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五章 帅垒之战
 
2020-06-28 18:20:00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锵!”
  龙鹰拔刀出鞘,刀锋瞄准高奇湛。
  就在他握上刀把的一刻,高奇湛后撤三步。这三步退得极有学问,尽显小可汗手下第一猛将的识见和功架。
  须知双方虽未真正动手,可是自高奇湛无声无息的由后方接近龙鹰,两人已等若直接交锋,便像对阵沙场,从调动兵员开始,每一着都是决胜负的关键。
  当气机互锁之时,此退彼进,对战两方气势随之变化,如果高奇湛是因不敌龙鹰,被逼后撤,在气机牵动下,龙鹰会气势陡盛,立即放手强攻,将对手逼在下风,直至高奇湛落败身亡。
  乍看是直退三步,事实上落点巧妙,甚至速度上亦缓疾不同,令人有飘忽难测的难过感觉,最精采的是其气势不减反增,愈趋庞大,即使以龙鹰的灵锐,亦感其无可乘之隙。
  一股凛冽刀气,往高奇湛潮冲而去。
  高奇湛从容手握剑柄,将腰佩之剑拉出半尺。
  “轰!”
  刀气像遇上铜墙铁壁,往外泄泻。
  两人同时晃动,均脸现讶色。
  龙鹰想不到高奇湛如此强横,竟可藉抽剑凝起的护劲,硬捱他凌厉的刀气。更发觉高奇湛直至此刻仍没有对自己动杀机,故采全守之势,却是守得稳如铁筒,就像汗堡那样使人感到攻无可攻,只要一天尚未粮绝,就休想克破之。
  换过别人,肯定感到气馁,因而气势信心骤减,那时将轮到高奇湛全面反扑。可是龙鹰的魔种遇强愈强,反被激起通天魔性,一声长笑,横过十多步的距离,照头一刀劈去。
  “当!”
  高奇湛一声“范兄了得”,长剑疾挑,正中刀锋,剑招朴实无华,还似有点笨拙,只有龙鹰晓得他不单看破自己的刀势变化,故能以变应变,且还留有后着。
  火花溅射。
  剎那间,龙鹰连绵不断的向他劈出九刀,每一刀采的角度和位置都不同,随心而变,刀刀贯满魔劲,仿如天马行空,无迹无痕,对手挡过一刀后,完全没法掌握他下一刀会如何劈来,即使以高奇湛之能,亦要应付得非常吃力。龙鹰却比他更吃惊。
  现在的情况,等若当年为杀莫问常、与法明缠战的情况,表面是他掌握全攻之势,杀得法明没有还手之力,实际上法明却是以不变应他的万变,只要能守至他后力不继的一刻,将是龙鹰遭殃之时。
  现在的龙鹰,比之当年又大有突破和长进,且实战经验远比其时丰富,仍有没法破其守势的感觉,可知看似落在下风的高奇湛如何超卓。
  “当!当!当!当!”
  四声刀剑交击的声音,震彻全垒,声传每一角落。
  广场边缘处早挤满了人,人人呼吸屏止,看着令他们火爆目炫的龙争虎斗。
  高奇湛脚踏奇步,硬架龙鹰变得大开大阖的四刀,每当刀剑砍击,触点均溅起火花,尤使人动魄惊心。
  到最后一刀,龙鹰感到自交战以来,对手前所未有的反击力,剑气剑功,如海浪暗涌般,仍在海面时,只像高起少许的浪波,可是当冲至岸崖,方晓得是能裂岸的惊涛,一方面心知不妙,但亦激起兴致,喝一声“好”后,不进反退。
  果然高奇湛双目芒光剧盛,一剑平削而来,不变里隐含万变。
  “叮!”
  龙鹰一刀直砍,命中对手剑锋。
  高奇湛笑道:“范兄技穷矣!”
  龙鹰反唇相讥道:“高帅说得太早哩!”说话时,又由退改为进,连人带刀撞入高奇湛幻起的剑影里。
  刀剑撞击和劲气相冲的声音同时爆起,两人倏地反方向后撤,再成先前对峙之局。
  高奇湛一脸难以相信的神色,怎猜得到胜券在握之时,竟被龙鹰以怪招扳回平手。千辛万苦营造出来的优势,尽付东流。
  龙鹰则心叫侥幸,藉魔种的灵锐,他投进对方剑势最强处,改采自己最擅长的近身战术,令对方不但没法展开剑势,还硬被自己将他逼得重采守势。心知肚明如若纯凭刀法与他生死决战,明年今日势为他龙鹰的忌辰。
  马蹄声响,自远而近,围观者立即让路,湘夫人飞骑而至,隔远娇叱道:“住手!”
  龙鹰暗叹一口气,随手将刀抛在一旁地上,心忖如高奇湛乘机攻来,便可以赠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岂知高奇湛亦还剑鞘内,气定神闲的道:“范兄明天午时头有空吗?奇湛会在北城的散花楼恭候大驾。”
  湘夫人来了,大嗔道:“还不上马!”
