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金锋 龙江钓叟 正文

第一章
 
2019-12-03 13:59:51   作者:金锋   来源:金锋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里长城靠近热河古北口外,突然出现了一黑一白两匹高头骏马,马上骑客不是须眉男子,竟是红妆少女。
  骑白马的一个年纪约莫廿二三岁左右,柳眉凤目,雪白的一张鹅蛋脸,妩媚之中显出英挺,外面披着斗篷,内穿玫瑰紫色衣裤,左肩背后斜挂一口连鞘宝剑。
  骑黑马的一个女子,年华双十,姿容秀发,柳腰纤纤,比起骑白马的女子略为消瘦一些,也披着黑斗篷,不过里面穿的是大红衣裤罢了!
  这两个女子年貌相若,英气勃勃,坐在高头大马上面,一任马快如龙,风驰电掣也似翻蹄飞跑,她两个仍旧挺坐马上,全然不动,一边跑一边说话,须臾之间,已经穿过了古北口,踏上到平泉县。
  大路口外山脉绵亘,黄沙漠漠,二女跑了半天,不经不觉跑出七八十里,前面突然现出一座高山来,双峰夹峙,只空着不到十丈的一段缺口,紫衣女一骑当先,飞跑到距离缺口不到一箭地,忽然把马一勒,高声叫道:“二妹留神,前面有绊马索哩!”
  这两个少女本来是一双姊妹花,紫衣女是长姊,名叫做虞秀琼,红衣女是幼妹,名叫做虞秀雯。她两个的乳名,都有一个凤字,人称为双凤女,又名叫做红紫女侠。
  这次跑到古北口外,为了一件急事,已经昼夜不停的跑了三日路,力尽神疲。
  她们未到夹山口外,虞秀琼陡地看见夹山入口处,躺着一根杯口粗细的圆长东西,正面染满黄沙,微微曳动,分明是绊马用的绳索。
  她当堂想起一件事来,立即出声向妹子警告,虞秀雯也吃了一惊,立即把马勒住。
  说时迟,那时快,山顶一声铜锣响,缺口鸣鸣号角鸣,黄沙地里现出不少人影来,个个都是熊腰虎背,短窄衣裤,皂帕包头的壮汉,手执明晃晃的刀枪,人丛里响起一阵春雷也似的喊声来:“虞家两个丫头休走,赶快下马投降,饶你性命!”
  虞家姊妹也是惯走江湖,久历大敌的能手,看见山口里伏敌齐出,姊妹两个招呼一声,双双把身一晃,跳落骑马,背对背的站着,虞秀琼拨出青钢宝剑,虞秀雯亮出镔铁双刀来另外一探暗暗器皮囊,准备好了自己惯用的梅花针。
  只见缺口敌人一阵骚动,现出两个首领人物来。
  左边一个,是黑面浓眉的汉子,皂帕黑头,玄绸裹体,浑身上下,宛似一团黑炭,手握着一根茶杯粗细的生铁齐眉棍。
  右边那个是满面麻子的矮汉,短小精悍,貌相似猴,一身土布衣裤,脚穿薄底快靴,双手捧一对豹尾三截棍。
  他两个越出人丛,用兵器向虞家姊妹一指呵呵笑道:“你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要想救你那老不死的爹爹吗?姓虞的老匹夫已经被我们困在平泉乡东面五龙谷凌烟塔内,虽然现在还可以勉强地支持,始终有粮草用尽的一日,换句话说,他一条老命,或死或擒,不外时间迟早而已,凭你两个水葱也似的嫩娃儿,也想救人真个不自量力,太爷行年三十,还未娶妻,还是……”
  他两个正要说几句轻薄话,冷不防眼前一花,吧哒一声,一颗石子迎面飞来,打中黑面汉子的左腮颊,火辣辣的,几乎连牙齿也打落,顺口流出鲜血。
  这两个汉子勃然大怒,狂吼一声,各把兵刃一晃,直向虞家姊妹扑去!
  这块石子并不是虞家姊妹打出来的,却是不知怎的由侧面飞来。
  黑面汉子以为是她两姊妹所发,哪知道虞秀璩的梅花针还不曾出手呢?
