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七章 神鬼不知
 
2020-06-28 18:41:40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走不到十多步,收到法明传入耳内的声音,龙鹰晋入魔态,知道没有人留意他,片刻后,登上法明的渔船。
  船只离开洛水岸,加入洛水此来彼往的船阵去。
  法明道:“上趟我们是到房州去,今回是进入东宫。本阎皇非常高兴,见到毒公子回复以前风度翩翩的模样,可知你的所谓自毁其容,只是个骗人的幌子。”
  龙鹰这才晓得,千黛虽然没说半句话,却是心中有数,将他的容颜依以前康道升的样子来改易,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时辰,已一切妥当,不愧魔门顶尖的易容高手。
  笑道:“阎皇亦非常小心,变回索命的模样,又去掉那条难看至极、似极百足虫的伤疤。”
  法明道:“现在更没有破绽哩!以我们两兄弟的性情,怎会用布罩罩着头的去杀人放火?师姐晓得了吗?”
  龙鹰摇头道:“千黛方面,由胖公公出马央求她。东宫现时防卫森严,高手云集,康某人见过的,贴身保护他们夫妇者,除妲玛外,还有个叫宁夫人的女子。”
  法明思索片刻,沉吟道:“是否长得颇具姿色,有种冷若冰霜的气质呢?”
  龙鹰点头道:“确如阎皇形容般的样子,你老兄见过她吗?”
  法明道:“未见过,却听妙子提过。江湖上称得上一流高手的女子没多少个,若是姓宁的,便该是宁采霜,她是佛门‘无念宗’净原大师的关门弟子,带发修行,是半个出家人的身份,想不到李显竟请得动她。”
  船只在法明桨起桨落下,沿洛水东行,左转入漕渠,此渠在出北城门前,会绕过宫城北面的东城和含嘉仓城。
  龙鹰道:“能让阎皇记在心里的,当差不到哪里去。幸好我们的目的只是去寻人,而非动手较量。唉!可否尽量不杀人呢?”
  法明以方阎皇的外貌神气瞅着他,怪笑道:“康老怪以前杀人何时手软过?忽然变得大慈大悲,连你的敌人也感费解。不过那叫我们是一场兄弟吗?就像上次在襄阳般,得手后,扮做急着脱身,无暇伤人。”
  龙鹰道:“在圣门内,有兄弟这回事吗?”
  法明闲聊般道:“该从未有过,和外人反有兄弟做,如向雨田和燕飞。”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以防水油布包扎妥当的腰囊,递给龙鹰。
  龙鹰讶道:“须入水吗?”
  法明道:“你当年究竟是怎样杀尽忠的?现在的康老怪,只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收起船桨,从脚旁似是载鱼的大箩,揭盖掏出两件黑黝黝的水靠,分一件给他,接着拿出两条腰带,带边插满长铁针。叹道:“本来是要瞄准敌人的咽喉,现在只好改瞄向敌人的手手脚脚,真怕被人看破,希望他们以为我们两个无恶不作的老妖,终于天良发现,改为积德行善。”
  龙鹰呆瞪着他,脑海一片空白。
  见到他又从座下暗格处,取出长铁棍和一把连鞘的厚背刀,留下重铁棍给自己,将刀交予龙鹰。
  船只在一座桥底下的暗黑里,自由浮动,这是漕渠的一道支流,水路交通稀疏,望今夜不会弱了他的威名。
  接着道:“谁下手呢?”
  龙鹰苦笑道:“真的希望阎皇可做回本行,负责索命。基本上是互相配合,随机应变,谁觑得准机会,由谁下手,另一人在旁照拂。”
  法明道:“大概只有一个机会,且是一闪即逝,所以绝不可临阵犹豫,把他视为尽忠,才有成功的可能。”
  龙鹰深吸一口清寒的夜风,道:“我现在身上唯一的秘密武器,是‘飞天神遁’,若遇危急情况,阎皇只须紧随我康老怪,便可赖神遁化险为夷。”
  法明道:“你会是我方阎皇最佳的行刺伙伴,只看你当年到我的僧王寺来偷东西,四处大吵大闹便清楚。唉!振作点行吗?”
  龙鹰双目魔芒凝聚,道:“希望我们真的是兄弟,至少在今晚夜。”
  法明现出苦涩的笑容,徐徐道:“圣门在中土的嫡系,只剩下我们这么几个人,害你等于害自己,还要说出这样的话。”
  龙鹰心忖,多多少少,会受胖公公对法明看法的影响,而自己也没有信心,法明之欲杀李显,是否在为自己当皇帝铺路,虽然表面看来,此可能性微乎其微。
  道:“还要等多久?”
  法明道:“愈夜愈好,但不用在这里等,如给巡兵发现,便变不成戏法。”
  龙鹰心中暗叹,由下决定刺杀李显,直至此刻,他从没想过如何进行刺杀,行刺只是个模糊的念头,人更是像陷入噩梦里,糊里糊涂,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道:“到哪里去等呢?”
  法明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在东宫内。”
  龙鹰抖擞精神,排除所有于今夜行动而言无益有害的杂念,一双魔眼芒光闪闪道:“阎皇请!”
