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岭上喋血
2022-01-11 18:29:4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城——
  夜凉如水,立青悄悄地上了青城,他要目睹何克心与三心红王的最后决战。
  山,是默默然的,一切都静得像坟场一样,立青四周环顾,既没有何叔叔的影子,也没有三心红王的影子。
  他喃喃自语:“这恬静的地方,谁会相信立刻就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将要展开了呢?”
  “何叔叔怎么还没有来?”
  蓦然,一个惊天动地的怪笑声在立青背后响起,那笑声就如千军万马同时杀到,有一种石破天惊的威势。
  立青立刻告诉自己:“三心红王到了!”
  他沉着地转过身来,只觉眼前红影一晃,三心红王已到了他面前。
  他暗自骇然道:“缩地成寸!”
  三心红王斜睨着立青,冷笑地道:“方小子,咱们是第几次见面啦?”
  立青提气凝神,谨慎地道:“记不得啦!”
  三心红王冷冷道:“你至今仍旧活在世上,令老夫好生不解。”
  立青道:“世上令人不解之事真多不胜举!”
  三心红王忽然面色一沉,厉声道:“你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
  立青见他双目中射出凶光,尽管立青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但是当着三心红王的面,他心中仍然怀着好些恐惧,他不敢回答,生怕真气一换之间,经不起三心红王突起的一击!
  三心红王见他不答,更是逼近了一步,指着立青喝道:“老夫对你可说忍耐得已够了,你难道不知道么?”
  立青再也忍不住,他反指着三心红王骂道:“我对你的忍耐也到极限了,你不知道么?这里的土地又不是你姓朱的,你来得我就来不得么?”
  三心红王怔了一怔,他一生还是第一遭吃人这般以牙还牙地抢白,便是丹阳子、何克心见了他,口头上也都有所顾忌,他不禁愣了一下,忘了发怒。
  立青道:“红王你虽是一代宗师,不错,你的武艺超古盖今,普天之下也难找出第二个如你这般的鬼才,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你的思想行为委实太过邪恶,令人不敢苟同。”
  三心红王活到这大把年纪,还很少让人当面教训,他见立青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面对面地训起他来了,心中虽是大怒,但是立青的话倒也有几分打入他的心坎。
  三心红王是个世上少见的怪人,他的聪明才智远过常人,但是对于道德的观念却是完全没有,立青骂他邪恶,他倒并不生气,反而立青捧他武学超古盖今,他心中倒有几分痒兮兮起来。
  只见他瞪着立青,忽然大笑起来,立青不知他要弄什么鬼,不由悄悄后退了两步。

×      ×      ×

  三心红王大笑道:“姓方的,你真是老夫平生所见第一个可怕之人,老实对你说,老夫对你已经大生惺惺相惜之感,如你这般年纪这之时,只怕连我朱慕侠还及不上你呢,是的……”
  立青见他忽然笑容满面地说起话来,他以为红王打算用软功,拉拢自己了,他暗中对自己道:“不管这魔王说什么,我只当过耳之风!”
  岂料三心红王忽然声调一沉道:“是的,老夫不得不除掉你了!”
  红王的话中透出丝丝的寒意,立青忍不住又退了一步,三心红王道:“姓方的,今天绝不放过你了!”
  他一扬手,一股旋转的掌风直袭上来,立青双掌一立一扬,也发出一股阴阳相合的力道碰了上去,红王一扬手之间,忽然又已变成另一个绝招,立青不得不倒退三步。
  武学到了三心红王这般地步,真所谓信手成招,无一不是恰到好处,攻中自然带着最坚固的守势,守中也暗藏着最锐利的攻招。立青此时武学境界之高,已经在武当三剑云焕和和高无影诸人之上,他潜心思索,注意着红王的每一招,见招破招,见式拆式。
  只见他凝神攻出的招式有如长空电掣,迅速威势兼而有之,乍看之下,似乎不在三心红王之下。当他应付红王的攻式时,所创出的守招也是坚若磐石,固若金汤,便是换了三心红王本身,看来也不过如此;但是他攻的时候只顾得攻,守的时候只顾得守,红王一招却能兼二用,一式便抵得立青两式,这是真功真力的事,一分也走不得假,立青注定只有挨打的份儿!
  只见红王双袖翻飞,每一招挥出,都挟带着风雷轰动之声,左手之招似虚似幻,右手之招却是古朴强劲,竟如上古失传的奇功,立青不住地后退,全身四肢挥动如飞,只是堪堪招架得住。
  红王的大红色衣袍在漫天飞舞着,他出招收招有如蜻蜓点水一般地潇洒轻松,但是只要一个落实,便是万斤之力,这真是武学的最高境界,立青手脚上被逼得运动如飞,心中却是心悦诚服地赞叹!
  须知武学之道,愈到了上乘境界,要想进一步愈是困难,到了三心红王这等地步,要想再有进步,真是难上加难,立青得天独厚,一开始便得到天下最上乘的数种武学真谛,是以武功进展一日千里,但是到了目下这个境界,再要上进一步,便是大大不易了。
  他这时已经整整退了一百多步,身手虽是还没有乱,但是心中已生怯意了,红王的真正武学实在太高太深,此念一生,他更是斗志低落了。
  三心红王有如一朵红云一般,一招比一招快,一式比一式紧,立青连退五步,身形一歪,左肩终于露出了破绽。
  红王猛一探掌,掌力已经发出——

