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十章 水下恶战
 
2020-10-16 14:27:15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一个空翻,落往船尾,双脚触处,为边缘位置。
  此刻他必须下决定,择而噬之,在借水遁的五个突骑施高手里,选哪一个倒霉的?
  对方落水的共六人,五人为目标中的突骑施高手,一人为北帮在西京熟悉水性和环境的人员,负起导引之责,否则人生路不熟的突骑施高手,将变成在水里乱撞乱闯的“瞎子”,不知该逃往何处去。
  以常理推断,若他们是田上渊于河曲之战时从河套接回来的,他们在中土的日子,不过三个月的光景。
  出身大漠的高手,大多不熟水性,纵然加盟北帮,立即进修水里功夫,然因时日尚浅,未成气候,在水底各方面的能力,均大打折扣。
  龙鹰现时找寻的,是五人里水性最不济的那一个。
  念头一闪,掌握目标。
  弹射!
  龙鹰竭尽全力,斜冲往上,越过十七、八丈的距离,又滑翔多二丈许,方弯往水去。投点刚好将敌方六人,分中切断。
  离水面尚有半丈的位置时,龙鹰左右开弓,积蓄至顶峰的两球魔气,脱拳而出,直冲水里去。
  “蓬!蓬!”
  两股水柱弹空而上,拳劲硬在水里撞出陷进去的涡漩,声势骇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主动权操持在龙鹰手里,敌人一是硬挡,一是硬捱。换过在陆上,不可能出现如此一边倒的情况。突变忽然临头,欠缺如龙鹰般知感能力的敌人,整体实力虽比龙鹰强大,却受水的限制而只能各自为战,散沙一盘,予龙鹰逐个击破的良机。
  然高手确为高手,于龙鹰出拳之际,已有所觉,自然而然往两边散开,岂知正中龙鹰下怀,方便他“择肥而噬”的战略。
  敌船那边,传来连串劲气交击之音,显示宇文朔和田上渊动上手,也表示田上渊难以分身干涉。
  整个行动巧妙之处,是逼突骑施高手借水遁离。
  换过在陆上,即使实力足够,要杀其中之一,或可办到,但来个生擒活捉,绝不可能。五个突骑施高手,均属顶尖级数,与同为突骑施人的参师襌所差无几。想想直至今天,龙鹰多次与参师襌交手,仍没法取他性命,更勿说活捉,便知今次的任务多么艰巨。
  若剩是龙鹰一人,又在不利对方的水底,对活捉其一,仍无把握,幸好有符太来个前后夹攻,可凭他的“血手”立此奇功。
  水面现出剧烈波荡。
  龙鹰触水的刹那,竟然还能凭侧滚煞止斜插入水的势头,落往另一边去,避过一敌在水里斩划过来的水刺。若落势不变,水刺将劈扫他耳鼓的部位。
  龙鹰没入水里。
  挥刺者该为其他五人的导引,六人里他最熟水性,水内功夫了得,最接近龙鹰,故可及时应变,反击龙鹰。
  其他五敌,三人散往两旁,看样子便晓得他们慌惶失措,不但没法掌握情况,还乱了方寸,不知该逃往何处去,更怕龙鹰只是先锋,尚有接踵而至的敌人。
  另两敌情况迥异。
  一人正拼命般的升往水面,因硬架了龙鹰其中一拳,震得他血气翻腾、眼冒金星,再没法运转闭气下的内息,急需冒出水面换气,一时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另一人刚好相反,虽能及时封挡龙鹰的拳劲,却被魔气送往近二丈深的河床底去,翻滚不休,冒出大量气泡,不知硬吞了多少口河水。
  水刺溯胸而来。
  三个没受伤的突骑施高手,竟不开溜,从其位置朝龙鹰围过来,击拳、劈掌、出指,虽受水阻,用不上陆上一半的劲道,兼之无着力处,杀伤力大减,可是三人配合北帮谙熟水性的伙伴,对龙鹰形成威胁。
  如在地面,龙鹰唯一应付的办法,是避开去,以免敌人可成合围之势,但在水里,却有完全不同的应付之法。
  魔气爆发,同一时间,龙鹰陀螺般急速旋动。
  暗涌激流,于眨眼间被炮制出来,以龙鹰为中心,往四方八面扩散,影响的是六敌的每一个人,便宜至极。既化去对方攻来的水刺和气劲,还冲得围上来的敌人往外荡开去。
  同一时间,龙鹰下旋往河床。
