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2019-07-29 10:23:3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永”字的第一笔,只有一点。
  别看轻这一点,名家书法,每一笔每一点都大有学问。
  柳月圆在苦练永字八法的时候,这一点曾经花了他无数心思去研究。
  他用十八个精钢铸造的人像,作为研究落笔的对手,每次一笔点下,最少要花半个时辰去检讨这一笔的速度与位置,是否能令自己满意。
  直到第五千七百六十九次之后,柳月圆才勉强满意这一“点”。
  现在,四僧二盗,虽然仍在人数方面占有优势,以六敌三,但情况显然并不理想。
  终于又有一个大和尚倒下。
  因为这个大和尚的鼻孔旁,被柳月圆的铁笔重重点了一下。
  于是,他的脸变成了墨砚。
  那是血红色的墨,蘸在柳月圆铁笔之上。
  齐帅大喜,心里很高兴。
  他心里之所以高兴,并非因为自己有援兵到才高兴,而是因为柳月圆这一笔实在点得很精妙,在五年之前,他绝对可以肯定柳月圆的书法写得没现在这般精彩。
  在这几年里,柳月圆进步神速。
  但齐帅呢?
  他的铁拳是否已经生锈?

×      ×      ×

  花濛濛的手掌里,有一件很奇怪的武器。
  武林之中,有不少奇怪的兵器,只怕都及不上花濛濛手里的黄麋腿。
  花濛濛竟用黄麋腿作为武器,而且这条黄麋腿还是血淋淋的,显然十分新鲜。
  新鲜的黄麋腿。
  新鲜的武器。
  别以为一条黄麋腿的威力不大,落在花濛濛的手里,这条黄麋腿简直就变成了活老虎的利爪了,若是给它击中,可不是好玩的。
  这个时候,花濛濛面对着的,是使用熟铜双头齐眉棍的程赞魁,论手中兵器,当然是程赞魁大占上风,但花濛濛招式精绝,一条黄麋腿横劈直刺,又快又狠,直看得程赞魁眼花缭乱,居然占不着半点便宜。
  蓦地,花濛濛手中这条黄麋腿,竟被程赞魁一棍劈断,分成两截。
  但程赞魁一点也不感到兴奋。
  因为花濛濛是故意让他劈断的。
  你劈断我的黄麋腿,我却趁机蹲下,来一记地堂断魂腿。
  结果,黄麋腿断了。
  但程赞魁的两条腿亦同时被花濛濛踢断。
  花濛濛心里有一种安慰感。
  因为他觉得自己总算对得起那头可怜的黄麋。
  现在,程赞魁的惨叫声,继而的呻吟声,就像那头黄麋被杀的时候一样。
  当飞鸽传书送到月圆花好三个人手里的时候,花濛濛正在厨房切割黄麋肉。
  所以,他顺手一牵,就拿了一条黄麋腿当做兵器。

×      ×      ×

  秦白玉这个人外表看来又年青,又温柔,又斯文。
  但连他父亲秦晋南也想不到,他这个宝贝儿子竟然给母亲宠坏了,终于,当秦晋南病重之后,秦白玉就完全变了另一个人。
  他加入了黑衣城,向黑衣城主“誓死效忠”。
  黑衣城主答应他,让他成为江南最富有,最具权力的大人物。
  秦家堡在江南虽然名气也颇大,但总比不上另外几个更庞大的帮会组织。
  秦白玉的野心,比父亲秦晋南最少大一百倍。
  黑衣城的名声虽然不好,但势力却比任何帮会都庞大,能够成为黑衣城的舵主,似乎比做秦家堡少堡主更有意思多了。
  黑衣城主对于秦白玉这个年青人,也十分欣赏,他送了一柄银麟扇给秦白玉。
  据说这一柄银麟扇,曾经暗算过清朝的雍正皇帝。
  可是雍正皇帝福大命大,没有被杀,却有三个太监中了毒针,活不到半个时辰就三命呜呼。
  现在,秦白玉就用这一柄暗藏毒针的银麟扇,来对付公孙好。
  几十枚惨绿芒的毒针,在不到五尺的距离,向公孙好猝然暴发激射。
  秦白玉在这一刹那间,几乎敢用一切去打赌,公孙好就算插上一百对翅膀也休想飞得开去。
  公孙好没有翅膀。
  所以他也没有飞开去。
  但秦白玉的毒针,却一枚也没有射中公孙好。
  因为公孙好忽然之间,也扬起了一把折扇。
  那是一柄比银麟扇还要大一半的古董纸扇,
  这柄纸扇,最少值五千块大洋。
  因为纸扇上的画,是风流才子唐伯虎抱着秋香在床上绘画完成的。
  可惜,现在纸扇上已满是毒针,原本价值五千块大洋的古董纸扇,说不定就会因此价值大大的打个折扣。
  不过,公孙好一点也不介意。
  因为纸扇再贵重,也绝对不及自己的性命值钱,能够使自己死里逃生,即使再浪费五十万块大洋、五百万块大洋,也是值得的。
  公孙佳富虽然家财千万,却终生勤恳节俭。
  但他这个好好少爷公孙好,却绝对相反。
  秦白玉眼看功败垂成,心中实在又惊又怒!
  铜刀镇之役,本来已大功告成,偏偏由于齐帅关系,又惹来红彩帮高手从中搅乱阵脚,看来别说一举痛歼红彩帮无望,就是眼下怎样可以全身而退,亦是大有问题。
  忽然间,秦白玉看见了一个绿袍女人突然出现,并将宋芝芝抓去。
  秦白玉大吃一惊,但当他看清楚那个女人真面目之后,心中却立刻化忧为喜。
  因为这个绿袍女人,就是秦白玉的母亲。
  秦家堡主威震武林,但他的妻子却在江湖土籍籍无名,许多人甚至连秦晋南的妻子姓什么都不知道。
  但秦白玉却知道,母亲其实是个武功深藏不露的顶尖高手,因为即使是父亲秦晋南,也打不过母亲。
  这是一个秘密。
  而且还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

