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八章 妙问妙答
 
2020-06-28 18:37:1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不用武三思说出来,只看众人神色暧昧、未语先笑的态度,已知他们关心的是何事。如李显般,终日无所事事,吃喝玩乐,更不愁没有美女,唯一需愁的是应付美女的能力。
  果然武三思道:“一般的壮阳之药,大同小异,服用多了害处多过好处,不知王神医在这方面有没有独门心得?”
  李显双目立即射出渴望神色,其他人无不露出洗耳恭聆的姿态,宗楚客亦不例外。只有站在李显身后的汤公公毫不在乎,因不论龙鹰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与他仍没有半点关系。
  龙鹰瞥汤公公一眼,故作神秘的道:“四个字。”
  汤公公颔首表示有会于心,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摸不着脑袋。
  其中一人忍不住的道:“究竟是哪四个字?”
  汤公公道:“这位是郑普思郑先生,乃江南名士,精研风鉴相人之术。”
  龙鹰看这个郑普思,相当年轻,文秀整洁,白净的脸,一派书生模样,颇有气度,只是眼肚浮肿泛黑,使龙鹰直觉感到他是那种从来不会放弃寻欢作乐的机会,纵欲过度的人。他相学方面的功夫如何,当然不清楚,但他是李显的最佳玩伴之一,则无疑问。
  龙鹰喜道:“郑先生可给庭经看个相吗?”
  李显对他的答非所问,竟非常欢喜,开怀笑道:“王神医是个很有趣的人呵!”
  另一人叹道:“究竟是哪四个字呢?”
  人人现出期待之色,因关系到每一个男性的难言之隐。
  汤公公欣然道:“叶静能叶大人是尚衣奉御,以奇门遁甲名显江湖,且能以五行之术入武,他的‘大衍剑法’,在江湖上亦是如雷贯耳。”
  叶静能笑道:“听说王神医也是武术的大行家,有机会定要向神医讨教。”
  此君显然对自己的武技信心十足,自然而然流露出舍我其谁的骄姿狂态,不过他确非虚有其名之辈,龙鹰一眼瞧去,已知他的武功与宗楚客相差不远,难怪能在李显的亲信里争得一席位。分别在宗楚客能深藏不露,而他则是锋芒四射。
  叶静能三十刚出头的年纪,皮肤黝黑,像从来不刮脸弄得胡子满面,掩去大部分颜容,肩宽膊厚,脖粗如牛,不用懂武功亦有能力与狮虎赤手相搏的样子,属天生异禀的人,双目精芒电闪。
  龙鹰微笑道:“最不该迫不及待听这四个字者,叶大人肯定是其中之一。”
  众人爆出轰堂哄笑。
  此时殿外聚集了近三十个要到来恭贺的官员,李显却是视若无睹,拍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神医看得极准,静能曾有连御十女而面不改色的纪录,第二天起来,仍可如常走路吃饭。”
  由李显说出来的笑话,当然比龙鹰说的任何笑话更好笑,人人笑得前仰后合,辛苦至极。
  龙鹰心忖,如外面等得发慌的大小官员,知道他们因谈论这方面的事而延误,累他们久等,不知会有何感想?
  又有一人叹道:“安石虽对郑先生的鉴人之术一窍不通,也感神医是奇人奇相。请恕安石直言,初看神医时,实看不到出奇之处,可是相处下来后,愈发觉神医魅力四射,愈瞧愈教人欢喜,尚未说出是哪四字真言,已尽收先声夺人之效。”
  李显叹道:“确是精采。这位是韦安石韦大人,分别多年后,今天又再共济一堂。”
  原来是李显以前东宫的旧属,李显当他的短命皇帝时,韦安石定得重用,李显失势后,不用说也知韦安石被武曌投闲置散,现在韦安石的好日子,终于盼回来了。
  只看韦安石绕个弯来指龙鹰丑陋,说得不着痕迹,令听者舒服,便知他是逢迎捧拍的个中能手。
  韦安石年近花甲,官样派头十足,像永远戴着副假面具。
  武三思对龙鹰这丑神医的态度顿然不同,笑道:“请神医解谜。”
  此时汤公公俯身在李显耳旁说了几句话,李显现出不情愿的神色,汤公公又多加几句,他才勉强点头。
  汤公公向殿门负责的太监手下打出放人进来的手势。
  恭贺者退走后,人人目注下,龙鹰好整以暇的道:“根、苗、花、果。”
  最感讶异的是汤公公,还以为龙鹰又是说“以毒攻毒”四字。
  李显等由上至下,无不现出深思之色,皆因四字本身,隐含某种颠扑不破的道理,耐人玩味。
  宗楚客代众人说出心中感受,正容道:“神医确与众不同,根、苗、花、果四字,从未载于任何医典,又大有深意,不知如何可用在医道上呢?”