  法明打量他片刻后,低喝道:“沉船!”
  在暗黑的河水里,龙鹰紧跟在法明后方,贴着渠床,向某一目标潜游。想不到法明的水底功夫,竟不在他之下。幸好当年法明因内伤未愈,不敢落水来对付他,否则他今天再没有和法明“称兄道弟”的机会。
  如果没猜错,对李显或李旦,法明均下过一番功夫,以进行刺杀,否则不会如此刻般熟门熟路,胸有成竹。
  帝位只得一个,有野心又自问力所能及者,谁能不生觊觎之心?
  法明停定前方。
  龙鹰游至他旁,心中唤娘。岸壁处有一排三个出水的圆洞口,尺寸相同,径不逾尺半,除非将“缩骨术”练至出神入化,否则休想能钻进去,最令人不敢尝试的,是不知排水道有多长,更何况有几条粗如儿臂的铁枝,封锁了排水渠口。
  法明从腰囊处取出小铁锯,努力起来,他近一甲子的功力何等深厚,但仍要半灶香的工夫,才锯掉一条铁枝。
  龙鹰刚从水面换气回来,接过铁锯继续努力,轮到法明到上面呼吸空气。龙鹰一边锯铁枝,想的是只有到水底里,才明白空气是何等珍贵,平时在地面上,呼气吸气是那么理所当然。
  下水后,他还有另一发现,水面上的世界,忽然与他再没半丝关系,今天一直困扰他的思虑,不翼而飞。
  到法明弄断最后一枝拦路铁,示意他到水面上说话。
  两人同时在靠岸的暗黑处冒出头来,深深呼吸。
  法明传音道:“中门这条排水道,直抵流过含嘉仓城东北角的泄洪渠,可以到地面去,不过这是十多年前的情况。如果不是被铁杆拦着洞口,我会先试闯一次。我们亦只得这个选择。整座宫的外防密似铁桶,而分隔含嘉仓和东宫间的墙楼属虚应故事,唯一能神不知鬼不觉抵达东宫的方法,就是由此道进。”
  到了水面上,龙鹰宛似重返人世,又要面对现实的诸般问题,反情愿长留水底内。束音成线,送入法明耳内,道:“另一端有拦渠口的铁栅吗?”
  法明道:“可能性不大,谁敢钻入去?约略计算距离,又当此下水道笔直通往含嘉仓去,至少长达二百丈。但凭康老怪以前表现的水底功夫,理该难不倒你。”
  龙鹰道:“长一千丈都不成问题。让我打头阵如何?”
  法明一呆道:“有特别的原因吗?”
  龙鹰道:“刚才我在水底里,忽然变得灵灵圣圣,感应到另一端大渠接小渠,渠道如蛛网般交错复杂,显然多修建了不少明渠暗道,由我领路,可凭感应找到出路。”
  法明叹道:“种魔大法,果然不同一般武技,难怪我没法干掉你。为何种魔大法这么难练成呢?”
  龙鹰坦然道:“说易不易,难也非难,就是能由生入死,再从死里复生。”
  法明颓然道:“还说不难?我明白师姐因何会说,看至懂背诵亦没有用。”
  龙鹰道:“现在该不是讨论武功的时候吧!”
  法明道:“你可知鼠窃偷东西的最佳时刻,是哪个时间呢?”
  龙鹰道:“本老怪虽自认擅长偷鸡摸狗,却没想过会有最利于下手的时刻。”
  法明道:“就是临天明前的半个时辰,守夜的在此时最撑不住眼皮子,就算玩至通宵达旦者,这时亦感劳累攻心。哈!如果李显和他的走狗们仍在饮酒作乐,将更理想,我们可顺手干掉武三思。”
  龙鹰苦笑道:“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出现。因李显服下由本老怪提供能镇神定惊的安睡药,包保我们动手时,熟睡如死。”
  法明道:“公子请!”
  两人运功收缩筋骨肌肉,纯凭手劲撑着渠壁,以迅快的速度不住深进。那种被密封在窄小空间的幽闭感觉,已足可令任何正常人陷入疯狂和混乱的情绪里。
  但他们一是邪帝,一为僧王,心志坚刚如磐石,在用志不分下,不让自己被负面的情绪动摇分毫。
  龙鹰领先往前钻,不住调节内息,口鼻之气虽绝,体内之气却是生生不息,来而复往,循环不休。
  约百多丈后,进入一个方井式的空间,丈许见方,是多条暗渠的汇集处,除前方的渠口外,左右各有渠口。
  方井仍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显然是密封的空间,水面距渠口两尺,上有空处,但法明用手指示他勿要呼吸。
  龙鹰明白过来,晓得在这个地方,说不定弥漫沼气一类的毒空气。
  他们自然而然浮上水面,还举手探索顶壁。两人虽然远胜平常人,亦恨不得快点离开这个可令人发疯的非人世界。
  法明摇摇头,表示绝无可能。
  龙鹰竖起拇指,又指指水下右边朝北的渠口。
  法明喜出望外,望着龙鹰再潜下去。
  龙鹰揭起铁盖,刚要探头看景,旋又缩回去,让盖子重关,向法明骇然道:“有恶犬!”
