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八章 后着之计
 
2020-10-16 14:26:1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揭开纱帐,独孤倩然海棠春睡的美态展现眼下。
  早在他穿窗着地,高门美女惊醒过来,因知是龙鹰,仍慵懒在榻,不愿睁目,或许仍失陷在魂牵的梦回深处。
  她的衣服不仅单薄,更是少至难以蔽体,全赖绣被的掩盖;披面秀发散落香枕,如云似水,乌黑闪亮的长发,衬得她露出的大截丰满胸肌,春藕般的裸臂,冰肌玉骨,令人目眩。
  在离天亮前仅一刻的暗黑中,经历过险死还生的激烈战斗后,美人酣睡刚醒的迷人情景,两人间若有如无的情意烘托里,格外触动龙鹰的心神。
  此时的独孤美人儿,侧转过来,俏脸迎向,有意无意地任龙鹰饱览春色,毫不介意,最令人心痒的,是她尚未睁开美眸,让龙鹰看到她亮星似的眸神,龙鹰如何尽窥胜景,她一概不理。
  如若自己早上二、三个时辰,于“约定”的时间来会美人儿,她仍以这副模样与自己相晤吗?
  大概不这样便宜他,至少披上一袭外袍。
  像独孤倩然般的高门美女,有她的教养和矜持,纵然千肯万愿,如商月令般野丫头作反,顶多欲拒还迎,而不会似美修娜芙般开放直接。
  恰是在现今的情况下,美人儿藉点睡意不理礼节,写意自由的待他来访。
  与参师襌和田上渊先后交手,虽达致预期的效果,破掉对方的杀局,但他亦受了不轻的内伤,特别是与前者的以硬撼硬,直至抵达独孤大宅,方复元过来。
  今趟田上渊真的露了底,出动了他在京最精锐的手下,打尽手上所持的好牌,令龙鹰可精确掌握,更有信心做出强而有力的反击。
  天明前他必须离开。
  心里沉吟,目光却贪婪地盯着她雪白的胸肌看,联想着密藏绣被内的峰峦之胜,此乃天然本能,与好色没有绝对的关系。
  晓得美人儿睁开美目,已迟上一线。
  独孤倩然颊泛红晕,却没丝毫将被子拉高一点的意图,呈示出来的放任,于她是非常罕有的况味。
  龙鹰馋相曝光,手忙脚乱下,词不达意的道:“倩然姑娘你早,嘿!请恕小弟来迟之罪。唉!刚和老田大打出手,由于小弟还有对付他的后着,故曙光一现,便须离开。”
  叹息发自真心。
  坦言之,是他抗拒不了高门美女动魄惊心的诱惑力,从昨天清晨开始,他们的“夜半私约”一直萦绕心头,充满期待渴想,纵未可真个销魂,但能在榻边共话私语,足令人颠倒迷醉。
  光阴苦短。
  独孤倩然拥被坐起来,轻轻道:“鹰爷坐。”
  龙鹰侧坐榻缘,几是互相倚偎,气息可闻,气氛登时异样起来。
  独孤倩然红霞渐退,含笑打量着他,道:“可有倩然帮得上忙的地方?”
  她身份特殊,能在某些情况里,发挥意想不到的效用,先决条件是不可让人晓得她和“范轻舟”的关系。
  龙鹰点头道:“定会有的,届时必央姑娘帮忙。”
  独孤倩然秀眸闪闪的看他,似可不绝地从他处发现新鲜有趣的事物,香唇轻吐的道:“昨夜不成,还有今晚,鹰爷怎看?”
  龙鹰慌忙道:“这个当然。”
  目光下移,立即大叫乖乖不得了。
  美人儿拉上却没补下,一双大腿露在被外,恐怕面壁的高僧亦受不了。
  “鹰爷!”
  龙鹰梦醒般把目光移返美女的花容处,应道:“是!”
  独孤倩然含羞答答的垂下螓首,耳语般低声道:“今晚行吗?”
  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此时他们的“夜半私约”,非但不知转往哪里去,模糊了初衷,且是彻底变质,微妙之处,两个当事人一塌糊涂。
  对其他美人儿,小魔女好,仙子好,无瑕也好,龙鹰从来当仁不让,不客气,能占多少便宜便多少。
  偏是对着眼前关中高门世族的第一美女,他不敢妄动,冒犯如犯禁,而即使独孤倩然一副任君大嚼的情态,他竟提不起和她亲个嘴儿、顺手摸两把的勇气,确属异数。
  她的恬静,令人不忍破坏。
  美人儿以蚊蚋般的声音道:“鹰爷可到这里先睡觉,后说话。唉!鹰爷昨夜没睡过,对吗?”