  黑高汉却不由分说,举生铁棍向前一窜,用了个“独劈华山”的招式,呼声一棍,向虞秀琼的天灵盖兜头打落。
  虞秀琼看见黑面汉子棍沉力猛,武家有句俗语,“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她把柳腰一扭,向旁边一滑步,闪到黑面汉的左边,反手一剑“玉女穿校”向他肩背刺去。
  黑面汉不慌不忙“二郎担山”,旋身反手把棍向上一挑,铮铮,恰好招住虞秀琼的宝剑,虞女的玉腕也震麻了!
  两个棍剑交加,战在一起!
  这边麻面矮汉也跟红女侠虞秀雯同时交上手,矮汉的这对豹尾三节棍,深得沧州盘龙大侠的真传,一展开来,六节棍相撞点打,同时进招,疾如狂风暴雨。
  虞秀雯展开双刀,似白链飞腾,如瑞云飘舞,力战住矮汉三节棍,本来三节棍武家用单的多,用双的却很少,武功没有相当底子,不能应用,矮汉竟然用双的三节棍,可见身手不凡。
  幸而虞秀雯年纪虽小,本领得自父亲传授,一对双刀龙蛇飞舞,和矮汉杀了个平手。
  四个人分做两对,走马灯般杀了三十多回合不分胜败,黑面汉已经不耐烦起来,他向部下喝道:“你们真是酒囊饭桶,站往这里看把戏吗?还不敢快上来,把这两个丫头收拾,难道还要放她们逃走,纵虎归山不成!”
  这些党徒一声轰诺,缺口内蜂拥出一百多人,刀枪剑棍交加,四面八方齐上,把虞家姊妹困在核心,虞秀琼看见敌人居然这样不要脸的以多制胜,恃众混战,就要挥手入囊取出梅花针来,叫他们尝尝味道。
  可是黑面汉的齐眉铁棍,龙飞凤舞,着着向自己要害打来,没有半点放松,一时间抽不出手来。
  正在焦灼,冷不防侧面一声冷笑:“无耻狗贼,以多为胜,在我老人家的跟前,也居然不顾规矩,看家伙吧!”
  话未说完,呼的一声,飞来一阵石雨,这阵石雨足有十多个石子,每个石子活像生了眼睛似的,不是打中敌党鼻梁,就是打在他的眼睛上,个个抱头掩面叫痛,黑面汉的右肩也挨了一下,疼痛异常,托地拖棍逃走。
  虞秀琼乘机取出梅花针,向外一撒,又打中了四五个敌人。
  从前打仗不论两国交兵,或是私人斗殴,有时不拘人数多少,全凭勇气取胜。
  黑面汉手下这一班本来是马贼,埋伏在夹山口,一心要暗算虞家姊妹,把她们生擒活捉,哪知道虞秀琼姊妹本领咔浚悍如雌虎,想生擒,谈何容易,只好改用群打群殴方法,要把她们置于死地,哪知道战场上来一个无形无影的怪人接二连三飞出石子打击贼党,这些石子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忽东忽西,倏南倏北,除非不发,发则必中,虽是小小一粒石子,每下都打中眼目口鼻要害,中石子的贼人必定丧失斗战能力,已经心胆惧寒,同时虞家姊妹的梅花针也跟着连连发出来,射伤了不少贼人,这矮贼的身上也中了一针?p>  贼人知道势道不对,纷纷溃退,个个跑入夹山口内,上马溜走,顷刻之间,一片蹄声嚼褥,逃得一个干干净净。
  虞秀琼姊妹才算解了围,但是刚才一阵剧战,杀得香汗淋漓,可说空前猛烈呢!
  虞秀雯拭了拭头上的热汗,正要找寻那发石子帮助自己的奇人,奇怪!她们两姊妹触目四顾,只见夹山口内外全是茫茫静悄悄的,哪里有半个人的影子呢。
  虞秀雯不禁咄础称异,虞秀琼道:“二妹,刚才发石子帮助我们的,必定是一位前辈高人,俗语说得好,真人不露相,他大概脾气古板,不愿意和我们姊妹见面,所以预先走了!”
  虞秀雯哦了一声,两姊妹又再飞身上马,一溜烟般越过夹山口,直向黄沙漠漠的原野里跑去!
