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四章 球赛风云
2020-11-26 11:44:46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宇文朔道:“召相王五子返京的皇令,今天颁送去了。”
  龙鹰动容道:“这么快?”
  宇文朔道:“娘娘昨天提出,皇上今早付诸实行,颁令还不容易?”
  又叹道:“高大此招果然厉害,然有利有弊,皇上和娘娘的关系,不但大见好转,娘娘与相王和长公主的对峙,亦有缓和。唉!”
  他的叹息,是因若韦后要对李显下毒手,易似反掌。
  符太不解道:“如此一天半天工夫,你晓得相王、长公主与那婆娘的关系改善了?”
  宇文朔道:“娘娘主动向皇上提出后,高大通知相王,相王大喜下找长公主说话,今天早朝公布消息后,相王亲向娘娘表示感激。”
  符太道:“高小子将更得那婆娘欢心。”
  龙鹰不解道:“相王五子早晚回来,有什么须感激的?”
  宇文朔道:“若你清楚在娘娘阻挠下,皇上另两子李重茂和李重福到现在仍未能回京,便知此事属格外开恩。拖一年半载,等闲事。”
  又道:“皇上想见你。”
  龙鹰心忖今天怎都要细读符小子的《实录》,以免落后于形势,犯错不自觉。
  道:“怎都要给我拖一拖,今晚还要喝老宗为我和老田摆的和头酒。”
  接着概略扼要的道出与宗楚客的谈判,更新宇文朔对形势的掌握,顺便说出发现曲江池水内秘道的事,以及被老田再一次刺杀的情况。
  宇文朔兴致盎然的道:“不过一天,竟发生这么多的事。”
  本心不在焉、魂游物外的符太,闻龙鹰之言,魂魄归位,若有所思的道:“毒针从马车车窗射出来的刹那,你有感应吗?”
  龙鹰回忆道:“给太少这般的提起,当时确有些感觉,是一股很难形容的阴寒之气,但因须应付老田,事过即忘。”
  又讶道:“听太少的语气,似对偷袭者有眉目。”
  符太道:“若非与我本教有瓜葛,我怎都不会想起一个已销声匿迹二十多年的塞外家派。”
  龙鹰、宇文朔用神聆听。
  符太道:“派名‘九卜’,自号‘卜卜夺魂’,以铜管吹毒针,乃其中一卜,走的是邪技异术,为杀人无所不用其极。开派派主,据传是你们中土人,于东晋时期迁往大漠,一向人丁单薄,三代之前,更只传一人,传女不传男,非常诡异。”
  宇文朔道:“能令太少有印象的,肯定非是一般寻常流派。”
  符太道:“有关九卜派的事,由捷颐津亲口告诉我,还详述其邪功异艺,着我遇上时,万勿掉以轻心。”
  又叹道:“当时我已奇怪,捷颐津怎这般有和我说话的耐性,因他平时一字不说练功以外的事。要到今天,此时此地,得闻九卜派传人现身,方明白老捷肯和我说及九卜派的原因,他当时已晓得老田和此九卜派传人有关系。”
  宇文朔问道:“九卜派和贵派有何瓜葛?”
  符太道:“据老捷说,九卜派一向和本教有交换技艺的关系,其对本教用毒之道最有兴趣。遇上不方便由本教直接去做的事,交由九卜派出手。老田认识九卜派最新一代的嫡传,理所当然。”
  宇文朔沉吟道:“那枝毒针,该已被无瑕捡走。”
  龙鹰道:“也可以由老田拾回。”
  宇文朔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他既不知毒针落点,朱雀大街又不宜久留,愈快离开愈好。”
  转向符太道:“此派传人,有何特色?”
  符太逐字吐出的缓缓道:“貌美如花、毒如蛇蝎。老捷提起她,眼内曾闪过戒惧的神色。”
  龙鹰咋舌道:“那就很不简单。”
  宇文朔皱眉道:“这样的一个女人,除非昨天刚到,否则我们绝不会从未听过。”
  符太随口道:“或她足不出户,又每次出门,均经易容。我的娘!更大的可能,是她根本是我们认识的,不过并不晓得她真正的身份,如此方能对老田起最大的作用。”
  龙鹰和宇文朔同告动容。
  宇文朔道:“今趟老田出动她,是不容有失,确险至极点,换过刺杀的对象是我,说不定已被老田得手,谁能像鹰爷般,可不沾半点毒的咬着毒针,除此险着外,我实想不到可解当时危机的办法。”
  符太苦笑道:“可把我计算在内,肯定在劫难逃。”
  龙鹰奇道:“少有见太少这般谦虚的。”
  符太道:“皆因老捷的警告,记忆犹深。”
  一个可令捷颐津特别提醒栽培出来,以对付田上渊的得意传人,着他提防的家派和传人,令符太谨记心里。
  宇文朔问道:“依太少猜,此九卜派的单传,有多大年纪?”
