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三章 生死交锋
 
2020-06-28 18:25:15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剎那之间,魔劲直撞杨清仁。
  果如在场大部分观者所料,杨清仁并没有动手封挡,只是凭身法迅疾无伦往左右各晃动一下,将龙鹰拳劲化去。登时惹得属杨清仁派系的“二十八宿”人物大声喝采。
  岂知表面看来毫不惊险的首次交锋,却令杨清仁和龙鹰同时色变,双方眼内均闪现骇异神色。
  要知龙鹰正处于万里晴空的至境,不论对手如何厉害,绝不为其所动,之所以动容,皆因确是难以按下心中的震惊,使他从魔变至境坠落凡尘,乃前所未有之事,因他认出杨清仁化解魔气的身法武功。
  若非是龙鹰,休想一个照面察破玄虚,杨清仁看似普通的应付手段,正是大唐开国时被公认为魔门第一人、“邪王”石之轩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奇功,后来他弟子之一“多情公子”侯希白得传功法,但是因性格所限,没法练得成功,还在晚年招来杀身之祸,最后由他的弟子花间美女练就。
  龙鹰曾与花间女梦蝶多次交手,又曾并肩作战,对“不死印法”非常熟悉,故甫接触下,立即辨认出来,此事完全绝对出乎他意料之外,而他的“不死印法”又与梦蝶有异,竟能将《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寒毒浑融其中,另出枢机,其威力不减反增。
  终于明白杨清仁为何选择较量拳脚的功夫。
  更晓得杨清仁的惊骇绝不在他之下,“不死印法”之所以能不惧刀枪劲气,皆因当刀剑劲气及体,真气入侵,能将充满杀伤力的“死气”转化为“生气”,且借之为用,所谓“死之极为生,生之极为死”,故能立于不伤不败之地。怎知龙鹰的魔气,套用女帝的理论,其“波动”之快之速,在任何先天真气之上,任“不死印法”和《御尽万法根源智经》如何厉害,亦只能勉强化掉部分魔气,其他便须封挡,更不要说可借用。
  “不死印法”的另一特性,是可藉气劲的接触,逑立交战双方精妙的联系,从而尽察对方真气在体内运动的情况,故可犹如未卜先知般压着对手来蹂躏摧残,占尽先知先觉的优势。当年的石之轩藉此不世奇功,横行天下,无人能制,强如“少帅”寇仲和徐子陵,遇上他亦只有吃苦的分儿。
  眼前的杨清仁,其天分才情或许仍及不上创出“不死印法”的石之轩,但看他能将“不死印法”和《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两种天南地北般的奇功异术融会贯通,便知他差不了石之轩多少。
  但不论杨清仁如何了得,魔气却是出入生死之间的奇异能量,不单借无可借,且没法建立能窥察对手的联系。换句话来说,魔种对“不死印法”有着天性上的相克,令其威力大打折扣,怎不教一直冷然自若、深沉自持的杨清仁惊骇至形于容色?
  对战双方微妙的愤况,即使高明如高奇湛,也难以掌握和明白。
  下一刻,杨清仁已展开幻魔身法,朝龙鹰飙刺而去,看似采的是直线,事实上却是先偏往龙鹰左方,再往他弯过去,似缓实快,两手平举胸前,十指做出精妙的动作,使人不但不知他要攻击何处,连对方是用拳、用掌、用指或用爪皆没法测中,其手法之奇异,旁观者都叹为观止,想到如换上自己下场,真不知该如何应付。
  眼力高者更瞧出他的速度似缓实快,根本不容对手有喘息的空间。
  一股如墙如堵的寒气,当两人间的距离缩短至二十步许时,直逼龙鹰而去,换过其他高手,肯定没法籍气机感应,自然还击,只余全力防守一个选择,但怎难得倒龙鹰这个身负种魔大法的魔门邪帝?
