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2019-07-29 10:23:3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五月初五,端午节。
  在铜刀镇之南,就是一条大河。
  每年端午节,远近百里方圆的乡镇,都会各自遣派龙舟队参加龙舟竞渡。
  铜刀镇也有一支龙舟队,而且曾多次赢得胜利。
  可是,今年铜刀镇却忽然临时宣布退出。
  理由很简单,因为铜刀镇的龙舟队,有十一名队员被人暗杀。
  齐帅对于这件事,并不觉得惊讶。
  因为他早已知道那十一个被杀者的一切。
  峥嵘老人曾说过一句话:今年的端午节,铜刀镇没有龙舟队,却有杀人队。
  齐帅已经好几年没有杀人。
  但现在,他已被编入峥嵘老人的杀人队中。
  忽然间,峥嵘老人对齐帅道:“你听过广东十虎的名号没有?”
  齐帅长长伸了个懒腰,道:“你是指烂头何,黄飞鸿那些人?”
  峥嵘老人点点头,面色渐渐沉重:“这十个人,在岭南享有盛名,拳脚和兵刃上的功夫都很厉害。”
  齐帅盯着他瞧了半晌,道:“莫非广东十虎之中,有人来到了这里?”
  峥嵘岁人这次却摇摇头,说道:“广东十虎没有任何人来到这里,但却有十个比广东十虎更为难缠的人物,有意血洗铜刀镇。”
  齐帅释然道:“血洗铜刀镇?岂不斗胆得很。”
  峥嵘老人道:“这个世界上斗胆的人本来并不少,所以老夫决定整顿本城的实力,誓与侵犯者周旋到底。”
  齐帅冷漠地一笑,道:“好一个堂堂的正义之师。”
  峥嵘老人坦然受之,看他的模样,当真受之无愧。
  但铜刀镇的杀人队,是否真的为正义而作战?
  齐帅心里有数,因为他很了解,峥嵘老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峥嵘老人忽然道:“龙舟竞渡快开始了,我们何不去看看热闹。”

×      ×      ×

  铜刀镇虽然没有派龙舟队参加比赛,但今年的龙舟队伍,并不比去年减少。
  因为忽然又有另一支龙舟队临场宣布加入。
  铜刀镇的龙舟队赛前宣布退出,已经很突然,而这一支龙舟队的参加,却更加令人有匆匆而至的感觉。
  主持这次龙舟竞渡大赛的,是金风山庄的夏侯庄主。
  这一支突如其来的龙舟队,自然是经过夏侯庄主的答允,准许其参加比赛。
  只见这一艘龙舟上的大旗,绣着三个黑色的大字。
  这三个字赫然竟是“黑衣城”。
  峥嵘老人顿时脸色铁青。
  齐帅却无动于衷,好像早已料到有此一着。
  看来黑衣城已完全不把铜刀镇放在眼内。
  齐帅唯一感到迷惑的,就是峥嵘老人口中所说那十个比广东十虎更难缠的人物。
  这十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们是否就是来自黑衣城中的高手?
  在江湖上,人人都知道,铜刀镇高手如云,在峥嵘老人四周,都有不少武功超卓的好手,随时会为他卖命。
  但齐帅却觉得,黑衣城的人,其实更加可怕。
  没有人到过黑衣城,黑衣城到底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但黑衣城中人这些年来所做过丑事却远比铜刀镇中人所做过丑事可怕得多。
  在最近三年里,黑衣城中人最少暗杀过二十名武林上成名的英雄人物。
  这一股势力,已逐渐扩展!而且开始足以威胁铜刀镇。
  终于,血案开始。
  铜刀镇在五月初一晚上,十一名龙舟好手被杀。
  当铜刀镇宣布退出龙舟比赛之后,黑衣城却突然参加,这种做法,无异是严重损害了铜刀镇的面子。
  可以说,这是“欺上门”来了。
  峥嵘老人立刻发出一道密令,召集全镇的高手,来到河边,准备与黑衣城中人一决高下。
  至于铜刀镇杀人队的队长,就是齐帅。

