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十二章 退求其次
2020-11-26 10:48:5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于返宫途上,得台勒虚云传音指示,离队到东大寺附近另一间寺庙的后园,密会此平生劲敌。
  寺庙香火不盛,得二、三善信在上香祈福。
  台勒虚云负手立在后园一个小鱼池旁,默观水内游鱼,趣味盎然,全神贯注。
  龙鹰心忖如能晓得他可怕的脑袋现时转动着的念头,自己将可立于不败之地,然而有利有弊,当凡事均可确定,人世间将变得没有乐趣。
  来到他身旁,台勒虚云闲话家常的道:“轻舟凭什么说服宇文朔和王庭经?”
  此为龙鹰答应交人给夜来深时,夜来深的疑问,故此早拟好令人信服的答案,提供予此当世智士。
  道:“是痛陈利害。若我们拒不交人,将俘虏押返宫里,逼他招出所有事情,结果如何?时机未成熟下,逼虎跳墙,令宗楚客不得不站在田上渊的一边,他们势铤而走险,那时我们挑战的,将是整个韦宗集团。”
  台勒虚云仍目注鱼池,双目现出深思之色。龙鹰自问智力和识见及不上他,实无从揣测他脑袋内对自己说词的看法。
  接下去道:“反而退求其次,大可能达到分化离间之效。要拔掉田上渊,首先须令田上渊失去宗楚客这个大靠山,否则一切徒劳。”
  台勒虚云喃喃念道:“退求其次!退求其次!唉!”
  终朝他看过来,双目闪动着智慧的光芒,淡然自若的道:“轻舟可知你刚说出了人生的大道理,更是活得写意的窍门。”
  龙鹰并不讶异,即使同一件事,台勒虚云总能发掘出不一样的东西来,一向如此。兴致盎盎的道:“愿闻其详。”
  台勒虚云的目光回到水里,似灵思源自水内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游鱼,道:“若每一件事,追求的均为最理想的目标,务要作出最佳的选择,将成为至死方休的苦差,注定了他的人生是无边的苦海。”
  又哂道:“人生岂有完美可言?有所求,必有所失。可是,如轻舟般,肯退而求其次,同样心满意足、欢天喜地,成败付诸一笑,才是浮沉于人世苦海的唯一良方。”
  龙鹰心内一阵感动,从身旁大敌口里说出来的,对人生的体会,字字金石良言。但人总不长进,得不到所想的,或比理想差上少许,便没法释怀,那不单是自寻烦恼,且为对自己的惩罚,难容寸让。不知妥协容让之道,既是对人,也是对己。
  点头道:“有道理!”
  台勒虚云微笑道:“所谓有道理、没道理,尽在寸心之间,愚人永难明白,不能容物之故,至乎走进自己设下的死胡同,再没法离开。”
  跟着轻描淡写地问道:“轻舟为何肯雪中送炭,把清仁捧上此关键位置?”
  言下之意,是龙鹰没理由这么做,谁都清楚,“范轻舟”与杨清仁面和心不和。
  龙鹰险些语塞,没想过为大江联立下天大奇功,反招来质疑,也惟有像台勒虚云般的智者,没被喜悦乐昏,从生机里看到败亡,沉睡里见到苏醒。问得直接坦白。
  如果龙鹰供应的是老掉牙的答案,例如什么大家合作伙伴,又或信任杨清仁,徒令台勒虚云生疑。
  时间不许他多想片时,苦笑道:“很不想说出来,小可汗真的要听?”
  台勒虚云别过头来,欣然道:“我欣赏轻舟这个态度,不像一般人那样,随便找些话来搪塞。”
  接着望往天上的蓝天白云,不胜欷欧的道:“人生之路,非常难走,生离死别,悲欢离合。我们不但须作出两难的决定,还要做不情愿的事。应付的法门,尽在‘退求其次’四字。有说错吗?”
