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五章 波涛汹涌
2020-11-26 11:45:51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李显喝下俏宫娥喂他的参汤,始清醒过来,发觉符太的“丑神医”侍立一旁,欣然道:“太医坐。”
  立在他背后的高力士唱喏道:“皇上赐座!”又打手势着宫娥们退走。
  符太在他右下首坐入太师椅,见李显虽有点累,然精神不错,心情畅美,决定来个快刀斩乱麻,好在日落前赶往秦淮楼去。
  道:“鄙人对明天的球赛,有个看法。”
  李显大讶道:“还以为太医不晓得此事,原来竟是朕的同道人。”
  又有感而叹的道:“七、八年前朕还有下场比赛,今天却只能旁观,岁月催人,诚不虚也。”
  像终记起符太说过什么般,道:“太医有何提议,尽管说出来,看朕是否办得到。”
  以他皇帝至尊无上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对符太实恩宠有加。
  符太和高力士交换个眼色,悠然道:“鄙人愚意以为,明天球赛不可分出胜负,方为天大喜兆。”
  李显愕然道:“分不出胜负的球赛,有何好看?”
  符太心忖是龙是蛇,就看高小子的“技术就在这里”,是否比得上大混蛋,好整以暇的道:“昔日大唐开国时,最著名的马球赛,莫过于高祖皇帝偕‘少帅’寇仲和徐子陵,对波斯皇族的那场马球赛,赛果如何?”李显道:“此局赛果,天下皆知,是以和气收场。”
  符太心忖“技术就在这里”,微笑道:“和局之后,大唐开出太宗皇帝史无先例的盛世,余泽、运势不但没丝毫歇下来之象,且因今次河曲大捷,大唐国势攀上另一高峰,若明天赛局亦能和气收场,与开国时的球赛可遥相呼应,大吉之兆也。”此为深悉李显的高小子想出来的说词,投李显爱抚今追昔之所好,添上鬼神兆头的色彩,不到李显不心动。
  果然李显如梦初醒,先现出恍然神色,接着叫绝道:“两个和局,互相辉映,确是好提议,只有太医想得到。”
  接着龙眉大皱,道:“可是呵!如朕明令不准分出胜负,这场赛事还用比下去吗?”
  符太欣然道:“皇上英明,技术就在这里。”
  符太回到兴庆宫金花落,小敏儿投怀送抱,欢天喜地的道:“临淄王即到,大人如何奖赏敏儿?”
  符太不解道:“你怎知我何时回来?”
  小敏儿答道:“商豫说的,大人何时返兴庆,临淄王何时来会大人。”
  符太心忖,这就是非常紧急,故愈快和自己说话愈好。他奶奶的,都是宗奸贼在弄鬼,搞得西京鸡犬不宁,在李显昏庸、恶后当道的异常情况里,波涛汹涌,风高浪急,随时出现舟覆人亡之祸。
  笑道:“摸几把如何?”
  小敏儿在男女情事上,对符太勇敢却害羞,明明是她要讨赏,却霞烧玉颊,奖赏来了,立告六神无主,不知应对。
  符太放开她,洒然道:“真的来哩!小敏儿代本太医出门迎接。”
  小敏儿“嘤咛”一声,逃返内堂。
  符太惟有亲自出迎,来的是一身便服、没人跟随的李隆基,瞧他眉头深锁的神态,便知目前形势多么不妙。
  他们在厅堂坐下。
  李隆基叹道:“幸好太少回来,否则想找个可说话的人也办不到。”
  符太道:“可否利用武三思?”
  李隆基精神稍振,道:“听太少这句话,知太少已掌握形势。”
  符太道:“是高小子告诉我的,他不是个可说话的人吗?”
  李隆基道:“高大对我的忠心,毫无疑问,但他太忙了,且非常避忌,你们去后,我和他只说过三次话。”
  又道:“今趟若非有你们和大帅通力合作,击退默啜,我大唐危矣。”
  符太道:“说回武三思。现时他和宗楚客成一山不能藏二虎之势,对皇上又有庞大的影响力,韦后亦不得不给他面子,如能好好利用,可反击老宗,至少可左右将李多祚调走的决定。”
  李隆基叹道:“武三思在太子集团的形象太差哩!唯一还可以和他说话者为长公主,但因太子不大听长公主的逆耳忠言,故而长公主和太子的关系愈来愈差。”符太骂道:“蠢儿!”
  李隆基道:“往时,李多祚是最能影响太子的人,更是太子集团里稳定的力量,但在今次宗楚客发动的阴谋里,首当其冲。”
  稍顿续道:“李大将军害怕发生于五王身上的事在他身上重演,先被外调,然后一贬再贬,直至有职无权,再被武三思遣人置诸于死。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多祚比太子更想反击,乱了整个太子集团的阵脚。”
  符太终掌握到节骨眼,骇然道:“连谁害他们,尚未弄清楚,怎可以如此糊涂?”
