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2019-07-29 10:23:3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峥嵘老人一死,铜刀镇败局已定。
  就在峥嵘老人倒下去之后,两个铜刀镇的高手立刻落荒而逃。
  这两位铜刀镇的高手,一个是大力神袁莽,而另外一个,却是比袁莽矮细两倍以上的笑面侏儒慕容厚。
  这两个人的身形,一大一小,但齐帅却知道,他们绝对忠心于峥嵘老人。
  峥嵘老人一死,这两个人就没命奔逃,显然只有一个理由。
  他们遵从峥嵘老人最后遗言的吩咐,去杀宋芝芝。
  齐帅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
  但比他更吃惊的人,还大有人在。
  除齐帅之外,最少还有七八个人,一起追赶袁莽和慕容厚。
  这七八个人,居然包括了秦家堡与黑衣城的高手。
  袁莽身形庞大,走得不太快,终于被黑衣城的高手率先赶上缠住。
  但笑面侏儒却是行走如飞,瞬即冲进峥嵘老人所居府第之中。
  他显然是要进内杀宋芝芝I
  峥嵘老人为什么在临咽气之余,还要大声吩咐手下去杀一个女人?
  齐帅已来不及去推敲这一点,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怎样将笑面侏儒毙于拳下。
  无论任何人,要伤害宋芝芝,齐帅都会毫不考虑,将之立毙。
  五年前,他已曾尝试过护花无力的那种痛苦。
  此事可一而不可再,否则,他尚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
  齐帅是个多情男人。
  所以,他的江东父老,自然也同样多情。

×      ×      ×

  笑面侏儒慕容厚虽号称侏儒,但比起真正的侏儒来说,还是高大很多的。
  同时,他号称“笑面”,平时脸上却硬绷绷的,难得见他一笑。
  一个不笑的人,何以外号偏偏称之笑面侏儒?
  其实,慕容厚也并非永远不笑,只不过当他一笑的时候,就会动手杀人。
  现在,宋芝芝终于看见这个平时难得一笑的侏儒,向自己发笑了。
  一种很古怪,很有趣的笑,
  宋芝芝也忍不住被逗得发笑,她也许并不知道,慕容厚所以对着她笑,实在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就在慕容厚笑得最古怪,最有趣的时候,蓦地传来一阵巨喝:“你敢动她毫发,老子就撕开你十八大块。”
  跟着另一个角落里亦传来一种冰冷的声音,道:“慕容厚,她若死在你手下,恐怕慕容世家从今之后鸡犬不宁,再无一天好活。”
  这时,齐帅亦早已赶到。
  刚才先后警告慕容厚的,前者乃黑衣城高手骷髅王符典,后者却是白衣蒙面的秦家堡中之高手。
  连齐帅也顿时为之迷惑,为什么秦家堡与黑衣城的人如此着急,要拯救宋芝芝的性命?
  现在,宋芝芝终于明白,慕容厚是来杀自己的了。
  她拔足、想逃。
  但慕容厚比她快得多,一伸手就将她箍下。
  齐帅眼中杀机大露,两个箭步冲前,反手就向慕容厚背后击去。
  慕容厚大笑,道:“来的好。”
  右手紧箍宋芝芝,左掌一挥,竟然将齐帅的攻击硬生生逼回去。
  接着,慕容厚左掌再挥,就向宋芝芝颈际劈下。
  慕容厚从未杀过女人。
  这是他今生第一次想杀女人,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骷髅镖是一种淬有剧毒的飞镖。
  黑衣城高手骷髅王符典,凭着这种飞镖,在当世武林之中,成为四大毒手之一。
  慕容厚也是暗器高手,他擅用的暗器是钢菱子。
  但无论如何,在暗器方面,他的成就都绝不能与符典相比。
  就在慕容厚正待一掌杀却宋芝芝之际,符典发射了一枚骷髅镖。
  这一枚骷髅镖,决定了慕容厚与宋芝芝的终生命运。
  如果慕容厚不死,宋芝芝一定难逃毒手。
  慕容厚若非太过急于杀宋芝芝,他应该可以避得过符典这一镖!
  可是,他一掌击向宋芝芝时,去势已老,虽闻背后异声激响射至,却再难抽身闪避。
  符典这一镖,实在也够辣,竟然是向慕容厚的脑袋射去,即使镖上毒力未发,也足已当场便要了慕容厚的性命。
  果然,符典一镖命中,慕容厚脑袋开花。
  齐帅都不禁为之一凛,黑衣城中之人,出手果然毒辣无比。
  宋芝芝这条性命,总算是被捡了回来了。
  忽然间,符典又再连发三枚骷髅镖,直射向齐帅。
  但齐帅却闪避得快,悉数避开,符典见飞镖无效,索性大步冲前,一刀就向齐帅拦腰劈去。
  就在这个时候,秦白玉来了。
  现在,秦白玉已除下蒙面布,露出本来真面目。