  愈往下,水压愈大,对方愈难展开手脚,利用水内的特殊环境,龙鹰玩敌于股掌上。
  往上冒升者的头刚探出水面,大口急速喘息,一时失去了战力。
  往下沉者触底后弹上来,仍在翻腾不休,比冒上水面者远有不如。龙鹰对这家伙特别照顾,正因在六人里,此人水性最不济事。
  持水刺的高手毫不气馁,头朝往龙鹰,先弓起身体,猛一伸展,如箭矢般往不住落往河底的龙鹰直撞过来,今次他有备而来,龙鹰再难重施故技,以暗涌将他推开去。
  此人同时挥手,示意其他人往西岸逃遁。
  龙鹰停止旋动,心中对此敌手生出敬意,此人肯定是田上渊的得力手下,忠心耿耿的亲信,明白不可让突骑施高手有任何闪失,故奋不顾身的来缠自己。而此君确武功高明,水底功夫尤为了得,龙鹰自问要摆脱他,不是可轻易办到。
  以水底功夫言之,此人实在他龙鹰之上。幸而,符太离他们的水底战场,已不到三丈,且辨认出谁是“肥羊”。
  龙鹰脚尖撑在河床处,斜冲而上,迎向拿水刺的北帮高手。
  快迎上水剌高手的当儿,那人竟在水下来个翻腾,改变势子,往落难的“肥羊”射去,令龙鹰扑空。
  龙鹰立即心生异样。
  须知龙鹰的魔种灵觉,远超一般高手,特别在水的环境内,一切被水连结起来,没可能觉察不到对方的变化,然事实如此,他确掌握不到对方的“醉翁之意”。
  由于水刺高手离落难者不到丈半,肯定可赶在符太之前对其施以援手。符小子的水底“血手”加“横念”固然厉害至极,但以水底功夫论,却为新丁,得三门峡和河套两趟经验,远及不上龙鹰,嫩无可嫩,给对方凭谙熟水性,成功救人离开的可能性颇大。
  此时,五个突骑施高手,四人竭尽所能,以他们能达到的速度,朝西游去,曾冒上水面换气的高手,明显落后,该未从龙鹰在水面攻击水下的创伤回复过来,离龙鹰约二丈远,距离不住拉开。
  落难的“肥羊”稳定下来,触底后朝上弹升,情况一如另一受创高手,因不能运作内息,须浮出水面换气,顺便将误灌的河水呛出来,以回复部分战力和逃走的力气,否则便是“遇溺”。
  危机同时出现。
  田上渊正从他那艘贼船潜游赶来,落后符太约五丈许,速度在符太之上。
  正如田上渊没法缠死他们四人,宇文朔亦没法逼田上渊留在船上。
  以田上渊之能,即使换过龙鹰,仍自问没法在船上的环境里缠死如他般的不世高手,何况船上敌方高手如云,老田只要将宇文朔逼在一个足够的距离外,可命手下大群从舱口蜂拥而出,狂攻宇文朔和乾舜,自己则抽身退走,赶来救人。
  田上渊比任何人清楚,五个突骑施高手绝不可见光,深明其中的轻重缓急,故此不顾一切的赶来。
  如果龙鹰一方的目的纯为杀人,此刻龙鹰可和符太夹击水刺高手和落难者,前者或仍可凭超卓的水底技艺开溜,落难者肯定没命。但要活捉落难者,势不能下重手,水刺高手拖延得少许时间,捱至田上渊赶来,情况将变成另一回事。
  何况龙鹰尚有两个忧虑。
  第一个忧虑,是水刺高手见势不妙时,来个杀人灭口。此想法肯定非过虑,因龙鹰感应到水刺高手心内的杀机。
  追随田上渊者,像练元、郎征等,莫不是穷凶极恶之辈,残忍好杀,物以类聚的道理也。这类人不念情义,当发觉事不可为,绝不犠牲自己,而是牺牲别人。
  另一忧虑,是怕符太仇人见面,份外眼红,一旦与田上渊对上,来个至死方休。诸般念头,闪过脑海。
  刻不容缓下,龙鹰于刹那之间,完成三个动作。
  右掌下劈,击往离他双脚约半丈的河床实地。
  左掌上托,推动一股水流激涌,冲往追在队尾,离他三丈许远受创未愈的突骑施高手。此招表面看似一击,却是将魔气分为三截,一股追一股的攻敌而去,暗含妙着。
  最后的动作就是尝试在水里,向游近至离他二丈许处的符小子,传出重要讯息。
  他未曾试过在水里发声,以前在三门峡或河套的河水里,凭的是“借木传气”,靠的是双方间近乎心意相通的默契。
  今趟的情况复杂多了,除了须着符小子配合他的应变之计外,还要打动他,免掉符小子受不住诱惑,去与田上渊进行后果难料的生死战。小不忍,乱大谋。那时龙鹰只有放弃计划,掉转头去助符小子,徒令田上渊能从劣势下,毫无损失的全身而退。
  龙鹰骤然改向,升高不到二尺,口吐魔气,于水里形成大气泡,朝符太以束音成线,喝出真言道:“杀人灭口,护我!”