×      ×      ×

  龙舟竞渡已经开始。
  参加比赛的龙舟,连黑衣城的一艘在内,一共九艘。
  只见旌旗飘荡,锣鼓喧天,九艘龙舟,齐向终点进发。
  峥嵘老人与他的杀人队,就在终点岸前恭候。
  峥嵘老人下了密令,要将黑衣城的龙舟杀个落花流水,血染河红。
  岂料黑衣城那一艘龙舟还未到终点,背后已来强敌。
  那是十个白衣人,脸上却都蒙着黑头巾。
  峥嵘老人怒吼一声,喝道:“你们终于来了!”
  转过身子,向杀人队中一个双手捧着大铁盒的瘦汉道:“铁骨,拿刀来。”
  这一个瘦汉,看来瘦骨嶙峋,却是铜刀镇七大高手之一,姓褚名中鹏,外号铁骨手,一身武功,向来深藏不露,但江湖早已有所传言,谓此人的本领,在铜刀镇中仅次于峥嵘老人而已。
  褚中鹏双手捧着的大铁盒,盒中之物,就是峥嵘老人赖以成名的宝刃,虎头铜刀。
  此时,那十个白衣蒙面人,已开始向杀人队袭击。
  杀人队中,虽然不乏武功高强的好手,但与白衣蒙面人一拼之下,竟然相去甚远。
  只见十个白衣蒙面人,宛若虎入羊群,斩瓜切菜般,瞬即解决了十几个杀人队员。
  这十个白衣蒙面人,有四个使用长棍,有三个使用柳叶刀,另外三个,却是空拳赤手,不用兵器。
  杀人队本来是杀人的,但现在却只有被人杀的份儿。
  杀人队队长齐帅呢?
  他没有走开,但却也没有动手,居然袖手旁观,好像在舞台下看别人做戏。
  因为他已知道这十个白衣蒙面人的来历。
  峥嵘老人所说“十个比广东十虎更难缠的人物”,就是眼前这十个白衣蒙面人。
  现在,齐帅总算猜出他们是谁了。
  虽然他们都蒙着脸,但齐帅依然可以肯定,他们是秦家堡的人。
  秦家堡主,就是秦白玉的父亲。
  而秦白玉,在秦家堡中,是第三号人物。
  别人蒙着脸,齐帅也许认不出,但秦白玉却绝对例外,即使齐帅瞎了眼睛,他依然可以凭着鼻子,便可以嗅出秦白玉身上的香气。
  秦白玉喜欢在沐浴之后,涂抹一种很清香的紫叶蜜露,齐帅是他多年的老朋友,自然对这种清香气味十分熟悉。
  齐帅一眼便认出,正在用大擒拿手与铜刀镇七大高手之一相斗的那个白衣人,就是秦白玉。
  事实上,齐帅没有看错,秦白玉果然来了。
  而且倾师而来,显然是要向峥嵘老人一显颜色。
  现在,齐帅的心里,又再多了一个疑问,秦家堡与峥嵘老人之间,究竟又有什么过节?
  虎头铜刀,重三十三斤。
  峥嵘老人一刀在手,眼中精光厉射,果然威严十足。

