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天地明环 正文

第六章 倒霉驸马
2020-11-26 11:46:20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刚才是看不清楚符太如何出脚,现在是人人睁大眼瞧着,却仍看不真切。
  符太的动作太快了,被赏耳光者的反应又不合常理,令人如陷身噩梦。
  符太动手前,位处广场中间偏北的位置,离主堂较入口近,前方是横排主堂台阶下三个韦捷较高级的家将,后方把门的十五个喽啰,一人仍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其他十四人散布门内,其中曾拔刀攻击符太者,立于倒地者的前方,报上丑神医名号的,乃其中之一。
  符太尚未说毕“多口”两字,倒退往后,三丈之距,仿似寸许之地,于刹那间完成,观者们眼前一花,他已嵌入两个持刀家将中间,随符太后退而来的,是强大的劲气,令人人若忽遇狂风,被刮得衣衫飘扬,立足不稳。
  最出奇的,是当其他人被劲气刮得往后跌退,发言者反收不住势子的往符太倾跌过去,如送上去捱刮,不由自主。
  被刮者倒地时,符太返回原位。
  没人敢反扑动手,既慑于王庭经之名,更被他此神乎其技的一招镇住。
  符太双手负后,朝挡在前方的三个韦府家将直逼过去。同时功聚双耳,收听从主堂内传来的说话声。
  柳逢春的声音从主堂收入耳里,道:“柳某这个女儿,举城皆知肯否回楼为客人弹琴唱曲,须看她心情,没人可勉强。驸马爷明鉴,曲艺之事,勉强不来,否则等如煮鹤焚琴。当然!得驸马爷欣赏,乃纪梦的荣幸,何不让柳某有多点时间,安排好后,再通知驸马爷,皆大欢喜。”
  符太没大混蛋分心二用的本领,听得入神,就在三人丈许外止步。
  柳逢春这番话,表面客客气气,可是绵里藏针,暗指慕纪梦之名来者,人人懂守规矩,“煮鹤焚琴”,更是重话。柳逢春是老江湖,说话说得这么重,肯定是之前韦捷盛气凌人,逼柳逢春交人,不交人休想开门做生意,将柳逢春赶入穷巷。
  在这样的情况下,柳逢春摆出“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姿态,与其屈辱地苟且偷生,因韦捷赔上声誉,何不拿秦淮楼来作赌注,看韦捷是否有令秦淮楼结业倒闭的能耐。
  像秦淮楼般在西京数一数二的青楼,权贵士子趋之若鹜,是个金漆招牌,与西京当权者的关系千丝万缕,身为经营者的柳逢春,朝内、朝外,吃得开不在话下,本人亦有一定的江湖实力,不容轻侮,惹得他拼死报复,可不是说笑的。
  柳逢春被邀参加国宴,可见他在西京的地位。其老辣尽现于挑符太的“丑神医”求救,晓得目前京城内,敢与韦族外戚直接冲突者绝无仅有,“丑神医”恰为此人。论玩手段,不可一世的韦捷实瞠乎其后。
  韦捷心胸之狭窄,于韦族内也少见,韦温比他圆滑多了。
  前三人中间的头领,记起什么的朝后面站在台阶处的己方人打个手号,一人转身入主堂,通报韦捷。
  头领者跨前一步,敬礼,尚未开腔说话,给符太打手势着他闭口。
  果然该是韦捷的声音传入符太耳内,道:“柳老板勿给本尉马本末倒置,混淆是非,今趟是本驸马第三趟到秦淮楼来,每次均依足纪小姐规矩予以预约,却没一次不吃闭门羹,令人忍无可忍,既然如此,柳老阅不如把秦淮楼关掉。”
  接着是有人凑在韦捷耳边说话,打断了他的强词夺理。
  符太没大混蛋的顺风耳,勉强听到提及“王庭经”之名。
  符太知是时候,举步前行,警告道:“谁敢拦阻,勿怪本人无情。”
  区区家将,谁敢拦截李显恩宠的大红人,又是挟河曲大捷之威而回的丑神医,只好留待主子去应付。
  慌忙让路。
  符太步上台阶,直入主堂。
  主堂内除沉重的呼吸声,再没其他声音。
  符太步入主堂,入目情景,瞧得他叫绝喊好,大赞柳逢春高招。
  刚才从堂外运功窃听所得印象,还以为两方人马对峙,剑拔弩张,一言不合,立即大打出手,事实却是另一回事。
  驸马爷韦捷、“青楼大少”柳逢春,对坐主堂中央大圆桌的两边,桌面放置了两套精美的茶具,还有以小炉慢火保持温热的两壶香茗,如果韦捷是纯粹光顾的贵客,便是以茶待客的格局。
  韦捷后方,高高矮矮的立着十五个家将,包括进来通报的手下,这批人里,至少有五个当得上江湖一流好手的级别,实力强横,与把门的喽啰不可同日而语。
  柳逢春身后空空荡荡,没半个随从,整座大堂,除他之外,不见婢仆。青楼大少是单枪匹马,以至弱对至强,如若韦捷恃强动手,便是人多欺人少,也难找借口编柳逢春罪名。
  当然,柳逢春开得青楼,本身绝非善男信女,眼前亦可以是摆空城计,将实力隐藏起来,一声令下,秦淮楼一方的人马,可从主堂后门蜂拥而来。不过,那就是下下之计。
  符太入堂的一刻,引得所有人目光全往他投来。他不知多么希望可以立即动手,杀韦捷和家将们一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然而,为了柳逢春和他的秦淮楼,却清楚宜静不宜动,任何武力均不利目下的情况。
  柳逢春长身而起,施礼道:“太医大人光临,是我秦淮楼的荣幸。”
  符太谦虚道:“哪里!哪里!大少太客气哩!”