×      ×      ×

  秦白玉的母亲,姓厉名翠青。
  现在,宋芝芝的咽喉,已被一柄泛着蓝芒的短刀抵着。
  厉翠青虽然己经差不多五十岁,但看上去依然是个美丽的女人。
  她突如其来,出其不意将宋芝芝掳作人质,显然是要借其威胁红彩帮的四位高手。
  厉翠青冷冷一笑,道:“你们都给我住手。”
  宋芝芝落在她手里,齐帅早就已经住手。
  黑衣城的舵主们被月圆花好逼得头昏眼花,当然也巴不得能够有机会停下来喘一口气。
  厉翠青又向公孙好道:“你若敢动白玉一根汗毛,这女娃就马上身首异处。”
  公孙好把古董折扇一收,笑道:“你手里的蝎子刀,最少淬有十八只不同种类毒蝎的毒液,你要杀她,只要轻轻在她颈上一割便可,又何必弄到血光飞溅,人头落地那样恐怖?”
  厉翠青杏眼一瞪,嘿嘿笑道:“好一个毒少爷,果然是大行家,眼力真不错。”
  公孙好嘻嘻一笑:“人人都称呼在下好好少爷,怪别扭的,毒少爷这三个字,可就动听得多了。”
  齐帅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秦堡主侠名满天下,想不到妻儿变成了黑衣城中的邪恶人物。”
  厉翠青冷冷笑道:“令你想不到的事,还有数之不尽,别想爆你的脑袋了。”
  齐帅轻轻咳嗽了两声,道:“据说黑衣城主,有意相约本帮,来一场生死大决斗。”
  厉翠青道:“不错,现在我就是来代表城主,向贵帮订下一个日子,准备作一场公平生死决斗的。”
  齐帅缓缓道:“请说。”
  厉翠青一字一顿,郑重地说道:“明年端午日出时分,两湖龙舟阁前,决一死战。”
  齐帅黯然道:“为什么要拣在端午,楚大夫屈原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黑衣城主,总要在这个节日里搅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厉翠青回答得很古怪:“因为城主喜欢吃粽子,尤其是在天翻地覆的时候吃,更加有滋味。”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柳月圆忽然道:“你回去告诉黑衣城主,我明年吃的咸粽甜粽,一律不蘸豉油,也不蘸砂糖,只蘸他颈里流出来的血。”

×      ×      ×

  翌年!
  端午。
  日出时分。
  西湖龙舟阁前,决一死战。
  这是武林中的一件大事,比起任何一件大事都更令人惊心动魄。

×      ×      ×

  秦白玉在厉翠青援救之下,逃出了生天。
  宋芝芝也重回齐帅怀抱。
  分别了五年的宋芝芝,还是那样地温柔,体贴。
  齐帅连半句都不问宋芝芝,这五年来,在峥嵘老人手里的生活究竟过得怎样。
  虽然宋芝芝陪了峥嵘老人五年,但齐帅已完全不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宋芝芝是怎样落在峥嵘老人手里的。
  五年前的一个晚上,齐帅中了一口毒针。
  这口毒针上的毒,除了发针人有解药之外,就只有峥嵘老人的“雪莲冰参丸”才可以解去其毒。
  否则十日之内,齐帅就会死得比凌迟割肉还要痛苦。
  发针暗算齐帅之人,当然不会将解药送给他。
  结果,宋芝芝送他到铜刀镇,求峥嵘老人救他一命。
  峥嵘老人提出一个条件。
  他什么都不要,只要宋芝芝。
  齐帅反对,宁死反对。
  但后来,他晕倒,不省人事,直到他醒后,宋芝芝已属于峥嵘老人。
  齐帅默然无言,悄悄的独自离开了铜刀镇。
  在枫林集里,他一呆就呆了五年。
  堂堂一帮之主,居然就在穷乡僻壤里度过了五年,难怪有人会说,爱情是最奢侈的游戏了。
  在这个游戏里,有人基至花费了毕生精力与心血去追求,而结果一无所获。
  所以,齐帅现在感到很满足,因为他已拥有着无数美丽的明天。
  只要宋芝芝在自己怀里,每一个明天都会美丽。
  恋爱是伟大的。
  在这两个字里面,往往包含着多少伟大的奉献,也包含着多少伟大的牺牲。
  但峥嵘老人这种人,却根本就不配谈一个“爱”字。
  在黑衣城高手围攻之下,这位不世枭雄被杀。
  但他临死前,居然还要下令追杀宋芝芝。
  他的目的,可谓自私无比。
  “老夫殉战,你也得陪路下黄泉。”
  这种思想,不但封建迷信,而且比毒蛇的牙还毒辣千万倍。
  人类,就是这么品种复杂的动物。
  既有最神圣,最伟大的一种。
  同时也有最卑鄙、最肮脏、最毒辣的一种。
  峥嵘老人看来道貌岸然,但这个人其实只能算是人类中的垃圾。
  这个世界上,此等人类垃圾实在有多少?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