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视死如归
2022-01-10 20:22:14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射出了它最后的一线光芒,恹恹地落向天边。于是,天边的落霞,也一分分的褪去那艳丽的光辉,终于只剩下一抹淡淡的色彩。
  水声淙淙,轻轻地流,冲在那奇形怪状的刺石上,有一点轻微的节拍,很清楚的传了出去。
  一股迷茫的烟雾在这周遭原始大森林边升起,将整个森林掩得迷迷糊糊,凭添几分阴森之气。
  几千年来,没有人探测过这原始森林。在日正当中的白昼,森林中却一阵阵传来鬼哭神号的声音,人们唤它作“鬼愁谷”,但是却没有人进去过。
  人们只知道白昼的鬼哭,黄昏的迷雾,是这神秘的地方最令人不得其解的。
  烟雾一圈圈的升起,一直升到树枝梢尖处。迷茫中,那淙淙的流水声,忽然好像变得十分悦耳,有节奏的拍打着石岸,烟雾茫茫中,有时清楚的传出,有时又呜呜的轻咽一下。
  鬼气森然——
  玉兔升起——蓦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方传了过来。
  鬼愁谷!有人踏入鬼愁谷!
  “沙”、“沙”两响,烟雾迷茫中,一个高大的人影若隐若现的在烟雾中,轻轻的挪动脚步。
  他举手揉了揉双眼,生像是瞧不清楚这一切的景象。于是,他站在森林边,停下了脚步。
  一团极为刺目的光亮,从他举起手的肋下闪了出来,一闪一烁,好像是一件白色的兵刃。
  他垂下手,宽大的衣襟遮住了那耀目的亮光。
  他似乎踌躇了一下,望了望那鬼气森森的树林,忽然仰天一叹,喃喃自语道:“鬼愁谷,我何克心敢入此谷,包管天下无人能信!唉——绕过山谷,至少减短了一大半的路途,只是——只是——”
  他伸手一拨,刷地一声锐响,大片树枝应手而落,他轻轻一飘,闪入树林。
  陡然间,他感到一阵出奇的黑暗,定了定神,运足目力看过去。忽然他发现,这森林中并没有林外迷迷茫茫的烟雾。
  他努力使自己的双目习惯黑暗,他发现这林内虽然不露天光,但却平平坦坦,很是整齐。
  这个时候,他也无暇仔细多想,迈步而前,轻轻提一口真气,身形整个一掠,离地不过半寸,但见身形平稳轻灵无比。
  他轻轻掠出七八丈之远,方吐气踏地,衷心微微一笑,自忖道:“这等轻身功夫,想来普天之下,能达此境者,不出五人!”
  蓦然,他的脸色一变,刷地一个反身,黑暗中,树枝交错有若鬼魅,空荡别无一物!
  他的心狂跳一下,吁了一口气,冷冷道:“出来吧!有种的下来亮亮相!”
  他的功力已臻化境,是以在这一刹时间,陡然察觉有人在暗中隐伏,立刻出言相激。
  “喀嚓”一声,左边的一株大树枝,陡然间折了下来,他——何克心身形凝然不动,忽然扬手向后一拍,一股劲风直迫而去。
  “呼”的一声,劲风一荡,一条人影无声无息落在地上。
  他身形不动,但心中却波动不已,他猜不出,是什么人在这鬼愁谷拦阻自己?
  “呼”、“呼”两声,左右又落下两个人。
  何克心轻轻的跨前一步,然后才转过身来。

×      ×      ×

  迎面三个中年人,一声不响,阴森森的睨着他,何克心在记忆中找不出是什么人。
  左边中年人低低的说了声“得罪”,然后才道:“阁下——贵姓?”
  何克心面色不动,也不回答。
  那人冷冷一笑,忽然道:“喂,老三,你说,这家伙是——”
  那右边的一人插口接道:“是昆仑门下,绝不会错!”
  那左边的哈哈一笑道:“他不肯报出姓名,老二、老三,怎办?”
  中间的是老二,冷冷道:“瞧他的轻功,确实有几分火候了,只是那长春老和尚,不知和他是何等关系?”