  李隆基狠狠道:“中计的是魏元忠,在宗楚客处心积虑下,令魏元忠误以为宗楚客有异于武三思,对太子抱同情之心。”
  魏元忠乃“神龙政变”功臣里硕果仅存的宰相级大臣之一,武三思不想用他,全赖宗楚客保住。当然,也因魏元忠识时务,懂看风使幄,逢迎武三思和韦后。
  宗楚客聪明处,是由武三思笨人出手,对付五王和排挤太子李重俊。
  李重俊被册立为太子,在武三思怂恿下,以武氏子弟,安乐的丈夫武崇训,以及长宁的驸马杨慎交为太子宾客,名为辅助,实为监视。武崇训更因太子、太女之争,恣意欺凌李重俊,不时向韦后打报告,再由韦后在李显前中伤李重俊,故此太子集团与武氏子弟“仇深似海”,不可能缓和。
  若非李旦、太平力撑,由李多祚为太子太傅,以最资深的大将传授兵法,情况更一面倒。
  现时要将李多祚遣离西京,宗楚客则藉魏元忠之口知会太子一方,李重俊和李多祚不将这笔帐算在武三思头上,可向谁算?
  宗楚客此招移花接木,混淆了太子集团的方向。其势已成,非任何人可左右。
  符太道:“昨夜国宴,我看到魏元忠之子魏升和那蠢儿走在一起,是什么一回事?”
  李隆基道:“是近来的事,魏升外还有我两个兄长,均和太子愈走愈密,原因在王父和魏相误以为有宗楚客于暗里支持,昏了脑,渐趋粗心大意,有恃无恐,又以为可以太子为核心,聚合成势,压抑武三思和韦氏外戚的凶焰。”
  符太不解道:“魏元忠深谙政治,岂会这么易被骗?”
  李隆基道:“宗楚客老到之处,尽显于此,竟支持成王李千里代陆石夫空出来的少尹一职,比任何事更有力说明宗楚客因着与武三思的斗争,转为在暗里支持太子。”
  符太道:“如让那婆娘晓得此事,还相信宗楚客吗?武三思第一个不放过机会。”
  李隆基道:“说到手腕手段,武三思尚差宗楚客大截,何况是娘娘和一众韦族的政治新丁。可以这么说,现今西京政坛被宗楚客牵着鼻子走,由他摆布。”
  符太沉声道:“李重俊是否要作反?”
  李隆基颓然道:“若只他一人想造反,我绝不担心可成事,问题在我王父、李多祚、李千里,均生出铤而走险之心,便令我非常害怕。眼前摆明是宗楚客一手炮制出来的陷阱,却恨忠言逆耳,王父和兄长当我说的话是耳边风,还讥笑我胆小懦怯,难成大事。”
  符太记起李旦偕两子来见自己的情况,问道:“令王父今早才来找我,问及宗楚客和老田勾结外敌的事,并不视老宗为己方的人。”
  李隆基解释道:“最不信任宗楚客的,正是为宗楚客办事的魏元忠,因深悉其为人。现时太子声势大振,如能再下一城,扳倒老宗、老田,甚至囊括兵部尚书之职,那时只须一声令下,娘娘、公主和外戚将没一人能活命,故而在扳倒老宗、老田一事上有结果前,太子集圑该不会轻举妄动。”
  又苦笑道:“不过!时间无多哩!”
  符太弄清楚情况。武氏子弟中,目下得武攸宜有兵权,然因他无能,故有权无实。反之,宗楚客兵权在握,有将有兵,成为能左右太子集团兵变成败的力量,现时天赐良机,郭元振将田上渊勾结外敌的人证送回京。唉!他奶奶的,岂知本属武三思一方的纪处讷已被那婆娘收买,任反宗楚客者如何动员,有那婆娘撑宗楚客的腰,终徒劳无功。
  符太问道:“临淄王现今和令王父、令王兄是怎么样的情况,还可以说话吗?”李隆基沉重的道:“我在他们里成为局外人,饱受冷言冷语的排挤,有事商量时,不准我参与。昨天还被王父骂了我一个狗血淋头,差些儿不认我作儿子。”
  又道:“不过祸福无常,娘娘和公主一方,近来遇上时对我和颜悦色,与对王父、王兄等的态度大异,故因我和她们一向关系良好,但我却怀疑,王父的下人里,有被娘娘收买了的奸细。”
  兴庆宫乃高力士的势力范围,伺候符太或李隆基五兄弟的宫娥、太监,经他筛选,出问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韦后想打听与兴庆宫内的事,须通过高力士。
  李旦的相王府却位于芙蓉园内,不到高力士干涉,下面的人被收买并不稀奇。符太道:“他奶奶的,形势果然不妙,蠢儿的事,不但不到我们理会,更不宜理会,现在最重要是有起事来,必须保着你王父和兄长,否则将输个一败涂地。”
  李隆基苦恼的道:“可是,我现时连说话的资格亦失去了。”
  符太微笑道:“何用说话,动手便成,政治老子不懂,江湖手法却优而为之。你老兄勿忘记,剩是随你的十八铁卫,已是当今中土最精锐的突击劲旅,精擅巷战、廷战,唯一仍落后的,在情报消息,这方面交予高小子。至于行动细节,我们各自想想,目标是保着令王父和令兄长之命,又不予韦宗集团有秋后算账的把柄。”
  李隆基道:“太子真的全无机会?”