  龙鹰向高奇湛露出笑容,道:“有人曾告诉我,可在别人饮食的姿态习惯,见微知着,窥见性情。小弟虽没此本领,却能从高帅的武功路子,认识到高帅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今晚针对小弟的阴谋手段,确与高帅无关,小弟怪错好人,就此道歉。明天见。”
  飞身跃上马背,两手探前,紧箍湘夫人的小蛮腰。
  湘夫人低骂一声,策马载着他往垒门驰去。
  “师徒”在摘仙阁的大门前下马。
  湘夫人在龙鹰手臂狠捏一下,道:“太过分了,又摸又亲,大逆不道。”
  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迎出来伺候他们,龙鹰理直气壮的道:“难得才有与师父共乘一骑的机会,若正正经经,会令师父感到自己没有吸引力,这才是大逆不道。哈!”
  湘夫人没好气地横他一眼,下令道:“将这个臭气熏天的家伙带到浴池洗个干净,才让他出来见我。”
  众女一声领命,硬将龙鹰架往浴堂去。
  龙鹰换上供应给他的便服,一身浴后香味的在亭子里坐下。
  湘夫人若有所思的瞄他两眼,目光又重投飞瀑去,这里确是说密话的好地方,在夜深人静的一刻,别有滋味。
  秋虫鸣唱。
  龙鹰看着她仿如刀削般分明的轮廓线条,试探的问道:“是不是与师父的良辰吉时到了哩!”
  湘夫人不答反问,似不着意的道:“刚才在浴堂,为何这般守规矩?”
  龙鹰心里大骂。伺候他沐浴的三女,奉湘夫人之命对他百般挑逗,正是趁他中了“种玉”媚术之际,来盗取他的真元,而他偏不为所动,看湘夫人还有甚么手段?她顺理成章的带他返摘仙阁,正是居心不良。
  表面则若无其事的道:“这个要问师父呢!到今晚我方晓得真正着了道儿,早前向高奇湛出手,竟出现后力不继之象,差点被他收拾,幸好有玩命的绝活,还岂敢在女人身上取乐?”
  湘夫人眼内喜意乍现倏敛,淡淡道:“为何又一副惟恐师父不肯和你上床的样子,不害怕吗?”
  龙鹰学她般不答反问,道:“师父因何要害徒弟呢?”
  湘夫人横他一眼,道:“我如何害你?”
  龙鹰平静的道:“没有师父点头,花俏娘怎肯放人,让夫罗什带翠翠到宁园去?”
  湘夫人轻叹道:“师父也知徒儿会误会为师,花俏娘虽曾为我的婢子,可是能逼她做不情愿之事者,并不止我一个,你在这里时日尚浅,对很多事仍是一知半解。”
  龙鹰心中信了她一半,因她已有对付自己之法,实在不用多此一举,另生枝节。道:“那谁要对付我呢?”
  湘夫人凝视着他,好一阵子后,双目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幽幽的问道:“因何大开杀戒,占尽上风仍不肯留手?十六个人,一死两重伤,其他人亦伤得没法爬起来,此战轰动总坛内整个领导层,小可汗还着师父明天带你去见他,师父并不清楚小可汗的心意。”
  龙鹰沉声道:“师父该清楚徒儿一向的行事作风,杀不了我,自然给我宰掉,我已因有顾忌而留手,若在外面,他们没有一个人能活命。”
  湘夫人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若我在事前晓得,必会阻止此事的发生,没有人比师父更清楚你的实力。但亦想不到不论在任何一方面都准备充足的十六个人,又有周详计划,竟然不堪你一击,为师也不得不对你重新估计。你可知被你杀死的人是谁吗?”
  龙鹰道:“我只想知道谁在背后指使他们。”
  湘夫人叹道:“纸终包不住火,宽公回来,绝不肯放过此事背后的策划者,只要你肯向为师保证,听过也当做没听过,为师便告诉你。”
  龙鹰道:“说吧!徒儿怎肯出卖师父?”
  湘夫人仰望夜空,道:“看到吗?中天散发红芒的亮星叫‘荧惑’。因它荧荧如火,且亮度常有变化,在天空走的路径非常复杂,令人迷惑,故称‘荧惑’。”
  龙鹰讶道:“原来师父是懂看天文的人,我认得的只有太白星,不但因它是众星里最亮白的星,更因它不离太阳左右,位置清晰。”
  湘夫人满怀感慨的道:“是他告诉我的。”
  龙鹰道:“他究竟是谁?”
  湘夫人回复平静,道:“他通晓天文地理,学究天人,是小可汗的谋士和智囊,身居九坛,现出任高奇湛的军师,名义上是高奇湛的下属,事实上则是平起平坐,各司其职。高奇湛以练兵演阵为主,他却专责对外的行动,极得小可汗的倚重。你可以追究夫罗什,但绝难牵涉到他。”
  龙鹰冲口而出道:“白清仁?”