  他们三人一问一答,分明没有将何克心放在眼内,何克心心中却也暗暗吃惊,忖道:“方才我那一手轻功,在江湖上绝不多见,但这三个家伙分明不放在眼内,口气虽然轻狂,但到底是何等人物,有如此来头?”
  他心中沉吟不决,那老大忽地又道:“昆仑派最近几年来,门户渐衰,他的轻功很好,必是昆仑重要人士——是以……”
  他故意阴森森的顿住了口。
  老二哈哈一笑,插口说道:“——是以,今夜之后,昆仑又将失去一个要角了!”
  何克心见他们口气益狂,忽然皱了皱双眉,轻轻抬起左手,衣襟一飘,一道白光冲天而起,在黑暗的长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光华。
  三个中年人骤而一惊,一齐飞快向后一退,何克心嘿嘿一笑道:“逃了?很快!”
  一共四个字,传到三人的耳中,简直比杀他们还难过——
  何克心轻轻一掩那白光,口中有意无意的一哼,喃喃说道:“难道,是为了这白鹤令?”
  三个中年人心头一齐猛震,收住前跨的步子。
  何克心吸了一口真气,沉声道:“三位让路么?”
  三个中年人一齐轻率地一笑,老三尖声道:“送葬的路么?”
  何克心忽然疾退两步,闪躲在左侧一棵大树下,那树的大荫影,霎时将他的身形吞没了。
  三个中年人一齐大叫一声,几乎在何克心一退的同一刹那,三道精光盘空而起。
  “嚓”、“嚓”数声,三柄长剑已在那树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剑痕!
  何克心暗暗吃了一惊,他不料这三人的出剑竟是如此迅速,但在这一刹时,他已看出了这三个中年怪人的门路!
  三柄长剑一齐走了空,呼一声,同时又弹了回去,剑光盘空三匝,威猛已极!
  何克心冷然一哼,沉声道:“我道是什么人,有这等轻狂,敢情是点苍的——”
  他猛吸一口气,冷冷接着道:“无敌三剑!”
  三剑一齐冷冷笑道:“嘿嘿,不敢,不敢!”
  须知这无敌三剑近十年崛起武林,剑法之绝,功力之厚,令人难以置信。
  在短短十年间,三剑纵横武林,无人能与之相对三招以上。
  再加上三剑向来行动如一,是以无形中,实力又增强了一倍以上,整个江湖上,除了老一辈的奇侠,几乎唯彼独尊。
  何克心也曾耳闻过这三剑的威名,他虽从不在江湖上走动,但也知道一些比较重大的掌故。
  本来点苍一门,共有四剑,但最小的一个,年纪比三剑轻得多,是以在三剑行道之际,他还在师门,未曾出道。
  何克心虽看破三剑的来路,心中却不断忖道:“江湖上虽传三剑侠名甚著,今日却在此绝地相阻,看来事先便已打探何某必经此地——”
  他思潮起伏,却听那三剑之首冷冷道:“有本领出来吧!”
  那老二也冷冷接口说道:“大哥,他不出来也罢,上次在黑森林中,那个峨嵋的七煞神鞭,不也是和他一样,缩着不出来么?”
  老三哈哈一笑,冷然道:“结果呢?咱们三人一一入内,十招内,每人在他身上留了一剑!”
  他们三人自吹自擂,但所说所道,却是惊心之极,何克心也知道这七煞神鞭的盛名,万万不料竟死在无敌三剑之手,想来这三剑果真名不虚传了。
  他心中一寒,忽而立刻升出了一股豪气,轻轻一挪身后,有若鬼魅,已绕在三剑之后。
  三剑也甚精敏,一齐闪电转身,何克心冷冷一笑道:“无敌三剑的英名,在下虽有所耳闻,只是,咱们面都未见过——”
  那三剑一怔,都暗暗忖道:“不错,咱们确是面都不曾见过。”
  何克心冷冷道:“可不是我何某心怯,三剑侠驾临此绝谷,冲着何某来,有什么交待么?”
  无敌三剑这时才知道这家伙敢情是姓何?