  不佞说到这里,要点明虞秀琼姊妹的出身来历。
  原来她两姊妹是直隶大名府雄威镖局总锦头虞广的女儿。
  虞广在初创镖局的时候,少不免有些绿林朋友,草莽大豪跟他作对为难,哪知道虞广十分高强,一柄厚背金刀,尤其厉害,那些绿林寇盗如何是他的对手,跌跟斗还不算,有几个很有名气的寇盗,竟然伤在他的紫金刀下,经过几番凶险剧战,雄威擦局字号便渐渐响起来了,嗣后二十年中,金刀太岁虞广,可说一帆风顺名利双收,镖局固然赚了大钱,金刀太岁的名头,也响遍了大江南北和关东三省一带,他名下保护的货物,只凭一杆镖旗,便可以穿州过省,畅通无阻,绿林朋友见了雄威镖局的贷物,连正眼也不敢望一下。
  人生至此,可说是踌躇志满了,不过虞广生平还有一件美中不足的事,就是他三十四岁那年,娶了妻室,只生下两个女儿,长名珠凤,幼名玉凤,即是后来的虞秀琼、虞秀雯姊妹,嗣后便没有生育了,直到五十岁上,还是伯道无儿,幸而虞秀琼姊妹虽然是巾帼女儿,却饶有须眉的男子气概,自小便好武艺,虞老镖头,因为自己膝下只得一对掌珠,索性把自己一身绝艺传授与她们,所以虞家姊妹由十六岁起,便练了一身好本领,长拳短打,马上步下,各种兵刃暗器,无不精练娴熟,尤其是一手梅花针,百发百中,虞老镖头有了这两个英雄的女儿,老怀也觉十分安慰。
  有一年的初春,正月初四那天虞老镖头亲自到镖局里,料理新年开市业务,忽然看见门外送了一个大红请帖进来。
  虞老镖头以为是朋友的拜年贺帖,非常高兴,接在手里一看,不看时犹自可,一看之下便呆住了。
  原来这个红帖并不是拜年的,只写着寥寥五六行字,内文竟是:“字呈雄威镖局虞老镖头,贵局自开创以来,一帆风顺,年中盈余红利不少,尊驾固然面团团作富家翁矣,唯是江湖上千百绿林朋友之衣饭,被你破坏无余,见字限三个月以内,交出白银万两往辽南大虎山,嗣后每年纳银五千两与敝寨兄弟,维持日给,否则对尊驾有所不便也,此颂春祺。”
  语气粗鲁不文,十分俚俗,下款没有具名,只有六条五爪金龙,画法也很粗劣。
  虞广勃然大怒,雪的一声,把大红帖子撕成两半,掷向地上。
  镖师韩志海,龙天骥恰好到镖局贺年,看到虞老镖头这般忿怒,觉得十分诧异,连声问道:“怎么?这是什么帖子,老镖头为什么生气呢?”
  虞广忿忿说道:“这是强盗的秋风帖子罢了,二位贤弟可以看看!”
  韩志海弯腰向地,把撕碎成两半帖子由地上拾起来,凑合起来一看,不禁咄咄神怪说道:“咦!我们是开镖行的,居然有人来敲诈我们,真个是千古奇闻,这六条龙一定是贼人的外号,或者他的姓名带着一个龙字,信中署名交银地方在辽南大虎山,这一定是关东方面的绿林朋友了,不过我们保镖来往关外多年,关东三省掌山头的马贼胡子,我们差不多完全认识,哪有什么六龙,真是奇怪。”
  龙天骥道:“这六龙或者是新的绿林也未可料,他既然投函给虞老镖头,俗语说得好,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小心驶得万年船,老镖头不可不注意呢?”
  虞广冷笑说道:“咱们雄威镖局开设了二十多年,甚么大江大浪,不曾见过,这六龙名不见经传,想必是初出茅庐的雏儿罢了,老夫难道要怕他不成?闲话少谈,这帖子不用注意他,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看他能够把我虞某怎样?”