  接着哈哈笑道:“还以为到大少这里来,见的尽是漂亮的姐儿,岂知由外门走到这里来,全是佩剑背刀、凶神恶煞的大汉,还拦路打人,幸好本太医尚懂几手拳脚,否则只能横躺着进来。”
  韦捷一方虽人多势众,可是主子未开腔说话,人人噤若寒蝉,至乎不敢在神情上有丝毫恶意的表现,例如以目瞪视,又或吆喝作态,憋得不知多么辛苦。
  韦捷本人则非常尴尬,不知该如何反应。其他事韦捷或许不清楚、不理会,可是对丑神医在宫廷的特殊地位,知之甚详,连他倚仗为大靠山的韦后亦不敢得罪,他韦捷算什么。
  且是在最不该的时候冒犯丑神医。
  际此举城欢腾,庆祝河曲大捷的三天之期内,吃了豹子胆仍不敢冒犯凯旋而回的大功臣。
  符太来到大圆桌一边,往韦捷瞧去,讶道:“这位是……”
  “青楼大少”柳逢春潇洒从容的道:“我真的糊涂,见太医大人到来,心中欢喜,忘掉礼节。这位是当今驸马爷韦郡王,柳某还以为与大人是素识。”
  不论韦捷如何不情愿,仍不得不站起来施礼问好。他营造出来的威压之势,立告烟消云散。一众手下,不知该继续立在那里丢人现眼,还是找个地方远远的躲起来。
  韦捷干咳一声,道:“下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大人,请太医原谅。”
  符太欣然道:“鄙人才从河曲回来,刚才遇上的,实微不足道,岂会放在心上,驸马爷放心。不过,驸马爷宜管束手下,拦门可以,却绝不可伤人,换过不是鄙人,肯定已弄出人命。”
  韦捷听得冷汗直流浃背,只是这个要取王庭经之命的罪,已属弥天大罪,自己或不用斩首,但肯定绝缘于任何职位,更不用说是右羽林军大统领的重要军职。
  忙道:“韦捷必谨记大人教诲,回去后严惩犯事者。”
  符太欣然道:“不用哩!鄙人已代驸马爷教训了他们,保证没几天工夫,休想如常吃饭、走路。”
  韦捷有多没趣便多没趣,尤令他难堪的,是当着柳逢春和一众手下面前被折辱,又须忍气吞声,还要谢符太代他出手严惩下人。
  柳逢春打圆场道:“太医大人请坐,大人难得与跗马爷巧遇,把酒谈心,不亦乐乎。”
  韦捷心知肚明待下去是自曝其丑,趁机告辞离开。确是乘兴而来,败兴而返,闹了个灰头土脸。
  韦捷去后,柳逢春立即开门做生意,符太本要离开,然柳逢春对他不知多么感激,力邀他入楼参观。盛情难却,符太只好陪他走几步,也因对这座等若闹市里的世外桃源,生出好奇。
  两人沿小秦淮河漫步,两岸美景,层出不穷,加上因刚启门就被韦捷的人占据入口,不准其他客人入内,此时偌大的亭台楼阁,只有少许打扫的婢仆,异乎平日入夜的秦淮楼,份外空灵闲适。
  柳逢春感激的道:“全赖大人仗义帮忙,否则韦捷下不了台时,不知如何了局。”
  符太好奇问道:“他可以干什么呢?动粗吗?”
  柳逢春冷哼道:“谅他不敢,传出去他将声誉扫地。横蛮如安乐,做恶事亦偷偷的做,只是纸包不住火,传了开去。武则天遗下的法规,一直由陆大人在西京严格执行,然人去法弛,韦捷才敢这么放肆,幸好韦捷对成王李千里很有顾忌,否则我的女儿早没有了。”
  符太问道:“大少有否担心我不来,又或来迟了?”