  符太斩钉截铁的道:“他死定了。”
  明天的马球赛,将是李显最后一次平息太子、太女之争的努力,虽然策划的是符太和高力士。
  符太抵达北里。
  从兴庆宫到这里来,不过一盏热茶的工夫,东市他去多了,也曾路过白天的北里,但夜晚尚为首次,没想过分别可以这般大,仿如两个不同的地方。
  作为天下闻名的烟花胜地,北里无负其名。白天板起脸孔、忙碌工作办正事的人,来到五光十色、灯笼高悬的夜北里,都放下平时背负着的担子,寻欢作乐,放浪形骸。在这里,看到的是人们的另一面。
  管弦笙竹之声,处处可闻,喧闹的气氛,有着强大的感染力,梦幻般不真实的天地,令来北里找寻刺激者,释放出心内压抑着的情绪,各取所需。
  符太却发觉自己没法投进他们的情绪里去,目不见色、耳不闻声的依柳逢春的指示,来到秦淮楼正大门外。
  十多人围在大门处,正与把门的大汉争执理论。
  符太心里奇怪时,门外的人忽然一哄而散,个个一副斗败公鸡、大感没趣的模。
  轮到符太要进去,给十多个大汉的其中之一伸手拦着去路,不耐烦的道:“你没听到吗?秦淮楼今夜被韦驸马爷包下了,不做其他人的生意。”
  又喝道:“关门!”
  符太心忖原来如此,韦捷够霸道的了。看情况韦捷刚到,否则秦淮楼早关门大吉。今趟韦捷有备而来,不达目的不罢休,仗势凌人,也含有报复龙鹰的“范轻舟”之意。
  拦路大汉见他一动不动,双目瞪着他,怒道:“还不滚!”另一人道:“这丑家伙给吓呆了!”
  又有人道:“我们做了件好事呵!若放这家伙进去,保证吓得楼内姑娘永不接客,个个赶着去从良。哈哈!”众汉捧腹大笑。
  拦他去路的大汉也笑得差些儿气绝,挡他的手改为往他当胸推来,用上劲道,若符太是不懂武功之辈,肯定受创,且为极难治愈的内伤。
  就在大汉的巨灵掌离符太胸膛尚有寸许的距离,符太起脚撑出,迅如电闪,正中对方小腹。
  大汉惨嚎一声,朝后抛飞两丈,直挺挺的掉在地上。
  没人再笑得出来。
  左右各扑出一人,抽出佩刀,朝他劈至。
  符太看也不看的朝前跨步,看似缓慢,下一刻已抵达大汉躺地处,瞧着正挣扎想坐起的大汉,摇头叹道:“如果你能在一刻钟内,凭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我王庭经三个字以后倒转来叫。”
  “王庭经”三字出口,追上来的两个持刀恶汉立即骇然止步,其他人莫不现出震惊神色。
  符太悠然朝主堂举步,竟没人敢追上来拦截,显然清楚王庭经乃鼎鼎有名的丑神医,没人明白一向在宫廷内活动的他,竟忽然出现在北里,还前来光顾秦淮楼。
  六、七个本守在主堂台阶上的武装大汉,见大门处出现了状况,分出三个人走下台阶,往符太迎来。
  符太心里大乐。
  刚才把门的,属韦捷最低等级的家将,胜之不武,现时迎来的三人,乃守主堂门阶武功最高的人,可入江湖好手之列,虽仍不足止手痒,但聊胜于无。
  韦捷现时最大的弱点,是不可以再闹另一次的丑事,那婆娘第一个不放过他。韦捷非是没考虑过己身的情况,而是有恃无恐,知西京没人敢惹他韦氏子弟,特别是他这个驸马爷。而任他千猜万想,仍没想过柳逢春向符太求援,惹来丑神医。
  三人停下,一字排在符太前方,中央那人道:“朋友止步!”
  符太后方有人叫道:“这位是太医王庭经大人。”
  挡路三人,同时色变。
  符太不悦道:“真多口!”
  蓦地移后。
  “啪”的一声,说话者给符太赏了个耳光,打着转倒跌地上。符太又返回先前的位置,像没干过任何事似的。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下一篇:第六章 倒霉驸马
上一篇:
第四章 球赛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