×      ×      ×

  符典与齐帅交手,打得灿烂无比。
  秦白玉朗声大笑:“想不到符堂主不但暗器功夫高强,三十六路符家刀法,也极是厉害,只可惜到底对手还是太强了一点。”
  符典不信这个邪。
  他将手里的骷髅刀越舞越急,誓杀齐帅而甘心。
  可是,齐帅的拳头,却比他的刀更具威力。
  一连三拳,重重击在符典腹部,符典至连对方的拳头从何而来都看不清楚。
  吃了三拳之后的符典,就像一只被打了三棍的狗,顿时倒下,连动都不能再动了。
  齐帅击倒符典之后,转过身子问秦白玉:“秦家堡的人几时学会了蒙头蒙脸,鬼鬼祟祟?”
  秦白玉耸肩道:“只有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因为除了我之外,其他九个不是秦家堡的人。”
  齐帅愕住问道:“其他九个是谁?”
  秦白玉又神秘地笑了笑,低声道:“六个狗肉和尚,再加上三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
  这一次,齐帅更加呆住了,六个狗肉和尚,再加上三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
  莫非,莫非他们竟是……
  秦白玉于是又作进一步的解释:“你听过三盗六僧魔公子这七个字没有?”
  齐帅面色一变,连连倒退三步。
  秦白玉却在笑,而且笑得很愉快。
  齐帅终于明白,道:“你就是魔公子?”
  秦白玉哈哈一笑,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不但是秦家堡第三号人物,也是名满天下的魔公子,同时,更是铁拳九重天齐帅的老朋友。”
  齐帅现在已经明白,这个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老朋友,他的底细,实在并不简单。
  不过,秦白玉的掩饰功夫,实在做得很好,而且,他本身的确是秦家堡的少堡主。
  三盗六僧魔公子在江湖上是些什么人?
  答案是黑衣城中十大舵主也!
  现在,齐帅已落在黑衣城高手围困之中。
  齐帅冷冷一笑,问秦白玉:“你对我有什么目的?”
  秦白玉鼻子皱了一下,笑着道:“我陪伴了你那么多年,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尽量的认识你。”
  齐帅默然,他已知道他为什么要尽量了解自己。
  因为想要杀一个强敌,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首先要尽量了解对方。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秦白玉年纪并不大,城府却已极深。
  秦白玉仰望着天空,道:“今日的天气很好,能够在这种天气里启程进丰都,实在是你的福气。”
  齐帅终于叹了口气,道:“五月初五实在并不是一个吉利的日子,难怪屈原也拣此日投江自尽。”
  秦白玉道:“只可惜你死了之后,没有人会为你投粽下江喂鱼,屈原实在又比你幸福得多。”
  齐帅忽然问宋芝芝:“如果我死了,你怎办?”
  宋芝芝神色镇定,道:“你死你的,我死我的,不关你事。”
  好一句你死你的,我死我的。
  明明是殉情,却说得像是毫不相关,倒也妙哉之至。
  谁知道秦白玉却道:“如果他死了,你不能死。”
  宋芝芝瞪眼怒射:“我偏要死。”
  秦白玉笑道:“你不敢死的,因为如果你死了,你的父亲也得死在一块,你敢么?”
  宋芝芝脸色煞白,道:“你无耻,卑鄙,下流!”
  秦白玉给她这一骂,居然面上有点发热。
  齐帅却缓缓道:“你们有什么好争吵?现在我还是生龙活虎,远远谈不上一个死字。”
  秦白玉干笑两下,道:“你想见十殿阎王,容易极了。”
  齐帅当然知道,现在整个铜刀镇,都已落在黑衣城的手里,自己就算武功再高十倍,只怕也难闯得出去。
  他之所以难以闯得出去,因为他还要兼顾宋芝芝。
  宋芝芝曾经为自己牺牲了太多太多,所以现在,即使自己为她牺牲千次万次,亦心甘无怨。
  但他还有一线希望。
  因为他在一枫馆启程到铜刀镇之前,曾放出了一只信鸽。
  那是一只会将信息传递到八百里外月圆花好手里的信鸽。