  符太道:“须看九卜派销声匿迹的二十多年内,有没有新一代的传人。”
  接着向龙鹰问道:“你教我的,等于情场上的‘横念诀’,对吗?”
  宇文朔失声道:“情场?”
  符太道:“勿问!”
  宇文朔只好闭口。
  龙鹰笑道:“太少害羞,不要怪他。”
  符太没好气道:“快说!”
  龙鹰道:“形容贴切。记着!未经本人审批,绝不可走终极的一步。”
  符太道:“还要你教我吗?”
  说毕向宇文朔施歉礼,扬长去了。
  宇文朔一头雾水的看着他消失在视线之外,道:“弄什么鬼?”
  龙鹰道:“须扮作不知,他是和玉女宗的第二高手打硬仗去了。哈!精采!”
  宇文朔知机的不再追问,道:“昨天见过倩然世妹,她着我提醒你,有关田上渊与她家血案的事,她只听到小部分。”
  龙鹰捧头道:“你有告诉她小弟多忙吗?”
  宇文朔道:“当然有,不用说她也明白,但你亦该明白她的心情。”
  又道:“皇上方面又如何,他既开龙口,我难道像对世妹般说你很忙,没空?”
  龙鹰失笑道:“恐怕立犯斩首之罪。我的娘!做哪件事好呢?”宇文朔道:“我请高大安排,由他遣人来接你入宫如何?在和头酒前放人便成。”
  龙鹰心忖坐马车仍可读《实录》,点头同意。
  西京沉浸在胜利的气氛里,鞭炮声时有所闻,街上充满欢乐,孩童联群结队、穿街过坊的趁热闹。
  符太策马入大明宫,不经大明宫的正大门丹凤门,而改由丹凤门西的建福门,甫过门便是从城外来横过整个大明宫南端的龙首渠支流,有石桥跨越。
  此桥名“下马桥”,顾名思义,一般官员到此下马改为步行,符太的“丑神医”则享有特权,想想如李显不适,丑神医救驾来迟,谁负得起责任?
  论面积,大明宫是太极宫三分之二的大小,可是论规模设施、殿宇楼台,则绝不在太极宫之下。以门关计,比太极宫多出一门。
  大明宫南面五门,与太极宫门数相等。
  太极宫主门楼为承天门,大明宫为丹凤门。前者北面有玄武、安礼两门。后者北开凌霄、玄武、银汉三门。
  因着皇帝李显不居太极宫而住大明宫,宫城三大军系亦随之转移,改以大明宫为重心,布置军力。
  大明宫的内防军为飞骑御卫,乃李显的护驾亲卫队,三军里以他们最为精锐,筛选比其他两军严格。
  右羽林军和左羽林军分驻东、西两边的禁苑内,没李显许可,不得进入大明宫半步。
  城高墙厚,门关森严,若三军齐心,大明宫确固若金汤,难以动摇。
  符太久历战阵,身经百战,亦知除“笼里鸡作反”外,在正常情况下,攻打有这般强大防御力和军力的宫城,等于找死。
  何况要直接攻打大明宫,尚有皇城、宫城两关。
  符太之所以想到这方面来,是因早晓得李重俊有冒险一博之心,而在现时谣言满天飞,太子、太女之争愈演愈烈的今天,这小子又得李旦和太平的支持,造反的可能性比以前任何一刻更大。关键处,在陆石夫被调离西京,城卫的控制权,已暂入李重俊一方皇族人马的手内。
  怎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肯定是布局陷阱。
  符太进入南广场,给高小子截着,报告道:“禀上经爷,刚才娘娘和诸位公主、驸马来祝贺皇上,闹过了时间,皇上午睡迟了,加上昨晚皇上兴奋至差些儿未阖过眼,看来没个把时辰,休想起来。”
  符太大喜,转身便去,给高力士扯着衣袖。
  符太皱眉道:“难道要老子干等一个时辰?我还有很多急事等着做。”
  高力士先使人为他牵走马儿,偕他到广场一边说话,道:“小子也有急事须报上经爷,由经爷定夺。”
  符太不耐烦的道:“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
  高力士压低声音道:“是关于明早的马球赛。”
  符太早忘掉此事,得他提醒,不情愿地集中精神,问道:“区区一场球赛,竟可成为宫廷的内斗,只有未见过场面的人,才爱这套玩意。”
  高力士道:“我们的太子、公主,既未见过场面,连西京外的地方亦未去过几趟,关起宫门、城门做人,经爷看得透彻。”
  符太去心似箭。
  经历过惊险刺激的河曲之战,又千里追杀鸟妖,份外忍受不了宫内淡出鸟来的生活作息。昨夜的国宴,已令他吃足苦头。
  道:“明早的球赛,真的那么关系重大?”
