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三章 野火舞会
 
2020-06-28 18:19:0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俟姬纯宛如融入了黑夜的美丽幽灵,载着龙鹰,将船只划进湖湾林木隐蔽处,一双眸神像在最深黑的海洋里闪亮的神秘宝石,凝视着他。
  一阵比以往与她任何接触更为强烈的激动,潮浪般卷过龙鹰的心神。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思念她,渴望可以再将她拥入怀里去,让她在耳旁倾诉有关她的一切。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她在自己心底里激起的微妙感情,可是当此刻面对着她,他无需任何努力已深刻地体会到两人间耐人寻味的关系。爱是种非常折磨人的感觉,当爱上的是秘不可测、若即若离如她般的女子,却也令他尝到前所未有的动人滋味。
  万俟姬纯轻轻的道:“我要走了!”
  龙鹰失声道:“甚么?”
  万俟姬纯现出编贝似的雪白牙齿,盈盈笑道:“你这人哪,总爱大惊小怪。我和你都不是属于这里的,我要离开,有一天你也要离开。”
  龙鹰道:“你走了,我怎么办?”
  万俟姬纯哄孩子般道:“走了也可以回来嘛!何况姬纯和你的事,尚未有完结。”
  龙鹰熊熊烈烧着希望的火焰,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和姬纯的事,究竟是什么呢?姬纯说清楚点好吗?我可以跪下来求你。”
  万俟姬纯“噗哧”笑道:“看你的模样,不知是可怜还是好笑。算人家怕了你,告诉你吧!只有在一个情况下,姬纯才可以和族外的男子欢好,就是这人比族内所有男子更优胜,可让优秀的血缘进入族内,令我们保持强大。姬纯是看上你哩!你更是我们怎都没法杀死的人,所以没有人敢怀疑姬纯对你的看法。只要一天没怀有魔门邪帝的孩子,姬纯和你的事绝不会告一段落。”
  龙鹰的魔目不住睁大,难以置信的直瞪着她。
  万俟姬纯平静的道:“数百年前,我们已痛失向雨田这个天赐机缘,今天姬纯绝不肯再错过他的隔代徒儿,该是我们的,终于回归我们,保持秘族的强大,是我族最神圣的使命。”
  龙鹰浑身充盈着怎都没法诉诸语言的奇妙生机和感觉,宛似登临最高的山巅,朝任何一方眺望都是最壮丽的冰川河源,群峰俯首脚下。道:“由于小弟精气收敛,不容易令女子怀孕,到今天只美修娜芙为小弟生了个宝贝儿子,是因日夜不停的和她躲在高原的帐幕内欢合,恐怕至少干过一百次,方有如此美妙成果。哈!爽透了!”
  万俟姬纯丝毫不因他大胆无礼的言语轻薄而露出羞态,还狠狠白他一眼,若无其事的道:“那姬纯便和你好一百次,如仍未有结果,一脚踢你出帐。”
  龙鹰意气风发的道:“好第一次后,包保姬纯舍不得踢小弟。”
  又道:“那晚姬纯正是要告诉小弟有关生孩子的事,只是来不及说,对吗?”
  万俟姬纯没好气道:“早晓得让你清楚姬纯对你的心意,以后会多灾多难。我要警告你,未到时候,不准你碰人家。”
  龙鹰嘻皮笑脸道:“这个有得商量,但要先告诉我何日何时方是我们的吉日良辰,让我看看能否忍到那个好日子?”
  万俟姬纯终于吃不消他再没有任何忌惮的调侃轻狂,嗔道:“你再这样子,姬纯立即离开。”
  龙鹰笑嘻嘻道:“甚么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走。说说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总可以吧!”