×      ×      ×

  蓦然之间,只见立青的身形率性向前仆倒,左掌一拍地面,右掌有如一条游鱼一般,悄然拍到了红王的门面!
  这一招神妙已极,虽是立青临时创出来的,但是却是依着南海无忧王后的神功路子,三心红王一触即知,见其招如睹其人,他不禁猛然一怔,忽地收掌——
  立青死里逃生,贴着地面一个翻身滚出了一丈多。
  三心红王对自己为什么收掌感到茫然,他望了立青一眼,厉声道:“小子,你还是自刎吧!”
  立青听到了这句话,热血直涌上来,消失了的斗志猛烈地重燃起来,他扬了扬眉毛,大声道:“红王,你可记得这是你第几次对我说这句大话?”
  三心红王恼道:“要老夫动手的时候,那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立青忽然之间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他坦然地大笑道:“既是死了,还管什么滋味不滋味!”
  三心红王怒哼了一声道:“好!是你自己说的——”
  他话还未说完,立青猛可豉足勇气,飞身走动,先向三心红王攻击,他左掌如抱,右掌如环,飘忽不定地罩向三心红王。
  红王大喝一声:“你这是寻死!”
  只见红王双掌有如车轮一般地飞滚起来,每一掌劈出都如开山巨斧一般,立青鼓足了勇气,一口气抢攻了十招,这十招全是从昆仑秘笈中悟出来的绝招,和天下任何一种拳路全然相异,三心红王挡了两掌,在心中暗暗咦了一声——
  三心红三是个嗜武若狂的人,他凭着盖世无双的才智,毕生浸淫在武学之中,从他手中创出的神秘绝招真是不计其数。这时他与立青的掌式一触之下,虽然立青的招式复杂奥妙,不是一触之下可了解的,但是他乃是武学一代宗师,在脑中略一回味,便已觉出立青招式的异处了。
  他忍不住放慢了招式,收下了几分力道,引诱着立青一招一招地施将出来。岂料立青此时昆仑秘笈已经了然于胸,出招换式完全没有一定准则,红王好不容易试出一点头绪,立青招式一变,一掌劈出,威力大得出奇,又变成了何克心的武功路子。
  三心红王不由一阵失望,继而一阵恼怒,他掌上内劲一加,呼的一掌拍出!
  立青攻势一窒,只觉一股无可抗御的力道漫然直冲过来,他左掌一带,半个翻身之间,右掌又快又软地拍出一掌。
  这又变成了南海无忧王后的路子,一种委婉清绝脱俗的气韵从这一掌之中隐隐透出,而施这掌法的人却是身高体阔的英俊少年,这真是武林中的奇迹了!
  红王反手一封,一指如戟似剑地点出,他全身四肢随意怎么一动,无不是厉害无比的招式,立青咬了咬牙,不假思索地也是一指点出,这一指划空而过,竟然发出呜的一声怪啸。
  红王大喝一声:“呸,你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搞的?武当卓老道的招式也让你学上身了!”
  立青不敢哼半句,他只是提着一口真气,一瞬也不敢放松地凝视着三心红王的动作。
  立青一连三招兼有何克心、无忧王后、丹阳道长三人的武学路子,其实这三招便是何克心、无忧王后和丹阳道长同时亲临了也不识得叫什么路数,这只是立青依着胸中浑然贯通的武学道理创出的新招,不过在拳理上与他们三大宗师隐隐相合罢了。
  到了这个地步,三心红王不再存什么指望了,他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打算,便是立刻将立青毙在掌下!
  立青不自知,此时他已与不可一世的三心红王拆了将近百招,除了道僧王后中的其他三人,能与三心红王激战百招的人第一个是何克心,第二个便是方立青了。
  三心红王把九成力道提到掌上,那掌势真如石破天惊一般,立青头脑运转如飞,随想随创,虽然施出一招以后连他自己也不记得是什么模样,但是在当时确是妙绝人寰的绝招。
  红王愈逼得紧,立青愈想得快,又过了三十招,立青几乎已经被训练成出招不假思索的地步了,这情形三心红王看得清清楚楚,他暗自骇然地忖道:“若是此时我放他逃走,只怕他的功力比半个时辰以前又已精进一倍了!”
  他左掌发出一记神奇无比的妙招,立青不得不以攻抢攻地凝神发出一招。这一招是他神来之笔,简直妙得不可形容,然而红王的右掌却在这时痛下杀着!
  立青的招式愈来愈快,思路也愈轻愈灵,只是攻守之间的空隙仍是他的致命破绽。三心红王是何等功力,他针对立青的弱点痛下杀手,看见立青凝神攻出的妙招,他在心中就暗喝道:“好小子,你是完蛋了!”
  他右掌杀着如闪电般击下,立青面无人色地慌张倒退,三心红王心一横,接连又是两掌劈下!
  立青急促的喘息声传了出来,这是一个具有上乘内功者濒于崩溃的前奏,红王的杀着一招接着一招,立青狼狈地在地上一连打了十多个滚,滚得漫天都是灰尘!
  然而当灰尘散开的时候,只见立青全身狼狈不堪地站在三心红王十步之外,他居然挣出绝境了!
  第一次,三心红王从内心中发出了寒意!

