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夤夜闯朱家,偷取玉山羊
 
2019-08-13 21:56:34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浙东雁荡山,以其山颠水荡若湖,春雁归时宿之,故得其名。
  雁荡名胜之多,不胜枚举,而山中瀑布之美,更说不尽。
  诸如大小龙湫、燕尾、西石梁大瀑、敬水瀑、梅雨瀑等等,谚云“雁荡一雨飞千瀑”,个中景况也就不难想见一般了。
  所谓“春游天台,秋游雁荡。”在秋高气爽之际,登临雁荡一游,自是人生一大乐事。
  但在这天,虽然正值秋风送爽季节,但天边却忽然沉沉地,终于还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雨点越下越大,在大龙湫旁边的一座茶寮,坐了几桌客人,显然都是给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缠住了脚,其中个高瘦汉子喝了儿杯,忍不住骂道:“这是什么气候?好端端的何苦要下雨?”
  他身边一人冷哼着,道:“人人喝茶,你偏要喝酒,才只灌了半斤黄汤,就怨天骂地,没出息!”
  这人年纪和那高瘦汉子差不多,都是三十七八岁左右,只见他一身黑衣,颏下短须有如一从乱茅草,说话时的声音更是沙哑得异常难听。
  高瘦汉子给他嘲讽两句,立时怒火上冲,一拍桌子道:“你喝你的茶,我喝我的酒,干你什么事?”
  黑衣汉子两眼一瞪,面色倏变:“好啊!你手风欠顺,输干了家当却来向我发作,亏我一直当你是亲兄弟般看待!”
  “呸!”高瘦汉子把两边袖子向上一卷,怒道:“你这猪狗不如的酒肉朋友,老子一看见就恶心,谁是你的什么亲兄弟:”
  黑衣汉子勃然大怒:“狗头王八,你要惜酒行凶,尽放马过来好了,本大爷若怕你就是龟孙子的龟孙子?”
  茶博土吓得连脸都白了,忙道:“两位客官别伤和气千万不要打架!”
  高瘦汉子道:“今天偏要大打一场,你滚开去!”
  茶博士苦着脸,道:“两位真要动手,何不稍移玉步到外面去?”
  高瘦汉子说道:“外面下着大雨,出去会淋湿了身子,所以还是不如在这里动手。”
  茶博士还待劝解,两人已扭作一团,所打得甚是激烈。
  茶博士固然面无人色,其余本来已在赏瀑品茗的茶客也纷纷闪避,唯恐殃及池鱼。
  两人你推我撞的,黑衣汉子突然一个把持不住,脚步跄踉地撞在一个青衫书生的身上。
  那青衫书生年纪甚轻,长得面如冠玉,一表斯文,而当那黑衣汉子撞跌在他身上之际,他差点就给撞飞出茶寮之外。
  黑衣汉子不但没有赔罪,还转过脸骂那书生:“你是不个子?不撞死你已算是祖宗十八代显灵显圣!”
  那青衫书生面如纸白,只好说:“是小弟不对,兄台休兄台休怪。”
  黑衣汉子喝道:“谁是你的兄台?不要脸!”
  青衫书生急得耳根发热,道:“是小弟愚莽,还望壮士原谅原谅。”
  那高瘦汉子冷笑一声:“正是穷酸遇蠢牛,老子才没工夫跟你们磨蹭下去!”说完,大步向茶寮外走了出去。
  黑衣汉子怒道:“你这个浑球跑往哪里?”
  高瘦汉子却越走越快,嘴里却说:“有本事的跟我上来!”
  黑衣汉子大声道:“怕你的就是缩头乌龟!”
  于是,两人一追一逐,瞬息之间已跑得无影无踪。
  但是他却居然直着嗓子在叫:“外面下着大雨哪,要不要撑伞子?我这里有一把……”
  那青衫书生倒也呆得可以,若是换上别人,一定巴不得这两个瘟神走得越远越好。
  那茶博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急忙拉着他的衫袖,说:“不要叫啦,这种凶徒,天保佑地保佑,保佑他们一跑就跑到天涯海角,以后永远再也莫要回来!”
  青衫书生脸上立刻露出了大不以为然的神情,同时摇头晃脑地说:“相逢是缘,人生苦短,休可以恨相缠也。”
  茶博士两眼一瞪,忍不住:“嗤”了一声,再也不理会这个憨直得不可理喻的书呆子。
  过了半个时辰,雨势渐止,青衫书生仰望天色,说道:“该走了,谁也不必留我。”
  茶博上心里失笑,忖道:“谁来留你这种穷酸书生。”
  “结账!”青衫书生叫了一声,但忽然面色倏变,两手在自己的身上摸来摸去:“啊呀!我的绣荷包那里去了?”