  韩志海、龙天骥听见老镖头这样的说,只好不再言语。
  光阴迅速,不经不觉过了三个多月。雄威镖局各路镖货,安谧如常,也不见六龙有第二次帖子寄来,金刀太岁愈发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到了这年四月,雄威镖局行走关外的一支镖,突然遇了盗劫,损失奇重!
  原来雄威镖局的北方保镖路线,一向是由直隶绕道京师,向山海关走辽西陆路到达盛京的(盛京即是沈阳,满清未入主中原时,清大祖努尔哈赤建都于此,号为盛京,入关定鼎之师,改为奉天府),换句话说,雄威镖局保的镖货,只到奉天为止。
  负责这一条路的镖师,总共是两个人,一个叫铁枪于振,一个叫花刀庞福,他两个全是雄威镖局里的好手,这年初夏他们应盛京一间参茸庄的邀请,保护一批红贷到关内来,全是贵重的高丽参和关东鹿茸,总值五万多两银子,于庞二人因为货物贵重,恐防有失,亲自出马护镖。
  哪知道这支镖经过辽南大虎山的时候,青纱帐突然一声胡哨涌现出大批马贼来,竟有一千余人之众,动手劫镖,于庞两镖师的手下,连同镖伙车夫在内,也不过七八十人,不及马贼人数十分之一,就有七手八臂,也不及对方人多,血战了个多时辰,结果抵敌不来,只好突围溃退,二十多箱红货,全被马贼劫去,铁枪手于振左臂中了一刀,花刀庞福被箭射中右腿,两个都带了花,手下镖伙车夫连死带伤的四十多人真是雄威镖局开设二十年来,第一次受到空前的惨败!
  于庞两位镖师突围之后,率领败残人马来到锦州城内,在锦州住了客店,派人向大名府飞报。
  虞老镖头在总局接到镖货遇事急报,不禁大惊,他马上带领手下得力镖师镖伙一百多人离开了大名府,日夜兼程到关外去。
  因为这次损失非同小可!如果不能取回红货的话,照镖行的规矩,三个月内不能够起回失物,镖局就要负责赔偿。
  金刀大岁虞广,这二十年以来,虽然一帆风顺,挣得了不小钱财,可是一来自己家里食指浩繁,费用浩大,二来虞广为人疏爽性情慷慨,不论贫穷戚友,有求必应,所以许多年来,除了以往买下的房业田地之外,身边浮财有限,若果一赔偿的话,非要破产不可!难怪虞老镖头这样着急哩!
  一路上有话便长,没话便短,金刀太岁虞广这一行人,经过八天昼夜不停的奔跑,出了榆关,来到锦州。
  锦州是辽西的重镇,也是往来关内外的必经孔道,金刀太岁在客店里会着了于庞两武师,问明清楚镖赏被劫的经过,关东三省虽然有红胡子,可是他们多数百十成群,最多帮的马贼,也不过三四百人罢了,这次马贼居然出动千多人打劫了自己,当然不是寻常马贼可以比拟。
  拥有千人以上实力的马帮,只黑龙江与兴安岭一带才有,不过自己跟黑龙江一带的绿林,素无嫌怨,而且关东胡匪一向讲究规矩,比如吉林省活动的马贼,决不会到奉天(即是辽宁)地面活动,奉天省的马贼,也不会到吉林作案。这班马贼究竟由甚么地方来的成了哑谜,要清查他们的来龙去脉,也很伤脑筋哩!
  就在金刀太岁虞广跟手下镖师研究匪情的时候,店伙突然送了一封信,这封信没有具名,只写着雄威镖局虞老镖头亲拆的字样,金刀太岁虞广一看信面字迹,和今年正月自己在镖局所接的红帖大体相像,立即知道不妙,他当众撕破了信封,拉出笺纸一看内文竟是:
  金刀大岁虞老镖头亲鉴:
  大虎山下之战,不过为敝兄弟,初试啼声之举耳,小试锋刃,已获全胜,阁下勿谓关外无人,见字送交白银万两至大虎山,尚可璧返红货,如不服输,请于见字十日之内,速赴热河平泉县东五龙谷内,决一雌雄,报言不候,逾时不陪,先此声明,勿谓寒盟背约。
  下面仍然是画着六条五爪苍龙,和三个月以前所接的帖子,一般无二。
  虞广恍然大悟!原来劫自己红贷的,竟是上次投帖之贼,自己当时没有把他放在眼内,连回音也没有,哪知道三个月以后,居然吃了对方一记闷棍,把自己保护价值五六万两银子红贷劫去,他这一怒非同小可!
