破他的胸怀。至少在外相上,他丝毫不露内心的端倪。
  如此人物,确有争霸天下的本领,难怪能与台勒虚云平起平坐,自作主张而不受责。
  当高奇湛介绍他“白清仁”的名字,杨淸仁落落大方现出一丝友善的笑容,抱拳作揖。此时龙鹰眼内只有他一个人,耳鼓回响着他的名字,虽是仍对其他人逐一还礼,但都不放在心中耳里。
  龙鹰瞧着杨清仁的同时,杨清仁亦以他安详的、洞察肺腑的目光默默审视龙鹰,他的眼神看似不凌厉,可是龙鹰偏感到身上热一阵、冷一阵的,像受刑一样。
  这是甚么功法?
  就在这一刻,他生出明悟,杨清仁不但得到与婠婠差不了多少的白清儿的真传,且传承了祖父杨虚彦的绝学,更是真正将《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融会贯通的人。他奶奶的,未交手已晓得杨清仁的武功,不在妲玛夫人之下。
  杨清仁最可怕处,是他身负三家绝学,却能深藏不露,若非龙鹰身具魔种,休想能生出感应。
  高奇湛的声音在他耳鼓内响起,道:“范兄似有告别辞行之意,何事这般来去匆匆?”
  龙鹰从未发一言的杨淸仁转往高奇湛处,见他满目忧色,知他关心自己,心中感激,微笑道:“我这人惯了漂泊生涯,现在即使变了个生意人,仍少有留在一地超过十天。更何况小可汗有任务派下来,须到外面去完成,下次回总坛再和高帅把酒尽兴。”
  广场上练习骑射的数百人都放慢手脚,目光频频往他们这堆人投过来。十多人里,有几个该是二十八宿的人物,他们隐藏和伪装的本事与杨清仁差远了,眼内不时杀机闪现,充满仇恨。
  高奇湛未来得及回答,杨清仁开腔了,插言道:“范兄此去,不知何日回来?回来时愚生又不知会否身在别处?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范兄和愚生何不下场玩玩,以壮范兄行色?”
  十多人里,属杨清仁手下的五个人同时起哄,推波助澜。高奇湛和他的手下却人人眉头大皱,显然清楚杨清仁绝非“玩玩”那么简单。
  杨清仁的声音冷漠坚定,似是说着与己无关的事,但没法否认的是他低柔喑哑的腔音,能直钻到听者的心底里去,像诵经般使人难以抗拒。
  场上所有活动静止下来,察觉到龙鹰和杨清仁间,有事发生了。
  龙鹰虽是正中下怀,但亦首次生出全无把握的感觉。这个人太厉害了。微笑道:“应该发生的事,迟早会发生。对吗?”
  杨淸仁点头道:“原来范兄并不如表面般的无知。坦白说,愚生是个对事物抱着深刻怀疑的人,从来只服膺事实。”接着现出一个大有深意和带着嘲弄意味的笑容,语调却冰冰冷冷,道:“只恨事实也往往表里不一,故愚生只能顺天而行。然而实话实说,愚生还是非常欣赏范兄,更希望能成为范兄的知己。范兄请!”
  龙鹰将飞箭交给高奇湛的一个手下,哑然笑道:“白兄一边说范某人非是无知,但另一边却当小弟是白痴和傻瓜。明明摆着是利害之争,却偏要满口什么天意呀、事实呀的漂亮话。你奶奶的!摆明是想取老子的小命,还要说什么娘的欣赏你,希望能成为知己,这才是表里不一。要动手吗?一句话便够,老子随时奉陪。给我拿刀来。”
  人人听得脸色微变,想不到龙鹰如此不留余地,摆明车马要以生死相搏,只有杨清仁仍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还有是高奇湛从容冷静,因知龙鹰动了真火。只有龙鹰明白自己在营造放手杀对方的气氛和形势。
  杨清仁淡然自若的道:“范兄快人快语,令愚生大感痛快。不过无论拿什么刀给范兄,仍非范兄惯用的虎头刀,愚生并不想在兵器上占范兄便宜,空手过几招如何?”
  龙鹰立即大松一口气。
  虽说任何兵器来到他手上,他都能将兵器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始终是一种限制,除非像接天轰又或乌刀那般的奇门异器。当年拿刀与万仞雨对打,对方是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他相形见绌,没法争得上风。当然,正如法明说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功法,最利白手施展,杨清仁表面是在关照他,实则是居心不良,欺他的拳脚及不上他在刀上下的苦功,欲攻他个措手不及,于数招之内取他的命。
  如此看,那晚与湘夫人交手的过程细节,这小子是一无所知。
  龙鹰心忖让老子给你一个惊喜时,高奇湛发言道:“范兄如要用刀,在下垒内有把厚背刀,重达三十六斤,该非常适合范兄。”
  他的话一出,杨清仁一方人人晓得他是看不过眼,明着点醒龙鹰,勿要与杨清仁比拳脚功夫。
  龙鹰微笑道:“高帅关心小弟,范某非常感激。不过小弟的拳脚功夫,并不在我的虎头刀之下。哈!听到‘动手’两字,小弟立即精神百倍,白兄请!”
  杨清仁仍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他的手下却无不现出嘲笑的神情,肯定心里在想,看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何收场。
  高奇湛听得剑眉紧蹙时,龙鹰大步朝广场中心举步走去。
  正在场中练习者,全散往广场四边,还以为是一般比武较量,等瞧好戏,哪想到其中的兵凶战危,动辄是分出生死之局。
  髙奇湛赶到龙鹰身旁,与他并肩步往广场中央,约束声音,只说给他一人听,道:“他是一意杀你,范兄千万勿掉以轻心。白清仁有一套奇异的内功心法,别走蹊径,用兵器与否对他没有分别。”
  龙鹰心忖高奇湛不但为人正直,且非常够朋友,乘机问道:“他因何这么想杀我?”