  茶博士义一皱:“怎么啦,连荷包都丢掉了吗?”
  “不!不会丢掉的,”青衫书生摇头不迭,道我进来的时使,它还在我的身上,里画……里面有十片金叶子。有十几两碎银。”
  茶博土道:“你这笔茶帐用不着许多,只消五十文钱就够了!”
  青衫书生愁眉苦脸地说:“但在下所有的银两,都在那荷包之内,若荷包不见,那么就连一文钱也没有了。”
  茶博士听得一呆,道:“这便如何是好?”
  青衫书生又在身上摸索了一会,最后オ面色苍白地说:“真的不见了,这……这……茶帐……”
  “茶账付不付,等闲事而已,”茶博士倒不是那种势小人,“但瞧公子这副模样,必然不惯捱饥抵冷,若身上分不备,只怕……”
  青衫书生干咳一声,道:“怕是不怕的,这年头,还有多少人被饿死,但在下喝了三杯雁山茶,又吃了半碟蚕豆、半碟甜瓜,这笔帐岂可不付?”
  茶博上道:“就算是我请客好了。”
  衫书生道:“纵然是鸡鸣狗盗,其间也有不少英雄豪杰之辈,阁下以偏概全,未免言之差矣。”
  茶博士瞪了他一眼,觉得此人迂腐古怪,就算再谈三昼三夜也不能令他“茅塞顿开”,只好叹了气,不再理会。
  青衫书生也坐了下来,不断仰望天色,见乌云散尽,和煦的阻光直射下米,令人有着说不出舒畅之感。
  茶博士本已不再理他,但见他又坐了下来,便说:“你怎么不走了?”
  青衫书生叹了一气,说道:“茶帐不结,心事不了,倘若此一去也,就是不了了之,要是个个茶客如此这般,岂这得了?”
  茶博土道:“既然不走,就不妨再喝两杯茶,再剥咬两瓜子。”
  “此事万方不可!”青衫书生立刻双于乱摇,“如今在下欠下十文钱,是如坐针毡,若债台高筑,只怕连气也过来了。”
  茶博土:道:“请向公子贵姓大名?
  青衫书生长身而起,又揖了一个礼才道:“在下姓容,名游之,字如鱼,乃安徽人士,未知兄台高义怎样称呼?”
  茶博上:回答道:“人姓冯,叫冯铸国。”
  容游之说:“原米是冯兄,失敬,失敬!
  冯铸国道:“不必客气,如蒙不弃,鄙人愿意跟容兄交个朋友。”
  容游之道:“难得冯兄错爱,小弟焉敢不从。”
  冯铸国哈哈一笑,但心里却在暗骂自己:“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神推鬼使的,居然跟这个呆子交起朋友来?”但他口里却道:“咱们既已成为朋友,你就该接受我这两杯雁荡茶,作为一个见面礼。”
  容游之一証,道:“这……这怎么好意思?”
  冯铸国连声,道:“这点小小意思,你若不接受,那才不够意思!”
  容游之叹了口气,道:“难得冯兄有这等高义隆情,请受小弟一拜!”说着,果然向冯铸国深深一拜。
  冯铸国吃了一惊,连忙扶起他,道:“容公子太客气了!”
  就在这时,盗走容游之身上财物的两个汉子居然去而复返,而在两个背后,又有一个锦衣大汉,不断挥打着根长鞭。
  只见锦衣大汉鞭如雨下,不断地打在两人背上。
  两人挨了几十鞭,却还是一声不出,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容游之大奇,冯铸国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须臾之间,三人已先后来到了茶寮,而那锦衣大汉的人还未来到茶寮,就已大声叫道:“敢问一声,那位可就是容四公子?”
  容游之见他直视着自己,只好抱拳一笑,道:“在下正是容四。”
  那锦衣大汉咳了两下,倏地喝道:“你们这两个瞎了狗眼的畜性,还不赶快跪下!”
  这一喝之下,盗走容游之身上财物的两个汉子立时双双跪在地上,同时磕头不迭,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容四公子,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存游之“啊”的一声,连忙扶起两人:“两位壮上何出此言,这岂不是折煞小弟了吗?”
  锦衣大汉冷冷一笑,道:“这两个混帐的东西冒犯了容四公子,就算是五马分尸也已使宜了他们,但此地并无健马,不如就用分筋错骨手把两人处置至死,未知容四公子意如何。”
  容游之吃了一惊,道:“阁下何人?何出此言?”
