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追魂钢羽
2022-01-10 20:24:2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韩叔叔和立青一直等到全部人离开后,才走出树丛,透了一口气。
  立青偶而一抬头,正好瞧见韩叔叔的面孔上,隐约浮有一个淡淡的笑容。
  立青不解地用手肘轻轻碰了他一下,问道:“韩叔叔,刚才那发话惊走众人的人——是什么来路?”
  韩叔叔头也不抬地道:“你是说最后那个说什么龚如山身陷重危的人?他那低沉的声音,你不觉得熟悉?”
  立青沉吟一下,摇了摇头。
  韩叔叔嗯了一声,又说道:“那个人的功夫,算不算得高人一等?”
  立青点点头道:“自然是高手了!”
  韩叔叔也不再多说,立青忽然想起一事,问道:“韩叔叔,你说爹爹会不会在夜半到我的房中去一趟,那岂不糟了么?”
  韩叔叔忽然神秘地一笑道:“不会的——不会的。”
  立青奇怪的嗯了一声,也不便再问。
  韩叔叔深深透了一口气,立青也顽皮的吸了一口气,似乎都感觉到这小森林的空气,已由张弓拔弩,变为平淡无奇。
  韩叔叔踱了两步,忽然开口说道:“立青,咱们今后可得处处小心!”
  立青一惊,低声问道:“什么?韩叔叔,你可发现了什么吗?”
  韩叔叔低沉的点点头,沉声道:“不错!”
  立青心中一紧,只觉精神一奋,轻声道:“韩叔叔,您发现了什么?可不可以……”
  他忽然发觉韩叔叔的面上,浮出一点可怕的神色,于是他止住了口。
  韩叔叔吁了一口气,慢慢道:“适才我和你一齐出来时,注意着的那个人影,您知是何人?”
  立青兴奋的道:“不知道,你不是说……”
  韩叔叔嗯了一声道:“据我推测,那是——简家的!”
  立青惊骇的喃喃低语。
  韩叔叔低沉的吁了一声,说道:“不错,隔壁的人。你可知道,立青,那个梅姓老人,你知道——”
  立青点头不迭,大声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指那个——那个——”
  他感到称呼上分辨不易,韩叔叔笑笑道:“那个——跟着冷浩而去的梅老头!”
  立青点点头,韩叔叔道:“这个人,正是隔壁梅家的主人!”
  立青跳了起来,骇声道:“梅家?就是咱们右隔壁的梅家?您说,他竟是身怀这等绝学的人?”
  韩叔叔哼了一声,喃喃的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卧虎藏龙……”
  立青双目不瞬的看着韩叔叔,像是正在等待他去作一个完美的解释。
  韩叔叔低声道:“我敢说,小河这边,一共三家人,包括立青你的爹爹,全是武林顶尖的高手!”
  立青的双眼睁得溜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及时忍住发出的惊叫。

×      ×      ×

  韩叔叔尽量放平自己的声调道:“我姓韩的一生飘萍不定,大小场面经过无数,但却以这一次定居的生活,最令人难以推测。”
  立青终于忍不住的说道:“爹爹,他——他有武艺?”
  韩叔叔微微一笑,沉声道:“深藏不露,难测其局;虚怀若谷,难测其量!”
  立青怔了片刻,不再作声,只是内心深处不断的暴起一阵阵难以压抑的冲动。
  韩叔叔沉吟了一下道:“你可知道,方才你所问的那个破空发话者,便是——你爹!”
  立青抬头望天,低低颤声道:“真的么?”
  韩叔叔走了两步,他心中也甚为激动,这一个卧虎藏龙的局面,一直到现在,才被他完全揭开。在他的心目中,这些人的功力,都已臻天下一等的高手了。
  立青努力抑止住心中的感情,这个突出的事实,使他的感情有一种爆发的表现。
  两个人默默的走了一会儿,韩叔叔轻轻一伸手,拍拍立青的背部,温和的道:“立青,你回家暂时不要告诉你爹,不要问他有关武学的事。”
  立青点点头,韩叔叔又道:“现在还不到时候,而且——你爹也说不定早已知咱们授武之事。”
  立青点首不语,韩叔叔思索了一会儿,又道:“别的就没有什么了,总有一日,你爹爹会显露他那深藏的功夫。嗯,咱们这就转回去吧!”
  立青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激奋,但他仍奋随着韩叔叔,慢慢转过身来。
  韩叔叔嘴角微含笑意,心中却不断盘算着那简、梅两个老人,不知不觉间,立青已走出三四步之外。
  韩叔叔吁了一口气,陡然之间,他猛地收住了踏上前的脚步。
  立青一回首,看见韩叔叔的脸,充满着不能置信的恐怖和灰败的颜色,下意识地,他感到一股寒意透过他的全身。