  独孤倩然说来轻描淡写,可是以她高门的出身背景,这样的话,只可对夫君说。她的意思当然并非明表献身之意,但分别不大,等若邀他同榻共枕。
  中土一天仍是唐室李家的天下,独孤倩然绝不容婚嫁,因而声明丫角终老。宇文朔看穿独孤倩然对龙鹰“范轻舟”的情意,故此屡次提醒,直至晓得他是龙鹰,始没再提及。非是宇文朔认为龙鹰可公然娶独孤倩然为妻,若然他这般做,没人奈何得了他,但对独孤家与唐室的关系,肯定是灾难。
  知悉“范轻舟”为龙鹰,宇文朔不用担心他的一边,亦清楚独孤倩然懂得以大局为重,那只要可瞒过任何人,他们爱干什么,宇文朔乐见其成。
  龙鹰道:“一言为定。今晚不成,便明晚,除非小弟像在洛阳般给驱逐离境。”独孤倩然“噗哧”娇笑,横他千娇百媚的一眼,让龙鹰看到她风情万种的一面,欢喜的道:“那次驱逐是玩掩眼法的小把戏,天下谁奈何得了鹰爷?娘娘加上大相仍落得个左支右绌,给鹰爷硬将右羽林军大统领的鲜肉,从他们口边夺走,还解除宵禁令。”
  接着目光下垂,轻轻道:“禁令解除,倩儿随大伙儿到街上趁热闹,心里非常激动,不住地想,天下间还有可难倒鹰爷的事吗?.”
  龙鹰将头凑过去,轻触她的额头。
  独孤倩然娇躯微颤,没避开。
  这是截至此时,两人最亲密的接触。
  如美女仰起俏脸,龙鹰清楚自己将毫不犹豫,痛吻她香唇。
  龙鹰道:“天亮哩!再不走便迟了。”
  龙鹰进入西市,于中央广场一边其中一个露天食档坐下,刚点了东西,无瑕到,在他的那桌坐下。
  食档的六张桌子,由于时间尚早,只两张有客,包括他们的一桌。
  龙鹰挨过去,凑在她耳边道:“大姊你好,昨夜有否挂着小弟?”
  无瑕仍是男装打扮,嫣然笑道:“还用问?是牵肠挂肚,怕你这小弟逞强玩命,给人卸作十多块。”
  龙鹰笑道:“玩命之要,先在保命,否则何来本钱,窍诀是低买高卖,占尽便宜,成其玩命的奸商。”
  无瑕美目溜到档主夫妇处去,秀眉轻蹙的道:“看来我们的粥还有一会儿,尚未煮好呢。”
  龙鹰坐直身体,伸个懒腰,不由怀念着南诏洱海平原帐内夜夜春色,睡个不省人事的美好日子,可怜魔奔之后,仍未有睡觉的机会,今天怎都要偷个时间,睡他奶奶的一个痛快。悠然道:“煮至天荒地老又如何,有大姊相伴,小弟不愁寂寞。”
  无瑕往他瞧来,淡然道:“究竟你还有何事隐瞒,识相的快从实招来。”
  龙鹰知她指的是鸟妖一事,在成都之时,他向无瑕详述与默啜交手的过程,当然是不怕给无瑕知悉的版本,独漏掉鸟妖此一重要环节。闻得之时,无瑕虽感震撼,但因其时关切的乃如何反杀田上渊,没作深思。到她将事情转告台勒虚云,诸般问题实时浮现,最关键性的,是怎办得到?在这方面“范轻舟”偏不透露一言半语,耐人寻味。
  无瑕也关切姊妹侯夫人的生死,晓得她对鸟妖的感情,然而直至今天,无瑕仍没法联络上侯夫人,益发令台勒虚云一方感到事不寻常。
  伴随“范轻舟”,有个永恒的问题,就是他的表现太过出色,达至无从揣摩。
  像昨夜般,台勒虚云的战术策略,可说完美无瑕,纵未能竟全功,本身仍立于不败之地,只看能予田上渊的“覆舟小组”多沉重的打击。
  偏是“范轻舟”另有主张,显示出特立独行的一贯作风,且别出心裁,想出连消带打之计,令他和大江联一方的合作,延续至今。
  龙鹰哂道:“我是瞒左,你们瞒右,大家左瞒右瞒,老大勿说老二,大姊勿责小弟,都不是好人来的。对吧!”
  无瑕“噗哧”娇笑,白他一眼,道:“满口谎言仍毫无愧色,且理直气壮,范当家确有一套。少说废话,你究竟说,还是不说?”
  龙鹰耸肩道:“须看大姊的态度!”
  接着道:“今天我们不是有大事待办?为何晨早碰头,却横生枝节?”