  他透彻的看法,令龙鹰佩服,大致上,台勒虚云道尽他作此选择时的心态,当然因不晓得自己是龙鹰,测不破他的“长远之计”,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论智慧、才略,比之台勒虚云,龙鹰自愧不如。将来纵能击垮台勒虚云,对方仍非败在他手上,而是败于老天爷之手。
  台勒虚云的声音在他耳鼓内震荡着,道:“不过!我仍想听轻舟亲口说出来。”
  龙鹰暗叫厉害,在台勒虚云描划大概后,他必须提供更细致的思考过程,以描述因何达致捧杨清仁上位此一重大选择,没得含糊。他的答案,直接影响台勒虚云在未来对他所持的态度。
  龙鹰苦笑道:“小弟对河间王,难有信任可言。当年在洞庭湖总坛,他既容不下我,也容不下奇湛。他奶奶的,摆明就是鸟尽弓藏的那种人。不过!一是迫在眉睫的灾难,另一为遥不可及的可能性,两害取其轻下,小弟遂以退为进,作出眼前的选择。”
  台勒虚云表情不变的道:“若说鸟尽弓藏,他第一个要杀者,非奇湛,非轻舟,而是本人。”
  龙鹰惊讶至合不拢嘴。
  这是他从未思及的可能性,或许是因台勒虚云太超然物外,本领太高强,任何强要与他为敌者,不是蠢蛋,就是疯了。
  台勒虚云朝他望来,满怀感慨的道:“如他可送我上路,或任何人办得到,我只会心存感激。对此人间世,本人早深感厌倦。”
  龙鹰无话可说。
  忽然间,什么“鸟尽弓藏”变得微不足道。
  台勒虚云道:“只有本人,可将清仁一手毁掉。”
  轻吁一口气后,沉缓的道:“至于奇湛,给他做个有实权的文官便成,让他可得展抱负。没有兵权,他对清仁并不构成威胁,还可互相扶持,何乐而不为?清仁当年之所以敌视奇湛,非因不能容物,而是顾忌我,怕有能代替他的人,即是说本人可有另一选择。”
  龙鹰听得哑口无言,自己一贯的想法,非但不够深入,且很稚嫩。
  台勒虚云道:“至于范当家,既无当官的野心,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他为何惹你?你也不致蠢得去惹他吧。互相尊重下,相见时还可尽欢一堂,把酒言心。”
  龙鹰无言以对。
  台勒虚云漫不经意的随口之言,远胜任何滔滔雄辩。如他真是“范轻舟”,肯定受感染、被说服。
  台勒虚云仰望晴空,语重心长的道:“得天下和治天下,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所有利于巩固皇权的事,清仁均做个十足;不利于皇权的,清仁不去碰。如连这个道理都不晓得,他的位子将坐不稳,不外过眼烟云。”
  龙鹰道:“奇湛因何肯为河间王卖命?”
  台勒虚云深望着他,从容道:“今天和轻舟说话很有意思。奇湛之所以没有离开,说得难听些,是泥足深陷。”
  稍顿,续道:“然而,离开这个泥淖又如何,不单前功尽废,且变得一无所有,失去目标、失去方向,那将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龙鹰心里一阵感动。
  现时台勒虚云说的每一句话,莫不是肺腑之言。纵然台勒虚云不视自己为心腹,至少当他为知己。
  台勒虚云目光回到池水,看得深情专注,悠然道:“天道循环。大唐开国,万象更新,然到太宗晚年,已见衰落,此为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之理,非人力可逆转。此一道理,可应验在一朝的天子里,太宗正是例子。”
  续道:“武曌登场,虽大杀宗室、重臣,任用酷吏,不过斗争并未波及平民百姓,几起叛变,瞬被平定。内则百业振兴,外则有鹰爷为她南征北讨,栽培出来的名将,在她殁后仍能绽放光芒,击退默啜,压制吐蕃,开出未来盛世的契机。可是呵!得失岂易分判,今日之得,或为明日之失。虽明知如此,谁都没有办法。便如轻舟,在没更好的选择下,只好退求其次,选择不喜欢的人。”
  又叹道:“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
  台勒虚云接着道:“环顾唐室诸子,李显、李旦不用说,李显两子李重茂、李重福,比之李重俊更不堪,像奇湛般有志有为之士,岂肯坐看中土沉沦。清仁也好,谁都好,只要能给奇湛一个位子,让他得展抱负,自是当仁不让。说到底,仍是个选择的问题,既不能让最理想的人登上皇座,就要退求其次,让不那么理想的人坐上去。如半点不妥协,将一事无成。肯妥协,至少尚有一线生机。”
  台勒虚云道尽高奇湛之肯留下效力的多层次原因,同一的道理,可应用在“范轻舟”身上,但比直接说服“范轻舟”,更为有效,因“范轻舟”可以“旁观者”的身份,领悟台勒虚云的忠言。
  此趟对谈,乃迄至目前为止,最坦诚的交谈,显示二度验证后,他们间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龙鹰忽然感到有点不妥当地方,该是来自魔种的警告,要命的是“识神”掌握不到。
  台勒虚云忽道:“李重俊死了,他的首级被背叛他的人送回来,正在宗楚客之手。”
  灵光一闪,龙鹰终想到纰漏所在,就是刚才说及唐室诸子,台勒虚云没提过李隆基等五兄弟。
  以台勒虚云的才智,不可能是无心之失,该是故意遗漏,测看自己的反应。比之李重茂、李重福,李旦的五个儿子当然有为多了。
  不过,李隆基在掩饰才能上,接近无懈可击,为何竟令台勒虚云生出警觉,于此事上试探自己?