×      ×      ×

  何克心一生绝迹江湖,但功夫之高,却是无人能知。无奈三剑向来目空一切,何克心三番两次显露盖世轻功,但三剑却仍不将其放在目中。
  何克心顿了一下,又道:“各位也必想到,何某漏夜踏入鬼愁谷,必有天大急事,各位如果无何要事,何某可不能奉陪啦!”
  三剑侠对望一眼,老大道:“他的话尚有三分道理,但小师弟交待咱们的可也绝不会错?嘿嘿,姓何的,明人不说暗话,你夤夜赶路可是为了那姓方的?”
  老二、老三一齐开口应道:“不会错!咱们不能放过这小子!”
  何克心忽然心头火起,暗道:“方老哥危矣……”他口中却大吼一声道:“什么东西,你们自以为三剑真可无敌天下么?老实说,这三柄剑在何某眼内,比废铁也不如!”
  三剑一怔,忽然一齐扬声大笑道:“好说!好说!”
  老大忽然停住笑声,冷冷道:“咱们原本见你是昆仑门下,想稍微放你一马,但现在,你的命,注定要完了!”
  何克心下意识拍拍胁下的兵刃白鹤令,哈哈道:“我是昆仑门下?这也不能怪你们这些自作聪明的小子,唉!何某有生以来,还未在江湖露面,你们自不会识得了!”
  无敌三剑冷冷一哼道:“不管怎样,今日绝不放过你。”
  何克心面色一寒,猛可一撒手,白光再起,这次他是将那极亮的兵刃撤在手中。
  无敌三剑定眼一看,只见那极亮的古怪兵刃,是一根二尺多的令箭,通体光明。
  何克心轻轻一摇那雪亮的令箭,白光将他映得须眉俱现。
  无敌三剑忽然发现,在他的面上流露出一股令人难忍的戾气,但是一闪而灭。
  何克心双目虎虎闪出神光,满面威猛之色,蓦然,他仰天一声长叹,喃喃道:“这支箭,我说过,除了对付他,我绝不动用!”
  霎时间,他的面上,泛起一片仇恨之色。
  无敌三剑忍不住吼道:“对付什么人?你自信今日还能留有活命?”
  何克心“刷”的藏起令箭,登时森林中又是一暗。
  黑暗中,何克心冷冷一哼,沉声道:“对付什么人?你们可要知道?”
  三剑齐声冷哼道:“正是!”
  “三心红王。”何克心低低的道。
  “刷”的一声!三剑的身形不由自主往后一退,森寒的剑光掠过他们的面上,都是一片惊怖之色!
  何克心重复的低声道:“三心红王。”
  这四个字,生像是一道令人胆战心惊的令符,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留下可怖的惊骇!
  三剑低低的呼吸,一齐冷冷道:“这些是废话,咱们先解决目下的问题!”
  何克心冷然一哼道:“接招!”
  话声方落,一掌迎面推之而出。
  “呜”、“呜”一阵狂风,内力一吐而去。
  这一掌发的范围很广,三剑都被威力笼罩着。
  无敌三剑一齐低声道:“好掌力!”
  同时间里,长剑齐封而出!
  三股剑气合在一起,结成一片浑厚的有形之力,一触之下,何克心身形一晃。
  他自有生以来,从未踏入江湖半步,对这等交手过招的经验,自然不甚流利。
  无敌三剑却和他恰恰相反,三人闯荡江湖多年,无时无刻不在刀尖上翻滚,反应之快,自是不在话下。
  霎时,只见剑光大作,何克心身形连连后退,没有反击之力。
  三剑配合之下,威力何止倍增,何克心忽然大叱一声,斜斜劈出一式。
  劲风嘶嘶作响,三剑只觉手中长剑简直有若刀砍棍击,一震之下,再也递不出去!
  何克心身形一晃,欺身直入。
  只见左掌如刀,直劈向三剑之首,右手五指如箭,一齐点向老三。
  三剑被迫连退三步,他们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暗暗忖道:“这个姓何的功夫,简直鬼神难测,今日之会,可真出人意料之外!”
  皆因何克心在江湖上名不见经传,但偏生武艺如此高强,无敌三剑一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这一战的危急以及重要了。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二章 卧虎藏龙
上一篇:
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