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九章 计中之计
 
2020-10-16 14:26:53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与无瑕分手后,不到半个时辰,龙鹰部署妥当,于码头区一角和符太会合。
  码头区从沉睡里醒过来,泊岸的三十多艘大小船只,开始上货落货,离岸处船来船往,在锚泊的逾百艘船间穿插,阳光斜照里,船帆染上金黄的色光,充满清晨的朝气,不动的桅帆和移动中船只的风帆,互映成趣,然其热闹和规模,始终差上身为天下水路交汇枢纽的洛阳一大截。
  不住有载货的马车进入码头区,处处忙碌着的船夫挑夫,提供了两人隐蔽行藏的方便。
  龙鹰指着众船里其中一艘,道:“他奶奶的!这就是老田的贼船,亏他想得到藏身船上。”
  符太道:“我们有否被老田的眼线发现?.”
  两人蹲在一个放满货物的竹棚旁边,指点说话。
  龙鹰答道:“该尚未有。哈!刚才我故意被一队巡码头的街卫发现,其中有人还是老相识,和我打招呼,不知多么客气。”
  符太赞道:“好小子!和范爷你打过招呼后,肯定立即飞报武延秀或夜来深,加上高小子向韦后打小报告,这般的双管齐下,如老宗仍未醒悟,他以后不用出来混。”
  又道:“老田真乖,肯这么便宜我们。”
  龙鹰道:“怎到他不乖?跟踪他的是新一代的女鸟妖无瑕,操鹰之技直追鸟妖,保证老田今趟连怎样栽的亦弄不清楚。”
  符太道:“若我是老田,关防一开,立即走人,干手净脚。”
  龙鹰道:“你想得容易。现时风头火势,虽说解除了宵禁令,可是城关丝毫没松懈下来,老宗点头都没用,名义和实际上由新的京兆尹话事,新官上任三把火。对!谁代替死鬼武攸宜?”
  符太道:“是甘元柬那满肚子坏水的家伙。”
  龙鹰愕然道:“他不是武三思的人吗?”
  符太纠正道:“休奇怪!这家伙极得韦婆娘宠信,亦绝不存与武三思复仇的雄心壮志,懂顺风转舵之道。韦婆娘非是不想由她韦家的人坐上此位,而是连她自己都说不过去,又不想被老宗的人占据,因而便宜了官至鸿胪卿的甘元柬。”
  又点头道:“你说得对!若离城前给水防的城卫派人上船查看,兜一转,发觉载的是面目狰狞、个个贼相的突骑施恶汉,还有人伤重卧床,那即使是北帮船仍没面子给,通通交官查办。”
  龙鹰点头道:“要走,须从陆上走,贼船提供的是吃饭休息的处所。咦!船来哩!”
  快船驶至,撑船的是乾舜,宇文朔坐在船尾。
  就在登船前的刹那,台勒虚云的声音传音入耳鼓内道:“昨夜我亲自监视田上渊,除参师襌天亮前乘小船离开外,其他突骑施高手和田上渊全体留在船上,轻舟小心。”
  龙鹰和符太并肩坐在船中间,接过宇文朔递来遮阳的竹笠,掩盖面目。
  宇文朔道:“昨夜娘娘仍不服气,偕安乐来见皇上,据高大所言,今次是施软功,又喊又哭,从安乐出身的艰辛说起,逐一和皇上计数算账,只差未真的上吊。”乾舜默默操舟,在泊于漕渠上的船只掩护下,左穿右插,不住接近目标的贼船。龙鹰道:“君无戏言,一切已成定局,还有什么好说的?”符太道:“你对李显那么有信心?”
  今早离开独孤家,龙鹰趁天未大白,以他可达到的最快速度,赶往兴庆宫,知会符太今天的行动,再由符太遣人通知在大明宫伺候李显的高力士,发动计划。其时万事倶备,独欠田上渊藏身的位置。
  从无瑕处得悉此最关键的情报后,龙鹰与符太在西市门碰头,对付田上渊的阳谋遂告全面展开,做出相关的部署。
  最重要是让宗楚客晓得“范轻舟”到了码头区。
  宇文朔冷然道:“问题在皇上清楚此步绝不可退,退!他的李家天下便完了。连像韦捷般的小子,亦不把他的圣谕放在眼内,是可忍,孰不可忍。”
  符太问道:“结果如何?”
  宇文朔道:“皇上没说,只着高大找范当家去见他。幸好不论如何变,仍变不动河间王,他的右羽林军大统领之位坐定了。”
  符太哂道:“老宗可以将他架空。”
  龙鹰伸个懒腰,道:“老宗可架空任何人,但绝不是老杨。兄弟们!到哩!”