  虞老镖头不禁怒发冲冠,拍案骂道:“岂有此理,我以为是哪个人原来是这般臭贼!”
  他因为愤怒已极,用力过猛,只一下便把整张白松木桌子拍裂,众人不禁骇然!
  金刀太岁把信笺给众人看了一遍:“贼人已经自报名号,约我们到五龙谷决战,我们立即起程到热河去吧!”
  各人听见虞老镖头这样说,轰诺一声,纷纷收拾兵刃行装。
  韩志海向虞老镖头说道:“虞镖头,贼人居然知道我们从锦州来,这客店里一定有人暗底做奸细,对方为甚么不约我们到近一点地方决斗,却要到老远的五龙谷呢?这一定有奸计,我们不可不加留意!”
  虞老镲头掀着白髯冷笑道,“韩贤弟,我虞广自从二十岁起,闯荡江湖,甚么龙潭虎穴不曾到过?贤弟不是善忘的话,还记得那年我单刀匹马直闯大行山,打服太岳三霸那一回事吗?当年三霸何尝不是恃着人多势众,设下了十面埋伏阵来陷害我们?结果还不是被老夫一人一马杀出来吗?别说是区区五龙谷,就是刀山油锅也要走他一遍!”
  虞老镖头一说,韩志海再也不敢多说了,他知道老镖头的脾气,耿直刚烈,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永远没有更改,他一心要去到五龙谷赶约,自己哪里可以拦止他,只好点头应诺罢了,不过韩志海却是个老谋深算的人,他在来的时候,已经把镖局那两只信鸽带来,藏在竹筒里面准备万一,全凭有这一手,虞老镖头方才保存了性命,各位请看下文便可以明白,暂且不提。
  再说金刀太岁虞广,决定动程之后,一行人马上出发,纷纷跨上高头骏马,离开了锦州城,向西跑去。
  铁枪于振因为伤势较重和十几个带伤镖伙,留在锦州客店休养,花刀庞福因为仿势较轻,经过几天休养便告复元,他和不曾受伤的镖伙和武师,一同到五龙谷去,因此这行人马,足有一百三十多人,在沿路上,声势十分浩荡,一百几十匹马,在无垠原野上,蹄起百多道烟龙,翻翻滚滚,向前跑去。
  由锦州到热河,要经过辽西几个县份,像锦西、兴城、义县、绥中、彰武、法库等地,再由义县进入热河朝阳,五龙谷就在平泉县城以东四十多里,因为山脉锦亘,结成一个深谷,形如五条苍龙,所以有五龙谷这个名。
  闲话少谈,虞老镖头带着一行人离开锦州之后,跑了三日三夜,五龙谷不经不觉已经在望了。
  金刀太岁一马当先,飞骑突进,说时迟,那时快!原野上突然吱吱吱几声响,吹了几声胡哨,草莽里错错落落的现出了二三个人来。
  这些人完全是短窄衣襟,壮士打捞,有的执着弩箭有的握着明晃晃的刀抢,虞老英雄一看,立即浓眉直竖,虎目放光,把坐下马一勒,亮出背后的厚紫金刀来,向着前面一指,展开霹雳也似的喉咙,厉声喝道:“贼子……”
  话才出口,斜朝里嗤的一响,飞过一支袖箭,直射向虞广头面门,虞广却是手疾眼快,把手中刀背扁起向上一扬,叮当,竟把这支袖箭打飞五六步外。
  他刚要喝无耻鼠辈,旁边一声哈哈狂笑,人群一阵乱动,走出两个大汉。
  左边一个四十年壮汉豹头虎目,面如紫酱,眉棱高耸,顾盼盛猛,身穿紫灰衣裤,肋佩皮囊,手执一柄亮晶晶的青钢长剑。
  右边一个三十六七年纪,面如黄土,死眉死目,形如吊客,中等身材,手捧一对虎头双钩。
  他们两个刚一出现,哈哈狂笑道:“虞老匹夫,一个人生有处死有地,你这老家伙在江湖上作恶许多年,破坏了不少绿林朋友的衣饭,今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虞老镖头勃然大怒,厉声喝道:“混帐狗贼,居然乘我不备,以多为胜,在大虎山劫去了我的红货,快把狗名报来,我虞某人钢刀之下,不斩无名之贼!”