×      ×      ×

  立青双目血红地凝视着三心红王,在方才致命的最后一击之下,立青被逼着脸孔贴着土地擦滑出半尺,满面颊都是沙土和血痕。然而在这一刹那之间,他被逼迫着发出了一招古怪无比的招式,这一招使三心红王不寒而栗地忘了攻击,因为立青这一招已经是攻守合一了!
  他是当今数一数二的武学大宗师,当然明白立青在这狼狈无比的一个翻滚之间,从此武功已进入一流的境界了。若不是他的杀招逼着立青,立青要臻此境,至少还得要十年光阴!
  立青舔了舔脸颊上流下来的血,舔了一舌的泥沙,他合着血吐了出来,冷冷地对三心红王道:“红王,方立青还没有死哩!”
  三心红王淡淡一笑道:“你等着瞧吧!”
  他猛一伸手,又是一记威力绝伦的猛招袭向立青,立青此时脑海中什么也没有,所充满的只是武学上乘的妙谛,他对红王已失去了畏惧,现在他什么都不怕,因为他已经忘却自己的存在了。
  于是他双掌翻飞,和红王面对面地抢攻起来,他的攻招中自然而然地揉合着坚强的守势,三心红王暗叹了一声,对自己道:“世上又多了一个盖世高手了,可惜的是立刻之间,我就要毁灭他了!”
  他双掌一沉,力道加到了十成——