  快船从邻近的另一艘风帆绕过来,离目标敌船不到十五丈,快船加速,于甲板上敌方放哨者的喝骂声中,斜斜横过水面,朝敌船笔直射去。
  于快船撞上船体前的刹那,四人跃离快船,落往敌船船首甲板上。
  在甲板上放哨的五个北帮徒众,从甲板不同位置,拔出兵刃,毫不犹豫扑过来,同时发声示警。
  “砰!”
  快船撞上敌船,发出闷雷般的响声。虽未能撞破坚固的船头,仍令敌船剧震。龙鹰好整以暇的朝船舱入口的位置走过去,符太的“丑神医”、宇文朔和乾舜从他两边抢出,五敌两三个照面即被撂倒,给击中要穴,一时没法爬起来。
  “停手!”
  田上渊一马当先的领着七个手下,从船舱入口处出来,面寒如冰,冷然叱喝。符太、宇文朔和乾舜退返龙鹰左右,成对峙之局。
  田上渊背靠船舱而立,七个手下在他身后散开,全为气度沉凝的高手,远非放哨的北帮喽啰可比,却没一个似是来自突骑施的好手。
  田上渊目光扫过四人,最后落在龙鹰的“范轻舟”处,于回复一贯深邃莫测前,掠过惊疑之色。
  若非熟悉对方,龙鹰绝不能从其静似渊海、不露丝毫波动的情绪,凭田上渊眼神瞬间的变化,掌握到他心内的想法。
  今次成功攻田上渊之不备,田上渊的震骇理该如此。
  如无瑕所言,他们一方差些儿被田上渊摆脱,没法追踪至对方藏身的这艘船上,故而他们能寻到这里来,在田上渊意料之外。
  不过,最令田上渊摸不着头脑的,是他们四人这般找上门来寻晦气,可以起何作用。
  于田上渊般的才智超绝之士来说,想不通的事,最能令他们心生惧意,故此惊疑不定。
  田上渊的目光又从龙鹰处移离,审视横七竖八躺在甲板上的五个手下,知他们穴道被制,无一人被重创后,挥手示意,后方的手下将人移入舱内。
  龙鹰等四人神态悠闲,没有阻止。
  田上渊目光返回龙鹰身上,冷冷道:“范当家,这算什么意思?”
  龙鹰微笑道:“我们能寻到这里来找田当家,田当家该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少说废话。”
  田上渊冷哼道:“对寒生来说,范当家现在说的,全为废话。国有国法,范当家若要将江湖那一套,搬到西京来,就是目无皇法。”
  符太哑然笑道:“你来和我们讲皇法,是荒天下之大谬,你认也好,不认也好,新仇旧恨,这盘账和你算定了。”
  在田上渊言之,丑神医的“新仇旧恨”,旧恨不外三门峡的伏击,新仇或许指昨夜狙击范轻舟一事,却不知符太的旧恨,远溯至符太仍是大明尊教内一个微不足道的徒众之时。
  宇文朔从容道:“眼前两条路,一是一起上,或来个单打独斗,任田当家选择,我们莫不奉陪。”
  田上渊双目闪过不屑之色,“明暗合一”大成后,他压根儿不把他们放在眼内,否则岂敢在三门峡的中流砥柱,以一人之力拦截他们,纵未成功,原因不在他武功的高下,而是被人扰乱,致功亏一篑。
  昨夜之未能得手,在乎“范轻舟”策略得宜,溜得够快,令他空有绝世神功,无从发挥。
  于他而言,是恨不得有单打独斗的机会,让他可凭一场决战,看天下水道谁属。
  唯一不解者,是范轻舟没理由不晓得他的厉害,竟肯这样便宜他?
  龙鹰等四人,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现时轮番说话,意在拖延时间。
  田上渊哑然笑道:“御前剑士言下之意,是否寒生可在你们四人里,任挑一人进行决战?放心!你们虽一意与寒生过不去,寒生却没丝毫怨怪之心,虽然尚未了解误会出在何处,可肯定的是遭人陷害,故此寒生点到即止,以免误会加深。”
  他的策略,也是唯一可采的策略,是矢口否认,否则宗楚客和韦后连手,仍保他不住。
  乾舜淡淡道:“田当家敢否让我们搜舱?”
  田上渊大奇道:“为何寒生要让干兄捜舱?捜什么?”