  高手相争,争的往往是一线之差,一旦落在下风,对方会利用争得的优势,狂攻猛打,在对手落败身亡前,绝不容有扳回平等优势的机会。便如龙鹰那晚大战湘夫人,化解了她的奇兵突袭后,一直压着她来打。
  压过来的气墙,比得上法明的“不碎金刚”,可知两者的功法,异曲同工,也从而推知杨清仁如法明般,有杀死自己这个邪帝的能力。
  不过由于魔气的波动,根本不受任何气场管束,故此杨清仁的一套,在他身上派不上用场。但当然不能轻视,因若被他占得上风,他龙鹰亦只有吃瘪的分儿。
  哈哈一笑,龙鹰往前下仆,面部离地剩下尺许时,两脚一缩一撑,施展弹射,箭矢般朝杨淸仁射去,斗的非纯是勇力,更隠含精准的战略计算,将对方的速度、步法、手法全包含在内。
  围观者增至七百多人,人人看得目瞪口呆,呼吸屏止。
  龙鹰斜冲而起,投进杨清仁的气墙去,登时将对手强凝的气墙撞为碎粉,烟消云散。
  杨淸仁挺拔的躯体抖震一下,龙鹰的头已朝他护胸的双手直撞过来。
  全场哗然骇叫。
  如果杨清仁肯不顾小命,双手全力轰向龙鹰的头,肯定龙鹰脑爆而亡,只恨龙鹰整个人化为最凌厉的武器,且已成势,杨清仁或许可杀死龙鹰,但怎也来不及退闪,会给龙鹰撞上他胸膛,加上杨清仁晓得龙鹰的奇异真气是化无可化,故自己除了陪葬外,再没有别的可能。
  谁猜得到,龙鹰一出手竟然是两败俱伤的招数?此正为龙鹰智计过人处。
  由于清楚杨清仁的底细,这么一个对帝座有野心的人,绝不会因要杀一个人把自己赔进去,唯一选择是闪避保命。
  龙鹰更是仿效当年击败符君侯的故智。论武技,符君侯实不在他之下,之所以败得这么快、这么惨,正是因他最能在广场式空间发挥威力的弹射奇技,不但是对手造梦也想不到,更是因其迅似鬼魅的速度。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杨清仁身上,当龙鹰往下斜仆,立知不妙,但双方之势已如离弦之箭,没法改变,所以龙鹰箭矢般射过来时,没有丝毫空隙让他变招应付,只余下同死或共生两大选择。
  龙鹰亦在不得已下行此险着,未能在月会上杀洞玄子,是个大遗憾,但如能干掉杨清仁,比起杀洞玄子是有赚无蚀,非常划算。而看到杨清仁显示出来的功架实力,不冒点险怎能立此奇功?
  杨清仁闷哼一声,似要往右晃动,却是朝左避开两步,双手虚按,发出劲气撞向地面,支撑侧斜的身体,同时飞起右脚,朝龙鹰的头面疾踢,连消带打,动作完美无瑕,宛如行云流水,不见半分临时变招的滞碍,惹得全场采声雷动,不只是他派系的人,也包括其他人,可见纯是因他的精采招数叫好。
  只有龙鹰清楚明白,杨清仁被他逼在下风守势。
  “砰!”
  龙鹰双拳狂轰杨清仁踢来的一脚,震得他浑体猛颤,气血翻腾。接着籍反震的力道,仍在凌空的当儿,侧身连环踢出两脚,一攻其胸口,另一踢他面门。
  全场鸦雀无声,高手相争,确是无法想象,凌厉至极,诡变百出。杨清仁的反制是精妙无伦,岂知龙鹰延续优势的方式,更使人叹为观止。
  “砰!砰!”
  劲气爆破。
  杨淸仁临危不乱,撮指成刀,硬以掌缘切中龙鹰踢来的双飞脚,籍势闪开,精采处非是顺左移之势而行,而是抽身后撤。个中微妙处,在场者只有几个人能掌握明白。
  能在近身搏击里逆势而行,实是扭转下风劣局的奇着,绝不易办到,连龙鹰也不明白他是如何办到的。
  他劈中龙鹰两脚的手刀用劲巧妙,不单化去脚劲,还生出强扯龙鹰坠往地面的力量。其可怕处,是周围充塞着如有实质的寒毒气劲,像冰雪般把他封固其中,那种难以移动的感觉,一如在噩梦里明知大祸临头,仍没法动弹,又或纵然反击亦用不上力道的无奈感觉。
  龙鹰喝一声:“好!”