×      ×      ×

  河岸之上,杀声震天。
  而大河之中,也是鼓声隆隆,九艘龙舟笔直向终点冲去。
  最先冲过终点的,正是黑衣城的那一艘。
  在这一艘龙舟里,共有四十多个黑衣人。
  岸上固然已经天下大乱,这四十多个黑衣人冲到终点之后,竟然亦喊杀连天,上岸加入了战斗。
  峥嵘老人大吃一惊,想不到竟然腹背受敌。看来今日端阳,倒是铜刀镇生死存亡的重要日子了。
  铜刀镇七大高手,名不虚传,秦家堡有两个使柳叶刀的,被七大高手重伤。
  但齐帅依然袖手旁观,没有动手。
  不过,除了齐帅之外,还有另一个同样在袖手旁观的人物。
  这个袖手之人,竟是铁骨手褚中鹏。
  齐帅忍不住走过去,问褚中鹏道:“你为什么还不去助战?”
  褚中鹏淡淡的道:“这句话,正是我想要问你的。”
  齐帅叹了口气,苦笑道:“实不相瞒,穿白衣那一群人,是我的朋友。”
  褚中鹏冷笑一声道:“陆镇主满以为邀你助拳,想不到引狼入室。”
  齐帅道:“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还不去助战?”
  褚中鹏缓缓道:“我的理由,和你的理由都一样。”
  齐帅一怔,道:“穿白衣那一群人,也是你的朋友?”
  褚中鹏却摇头,道:“只有这一点刚好相反,你的朋友穿白衣,我的朋友却是穿黑衣的。”
  齐帅耸然动容,想不到褚中鹏原来竟是黑衣城派来铜刀镇的卧底。
  “你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不怕我会动手杀你吗?”
  褚中鹏狞笑道:“不怕,因为现在不是你动手杀我,而是我要动手杀你。”
  齐帅微笑道:“你有把握杀我?”
  褚中鹏巨喝一声道:“当然绝对有把握。”
  武林之中,有一句经常听得见的话,那就是“南拳北腿”。
  然而,世间上的事,往往并非一般常言所能够绝对肯定的,褚中鹏与齐帅都不是南方人,但这两人的拳法,却都是武林中的佼佼者。
  褚中鹏的名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他一出手,声势却比一头疾驰冲至的猛虎更加惊人。
  连齐帅也意料不到,一个如此瘦骨嶙峋的汉子,竟能发出这种威猛无俦的攻击。
  齐帅窜身让开三尺,倏地双臂一翻,牢牢勾住褚中鹏的两条手腕。
  这一招,大有名堂,乃是黔东武林大豪摩云七叔的独门绝技,叫做“云里锁龙”,乃擒拿手法中最奥妙的一招绝学,一经勾住对方两条手腕,想再挣开实在谈何容易!
  然而,褚中鹏果然并非弱者。
  只见褚中鹏双膝一屈,跟着左腿由下而上,以快如闪电的速度,向齐帅小腹之下踢去。
  好快的一条左腿。
  齐帅已经许久没有看过这样快的一条腿。
  如果他还不放开褚中鹏,势非被踢至重伤不可。
  但齐帅还不肯放。
  “你有快腿,我有快拳,锁住你两条手腕,并不一定要用两只手。”
  结果,他竟然凭一只手,就锁住了褚中鹏的两条手腕,立刻就向褚中鹏的左膝重重击下。
  褚中鹏敢肯定,自己的腿一定比齐帅的拳快,所以他不但不退缩,反而更加上一股狠劲,他要一腿便踢死齐帅。
  褚中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永远不会对敌人仁慈,任何敌人他都要置诸死地。
  可是,他忽略了一点。
  他号称铁骨手,他最有威力的攻击应该是在双手发挥,而不在双腿。
  现在,他双手皆受制于人,显见齐帅的武功,比他高出不少。
  所以,虽然他的左腿踢得很阴辣,也很快,但终究还是赢不过齐帅的铁拳。
  齐帅,人称铁拳九重天。
  褚中鹏早就听人说过他的拳头如何厉害。
  直到此刻,他终于领教过了。
  齐帅拳快如电,力道千钧,褚中鹏只差一寸便可踢倒齐帅,但就如此一寸之差,不但踢不倒他,反而被齐帅的铁拳,将褚中鹏左腿膝盖击个粉碎。
  褚中鹏没有死。
  但他的凄厉惨叫呼嚎,却比临死挣扎者的呼声更加令人心悸。
  如果齐帅要杀他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去。
  齐帅没有杀他,只因为峥嵘老人突然也在同一时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      ×      ×

  河岸上大厮杀。
  河边水浅处也在大厮杀。
  九艘龙舟,除了黑衣城那一艘之外,其他八艘都已纷纷落荒逃到远处。
  河水已染满腥红的血,连龙舟也已血渍斑斑。
  铜刀镇的人,腹背受敌,情况显然十分不妙。
  终于,峥嵘老人在秦家堡十大高手围攻之下,宣告落败!
  一柄柳叶刀,自峥嵘老人腹部穿过背心,跟着前胸再吃了一记穿心棍。
  峥嵘老人惨叫两声,最后大叫道:“杀宋芝芝,杀宋芝芝。”
  然后,这一个铜刀镇的主宰人物,就倒了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