×      ×      ×

  月圆花好,是齐帅真真正正的老朋友,远在未认识秦白玉的时侯,他们便已是青梅竹马,刎颈之交。
  月圆花好,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
  然而,却又不是四个。
  说得清楚一点,那总共是三个人,月圆是一个,花又是一个,还有一个好字,就是最俏皮,也最有本事的一个。
  江湖之上,黑衣城的三僧六盗魔公子,名气不可谓不大。
  但若真真正正要和月圆花好这三个人相比,却又似乎差了一点点。
  何况三僧六盗魔公子这十个人,在火拼铜刀镇高手之役里,又已损折了一僧一盗,现在已只剩下二僧五盗魔公子总共八个人而已。
  齐帅在未曾做其一枫馆老板之前,乃是江湖上一个大帮会的首脑。
  直到五年之前的一个晚上,这个大帮会的年青首脑,忽然留书不辞而别,将帮会中的事务,都交付给他的三个老朋友。
  他这三个老朋友,第一个是柳月圆。
  不少人都以为柳月圆是个女孩子,因为这个名字的女人气味实在重了一点。
  但实际上,柳月圆不但是个男人,而且满脸胡子,就像故事“红拂女”的那个虬髯客。
  幸好柳月圆虽然外表看来粗巴巴的,实际却是一个温文尔雅,谈吐彬彬有礼的年青人。
  柳月圆在文学方面,也许并无过人之处,但若论书法,他名气可并不小。
  他最擅长写的,就是一个“永”字。
  永字八法,是书法中极深奥的一种学问。
  柳月圆却显然写得很好,不过,他用的不是毛笔,而是用精钢打造的“月圆铁笔”,他写“永”字也并非写在纸张上,而是写在人的身体上。
  正唯如此,别人用的墨是黑色的,他用的墨却是红色的。
  因为他的墨,也就是别人的血。
  花濛濛并不姓花。
  但他究竟原来的姓氏是什么,恐怕永远也没有人会知道。
  他是个弃婴,在二十八年前的一个寒夜里,险些就在路边被北风冻死。
  但他的运气并不坏,就在最危险的时候,谭善远夫妇刚好乘坐着一辆华丽的马车经过。
  结果,谭善远的夫人把他收养下。
  不过,他并不跟随谭善远姓谭,因为谭善远个性怪僻,不喜欢孩子。
  终于他就被一个褓姆叫他做花濛濛。
  花濛濛这个名字,不但更有女人味道,而且也比柳月圆三个字更古怪得多。
  但花濛濛这个人,却很正常,半点也不古怪,他具有长远的目光,惊人的智力,同时更有办大事的才能。
  在齐帅为首的帮会里,花濛濛是一个绝对威信十足的主要人物。
  在武功方面,他喜欢险胜敌人,赢得越惊险,他觉得越堪回味。
  花濛濛曾经有一句使齐帅为之佩服的话:“我喜欢在鬼门关前徘徊,很够刺激。”
  只可惜近年以来,他每逢对敌,都赢得很轻松,半点惊险的感觉也没有。
  这究竟是别人的功夫太差,还是他的功夫太厉害?
  然而,近年以来败在他手下的人,却都在武林之中,享有盛名,只不过遇见了花濛濛才变得不济事而已。
  花濛濛固然厉害。
  但他的另一个老朋友似乎更加厉害。
  这个人就是月圆花好里的第三个人物,好好少爷公孙好。
  公孙好之所以被人称为好好少爷,也许和他的父亲公孙佳富大有关系。
  公孙佳富是黑龙江以南五百里外,公孙山庄的长老,公孙佳富武功极高,但品德更比武功崇高十倍,所以被东北一带武林人物,尊称之为好好先生。
  父亲既然是好好先生,儿子自然就顺理成章,变成好好少爷了。
  平情而论,公孙佳富被称为好好先生是对的。
  但公孙好却显然并不如父亲那般“好”。
  这并非说公孙好心术不正,为人邪恶,而是他无论如何都并不像公孙佳富那般,事事执谨,待人谦恭有礼。
  公孙好甚至可以用“风流倜傥,玩世不恭”这八个字去形容他的为人。由此可见,这父子俩性格之间,颇有不同之处。
  公孙好之所以厉害,并不由于他的武功比花濛濛高,而是因为他有一种特别的本事。
  这种本事,就是他懂得用毒。
  武林之中,有四大毒手,骷髅王符典是其中之一。
  而公孙好,也是四大毒手之一,只不过大家同列四大毒手,功夫高下却大有分别。
  符典用毒的本领,虽然极高,但若和公孙好相比,却变得萤光比皓月,相差太远太远。
  齐帅原本的真正身份,是红彩帮帮主。
  红彩帮在武林,只有六年的历史。
  开创这一个帮会的人,就是齐帅和他的三个老朋友——月圆花好。
  红彩帮之所以称为红彩帮是因为红彩就是中州拳坛之王李红彩,而齐帅却是李红彩唯一的衣钵弟子。
  六年前,李红彩遭奸人所害,被刺于市,齐帅终于广集好手,将杀师仇人剥肝沥血。而且就此成立了红彩帮,以纪念师父。
  第一年成立之初,帮众仅十七人。
  六年后的今日,红彩帮的帮众,已达千余,而且其中不少武功极高的好手。
  所以,红彩帮一直都是黑衣城的心腹大患。
  铜刀镇的峥嵘老人已被黑衣城解决,红彩帮的帮主,自然也得继续消灭。
  黑衣城主,向有统霸武林,唯我独尊的野心,任何眼中钉,都非要拔掉不可。
  然而,黑衣城主,是否就是秦白玉这位魔公子呢?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