  柳逢春笑道:“真的没担心过,我柳逢春别的不行,看人却有几分本事,何况我还有一着,就是告诉那小子,今晚会招呼太医大人,希望他没拦错人。”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放声大笑。
  经过今晚的事,以后韦捷要来秦淮楼撒野,首先须考虑自己有否足够斤两去惹丑神医。
  符太信心十足的道:“一天他未坐上大统领之位,贵楼一天平安无事。”
  柳逢春苦笑道:“坐上又如何?”
  符太轻描淡写的道:“我会劝大少立即结束秦淮楼,还要有那么远,走那么远,因西京再非宜居之地。不过!技术在此。”
  柳逢春一头雾水的道:“什么技术?”
  大混蛋的“技术就在这里”,没多少人听得明白,但非常贴切好用,可涵盖所有情况,令人能针对性的深入思考。
  符太道:“大少以为事件结束了吗?刚好相反,是才开始,但已转移往我和他的斗争去。他奶奶的,这小子这么蠢,破漏百出,勿要给老子找到他把柄,可令他永不超生,为大少去此祸患。”
  柳逢春估不到他看得这般高远,登时对他刮目相看,也更不明白他。
  符太看他神情,猜到他的想法。心忖自己这个劳什子怪医,在外人眼中肯定奇人异行,即使皇帝、皇后,无人敢不给他面子,却是不慕权势名利,偏又在皇宫内混日子,今回更远赴河曲做“军医”。坦白说,连他符太也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
  道:“若我所料无误,西京短期内有大变,大少闲事莫理,韬光养晦,可保无恙。”
  柳逢春乃老江湖,不敢追问,点头表示明白,道:“坐下喝杯水酒妣何?”
  符太道:“喝一杯后,老哥须放我走。”
  他罕有这么好相与的,然不知如何,却与柳逢春相当投缘,不单肯帮他忙,也爱和他谈天闲聊。究其因,或许因属首次接触青楼中人,对他们生出好奇。
  柳逢春笑道:“太医说笑哩。”
  又压低声音道:“大人真的是首趟到青楼来?”
  符太点头。
  柳逢春道:“如此有关大人的传言,是真的了。”
  符太给引起兴趣,问道:“什么娘的传言?”
  柳逢春道:“到青楼来的朝廷中人,提起太医,均竖起姆指赞不绝口,说太医别具魅力,能令宫内公主贵女们争相献媚,然太医守正不阿,不为所动。”
  又叹道:“事实上昨晚赴国宴时,我已对此深信不疑,眼见为凭呵!”符太没好气道:“大少以为老子不喜欢女人吗?”
  柳逢春忙道:“怎敢?只是敬仰太医大人的风骨气节。”
  接着低声道:“在这里,我柳逢春见尽各式各样的人,平时道貌岸然的,到这里来后变成另一个人。然而,像太医般赶着走的,恐怕除范爷外,得太医一人!”
  柳逢春有项本领,就是说话坦诚直接,令人听得舒服。
  符太失笑道:“老子非是不好色,只是没其他人那么好色,在这方面比范爷有定力多了。哈哈!”
  柳逢春大喜道:“这就成哩!”
  符太愕然道:“成什么?”
  柳逢春诚恳的道:“大人今次实在没有责任来帮秦淮楼这个大忙,在这之前,我已四处求援,对方听到是韦捷后,人人表示爱莫能助,管他与柳某人交情有多深,而我亦难怪责他们。惟独太医大人主动帮忙,柳逢春将铭记于心。”
  稍停,接着道:“我柳逢春唯一可回报大人的,就是在楼内安排小小的一场夜宴,让柳逢春可敬大人两杯水酒,以示心内感激之情,大人万勿推却。”
  符太心忖如这番话在秦淮楼大门外和他说,肯定拒绝,可是在小秦淮夜色如画的岸边,由秦淮楼大老板盛意拳拳的娓娓道出,别具诱人魅力,令符太生出寻幽探胜的好奇心。是那种试一趟无妨的心态。
  “青楼大少”拿得出来款待他的,肯定大有看头。
  柳逢春又道:“青楼最引人入胜处,是避世的功能,在这里发生的,限于这里,没人晓得发生过什么事,永远不传出去。当然有例外,但却是柳某一佝秉承的宗旨。”
  符太道:“若三天三夜都在这里度过,不用传出去,别人也晓得在这里干什么。”
  柳逢春大笑道:“恐怕未足一天,皇上已派人来找大人。”
  符太哑然失笑,道:“若然如此,定是韦捷那小子去通风报讯,不过依我看,他该没那胆子,因首先须解释为何在这里遇上我。”
  柳逢春叹道:“那小子垂头丧气的模样,包保没人见过,给整治得比范爷那趟更惨。大人请!”
  符太随柳逢春,进入景观最佳的临河楼阁里去。

相关热词搜索:天地明环

下一篇:第七章 一个奏章
上一篇:
第五章 波涛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