  这赞语是发自内心,“不死印法”加《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成果,真是非同小可,女帝不论,但自法明、席遥和参师禅后,杨清仁肯定是另一个难缠的对手,使他生出小命被威胁的滋味,也令他魔性大发,放手拼搏。
  就在双足着地前,脚底涌泉穴魔劲爆发,竟弹往丈许高空,再迅疾翻腾,一手收后,另一手拳轰杨清仁天灵盖。
  他的反击完全出乎杨清仁料外,因没法建立连系,他再没法如以往般先一步把握对手虚实,使天下无人不惧的“不死印法”大打折扣,他更是很不习惯。尤有甚者,“不死印法”之所以不死,并非刀枪不入,而是任何入侵的真气,均能被转化,至于及体的兵器,仿如不含真劲的东西,凭护体真气已足够化去有余。偏是龙鹰的魔气非同一般真气,只能封挡而难以化解。如被击实,再多练一百年“不死印法”也要落败身亡。
  杨清仁行之有效的一套,在此时完全派不上用场。
  杨清仁也忍不住喝了声“好”,竟来个坐身拗腰,上身后仰,左右手各伸食、中两指,点在龙鹰从上方轰下来的铁拳上。
  人人生出不忍卒睹的心情,龙鹰这么的全力下击,躲避是唯一对策,如此以指硬迎,不给轰得骨折肉裂方是怪事。
  拳指接触,不传任何劲气交击之音。
  龙鹰却是心叫不妙,怎想得到杨淸仁反击的力量如此狂猛,且是从未碰过的奇招。
  首先是大半拳劲往两边泻泄,接着是尖锐的指劲闪电般沿手破入经脉去,杨清仁的右二指和左二指蕴含两股不同的力道,一正一反,一寒一热。
  寒如冰雪、热似火烧。
  正反的力道像要硬将他体内的经脉推前和逼后,令他有种被撕开成两半的可怕感觉。
  这才是《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顶尖功法,更可能混有“不死印法”的异术。
  以龙鹰魔气的能耐,任何入侵的真气,都能在体内削弱化解,可是杨清仁的真气,却如有灵性似的,侵入经脉后懂得找空档子钻,使龙鹰魔气的天然防御力没法全面起作用。
  杨清仁闷哼一声,滚落地面,旋又凭腰力弹起。
  以他估计,任龙鹰再怎样本事,都会应指往后抛飞,那时他再乘势追击,杀龙鹰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交锋至此,虽仍是杨清仁被逼落守势,处在下风,不过他的反击招数,着着精采,即使以龙鹰的智计武功,仍无法牵着他的鼻子走。且一个不好,辛苦营造的优势将尽付东流。
  龙鹰长笑道:“痛快!”
  竟是借力腾身,陀螺般旋转起来,升至两丈许高处,朝前翻去,到离地丈许时,杨清仁刚立定,龙鹰扭身两脚连环疾踢,取的是杨清仁的后脑勺。
  “砰!砰!”
  劲气激溅。
  杨清仁以双掌硬格两脚,往后飘退。
  龙鹰凭旋转将杨清仁入侵的真气排出体外,但已受了内伤,不过杨清仁刚才的奇技,肯定耗用了他大量真元,故首次在反击上无以为继,不得不退而避之。
  观者没人发出任何声息,喝采暂止,因谁都弄不清楚哪一方占在上风。
  龙鹰单足着地,武功低者只见他如一个影子般闪了闪,欺至杨清仁左方死角位处,两手两脚像不属于生人般,且违反了人体骨骼的极限,狂风骤雨般朝杨清仁攻去。
  杨清仁仍是那副从容冷然的模样,见招化招,使出精妙绝伦的手段,踏着奇异的步法,没一刻停留在同一位置,应付龙鹰无隙不觑、近身拼搏的可怕招数。
  包括高奇湛在内,再没有人可掌握两人间的胜负。
  龙鹰此时不但忘掉伤势,还忘掉自己,忘掉一切。他手脚虽在忙着,精神却是提升和抽离的,亦因这称升华,使他感应到杨淸仁强大的精神力量,对方也是凭精神异力,故能有应付他龙鹰水银泻地式攻击的资格。
  “轰!”
  龙鹰逼不得已下和杨清仁对了一拳,身不由己的朝后退开。
  为此,杨清仁付出了代价,硬以“不死印法”捱了他扫往右肩的切掌,虽未伤及肺腑,已教他好受了。
  杨清仁接着劈出隔空掌,掌掌寒毒如冰,并含雪凝之效,封死龙鹰所有后着,扳回平等之势。
  龙鹰看着他退往远处,哈哈笑道:“白兄不是想鸣金收兵吧!哈!小弟正在兴头上,快来再战三百回合,包保白兄到地府后会大呼过瘾,死也感到值得。哈!”
  他这番话说得极重,目的是逼杨清仁再战,对此人他已生出寒意,不趁今天拼死干掉他,势将后患无穷。现在难得有这么的一个机会,使杨淸仁既负伤又真元损耗,岂肯错过?两人此时斗的是看何人更快复元回气,对此龙鹰有十足的信心。
  杨淸仁于离他二十步处立定,哑然失笑道:“范兄真懂说笑,即使愚生要赴地府阴曹,必找范兄做伴,如此大家有讲有笑,不愁寂寞。”
  龙鹰立即对他做出新的估计,知他虽一心想杀死自己,却非是有勇无谋,只知好勇斗狠之徒。而是提得起,放得下,目光远大。自己在外面有名有姓,至少是杨清仁以为如此,他和手下“二十八宿”,全是精于刺杀的人,还怕没有杀他的机会吗?
  正要回话,蹄声骤响,数十骑从垒门旋风般奔进来,领先者赫然是不见多天、大江联第二把交椅,联内突厥人的领袖宽玉。
  龙鹰心中暗叹,知道错过了宰杨清仁的黄金机会。下次对上,鹿死谁手,连他都没有把握。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二章 帅垒风云
下一篇:第十四章 胜败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