×      ×      ×

  这时,一个豪爽无比的笑声冲破了沉寂。
  “朱慕侠,你究竟是和我打还是和他打?”
  三心红王收住尚未发出的掌力,他头也不回地冷笑道:“何克心,你不要心焦,要送命也不必如此之急呀!”
  立青双脚暗踏着子午,一步一步地退到五丈之外,这才敢吐气叫道:“何叔叔——”
  只见何克心仰天大笑道:“立青,好,立青,你真不得了……哈哈哈哈……”
  三心红王对于何克心的出现,一丝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他叹惜今日失去杀死立青的机会了,等到下一次再碰上他,不知这孩子又进步到什么程度了。
  何克心指着红王道:“朱慕侠,你歇歇咱们再打吧,何某不拣这个便宜!”
  三心红王冷笑一声,他虽是世上最孤傲的人,但也是世上最阴险多智的人,在这种地方他是绝不会逞强的,于是他大步走到一块岩石下,坐下来运气调息起来。
  立青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何克心的手,叫道:“何叔叔,方才……方才……好险!”
  何克心凝视着立青,他的脸上一点嬉笑也找不到,只是无比地庄重,正色地对立青道:“孩子,你将是世上最年轻的高手了!”
  立青这才忽然觉到自己方才与三心红王大战了三百招,他想到这里,连自己都不相信起来,他伸手茫然摸了摸脸颊,脸上的血汗泥沙黏了他一手,这使他清晰地意识到一切都是真实的,就是在脸上擦伤的这一滚之间,自己悟到了最上乘的武学真谛!
  何克心望着他,他也望着何叔叔,渐渐地,他开始咧嘴傻笑起来。
  何克心吸了一口气,瞥了那石下静坐的三心红王一眼,胸中的豪气渐渐升了上来。
  立青发觉何叔叔握着自己的手开始微微抖颤起来,这不是害怕,而是激动,何克心和三心红王两战两败,这即将来临的第三战,也将是最后的一战,因为何克心早就已经决定,除了胜,便是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三心红王张开了双眼!
  他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笑道:“何克心,咱们开始干吧!”
  何克心一步一步走上前去,三心红王不得不收住了笑声,因为他发现何克心右手上那一只孤零零的指头已经斜斜地竖了起来。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当儿,一声佛号如巨钟斗鸣一般传了过来道:“阿弥陀佛!”
  何克心止住了脚步,只见三个和尚站在五丈之外。
  右面的一个小和尚面如满月,正是心如,左面的一个老僧正是“道僧王后”四奇中的第二位,中间站着的却是当今少林住持方丈无眉禅师。
  无眉禅师拱手道:“朱何两位施主请了!”
  三心红王道:“三位远巴巴从少林寺赶来这里,是来看老夫大发神威么?”
  无眉禅师合什道:“朱施主功力冠绝古今,才智盖于天下,只是施主对如此简单之问题始终参悟不透,这真使老僧百思不得其解。”
  三心红王道:“这倒奇了,大师所说是什么问题?”
  无眉禅师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这是五尺之童也明白的道理,难道两位施主一定要两败俱伤而后已么?”
  红王哈哈大笑起来:“老禅师,你是替古人担忧起来啦,你若是要为何克心求情,也不必绕着圈子说话呀!”
  何克心怒目一睁,那无眉和尚身边的老和尚也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比红王还要响,还要难听。
  红王道:“笑什么?”
  老和尚道:“老衲笑朱慕侠你表错了情。”
  三心红王怒道:“老秃驴你说清楚一点!”
  老和尚挤眉弄眼地道:“咱们可惜的只是红王你一身神奇武功,念在武林一脉份上,不愿眼见这身神功自红王而绝,至于红王你的命呢,嘿嘿——”
  三心红王勃然大怒道:“怎么样?”
  老和尚大笑道:“至于红王你这个人,那是万死有余,没有人会可惜的!”
  红王怒气直燃上来,但是立刻他又压制了下去,只见他哈哈冷笑道:“老和尚,等一下不要走,朱某要领教一下少林神功有没有少林和尚的嘴巴厉害!”
  老和尚拍手道:“奉陪,奉陪!”
  无眉禅师口宣佛号,朗声道:“贫僧不愿见当今最上乘的两大高手横尸地上——”
  三心红王嘲笑道:“那么大师您便闭上眼别看吧!”
  他回过头来对何克心喝道:“何克心,你先出招!”
  何克心一字一字地喝道:“红王,你不要狂,何某只要攻你一招,一招过后,只怕咱们两人中就只剩下一个了!”
  三心红王听了这话却并没有发怒,只是脸上骤然蒙上了一层紧张的神色——