  他的主观愿望,是想高力士识相点,不说得那般严重,他可心安理得的溜掉。高力士叹道:“我怕牵涉到临淄王。”
  符太立即希望化为泡影,知难以脱身。
  现时在西京,他关心的人没多少个,李隆基恰为其中之一,若置之不理,将来如何向大混蛋交代?更为切身利益,李隆基的成败,已成他和田上渊斗争的关键。苦笑道:“小子愈来愈奸!”
  高力士道:“全赖……嘿……只是怕经爷像小子般累,一时疏忽。哈!”两人对望一眼,齐声大笑,不知多么开怀。往昔的日子又回来了。
  符太道:“说吧!”
  高力士凑近道:“明天若输的是太子,肯定有后果,算好点的,是公主大力宣扬,太子不及太女。较差的,是娘娘推波助澜,认为李重俊没当太子的资格。最坏的情况,是得皇上认同,事情又传回太子耳内,那必出大祸。”
  符太思索道:“你清楚太子那边的情况?”
  高力士约束声音道:“非常糟糕,河曲大捷的消息传回来后,形势气氛顿然有异,娘娘偕宗尚书齐向皇上进言,力陈际此外患大敛之时,我国必须重新布局,加强边防,接着皇上找大相商议,问他对将李多祚外调为边疆大将的意见,此事再由魏元忠转告太子,一石激起千重浪,经爷精明。”
  符太赞道:“果然消息灵通,有如目睹。”
  高力士道:“是临淄王告诉小子。”
  符太失声道:“什么?”
  高力士颓然道:“相王毫不含糊地站在太子一方,因他屡劝皇上不果,怕圣神皇帝的事在今天重演,而今趟再无昔日可念的‘母子情’。相王为的不单是自己,还顾及整个家族、皇族。”
  论对武曌夺权的感受,李旦深刻处,不在李显之下。
  符太终被说服,不能对明早球赛袖手不理,然而如何去理,煞费思量。时间紧迫,令事情变得急不容缓。
  问道:“双方阵容如何?谁有较大赢面?”
  高力士道:“对何人出阵,两方均讳莫如深,怕露底细。不过!小子在经爷多年教导下,学懂从大局去看,就是究竟太子的影响力大,还是八公主的影响力强?”符太苦笑道:“还用说吗?当然是有那婆娘在后面撑腰的安乐,占上优势。”又道:“不过,听说因田上渊的离开,令安乐一边阵脚大乱,怕如杨清仁那家伙下场,没人顶得他住。”
  高力士欣然道:“经爷英明神武,小子苦思两天才想出来的解决办法,经爷一语道破。”
  符太一头雾水的道:“老子何时提出解决的办法?依我看,其奸似鬼的杨清仁,绝不会蠢得于此暧昧难明的情况,蹚此浑水。老杨背后还有太平,非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高力士胸有成竹的道:“皇上下旨又如何?经爷考虑。”
  符太更糊涂了,但在高小子面前,又不可表现得太不英明神武,连该考虑什么仍茫无头绪,皱眉道:“下旨命杨清仁下场作赛,帮太子的一边?有可能吗?”
  高力士道:“本不可能,然经爷何等样人,又挟河曲大捷之威回朝,可将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
  符太哂道:“那就该请张仁愿去和皇上说。”
  高力士道:“大将军昨天已将战事的来龙去脉、经过,在皇上、娘娘、公主、相王、长公主、大相、宗尚书、韦氏族人和几个王公大臣前详细道出,而没法说出的部分,目下在西京,得经爷一人清楚,令皇上等听得不是味儿,颇为扫兴,可是大将军怕犯欺君之罪,不敢胡言乱语,恐与事实有出入,更怕经不起追问。”
  符太叹道:“这家伙摆明害我,霜蔷确消息灵通,放老子这件奇货到她新宅落成的雅集上,以作招徕。”
  隐隐里,他感到霜乔此招另有妙用,只恨想破脑袋仍猜不到。
  高力士道:“正因大将军未能说出战胜最决定性的情况,立令经爷声价倍增,变成炙手可热的战胜功臣。嘿!大将军确老实了点儿。”
  符太道:“好哩!即使我是这劳什子的功臣,又干明天的球赛何事?”
  高力士忍住笑道:“小子可否套用范爷的一句说话,也是经爷最爱听的?”符太点头。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下一篇:第五章 波涛汹涌
上一篇:
第三章 再战情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