  话犹未已,已有狗只的奔跑声,不住接近,显是察觉有异。
  他们身处一条半满的方形暗渠里,还往前延展,不知尽头在何处,这个盖口该是方便清理渠内阻塞物之用。
  怎想得到含嘉仓如此防卫森严?
  知机地运功收敛体气之际,上面透铁盖传下来犬只嗅吸的声音,“咻啉咻啉”,仿如催魂的符咒。
  龙鹰察觉法明提聚功力。
  外面地上有人道:“渠内肯定有东西。”
  龙鹰人急智生,发出耗子般短促尖锐的叫声,再向法明打个手势,迅快前进,速离险境。下水道尽端,与位于两座仓库间的明渠衔接,粮仓的设计,一要防火烧,二要防水浸,所以排水设备良好。
  两人今次学乖了,觑准附近没有带犬的巡兵,脱掉因与水道壁摩擦至损毁不堪的水靠,抛往暗渠去,这才爬出来,换上法明准备好的夜行劲服,顿然整个人轻松起来。想起刚才携棍带刀的在地底水道令人窒息的黑暗里钻动之苦,大家虽没说出来,均兴起永不再尝试的想法。
  今次轮到法明领路,避过三队巡兵,终抵达离东宫东墙不到三百步,一座仓库间的暗黑里。
  分隔含嘉仓和东宫间的城墙,在两人眼前高起逾二十丈,比皇宫皇城的外墙矮了十丈,但已超越了任何其他高手能跃至的高度。龙鹰心忖即使施展弹射,三十丈已是他的极限,横亘眼前的城墙,可不是净念禅院后崖般没有人把守,且是每隔十多步便悬挂风灯,既有站岗的兵卫,又有巡逻的兵员,重施当年与仙子偷入禅院的故技,等于向对方高呼老子来了。
  法明叹道:“还是康公子说得对,为了防备我们两个老妖,连守城墙的警卫也大幅增加了。如我们就此撤退,会丢尽圣门的面子。”
  龙鹰左顾右盼,道:“只要不用再钻回水渠去,本公子甚么都肯做。不论对方如何人强马壮,但却有个不能弥补的弱点,就是人性。”
  法明燃起希望,讶道:“凭你的‘飞天神遁’,我们攀上墙头只是举手之劳,但若要在灯光火着下瞒过守墙者的眼睛,却是绝无可能。他们的弱点在哪里?”
  龙鹰好整以暇的道:“人的弱点,是会依惯性办事,只想到我们两大魔门妖孽除攀墙此招外,再无别法。哈!我们就来个夜鸟飞渡,从高空越墙。看!仓库比城墙还要高上七、八丈,是最佳借力点。”
  法明望往仓顶,又望望他,道:“本阎皇有点明白了。能与老怪你并肩行刺,确为人生快事。”
  龙鹰道:“我们登顶后再说,幸好带来神遁,否则便要望顶兴叹。”
  两大高手坐言起行,片刻后无声无息地登上仓库尖锥形的顶部,俯伏在暗黑里,立即发现另一个问题,就是风势剧增,且是由西北方吹来,从立足点投往城墙的方向,会是逆风而行。
  法明冷哼道:“守东宫的人,似比守宫城的羽林军还多。”
  从他们的角度居高临下的瞧过去,墙头的情况一览无遗,还可见到城墙内东宫的重重殿阁。
  龙鹰道:“管他李显派多少人来守城墙,一概与我们两个老得掉牙的老妖无关,到我们骤然出现,他们才晓得我们鬼神莫测的本事。”
  法明扫视仓库顶到墙头三百多步的距离,吁出一口气,沉声道:“本阎皇正洗耳恭聆。”
  龙鹰凑到他耳旁,说出办法,最后道:“准备好了吗?”
  法明凝望墙头,道:“本阎皇开始体会到康老怪对习性的看法,看了这么久,竟没有任何人朝上望。行动!”
  两人四肢并用的移至仓库边缘。
  龙鹰闭上眼睛,晋入魔变之极,以凝想捕捉墙头的情况,继而脚底魔劲爆发,加上两脚缩撑的劲力,箭矢般往墙头十多丈的上空射去。
  法明早在他发动前的刹那,斜冲而起,精准至令人难以置信,彷佛龙鹰将背脊送到他脚下去,下一刻,法明踏着龙鹰,腾云驾雾般望城墙逆风飞去。
  以龙鹰之能,弹射距离的极限约三十丈,那是在顺风的情况下,现时是逆风,又背负法明,离前下方的墙头尚余十多丈,已告力尽,往下掉去。
  今次轮到法明脚下劲发,腾空而去。
  龙鹰凭魔气的反震,送法明一程,再来个凌空翻腾,飞天神遁电射而去,直追横空朝城墙投去的法明。
  法明如背后长着眼睛般,反手接着神遁,更藉那力道陡添新力,在灯火映照不到的高空,飞渡墙头,带得龙鹰与他一起投往城墙另一边的禁地去。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六章 归宿之所
下一篇:第十八章 成败得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