  乾舜哂道:“正是要看是否一场误会,昨夜有人行刺范当家,给范当家直跟到这艘风帆来。范当家已将此事禀上皇上,皇上大为震怒,立即下令御前剑士手持‘尚方宝剑’,随范当家来擒拿钦犯。”
  宇文朔接下去道:“岂知登船后,竟发觉田当家在船上。干世兄是为田当家好,怕田当家在不知情下,犯上窝藏钦犯的杀头大罪,所以田当家该感激干世兄才对。”田上渊的目光不由落在宇文朔挂在腰间的佩剑去,只恨他像龙鹰、符太般无知,不晓得“尚方宝剑”该是何制式模样,如此随便挂着,是否合乎规法程序。
  他终晓得对方有备而来,且掌握情况,清楚他的一方潜进一批突骑施高手,如被根查,他跳进黄河仍水洗不清。
  田上渊目现杀机,冷笑道:“实在欺人太甚!不论何事,自有寒生担当。诸位一是离开,一是动手。”
  龙鹰叹道:“田当家是否出来混的?小弟早有言在先,着你老兄少说废话,偏无一句不是废话,最后还不是须动手见真章?”
  说话时,他的感应全面展开,监察舱内情况。
  田上渊的七个手下,把五个受创者送返舱内后,并没有回到甲板上,可知这些高手,乃田上渊亲信,晓得他们一方的破锭弱点,在乎不可暴露身份的突骑施高手,而唯一应变之计,是立即作鸟兽散,不被当场逮着便成。
  刚才田上渊向手下们做出的手势里,其中一个必隐藏着紧急应变的暗号,只待田上渊进一步的指令,否则好该回来助阵。
  早前符太等三人,虽然下手有分寸,没弄出人命,但下手颇重,令五人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回复过来,增加敌人的牵累。
  在龙鹰魔种的灵奇感应下,以清晰度言之,舱内敌人,可分为四组。
  第一和第二组为五个伤者和曾现身的七个高手。另两组均处于潜藏的状态,一组比一组厉害,显示出武功修为的高下。
  此两组共十三人,其中八人逃不过龙鹰的掌握,虽蓄意隐藏,却瞒不过龙鹰的灵应,至乎能掌握他们每个人的位置、武功的高低。可是,另五个人,是在龙鹰思感范围之外,乃一等一的高手,龙鹰凭直觉感知对方,如一个个模糊的影子,藏在暗黑里,若隐若现。此五人,才是他们今次的目标。
  龙鹰的知敌,关系到今次行动的成败,若误中副车,拿下的非是突骑施高手,势被田上渊反将一军,吃不完兜着走。
  现时的处境,绝不利于田上渊,而他必须将形势扭转。扭转之法,惟有动手。
  如此形势,正是龙鹰等四人一手营造出来。
  他们逼田上渊先动手。
  田上渊闻言,没丝毫被龙鹰激怒的表情或内在的情绪波动,反变得深沉了,双目闪动着奇异的芒采。
  符太哈哈一笑,道:“田当家有种,竟是要将我们四人一手包办。”
  田上渊双目立现掩藏不住的惊骇之色。
  龙鹰、宇文朔和乾舜的骇异,实不在田上渊之下,田上渊微妙的转变,三人只以为他在提聚功力,茫然不觉他气场上的变化。只是瞒不过符太,由此可见“明暗合一”大成后的田上渊,其气场如何与别不同,连龙鹰也着了道儿。
  下一刻,田上渊动手了。
  他先是双手收往后背,接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像个大钟般从上覆盖而来,把四人笼罩其内。
  来得如此突然,事前不现半分征兆声息,确为一绝。
  三人虽得符太预警,仍然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同一时间,以龙鹰之能,亦微仅可察的感应到五个突骑施高手,从舱尾离开,投水遁逃。
  忽然间,主动权尽入田上渊之手。
  他的气场不单将四人牵制,还使他们耳目失灵,若非龙鹰不受任何力量约束的魔种灵觉,将掌握不到五个突骑施高手的动静去向。
  田上渊背着他们的一双手,打出了应变行动的讯号。
  田上渊此着最厉害处,是反过来逼四人动手解其气场之困。
  谁先动手?将成事后问罪的罪证。当然,那是指龙鹰一方未能活捉至少一个突骑施高手的情况下。若有人证在手,动手的先后,不关痛痒。
  符太动了。
  “丑神医”冷笑一声,忽然旋动,一股奇异的力量,随他的旋动扩展,若如将罩着他们无形却有实、覆钟般的气场掀起一角,感觉古怪之极。
  “锵!”
  就在田上渊气场转弱的刹那,宇文朔跨前一步,同时手握佩剑,抽出少许,没拔剑离鞘,但一股庞大无匹的剑气,直往田上渊潮冲而去。
  龙鹰左右晃动一下,像尾鱼儿要挣脱缠身的鱼网般,下一刻已脱网而去,朝前弹射,越过田上渊、船舱,往船尾的方向投去。
  符太则往后退,此退大有学问,竟能将田上渊的气场硬是扯往他的一方,如进行拔河的比赛。
  乾舜往一边移开,为宇文朔压阵。
  激战一触即发。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上一篇:第八章 后着之计
下一篇:第十章 水下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