×      ×      ×

  韩叔叔的双目睁得大圆,以致瞳仁中发射出闪闪的光彩。立青霍地一个反身,只见这一刹时间,韩叔叔的满面、满手,都布满了豆大的汗滴。
  韩叔叔的目光掠过立青,突然,他流露出一种凄厉的神情。
  立青忽然感到一阵窒息的恐怖,他轻轻一掠身形,低声问道:“怎么,韩叔叔,你……你……”
  韩叔叔的目光,一闪掠过四周,阴沉沉的,一点声息也没有。
  他微微舒一口气,低声道:“立青,从现在开始,我的每句话,你都必须全部服从,知道吗?”
  立青呐呐点点头,他又低声道:“你——从现在起,一直跑回家中,今天晚上——唉,明早到这林中来寻我吧!”
  立青何等聪明,心中陡然一寒,脱口道:“韩叔叔,什么人来寻你么?”
  韩叔叔叹一口气,小声道:“现在对方还没有到,你可得千万记住,跑,全力施展轻功,一直到家,不要回首一次!”
  立青断然一摇头,低声道:“您——您要一个人儿留在这里?”
  韩叔叔知道这孩子的性格,一旦下了决定,必然不会再加更改。
  霎时,他的汗珠一滴滴流下来,他双手紧紧的抓着立青,急声道:“立青,这是我的生死关头,我韩某隐到你方家,缩头不敢出门,全是为了此事——唉,一时也说不清楚,你,这是——你,快走!”
  立青静静的望着韩叔叔,这一刹时间,他完全恢复了平静,仅仅不发一言而已。
  韩叔叔一挥手,紧张的道:“你——还不走?”
  立青淡淡的道:“不!”
  韩叔叔呆了一呆,忽然一松双手,叹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忖道:“这孩子,也难得他这么小,便有天生的侠义心肠,罢了,一切都看老天安排吧!”
  立青轻轻碰了碰韩叔叔,低声问道:“韩叔叔,您的对头是什么人?他还没有来,您怎么知道?”
  韩叔叔一把抹去头上的汗珠,反身一指,立青一看,只见三步之外,一株合抱大树干上,端端正正钉立着一枚铁灰色的羽毛。
  铁灰色质,显示那羽毛形的东西,竟是钢铁所制,立青轻啊了一声道:“就是——这枝钢制羽毛?”
  韩叔叔吸一口气,喃喃道:“韩某东奔西走,为躲这枝羽毛已有五年之久。这五年间,我食不知味,寝不安枕,都是这羽毛所赐。这羽毛,你可别小窥了它。”
  立青吃一惊道:“韩叔叔的功夫,竟为这羽毛所迫,这羽毛,到底是什么名堂?”
  韩叔叔痛苦的咽一口气,说道:“追魂钢羽——”
  这几个字是他储劲而发,中气自是充沛无比,加上语气中有一种凄厉的味道,语音划过长空,更有一种紧迫的气息。