  锦衣大汉抱拳道:“在下泰为气节帮副帮主,江湖上人称“薛雳太岁”邝火的便是在下。”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邝神鞭,难怪鞭法如此刚劲!”容游之漫声应道。
  邝火忙道:“容四公子休怪,在下刚才不敢过分使劲,是唯恐毙了这两个劣徒,无法向容四公子交待!
  容游之摇摇头,道:“邝神鞭误会了,在下岂会故意说出这等闲话,未知这两位壮士怎样称呼?”
  那高瘦汉子忙道:“小人叫崔星”
  黑衣汉子道:“小人叫呼延平。”
  邝火接道:“这两个蠢材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敢盗走容四公子的财物,就请公子就地惩罚!”说着,双手把一个绣荷包奉回给容游之。
  容游之接过绣荷包,便道:“这点小事,休要放在心上,就只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好了”
  冯铸国早已感到大奇,终于忍不住问邝火:“你怎知道崔星和呼延平盗走了容公子的荷包?”
  邝火道:“刚才邝某在路上瞧见这两个畜性,原来正在分赃,邝某把那荷包拿起一看,赫然发现里面还有一面玉牌,上面刻着容四公子的名字,所以立刻就抓来负荆请罪。”
  容游之道:“邝神鞭如此看得起咱们姓容的,真感激不尽。”
  邝火道:“江湖上,有谁不知容楼俊彦,天下第一。”
  容游之吃了一惊,道:“邝副帮主言过实了,容楼中人,只不过分属武林一脉而已,什么天下第一如此夸大之辞,真是万万不可提起。”
  冯铸国听到这时,オ知道邝火何以对年轻轻的容游之如此敬重。
  冯铸国虽然只是一个茶博士,但也练过几手粗拙的拳脚功夫,总算对江湖中事情略有认识。
  安徽有两大家族,一姓公孙,而另一家则姓容;提起容氏家族,人人都知道:“容楼无弱者”,即使是门房烧灶之辈,也都练就了一身武功,而容楼老主人“银髯战神”容伯鄂,更是安徽武林盟主,与公孙世家主人“笑公爵”公孙我剑并称为“金银二老”。
  以是邝火闻言后,立刻就说:“容四公子不必谦逊,昔年若非容楼高手鼎力支持,浙东武林一带,已邪魔外道蹂躏吞噬了,正是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谁知恩德尚报,这两个畜性居然反而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可恨。”
  容游之道:“此是误会,何必介怀,况且如今已是物归原主,邝副帮主若还再耿耿于怀,未免是太瞧不起在下了。”
  邝火神色一凛,忙道:“四公子海量包涵,在下感激万分。”
  崔星和呼延平到了这时候,才双双的松了一口气,连忙向容游之拜谢不已。
  邝火又厉言疾色的向两人教训了一顿,才对容游之道:“四公子从容楼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容游之道:“找一个人。”
  邝火道:“四公子要找之人,未知可会找到?”
  容游之叹了一口气,道:“此人有如闲云野鹤,行踪飘忽不定,要找寻他,实在绝不容易。”
  邝火说道:“在浙东一带,某自问还算消息灵通,四公子可否将其人名字赐告,也许气节帮帮中弟子,可以代为效劳一二?”
  谷游之默然半响,才道:“在下要找的就是江湖人称“九节枪王”的展独飞。”
  “枪王展大侠?”邝火长长地吐出口气,面上不禁露出肃然起敬之色:“想不到他已到了浙东,在下也想拜会他老人家多时了。”
  容游之微微一笑,道:“展大侠オ三十岁,绝不是什么老人。”
  邝火道:“这个在下也知道,只不过在下十分敬仰他的为人,所以才尊称一声老人家而已。”
  容游之道:“数日之前,有人见过他在荡雁剪刀峰上孤零零地站着。所以在下才赶来碰碰运气而已。”
  邝火眉头一皱,道“如用此法找人,只怕将会徒劳无功,尤其是像展大侠那样的江湖奇士,数日之前他老家站在剪刀峰上,说不定今天在关外踏雪而行去了。”
  容游之叹道:“这便如何是好?”
  邝火道:“四公子如不弃嫌,大可到舍下盘桓数日,下自当倾尽全帮人马力量,代为访寻。”
  容游之道:“这怎敢当?”
  而已道:“能有机会为四公子效劳,诚属敝帮上下人等无上光荣,还望四公子休再推辞。”
  容游之沉吟半昫,才慨然道:“既然如此,容四恭敬不如从命。”
  冯国怔怔地瞧着这位容四公子,心里暗忖道:“人人都说容楼无弱者,但是这位四公子,到底是龙是蛇,却是不易猜透!”
  就这样,容游之跟着邝火走了,他走得很慢,看来点也不像个懂武功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虬龙倚马录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烫手玉山羊,麻烦无穷尽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