  万俟姬纯举手将斗篷往后掀,现出绝世容颜,乌黑的秀发如云如瀑的垂流下来,美眸深注的柔声道:“今晚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龙鹰肃容道:“只要姬纯吩咐,我必会为你办得妥妥当当。”
  万俟姬纯娇躯一动,坐入他怀里,紧紧拥抱他,双手热烈地抚摸他的背脊,还献上香吻,炽烈的感情,在他们问来回激荡。
  龙鹰忘掉了这是大江联总坛,敌人的重地,忘掉了今晚的约会,需做的事,甚至忘掉了身在一艘飘泊湖边的小舟上。
  万俟姬纯任由龙鹰一双魔手为所欲为,凑到他耳边道:“我要你为我杀一个人”
  龙鹰是最迟到达的,幸好只是迟了半刻钟,集合的地点是北城南门外湖畔的凉亭,也是与葵蜜最初约定的位置。
  葵蜜打扮得清丽脱俗,穿的是浅黄色的紧腿小口长裤,上穿从头往下套、有领无衽的连衣裙,粉红色,上绣彩色花边,裙长及膝,外套紧身坎肩,最别致的是在腰间系彩色围裙,那种来自焕发青春的骄傲,确可迷死人不偿命。
  她还头戴圆顶绣花棉帽,前沿缀满银链,佩耳环、项链,那种醉人的异族少女风情,以龙鹰的见多识广,也感难以抗拒,何况还是人约黄昏后。她肯应约而来,足令他受宠若惊。虽只是初识,对她近乎一无所知,可是街廊避雨的亲昵接触,令他们间早建立起男女间微妙的默契。
  葵蜜白里透红的俏脸现出兴奋的神色,正和羌赤聊得兴高采烈,掩不住芳心内雀跃之情,复真则愁眉深锁,呆立一旁。
  葵蜜见龙鹰到,不顾一切的奔出亭子来,投进龙鹰的怀抱去,嚷道:“原来你就是一下子将夫罗什轰进河水里的大英雄,想不到呵!”龙鹰软玉温香抱满怀道:“美人儿认识羌赤和复真吗?”葵蜜侧起俏脸着他吻脸蛋,道:“他们是三坛级和四坛级的大人物,是了不起的人,更是宽公的心腹手下,不认识也听过呵!复真给人欺负得很惨,范郎定要为他出头。”
  龙鹰亲了她脸蛋、鼻子和大眼睛,笑道:“你怕看打架吗?”
  葵蜜傲然道:“怎会怕呢?还最爱看呵!不过听说他们有十多人,范郎要葵蜜为你们召援吗?打完架我们才亲热。”
  龙鹰见她妩媚迷人,对男女之事经验丰富,一点不害羞,且放浪形骸,不禁为之心神皆醉。为了让洞玄子放心对付自己,他这几天必须扮出放纵情欲的姿态,葵蜜正是理想的对象。放开葵蜜,向羌赤和复真道:“是时候哩!”
  今晚就算杀人放火,小可汗、湘夫人和香霸一方都不会追究,皆因小不忍则乱大谋,逼走了他不但难向宽玉交代,更错失唯一能收拾他的机会。想到这里,不由手痒起来。
  穿过长达十多丈的林中斜道,葵蜜像只快乐鸟儿般挽着龙鹰的臂膀,依偎着他登上一个小丘,视野倏地扩展,几疑是跨越了遥阔的距离,踏足塞外的草原。
  一个多弯曲折的小湖,像一面明镜般嵌在广达百亩的平坦草原上,湖水晶莹清澈,反映着灿烂的星空,大群天鹅,栖息湖边浅水处,又或绕湖低飞,自由自在。从这个角度看去,整个湖原区被参天的云杉围起来,没有半点此为北城一隅的感觉,与北城的其他部分,便如两个截然有异的世界,之间没有任何关连。
  龙鹰探手过去,搂着葵蜜的腰肢,心中强烈地思念在髙原时的日子,每一个与美修娜芙在羌塘湖旁帐幕内度过的晚夜。
  草浪随风起伏,散发阵阵清香,湖岸疏疏落落生起数十堆篝火,数百年轻男女围着各堆篝火弹奏乐器,唱歌跳舞,篝火送出袅袅烟雾,在半圆的月亮照耀下,升腾消散,草原较远处搭起零星的毡房,这一切组成南城繁华外最优美的自然风光,对龙鹰来说,野火场比青楼赌坊更具吸引力。不需任何努力,立即全情投入。
  羌赤和复真来到两旁。
  复真用尽眼力去搜寻,心焦如焚。
  龙鹰戟指道:“他们在那里,翠翠坐在夫罗什旁,正恭候我们大驾。”
  葵蜜娇声滴滴的嚷道:“在哪里呵!人家甚么都见不到。”
  复真道:“是否另一边湖岸最多人聚集处,还有人似在表演马技?”