  紫面汉冷笑道:“三个月前,我已经用大红帖子警告过你了,甚么叫做乘人不备,实向你说罢,咱兄弟是内蒙古一带有名的六条龙,我叫做混天龙彭君保,他名叫金头龙崔仁寿,你的镖车红货就在五龙谷内,姓虞的你若果赢了我兄弟手中兵器,立即把红货奉还,若是不然,我们只好老实不客气取你的狗命了。”
  虞广一听这几句话,气得虎须直竖,就要下马迎战,旁边闪过一个镖师叫道:“虞老镖头,两个没名少姓的毛贼,何劳你老人家动手,等我收拾他吧!”
  这镖师不是别人,正是副镖师龙天骥!他仗着一对雪花缤铁双刀,直窜过来,奔向彭崔二贼。
  彭君保看见龙武师上前,在鼻孔里哼了一声,仗剑上前,左手搓着剑诀右手向龙天骥一指,用了个“火把烧天”的架式。
  龙天骥看见对方用的是八仙剑门户,喝了一个着字,双手一展,用个“梅花落地”招数,直滚过来,他用的是滚堂刀法,由上擞下,疾如闪雷。
  彭君保喊声:“来得正好!”把身一矮,连人带剑绕了一道剑花,反闪到龙天骥背后。
  龙武师双刀砍了个空,彭君保将手中剑一挺,使个“玉女投梭”招式,反向他的肩背刺去。
  龙天骥回身一转,“旋风扫雪”,刀光一绕,恰好和彭君保单剑迎个正着,铮铮两声溅出星星火光,龙天骥觉得这一下以硬碰硬,敌人腕力十分沉雄,自己双刀几乎脱手,不由吓了一跳。
  彭君保和龙天骥只一对招,便觉得敌人的腕力不如自己,心胆一壮,轮起手中青钢剑来,展开八八六十四路八仙剑法,龙蛇飞舞。
  龙天骥用六合刀法进攻,八仙剑恰好和他相生相克,两人斗了二十六个回合,龙天骥觉得对方的剑法十分狡滑,攻多守少,自己用尽生平本领,也显出力有不支的姿势,龙武师心中着忙,便把双刀一拂,用了个“东风戏柳”的招数,迎着中路一晃,突地把身一矮,双刀平铺,似水银泻地,使用“拨草寻蛇”的绝技来,向彭君保下三路一盘一斩,他以为这一下声东击西,出其不意,必定把混天龙彭君保砍个正着,哪知武功之道,优胜劣败一丝一毫也不能够勉强,龙天骥这一冒险,无形中已经把自己弱点完全暴露,因为他向下用刀一削时,彭君保已经托地向上耸身一跳,“俊鹤摩空”,掠过龙天骥的头顶,向他背后一落,龙天骥喊声不好,他知道已经上当,正要用个“乌鸦掠翼”转过身来,谁知彭君保用的却是七星步法,脚尖才一点地,霍地向后一拖,由“俊鹤摩空”的身法,变化出“凤凰旋窝”的招式来,手中剑向外一甩一划,这下疾如闪电,龙武师招架不及,躲闪不来,心中暗道:“不好!今回定受伤无疑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龙天骥性命千钧一发的时候,猛听叮当一声,刺斜里一声长笑,飞过一条人影来,寒光闪处,当的一声大响,竟把混天龙彭君保的青钢宝剑,震起一尺多高。
  原来金刀太岁虞广在旁边观战,他是个老江湖,一看彭君保用“俊鹤摩空”的招式,立即知道龙天骥今回要上当,金刀太岁为了挽救龙武师的性命,把厚背紫金刀一顺用个“龙行一式”的着数,直扑过来,等彭君保变招之时,“春云乍展”手中刀向上一抬,恰好把混天龙砍下来的剑挡个正着。
  虞老镖头这一下可以说得势沉力猛,混天龙彭君保收不住势,当堂倒退几步,险些儿跌倒在地!