  无瑕叹一口气,没再说话。龙鹰脑海浮现当日在阳关外雪地上,侯夫人服毒自尽的情景。
  唉!幸好她了结自己,否则他们如何下得了手?然而却必须下手。战争,从未停止过,你争我夺,互相残杀,应验了台勒虚云对人的看法。以战止战,带来是更大的仇恨,更多的战争,显然非对症的良方,可是却苦无其他办法。溯本寻源,问题出在人的本性上,诚如台勒虚云所言,耐命自私。
  人性,体现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
  战争正是人性的决堤。
  粥来了。
  两人各有心事,默默吃着。
  吃至一半,无瑕轻轻道:“昨夜若非你重创其中两人,恐怕我们没法跟踪他们到藏处去。”
  如此方合理。
  每个行动,进和退同样重要。像田上渊偷袭武三思的大相府,若留下遍府北帮徒众的尸骸,谁都晓得是北帮干的,故而事后须令其他人无迹可寻,找不到田上渊的把柄。
  龙鹰问道:“他们藏在哪里?”
  早在迁都之前,田上渊在西京购下不少物业,最具规模的是西市东北诸渠交汇处、位于寿延坊的北帮分坛,由龙堂堂主乐彦长期坐镇。北帮是水路帮会,其总坛位近码头区,顺理成章。
  除此之外,两市内有他们的店铺,专营水路货运的生意。
  像新加盟北帮的大批突骑施高手,落脚于出潼关前华阴的总坛全无问题,且是位于华阴城外,可轻易隐蔽行藏。到哪里去都方便,登上泊在总坛码头的船便成。但是,在西京城内却是另一回事。
  可以说,在中土,城池保安之严,莫过于大唐天子居于此的西京城,各方面均有严格规定和限制,除非偷进城里来,否则城卫所必有记录。
  陆石夫主事之时,城内有何风吹草动,瞒不过他。
  管理西京的最高机构,是京兆府,最高长官是京兆尹,以东、西少尹辅助之。下面还有左、右街使负责六街巡查,每坊设坊正。
  故此,即使可瞒过关防,大批生面人入住北帮在西京的分坛,不惹来闲言才怪,除非有人包庇,而即使肯包庇,如此明目张胆,事后追查起来,包庇者也吃不消。
  今趟田上渊组成“覆舟小组”,颇大机会是瞒着宗楚客自把自为,藏身处更须万无一失,事前事后,均不容被发现。
  所以无瑕一方能在对方不觉察下探悉其藏身之所,除了无瑕一方尽为顶尖儿的高手,还须借助无瑕的高空探子,方办得到。
  现在听无瑕这么说,晓得“覆舟小组”退藏的方法,高明至极。
  无瑕道:“总算幸不辱命。他们躲往西市东北漕渠码头区外一艘不起眼的货船上。”
  又道:“小可汗认同你的手段,且是万无一失,但行动须及时,货船开走,便为贼过兴兵。”
  龙鹰道:“放心!我的人正枕戈待旦的等着我,得大姊的重要军情后,吃完这碗粥立即行动。哈!很近呢!走几步便到。”
  无瑕道:“我们在旁监视。唉!田上渊很懂拣地方。”
  龙鹰同意道:“任你有多少人,想在水底击败田上渊,已是难比登天,遑论杀他。幸好,如他投渠逃命,老田以后都不用在西京混了。”
  无瑕道:“你真的有把握?”
  龙鹰忍不住调侃道:“大姊是关心小弟,还是关心与北帮的争霸?”
  无瑕白他一眼,道:“两边都有。小心眼!”
  龙鹰道:“这是情话呵!岂有说得完的?别忘记昨夜我俩定情之吻。”
  无瑕嗔道:“哄女儿家,可否哄得高明一点?浅薄轻浮,满口大话。”
  龙鹰摸着肚子站起来,环目四顾。
  进入西市的平民百姓,开始增加,逐渐热闹。食档的桌子,食客疏落,却每张桌都坐有客人。
  无瑕陪他站起来。
  龙鹰领先朝北走。
  无瑕追在他旁,问道:“还未返你的七色馆吗?”
  龙鹰道:“哪来时间。对哩!想找大姊,到哪里去找?”
  无瑕道:“仍是老地方。”
  龙鹰喜道:“没其他人?”
  无瑕骂道:“勿心怀不轨企图,不过范当家若要来借宿一宵,放着还有其他房间空出来,人家大概不拒绝。”
  龙鹰笑道:“勿怪小弟没警告在先,情场如战场,讲的是半寸不让,否则兵败如山倒,那时孙武再世,李牧复生,恐亦难挽狂澜之既倒。”
  无瑕笑吟吟道:“你怎知人家用的非诱敌之计。范当家好自为之!”
  言罢往旁退开,挥手道别,俏样儿可爱之极、诱人之极。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上一篇:第七章 东市之战
下一篇:第九章 计中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