×      ×      ×

  蓦然一阵大风陡起,紧接着韩叔叔的语音,一朵又大又厚的浓云牢牢地遮盖住皎洁的明月。霎时,星火全敛,整个森林一片漆黑。
  狂风再起,立青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于是,他紧握着韩叔叔的手。
  唰的一声,长空斗然电击,整个森林登时有如白昼,惨白的光亮,好像在地上划了一个“死”字。
  电光一闪而灭,韩叔叔陡然一推立青,右掌反手拍出,口中大吼一声。
  疾风大作,韩叔叔的“小天星”内家掌力悉发而出,几乎是同一时刻,韩叔叔转过身来。
  电光已灭,韩叔叔才一转身,左掌贴地劈出,十成内力一吐而出。
  立青正自茫然,但闻呼呼两声,忽然眼前一花,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站在面前。
  韩叔叔一挪身形,用比哭还难听的声音道:“什么人?”
  矇矇中,那人全身僵立不动,一袭惨白的衣衫,双目中冷冷的发出寒光。
  这是他生死关头,这好几年来,他全日苦练,完全为了这一时刻,这时劈出,自是十成功力!
  那白衣人僵立不动,蓦然一飘,一掠竟是五丈。韩叔叔力道走空,砰的一声,只见砂石飞起,地上已被击了一个浅坑。
  韩叔叔只觉冷汗直流,伸手猛可一挥。
  模模糊糊中,立青但觉一股力道使自己不断向后倒退,一刹时间,他意识到,韩叔叔的功力,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韩叔叔推开立青,冷冷一笑道:“追魂钢羽!嘿!韩某——”
  那白衣人忽然大笑,阴阴道:“好!好!姓韩的有种,但是,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今日之会——”
  韩叔叔呸了一口,现在他已逐渐驱除了内心的恐怖,豪壮地道:“昔日钢羽令记横行,中原豪侠为之胆寒,你这话儿,可不是白说?”
  白衣人怔了怔,矇矇中,韩叔叔看不清他的面目,但却不能保险自己的面目,对方是否能清楚的看见。
  白衣人呆了一会儿,蓦然仰天一笑,中气之足,连韩叔叔也觉心中一震,只听他道:“姓韩的以天星掌力,子母金环称雄一方,咱们之间的梁子,大家心中有数,不必再多费口舌,你可知道,这追魂钢羽……”
  韩叔叔心中一沉,冷冷道:“这追魂钢羽只要一到,绝不留下活口,韩某早已熟知,故在此待死!”
  白衣人干笑一下,蓦然手一扬。
  韩叔叔身形暴退,双掌拼命在身前布出一张网,霎时已退出五丈以外。
  只觉眼前一暗,敢情已退入林内深处。
  那白衣人大笑一声道:“现在我暂时点起这儿的火光,等会我自会替你吹灯的!”
  韩叔叔心中一震,他知道“吹灯”是挑眼挖珠的意思,忍不住冷冷哼了一声。
  这一瞬间,那白衣人迅速的在怀中点出一个小小的火折子,迎风一晃,一点火光应手而起。
  说时迟,那时快,火光未亮,森林中人影一晃,十丈之外,一人疾掠而出。
  白衣人和韩叔叔都为这人的身法所惊,那人陡然一挥右臂,呼一声,火光应手而熄。

×      ×      ×

  韩叔叔忍不住惊呼一声,疾声低道:“昆仑的龙飞九天,天啊,这功夫又现世了!”
  白衣人也是一震,十丈之外,内力煽熄火煤,这种功力,可真是骇闻动听的了。
  那人冷冷一笑,指着黑暗中的白衣人,沉声道:“清虚百星寒,名挑追魂羽,姓钱的,你怎么办?”
  “清——虚——百——星——寒……”
  “不错!”那人冷然回答。
  在暗处的韩叔叔心中一震,立青却是浑身一热,吸一口气,在心中暗暗狂呼:“爹爹!爹爹!”
  白衣人蓦然一哼道:“关洛黄丰,以钢羽为尊——”
  那人理也不理,哼一声道:“名挑追魂羽!”
  白衣人似乎认清了那人是谁,忽然反身疾奔而去。
  那人嘴角噙着冷笑,半晌转过身来。
  立青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爹爹!”如飞扑了出来。
  那人原来正是立青的爹,他见到立青,并不吃惊,微微一笑道:“青儿,你——怎么也到这儿来?”
  立青回首向韩叔叔一笑,韩叔叔心中思潮起伏,不断忖道:“方老兄的功力,竟比我推测中的还要高上几分,好个深藏不露。这一片小地之中,梅、简两家也是武林之豪,唉,唉,好在方老兄终于露出了功力。”
  立青已急声问道:“爹爹你也会武艺?”
  方老儿哈哈一笑,微微沉声道:“青儿,你瞧爹的功夫,不只是一点皮毛么?”
  韩叔叔踱了出来,忽然一笑,方老兄和他对望一眼,也发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韩叔叔拍拍立青,哈哈道:“立青,你说你爸爸的功力怎样?”
  立青怔了一怔,摇摇头。
  韩叔叔一笑道:“龙飞九天,并世……”
  方老儿陡然一笑,打断韩叔叔的话。
  韩叔叔戛然止口,咳了一声道:“咱们先回去……”