  气泡升走时,声音以波动的形式,震荡河水,往符太投去。
  再升三尺,符太收到讯息,往他望来,见他改变去势,目标明显为逃在四人队尾的突骑施高手,心领神会,两手发力,箭矢般往他投来。
  龙鹰放下心头大石。
  最能打动符太的,是“护我”两字,“杀人灭口”,道尽可能出现的新形势。
  动之以情,服之以理。
  对方若有壮士断腕之心,即使有突骑施高手人质落入龙鹰之手,对方仍可毫不顾忌的来夺人或灭口,人质将反成负累,龙鹰便急需符太的“护我”,否则功亏一篑。
  盲的也看出水刺高手非善男信女,有他助全速赶来的田上渊,二对二下,人质肯定没命。故此符太必须放过水刺高手和落难者,赶去和龙鹰会合,趁田上渊未追上来前,往码头区撤走。
  一旦立足实地,何惧田上渊?
  “砰!”
  成为新目标的突骑施高手,非常了得,虽受创于前,刻下又亡命逃走,仍感应到龙鹰的远程攻撃,竟懂来个水内跟头,双掌疾推,封挡与水结合的魔气。
  水柱往两边泄泻,那人不晃半下,夷然无损,且游刃有余。可是来不及庆幸下,另一狂涌杀至,登时着了道儿。
  换过在陆上,突骑施高手不可能不济至此,竟没察觉龙鹰的攻击一浪迭一浪,分作三重,然在水内,却受水的波荡影响了察敌的能耐。
  “砰!”
  目标高手仓卒应变下,二度封挡。
  论战略,龙鹰的首击为下驷,对的是目标高手全力以赴的上驷。第二击为上驷,对的是对方仓忙应变的下驷,即使两人旗鼓相当,吃亏的只可能是突骑施高手,何况对方受创在先,实力又差龙鹰一截,立吃大亏。
  差些儿喷血下,那人给冲得往后疾弹,整个人给送出水面,抛上离水面逾丈的半空。
  第三击的中驷接踵而至,化为冲出水面的狂猛水柱,朝被抛离河面的倒霉高手撞上去。
  他倒霉在变成了龙鹰的新目标,其命运落入龙鹰之手,不论三个远去的族人、水刺高手,又或田上渊,均远水难救近火。
  龙鹰继续朝其落点斜升上去,离他最近的,是赶来“护他”的符小子,离他不到二丈。
  仍在空中的目标高手,身不由己的在空中翻滚,失去三度出手封挡的能力,只能凭护体真气,硬捱龙鹰的水招。
  “哗啦”一声。
  水柱命中他的背脊,几将他的护体真气粉碎,不过他确功力深厚,喷出一口鲜血后,乘机来个翻腾,借力投往三丈外的水面,望能逸出险境,是一等一的高明反应。
  他们早前对田上渊实力见底的想法,流于武断,实情为田上渊的北帮内,卧虎藏龙,这五个突骑施高手属特殊情况,乃新来的外援。可是像眼前的水刺高手,又或龙鹰于大运河的扬、楚河段上,费九牛二虎之力方杀得死的双斧手,虽名不见经传,然均可归入一流高手之林,一对一下与龙鹰仍非无一拼之力,配合伙伴可予龙鹰威胁。
  但是,论战术,比之龙鹰这位用兵如神、军事才能冠绝天下的名帅,则是差远了。
  龙鹰是故意让他逃得更远,令水刺高手和田上渊难施援手。
  新目标仍在水面上方翻腾之际,水刺高手已与本为“肥羊”的落难者,升上水面,水刺高手目睹着龙鹰的新目标投往西北远方,还以为他脱困,忙领着完成换气的被救伙伴,朝西游去。
  此时田上渊追至离符太后左方三丈许的位置,在水里见龙鹰迅似游鱼的朝新目标的落点潜泳过去,心知不妙,也不知他如何发力,忽然加速,先往下潜,直至河床,然后贴着河床,往新目标落点飙刺而去。
  一切尽在龙鹰的计算里。
  新目标去势已尽,投往水面。
  龙鹰最接近其落点,当目标高手落水的刹那,他离对方将不到一丈,乃最佳的攻击位置。
  此招是从练元处学来。
  当日他从下沉的走舸投往运河,意图追杀练元,差些为练元所乘,便学晓人在落水的一刻,既反撞又包容的水,能将入水者的感官、感觉,一下子全部没收,令人出现感觉的“中断”。当时若非龙鹰能在水面上察觉水底的动静,给练元利用此“中断”狙撃突袭,肯定吃大亏,但亦绝不好过。
  现在,龙鹰就是趁目标入水时的“中断”,一举制敌,否则让田上渊及时赶来,今次的行动,势告泡汤。
  “蓬!”
  突骑施高手掉进水里来。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上一篇:第九章 计中之计
下一篇:第十一章 让出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