  他着恼交迫的跳起身来,回头一看,只见挡住自己剑的,竟是虞老镖头,不禁冷笑一声道:“我以为是哪一个人,原来鼎鼎大名的总镖头,居然也用这种鬼鬼祟祟手段,真个是天下奇闻了!”
  虞广一声洪笑,用刀指着彭君保道:“姓彭的,你要扰我虞某晦气何苦要连累别人,来吧!冤有头债有主,大家过来决个胜负!”
  彭君保勃然大怒,他把手中剑向前一扎,“白蛇吐信”,照准金刀太岁喉部刺来,虞广见他只一照面便由正面进招。
  踏中宫,走洪门,分明意存敌视,老镖头暗骂一声好狂妄的贼人,霍地把手中刀一横,“铁锁横舟”向剑身上一抗,叮当,把彭君保宝剑敲开。
  彭君保头一剑为的是试金刀太岁的腕力,刀剑一撞,立即判出对方臂力的程度,他知道虞广气力不弱,于是不再试招,把手中剑一展,使用八仙剑来。
  八仙剑法总共是八八六十四路,回环运用,风雨不透,混天龙一使这路剑法,真有神鬼莫测之机,龙蛇天娇之妙,他用的全是进手招术,恨不得三回两合,便把虞老镖头撂在地上。
  可是金刀太岁虞广却使出一路“万胜刀”法来,一道刀光盘旋飞舞,崩,窝,挑,扎,削,砍,虽然六个字诀,却是力大招熟,变化无穷,他和混天龙彭君保斗了十六七回,虞镖头的万胜刀法,却是越展越疾,不到二十回合左右,已经把混天龙罩在一片刀光里。
  金头龙崔仁寿看见虞老镖头的本领,真个厉害非常,不禁吃了一惊,便把手中虎头双钩一吓,飞身窜了过来,“野马分鬃”,双钩钻向前一提,直掠虞老镖头两肋。
  虞广侧身一闪,让过双钩,紫金刀向左一展,用了个“横江戴浪”的姿势,猛向崔仁寿中路砍到。
  崔仁寿托地向后一跳,三个人走马灯也似品字形一般的厮杀。
  金刀太岁虞广力战二贼,绝无惧容,紫金刀兔起鹘落,如匹练飞舞,着冷电盘旋,斗到四十回合,虞广忽然用了一着“神龙抖甲”刀光闪处,直奔崔仁寿头颈抹去,崔仁寿慌忙用了个“凤凰点头”,把头一缩,哪知道金刀太岁虞广,却是声东击西,手腕一反,刀光闪处,“潜龙穿塔”,单刀自下向上一撇,直擞向彭君保腰肋,彭君保把身一闪,刀光到处,紫金刀把混天龙的右臂斩去一块臂肉,鲜血直冒,混天龙唉哟一声,手掩伤处跳后,虞广又把单刀一掠,刀光闪处,刮的一响,又把金头龙的马尾透风中斩去半面,崔仁寿也吓出一身冷汗来,他一耸身跳出田外,两个直向五龙谷内逃去。
  就在虞老镖头跟二龙动手的时候,雄威镖局手下的镖师已经和贼人交战起来,白刃飞翔,金铁交撞,可是他们看见首领退走,个个不约而同的向谷内撤退。
  彭君保回头向虞广叫道:“老匹夫,你的红货就在五龙谷内,你有本领,直入谷内,把贷取出来,大爷们少陪了!”
  他们说罢,折转身来,飞也似的跑入五龙谷里。
  虞老镖头惯走江湖,明知这五龙谷内是一个陷阱,可是他抱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理,明知对方不是甚么好道路,也要闯他一闯!
  虞广狂笑一声道:“无耻狗贼,你以为在五龙谷里面埋伏了人马,便可以吓住老夫,不敢追赶你们,其实你们这些鸡鸣狗盗,完全不在老夫的眼皮下,看你飞到哪里!”
  一晃手中厚背紫金刀,直追下来,手下镖伙也一窝蜂似的向五龙谷涌进。

相关热词搜索:龙江钓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