×      ×      ×

  他们一起跃出了林子,立青走在爸爸和韩叔叔的中间,他的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方老爹在暗中微微加快了一些速度,他发现立青竟然毫不费力地也不知不觉地愈奔愈快,方老爹哈哈笑道:“立青,你已很有两下子了啊!”
  立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爹爹,刚才你所说的什么六合掌门人身在危境之中,可是真的?”
  方老爹哼了一声道:“当然不假……”
  韩叔叔忽然插口道:“方老兄深藏不露,轻功之佳,韩某平生仅见,‘八步赶蝉’,想来必是昆仑弟子了……”
  方老爹微微嗯了一声道:“都瞒不过韩老弟的法眼……”
  韩叔叔道:“长春上人,不知方兄怎生称呼?”
  方老爹停了一会儿没有开口,一直奔出十来丈,方才简单地答道:“正是家师兄!”
  韩叔叔在心中苦思,但他怎么也想不出昆仑有这么一个俗家弟子,他默然奔了一程,方老爹道:“追魂钢羽不知为什么出现到这个地方来了?难道只是为了韩老弟你?”
  韩叔叔不作正面的答复,只冷静地道:“今夜若不是方兄你露面,追魂钢羽可真不好对付……”
  方老爹微微一笑,脱口道:“韩老弟何必太谦,‘追魂钢羽’虽然厉害,但是韩老弟那‘无风劈空掌’练复了,又岂会惧他?”
  韩叔叔瞿然大惊,他料不到方老爹知道那么多,他暗暗想道:“怎么我暗练劈空掌的事他也知道?唉,自从失去这劈空掌,害得我东逃西避,也不知今年之内能否恢复?”
  立青听他们对答,没有插口的余地,只听得韩叔叔又道:“追魂钢羽这人,那份功夫和那份德行,可真叫武林中人闻了丧胆。”
  方老爹道:“‘三心红王’手底下出来的弟子,就没有一个不是毒辣万分的!”
  韩叔叔道:“听说‘追魂钢羽’在‘三心红王’门下三个弟子中,是最不成器的一个,尚且如此,其他两人幸好是不出武林,否则可真要天翻地覆了。”
  方老爹道:“唉,咱们也算得是终生浸淫武学的人了,我可真不明白,如果传说中那些事是真的话,那么‘道僧王后’岂不成了神仙?”
  韩叔叔道:“你是说天竺飞龙寺前,三心红王怒掷十象的事?”
  方老爹点了点头。
  立青听他们一提即止,不禁摸不着头脑,韩叔叔又道:“道僧王后的确是神秘人物,名列首位的武当纯阳观主,就是终生住在武当山上的武当弟子,也几年难见他一面,‘三心红王’和‘无忧王后’更是无人见过……”
  方老爹道:“纵使有人见过‘三心红王’,咱们却见不着他们,全死在‘三心红王’手下啦!”
  韩叔叔点点头道:“最神秘的还是名列第二的‘僧’,从来就没有人能说出他究竟是谁,名字是什么,法号是什么……”
  方老爹道:“有一种传说,说这位神秘的老和尚是少林当年主持方丈无眉和尚的老师兄,但也不知是真是假?”
  韩叔叔点了点头,他们走完了林子,转到田边的小径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五章 荒林浴血
上一篇:
第三章 豪情千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