  羌赤道:“范爷真的看到夫罗什?”
  龙鹰道:“难道我骗自己的兄弟吗?”
  复真担心的道:“这么多人,最怕大部分是站在夫罗什那一边的。”
  本唯恐天下不乱的葵蜜亦感心怯,道:“夫罗什最爱联群结党,恃势横行。”
  龙鹰道:“我们边走边说。”
  羌赤和复真都是经验丰富的好手,虽明知对方至少有三、五个人坛级在四坛之上,事到临头,反冷静沉着,随龙鹰走下草坡,往湖边举步。
  龙鹰道:“只要我一开声,包保敢立在夫罗什同一阵线者,只剩下十多人。谁敢帮腔,看我刮掉他的牙齿。”
  葵蜜失声道:“可是数百人一齐起哄,我们怎么办?”龙鹰笑道:“人多有屁用?多些来密些手,我说包其他人噤若寒蝉,就是噤若寒蝉。他奶奶的!凭这些未长满毛的小子,竟敢来惹我范轻舟?”
  连对他信心十足的羌赤和复真,亦感杂以相信。
  葵蜜怯懦的道:“人家待会怎办好呢?”
  龙鹰漫不经意的道:“想看热闹,先去找个有利位置,羌赤和复真会照顾你的。若害怕的话,就在附近找个空帐等我。哈哈!”
  葵蜜一挺高耸的酥胸道:“当然要看范郎逞威风哩!唉!但人家也害怕呵!怕范郎应付不来。”
  羌赤道:“动起手来,如何照顾葵蜜?”
  复真道:“给他们天大的胆子,都不敢碰葵蜜。”
  四人抵达湖边,开始绕湖而行,所到处,围着篝火跳舞唱歌的男女中,不时有人呼唤葵蜜的名字,邀她加入。
  葵蜜心神恍惚的一一婉拒。她既兴奋又害怕,心情矛盾。
  龙鹰道:“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动手,否则我的计策会不灵光。现在要决定的,不是如何抢翠翠回来,而是当翠翠到手后,究竟是送她回风月楼、左帅垒,还是我的飞霞阁?”
  复真紧张的喘了两口气,苦涩的道:“现在来说这个,是不是言之过早呢?”
  龙鹰沉声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我是夫罗什,又或在背后策划整件事的那个人,只要稍耍手段,便可逼得我们不得不立即动手。所以我们的第一步,就是将主动权重操手里,由我们牵着对方鼻子走,我要他们往东便往东,要他们向西走也绝不会跑往东南面去。哼!竟来和老子玩花样。”
  葵蜜一脸迷醉仰慕的神色瞧着龙鹰道:“他们会耍何手段花样呢?”
  龙鹰轻松的道:“例如见到我们出现,立即喂春药给翠翠吃,再当着我们向翠翠毛手毛脚,复真可忍得住不去和他们拼命吗?”
  复真立即骇得脸无人色,双目喷火,道:“我去和夫罗什拼命。”
  龙鹰喝道:“冷静点,否则如何行走江湖?任何事都可向好处想,只要喂春药的人不是你,但你却捧着个春情如火热的美人儿回家成其好事,谁能怪你?要怪便怪夫罗什。对吗?”
  葵蜜媚态横生的白龙鹰一眼,道:“范爷很坏呢!”