  龙鹰本怀疑宗楚客是大江联的人,但这么相处下来,直觉感到他只属秦时吕不韦之流,看中李显是可居的奇货,不过像宗楚客这类人,肯定野心极大,自私贪婪,为求目的,不择手段。
  坐在龙鹰那一边尽端处的年轻武士道:“神医的看法,与我们武人的看法不谋而合。练武最重根和苗,苗者资质也,根者是基本功,还要勤加灌溉,方能开花结果。在下宇文破,负责东宫的防务。”
  众人之中,数他最年轻,二十刚出头。来自世家大族的人,自有股与别不同的气质和神采,颀长挺拔,洁白少女般娇嫩的脸上泛出健康的红晕,眼神精灵坚定,一派天下任我纵横的气势。
  龙鹰早已将他归入一流高手之列,宇文世家在唐初时高手辈出,这宇文破能被李显重用,可说是后继有人了。
  李显叹道:“如果我少时懂得这个道理,今天便不用向神医请教。”
  众人很想笑,却不得不苦忍,是因听出李显言下望洋兴叹的失落。
  解铃还需系铃人,龙鹰悠然道:“如果我要教庐陵王去练功练气,才能令大地春回,还用在医界混吗?哈哈哈!”
  众皆莞尔。
  李显喜出望外,道:“请神医指点,本王必重重有赏。”
  龙鹰早把李显掌握通透,如他非是如此这般的一个人,亦不会被韦妃操纵。道:“小人是墨家的信徒,讲求生活简朴,我为庐陵王尽心尽力,皆因庐陵王乃天下景仰的未来明君,万民福之所系。千万勿要予小人任何馈赠。”
  由一个不慕名利、不受赏赐的能人异士的口中,说出捧拍之言,比之任何拍马屁更有力。
  李显击节赞叹,道:“除练武之外,还有何妙手回春之法?”
  武三思鼓掌道:“妙手回春。哈!庐陵王的遣辞用字,妙不可言。”
  人人看出李显对龙鹰大有好感,态度更趋亲切,当足他是自己人,气氛融洽。
  卖关子一向是龙鹰的看门功夫,道:“不要以为练武定可大增御女的能力,查实刚好相反,所谓练精化气,固本培元,会使人因武忘色,如征伐过度,更大损元气,致武技减退。不信可问侍卫长,他上次和女人欢好是多久之前?”
  龙鹰的感应是多么厉害,一个照面,立即看出宇文破已臻先天真气的上乘之境,元气敛而不发,精纯至极,绝非恋色贪花之辈能办得到。
  众人目光全投往宇文破,累得他嫩脸胀红,嗫嚅道:“忘掉了!”
  震殿狂笑。
  今次李显笑得忍不住泪水,开怀至极。
  武三思旁一直没说过话的官儿道:“医者望、闻、问、切,神医只看一眼,立知宇文侍卫长过去一年或两年都未碰过女人,神乎其技至极。”
  大家笑得更厉害。
  宇文破虽被调侃,但没丝毫不悦之色,只是非常尴尬,可见说话者和他有一定交情,又或惯了言语无禁。
  那官儿往前俯身,别头向龙鹰道:“下官李远怀,一直在庐陵王下办事。”
  他长相普通,而眼神灵活锐利,属足智多谋的人物。
  龙鹰虽然尚未揭盅,没人晓得他葫芦里的药,却没有人感不耐烦。而龙鹰已建立起医术如神的形象。
  汤公公道:“李大人确没有过誉,刚才入来前,神医一眼看出小人受脚患困扰,还开出独门药方,包保小人在七天内霍然而愈。”
  众皆赞叹。
  宇文破道:“下官本是最不该追问的人,现在连我也很想知道。”
  他的话再次触动各人的笑脉。
  万众期待下,龙鹰向李显道:“庭经的固本培元之法,切实可行,就是‘睡觉’,而此睡不同彼睡,睡时能‘心肾相交’,元气天然蓄聚,不论今晚如何大战连场,明天醒来立即变得生龙活虎,精力充沛。哈!练武功当然千辛万苦,动辄走火入魔;练睡功则纯是一种享受,心肾相交,正是睡功的无上心法。”
  李显不单不认为龙鹰是虎头蛇尾,还精神大振,试问一个要灯光火着才可入睡的人,怎会睡得好?岂知龙鹰从法明处得悉他此一情况,故对症下药,切中李显的痛处。
  任他李显是太子还是皇帝,睡不好就是睡不好,谁都帮不上忙。
  宗楚客点头道:“何谓心肾相交?”