  高奇湛叹道:“内情异常复杂,不是一句两句可说清楚,有机会可直接问宽公。”
  龙鹰道:“据闻入选‘飞马任务’的另两个人里,其中一个与高帅有关系,是否确有其事呢?”
  高奇湛讶道:“绝无此事,范兄是听谁说的?”
  龙鹰心中后悔,难道告诉他是弓谋说的吗?他对自己如此有情有义,真不想骗他,忙道:“这是在街上流传的,他奶奶的,原来只是流言蜚语。”
  高奇湛没有深究,稍一犹豫后,凑近点道:“事属机密,在下却忍不住要告诉范兄。其中一人,是白清仁的师弟,不论才智武功,均为上上之选,且是个对娘儿非常有吸引力和有手段的人,在范兄来前,我们曾对他寄予厚望。”
  龙鹰心想,这个人才是懂御女之术的人。道:“这就是白清仁要杀我的其中一个原因。唉!他太高估小弟了,我既对商月令不感兴趣,亦自问高攀不起。”
  此时两人抵达广场中央,杨清仁仍留在原处,正脱掉外袍,现出完美的体型。
  龙鹰看得心中暗赞,杨清仁方是娘儿难以抗拒的男子,难怪湘夫人被他迷倒。
  高奇湛的声音在他耳际响起,道:“范兄不感兴趣,皆因身边美女如云。不过让在下将听回来的告诉你,凡曾见过商月令者,无不惊为天人,神魂颠倒,甚至茶饭不思,对其他女人再没有丁点兴趣。”
  龙鹰的“色魂”立即被他的话召回来,双目放光的道:“勿要哄我!”
  又不解道:“高帅像在鼓励小弟的样子,不是很矛盾吗?”高奇湛目光投往立在原地、等待他们将话说完的杨清仁,满怀感触的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谁能像白清仁般,凡挡在路上的东西,一脚踢走?未来的事,谁都不清楚,在下只知大家和衷共济的最重要条件,就是当飞马牧场落入范兄手上的一刻。”
  拍拍他肩头,退往场边去。
  杨清仁移动了,朝他笔直走过来。
  倏忽间,龙鹰已登上峰颠,变得冷如冰雪,不着一物。就在杨清仁向他踏出第一步,离他仍在过千步外,两人间已像给一条无形的线紧锁在一起,谁都没法摆脱。
  杨清仁仍是那样子,不温不火,冷漠沉着,但落在龙鹰的魔目里,在这表象之下,杨清仁正不住往上攀升,那不止是功力的蓄聚,更是精神力的集中。精神力再不是虚无缥缈,而是有实质的异力。
  他走的似是直线,但龙鹰清楚掌握到他步法具有游移不定的特性,且速度快慢不一,令人看得头昏脑胀。
  龙鹰哈哈笑道:“只看白兄奇异的步法,便晓得白兄的武功与一般中土的内家心法有异,令小弟大开眼界。哈!真爽!”
  他故意指出杨清仁来自《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武功非属中土家派,是要乱他心神,使他疑神疑鬼,不知高奇湛告诉过有关他的什么事。
  杨清仁双目寒芒烁闪,忽然加速,直至离他不到五百步,神态冷漠的道:“武功就是武功,岂有地域之分、正邪之别?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那末的简单。”
  说话间,已来到百步之内。
  以龙鹰为中心周围丈许的空间,似被冰雪般的寒意凝固起来,使人动弹不得。而实情却非是如此,纯是一种心的感受。
  龙鹰心呼厉害,他的魔种何等敏锐,晓得此为一种精神奇功,对方奇异真气的作用只占一成,另九成是以精神气机隔远锁着他的心神,好压得他生出难以力敌的气馁感觉,未交手先寒敌之胆。
  龙鹰心忖他奶奶的,竟敢在鲁班面前弄大斧,但亦知此势不可长,若任他不住添压,到他逼近动手,吃亏的将是自己。
  如此对手,绝对可与席遥、法明、参师禅那级数的高手媲美而毫不逊色,且是难寻,顿然激起龙鹰的魔性。
  据向雨田所言,魔种本是最可怕的东西,一个不好下走火入魔,会令人性情大变,成为没有人性的异物。向雨田有个师兄,因练出岔子,变成可怕的淫魔。或许是这个原因,使向雨田引以为戒,终生不近女色。
  龙鹰幸运多了,享尽男女间美好的一面,只有在战斗时,现出魔种本色。
  一拳击出。
  魔劲脱拳而去,隔空轰击已移至三十步内的杨清仁。
  广场不闻半点声息,观战者逾三百人,人人屏息静气,全神观战。唯一的声音是从垒内各处闻风赶至者的足音,显示围观的人数不住增加。
  眼力低者,都看得大惑难解,不明白龙鹰为何白花真气,击出此难起任何实质作用的一拳。
  更有人在想,杨清仁只凭护体真气,便可轻轻松松的化解。
  只有高手如高奇湛者,方晓得龙鹰此着精妙绝伦,可破掉杨清仁从起步开始,一手营造出来的气势和战略。
  以两军对垒来说,龙鹰就是以奇兵突破的方式,去破杨清仁强大的战阵。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不宜久留
下一篇:第十三章 生死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