  湘夫人毫不讶异,道:“是宽公告诉你的吗?正是他,也是我曾爱上过的男人。”
  龙鹰大奇道:“师父竟会爱上男人?”
  湘夫人白他一眼,道:“师父也是人嘛!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于我们来说,是必须经历的情劫,那是过去了的事,现在假如须下手取他性命,我会毫不犹豫。他实在太可恶,明知你是由我负责,竟不打个商量,便自行下手,现在弄得损兵折将,师父不知多么快意。你今晚杀的人叫多柯摩,是他手下‘二十八宿’的人物,前天才随他从外面回来,还由白清仁向小可汗推荐,准备在下一个汗会,授他内七坛的高职,怎知几个照面便给你收拾,恐怕除小可汗和宽公外,没人有此能耐,你是怎办到的呢?”
  龙鹰听得暗自心惊,大江联的确是人才济济,高手如云,白清仁怕该是连弓谋亦不知其名字的超卓刺客,黑齿常之那笔账,该算到他身上才对。耸肩道:“办到了就是办到了,教小徒如何解释?白清仁为何要杀我?”
  湘夫人道:“问亦是白问,索性不问。白清仁的想法行事,从来令人难以测度,最爱先斩后奏,常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小可汗对他亦是又爱又恨。”
  龙鹰无法接受的道:“可是现在他是在总坛内呵?”
  湘夫人笑道:“所以说,他是个难以测度的人。送翠翠到左帅垒后,你隔了整个时辰方去寻高奇湛的晦气,究竟和葵蜜那荡女干过什么事?”
  龙鹰失声道:“荡女?”
  湘夫人道:“你当她是良家妇女吗?不要惹师父发噱。”
  龙鹰道:“请恕小徒保留些许儿私隐。”
  湘夫人哂道:“干柴烈火,会干出甚么好事来?奇就奇在你不是也受伤了吗?内伤最忌放纵色欲,更奇的是不久又像个没事人似的去找人动手,你是铁铸出来的吗?”
  龙鹰傲然道:“那批兔崽子只配给小徒搔痒,算什么一回事?没点本钱,何来玩命的资格?不怕告诉师父,就算九坛和八坛髙手全体出动来对付我,我亦有本领拉其中两到三个做陪葬。”
  湘夫人道:“谦虚点还是好的,别人会当你是大言不渐,心生恶感。唉!你总不肯正正经经的回答问题,东拉西扯的,气煞为师。再是这样子,为师再不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
  龙鹰陪笑道:“师父息怒,这叫‘江湖口吻’,习惯了很难改变,怎可让人知道自己尚未揭开的底牌?”
  湘夫人不经意的问道:“那晚为师已给你制着,还毛手毛脚,如此大好机会,因何肯放过呢?”
  龙鹰从容道:“因为小徒真的爱上了师父。”
  湘夫人大嗔道:“又来了!”
  龙鹰摊手,一脸无奈的道:“师父不相信也没法子,当你爱上一个女人,便不想用强来得到她。师父可试试立即和小徒到榻子去,看小徒会如何对待师父。”
  湘夫人娇笑道:“信你的是白痴疯子。还有一件事未告诉你,为师已亲向复真下令,在天明前必须将翠翠送返风月楼去。”
  龙鹰大愕道:“什么?”
  湘夫人好整以暇的道:“没听清楚吗?规矩就是规矩,没人可以违背。师父算是给足你面子,不用复真立即交出翠翠,几个时辰复真爱干甚么都可以,事后不会有人追究。”
  龙鹰道:“我可以代复真为翠翠赎身吗?”
  湘夫人斩钉截铁的道:“不可以!”
  龙鹰晓得在此事上很难拗赢她,改口问道:“夫罗什是否为小可汗的徒弟?”
  湘夫人以带点不屑的语调道:“小可汗曾亲自训练过一批经九坛高手推荐的人,怕有二十来个吧!夫罗什是其中之一,也是比较出色者。不过被你连续重挫两次后,他的前途已完蛋了,很大机会被降级。”
  龙鹰狠骂道:“蠢人!”
  湘夫人道:“他的确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最蠢的是向翠翠下药,还被你当众揭穿。但你再不要对他落井下石,因小可汗很有机会将他处死。”
  龙鹰像听不到似的伸个懒腰,打呵欠,道:“离天亮只有个把时辰,师父有何提议?”
  湘夫人娇媚的道:“摘仙阁内有三十二个女人,除师父外,你爱哪个陪你都可以。”
  龙鹰苦笑道:“师父又来害我,康康还不够吗?我还是回家算了。唉!我对女人的克制能力,愈来愈不济事,怎都像不够似的,此乃武人大忌,师父究竟着康康在我身上弄了甚么手脚?”
  说毕长身而起。
  湘夫人笑着起身,挽着他的手朝院落走去,道:“自己好色就是好色,怎可赖别人?你爱独睡是你的权利,师父是不会干涉的。”
  龙鹰心忖你骗我,我骗你,未到最后一刻,不会知道是谁被谁骗倒。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四章 北城之战
下一篇:第六章 三传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