  龙鹰道:“所谓‘心’,就是脑袋,心神失守,会成惊风之症,所谓惊生于心,痰生于脾,风出于肝,热出于肺,因此‘豁痰’、‘怯风’、‘解热’乃医家手段,懂此者已可成名医。”
  龙鹰自幼饱览群书,所学极杂,加上胖公公师父韦怜香著的《万毒宝典》,说起来头头是道。
  李显心切问道:“肾又如何?”
  龙鹰从容答道:“肾者,五脏六腑之谓也,以肾总其称。心主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是也。肾主六淫,风、寒、暑、湿、燥、热是也。只要我针对庐陵王的情况,调配出十剂丹方,每四个时辰服用一次,再观其后效,然后再配制新方,包保庐陵王可脱胎换骨,纵横无敌。哈哈哈!”
  李显大喜拜谢,视他如再生父母。
  汤公公提醒道:“神医不是出门在即吗?”
  无一人不现出注意之色。
  此为必然后果,如果龙鹰的医术确如他说的那般轻松容易,应验如神,即使本身没有问题者,亦想请他去医治有此需要的亲戚朋友,又或红颜知己。
  龙鹰摆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姿态,昂然道:“公公放心,我医不好庐陵王的……嘿!庐陵王的新症,不会离开神都半步。”
  李显大笑道:“新症?哈!确是新症。”
  众人陪笑,笑得最开心的是武三思,这坏家伙正是一手造成李显新症的人。
  汤公公又低头到李显耳边说话,该在促他放人。
  但李显还舍不得放人,亦可能是破天荒首次显露不畏恶妻的气魄,道:“神医何时再到东宫来为本王诊症?”
  龙鹰知道为“王庭经”争取李显的好感,对他的未来极端重要,把心一横,道:“今晚如何?”
  李显现出感动神色。
  龙鹰道:“小人还会带三帖方剂来让庐陵王试服。”
  李显差点落泪,欢喜到不得了的道:“能得遇神医,是我的幸运。”
  以皇室贵胄来说,这样的话,实属极限。
  只要不是盲的,也知龙鹰将成为李显的宠臣。
  龙鹰敢将话说得这么满,是晓得药剂不奏效,还有魔种做后盾。他的魔气便如“少帅”寇仲的长生气,有起死回生之力。
  李显仍舍不得让他走,双目放光的道:“世上是否真有‘御女之术’?”
  这话题撩起所有人的兴趣,只汤公公是唯一例外,又低头催促李显。
  龙鹰道:“御术和媚术,并存于世,男练御术,女习媚术,为武术的旁支,其功效却不在武功之下,故美女可倾国倾城,为君者必须慎之。”
  宇文破立即露出尊敬神色,显是认为龙鹰不像大多数绕在李显身边的佞臣。而龙鹰这番话,正是说给宇文破听的。他不但要争取李显和韦妃的好感,还要赢得白道武林的尊敬。
  当“龙鹰”被排斥,“王庭经”的身份会变得非常重要。
  提及媚术,亦是在试探宗楚客,如他与妲玛是同路人,怎都会有点反应,瞒不过龙鹰的灵应。
  然在座者除武三思这个学过御女术者,作贼心虚的心神颤动外,宗楚客一如其他人般,只是听得津津入味,由此可判断,他只是个野心家,而非大江联的人。
  武三思笑着道:“天生狐媚者,算否是一种媚术呢?”
  众皆失笑。
  龙鹰微笑道:“是个根和苗的问题,长得美貌可人者,叫得天独厚,修习媚术事半功倍,但媚术并不止于此,能炮制出媚丹,输入想媚惑的男人体内去,再以媚气引发,不论对手武功如何高强,亦可予取予携,窜盗其真气。不论御术媚术,同是采阴补阳,又或采阳补阴之法。”
  在座者,包括武三思和宇文破,莫不现惊怵之色。
  李显赞道:“神医确是博学之士。”
  又叹道:“虽是意犹未尽,不过王妃正在苦候神医,本王不得不放人,期待今晚神医来时,有更充裕的时间。”
  龙鹰心忖,自作孽,不可活,但形势所逼下,已身不由己。告辞时,连李显也站起来,恭送他在汤公公领路下从后殿门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七章 门庭若市
下一篇:第九章 未来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