  龙鹰伸手拍拍她香臀,笑道:“我何时说过自己是好人?哈!快到哩。复真你心里要有个准备,看到甚么都当作看不见,如此夫罗什反会索然无味,大感没趣。”
  前方千多步外湖畔平原处,生起八堆篝火,团团围着三百多个年轻男女。男的雄赳赳,女的扮得花枝招展,刚才在南城外遇上与夫罗什结伴的十多人,全坐在右方斜上去的山坡处,有居高临下的优势。除坐在夫罗什旁的翠翠外,他们中还有三个突厥女郎,与他们态度亲热,正在调情嬉闹。
  果如龙鹰所料,翠翠娇慵无力地挨着夫罗什,任他搂着香肩,星眸半闭,双颊赤红,胸脯因急促的呼吸不住起伏,摆明被夫罗什下了手脚。
  羌赤拍拍复真,着他冷静。
  一组美少女正在随鼓乐起舞,她们的动作不大,只是围成圈子,挥动玉手,做着前进后退的简单动作,不知为何却能令人感到赏心悦目至极,当她们围拢成圈,仿如花蕊,散开时则似鲜花盛放,不住重复,却是教人百看不厌。夫罗什等十多人的目光全往他们投来,人人脸现冷笑。
  龙鹰从容道:“复真放心,我不会让夫罗什有当众轻薄翠翠的机会。”
  羌赤道:“坐在夫罗什右边的两个人,一个叫崔凌,另一个叫蛟腾,都是七坛级的硬手,属高奇湛的人。范爷看得对,这是个针对你设计的布局。”
  五百步。
  歌声仙乐般在草原飘扬。
  葵蜜花容失色道:“七坛级的人从不到这里来,怎办好呢?”
  龙鹰微笑道:“我管他娘的甚么坛级。对方真正的杀着,是夫罗什左手边那年轻汉子,像小弟般半坛都没有,武功却以他为最高。”
  复真愕然道:“我从未见过他。”
  龙鹰淡淡道:“他现在的名字叫活人,很快须改名为死人,其他的,你们都不用理。”
  三人齐吃一惊。
  葵蜜死命抓着他的手,紧张的道:“你要杀人吗?”
  龙鹰低声道:“退到后面去。”
  葵蜜打个寒颤,移入羌赤和复真中间去。
  众女郎舞罢,娇笑着各自回到东一堆、西一堆绕篝火而坐的同伙里去,登时惹来一阵起哄。
  喧闹声渐歇之际,掌声冲天响起,虽只是龙鹰一个人在鼓掌,可是每下清脆的掌音,却盖过了数百人的笑语声,敲进每一个人的心里去。
  数百人朝已来至百步许远、龙鹰等四人处望过来。
  翠翠也似清醒了点,见到来者中有爱郎在,骇得坐直娇躯。
  复真见夫罗什搂着心上人的香肩,不让她起身,恨得咬碎牙齿,狠狠道:“我要宰了他。”
  到五十步的距离,龙鹰停止鼓掌,冷冷道:“这是范某人和高奇湛间的事,也是宽公和小可汗间的事,谁敢插手,休怪本人辣手无情。”一句不提夫罗什,摆明不放他在眼里。
  连羌赤和复真都大吃一惊,想不到龙鹰会搬出与小可汗和高奇湛对着干的高姿态。
  野火会一时静至呼吸也似停止了,只余柴枝烧得“噼啪”作响。
  绝大部分人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反应。纵然有人倾向夫罗什的一方,可是因着事情的严重性,哪还敢帮腔起哄?
  几句话,立即将夫罗什一伙孤立起来。当然,他们仍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可是只要看看龙鹰双目魔芒剧盛,容色冷漠,像说着与己无关的话的神情,加上似是与生俱来的气势和信心,谁都不认为他是不自量力。
  夫罗什怔了一怔,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显然是被龙鹰的气度和说话的语调内容镇慑。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二章 扑朔迷离
下一篇:第四章 北城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