  肯定有些事,乃龙鹰尚未晓得。
  答案该在符小子的《西京下篇》上,必须找时间细读。
  道:“李旦诸子又如何?听说他们有参与叛乱的事。”
  台勒虚云若无其事的道:“如我是韦后或宗楚客,不单永远不容他们返京,还使人将他们逐一害死。”
  龙鹰心叫救命,更肯定有些事发生在李隆基和他的兄弟身上,自己却不知道。听台勒虚云的语调,并没有特别怀疑其中的李隆基,而是一视同仁。
  错有错着,正因未翻过符小子的新巨着半页,其无知正好显示与李旦的儿子没有秘密联系。
  台勒虚云没兴趣谈李隆基等人,岔开道:“轻舟怎确定,宗楚客对突骑施高手的事,并不知情?”
  龙鹰晓得成功过关。
  能过关的关键,在于台勒虚云认定范轻舟和龙鹰是不同的两个人,前者根本没接触李旦五子的机会。
  龙鹰道:“纯为一种感觉。勉强说,是基于夜来深在北里截着我,表示宗楚客想与我私下碰头,此事理该瞒着田上渊,令我感到他们再非像以前般铁板一块,而是互相猜忌。”
  台勒虚云同意道:“你的直觉,事实上底下有大量的思考过程在其中,只因太过错综复杂,故有一言难尽的情况。田上渊与突厥人勾结私通之事,肯定未得宗楚客同意,因如突厥人成功攻入关中,对宗楚客有百害,无一利。”
  龙鹰谨记着自己是“范轻舟”,说的是“范轻舟”须说的话,趁机道:“小可汗又有什么事瞒着小弟?”
  台勒虚云哑然笑道:“轻舟问得坦白直接,教人难以招架。事实上,即使亲如兄弟,多少有些事不为对方所晓,才是正常,隐瞒的原因千门万类,或许因与对方没有关系,又或无关痛痒。于我们来说,牵涉到出身来历的事,均有顾忌,希望轻舟体谅,不致因而影响我们间的合作。”
  又讶道:“究为何事?令轻舟感到我们有所隐瞒?”
  龙鹰心呼厉害,台勒虚云连消带打,一番话封死追问之路,还反算一着,要自己说出在哪方面怀疑他们。
  苦笑道:“也是一个感觉。”
  台勒虚云没就此事逼他,沉吟片晌,问道:“如离间田上渊和宗楚客之计成功,轻舟如何利用?”
  龙鹰早说过大概,终极目标是拔掉北帮,台勒虚云现时问的是行动的细节,要他透露机密,看大家如何配合。
  龙鹰道:“我心里有个计划,是先取楚州,那大运河的控制权,有一半落进我们手里。不过,一切须待见过宗楚客,方可下最后决定。没他同意,与北帮争夺洛阳,将是吃力不讨好。”
  台勒虚云道:“宗楚客今天该没空与轻舟碰头。”
  龙鹰明白,他指的是李重俊的首级送返京城一事,将牵动整个因之而来的效应,如何处置,显示出皇室和朝廷对此次叛乱的定调,须经一定的程序和讨论。
  想想已感头痛。
  道:“北帮经我们毁掉大批斗舰,损失惨重,正因如此,楚州对他们更是不容有失,否则竹花帮的战船势大举北上,逐一攻陷洛阳之南的水道重镇,令北帮的势力只能龟缩洛阳,故此北帮必驻重兵于楚州。”
  台勒虚云道:“轻舟对大局,把握的比我更好。论水道争霸,北帮遇上轻舟,没一趟不吃大亏。对洛阳,轻舟看得很准,关键在宗楚客的态度。”
  略一沉吟,续道:“现时我大部分时间,居于因如赌坊内,若有特别的事,可直接到因如坊找我。”
  他们的关系确异于往昔,尚是首次建立直接的联系。台勒虚云随口问道:“离此后,轻舟是否赶往大明宫?”龙鹰苦笑_。
  现时的大明宫,恰为此刻西京他最不想去的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下一篇:第十三章 乐在其中
上一篇:
第十一章 让出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