×      ×      ×

  这时,有一个人偷偷地从嵯峨石山上游了下来,藏身在红王立身处上方的石后,那正是高无影!
  只见何克心的独指有白烟冒了上来!
  立青瞪大了眼睛,心跳得似乎要飞出胸口,只见何克心一步一步地走近三心红王!
  “嘶”的一声尖锐啸声破空而出,那好像是一种刺耳欲裂的尖声,声音愈细愈尖,白烟愈冒愈浓,终于轰然一声,何克心大喝一声,有如山崩地裂一般的威势,他一指指出,发出了血指刀。
  这天下外家功夫的极致发出时的奇景,令少林寺的高手们乍舌不已。三心红王全身神功密布,全身半丈之内便是千斤之力也推不进去。何克心的血指刀已到了十成功力,如惊涛怒浪般一涌而至,三心红王周身弥漫起一片粉红色的蒸气。
  轰然又是一声巨震,宛如巨雷落在地面上,四周十几株水桶粗细的大树一齐连根震到了空中,满天都是石块砂土,大树连枝带叶地落了下来,轰隆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足足响了半盏茶时分,漫天灰砂才渐渐落了下来。
  只见何克心仍然站在原地,三心红王也站在三丈外的原地,但是何克心胸前一大片衣服被撕破,三心红王的手中抓着一块衣布。
  这可见他们曾身体相接地碰了一掌,但是没有人看见他们是怎么碰的,似乎是从头到尾便不曾移动地相对三丈的站在原地!
  何克心脸上苍白发青,他施出了十成血指刀,功力去半,胸前似乎又中了三心红王一掌,他此时全身功力聚在双腿上,支持着摇摇欲坠的身躯。
  三心红王正胸前中了无坚不摧的血指神功一击,他虽然毕生浸淫在世上最上乘的武学之中,但是到了此时,他发觉自己依然把这外家绝顶功夫的威力给低估了。
  现在,不可一世的三心红王也只能力聚双腿,勉力支撑着,希望和等待着对面的何克心先倒下去。
  只是霎时之间,由轰然暴动的场面变到这比死还静的局面,两个盖代稀有的武林高手,想不到在一招之中便要拼出生死结果来!
  时间在局外人的无比紧张中一分分过去,蓦然——
  三心红王的首徒高无影出现了,他如同一只疯狮一般冲到三心红王身边。
  “轰”的一掌,高无影挥掌打在三心红王的背上,三心红王已是强弩之末,连叫都没有叫出一声,倒在地上!

×      ×      ×

  这一代神功盖世的魔王竟死在自己徒弟手上,所有的人都惊骇得说不出一个字来,直到高无影惨呼一声:“师父,我不杀你是不孝,杀你是不义,不孝不义之人还能活在世上么?”
  他一伸手,击向自己的天灵盖——
  少林寺的老和尚如旋风一般飞了过来,他大喝道:“住手!”
  同时他一把飞抓过去,那身形当真快得令人无法置信,但是依然是慢了一步,高无影一掌击在自己天灵盖上,只是略被推偏了一点。
  高无影倒在地上,老和尚伸手一摸,尚有一丝气息,他连忙运功按在高无影的背上。
  那边何克心终于也不支倒下,立青飞快地上前扶起,他心中方寸大乱,忽然一双手搭在何克心的腿上,只见少林无眉禅师和颜道:“孩子你不要急,何施主伤势并不严重——”
  他伸手一揉一拍,何克心悠悠醒来。
  立青感到一双亲切的手正拍在他的肩上,他一回头,只见正是心如和尚。
  心如叫道:“方大哥——”
  立青摇摇头,满面忧色,心如忽然叫道:“方大哥,你瞧——是谁来啦?”
  立青抬头一看,只见二十丈外三个老人飞奔而来。
  立青忍不住大叫道:“爹爹——”
  来人正是方柏昆、梅古轩、与简老爷子,方柏昆飞赶过来,抓住立青的手,第一个映入眼的是躺在地上的红衣人三心红王,他惊喜交集地喝道:“立青,你何叔叔……”
  立青急道:“何叔叔受了伤,无眉大师说不要紧的……”
  梅古轩叫道:“三心红王,怎么……”
  心如道:“三心红王中了何施主的血指刀,又被高无影打了一掌,倒毙地上!”
  “高无影?”
  三人齐声惊呼起来,这才注意到老和尚胸中抱着的高无影。立青把一切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梅简方三人听得血液沸腾起来,踏破了铁鞋,寻遍了天涯,想不到高岳的后人竟是高无影,三人的热泪涌了出来。
  这时,高无影竟然睁开了双目,他望了望围着他的人,眼光却落在立青的脸上,立青道:“高伯伯,我已把一切都告诉爹爹他们了……”
  高无影望了望方、梅、简三人,目光中射出亲切的光辉,方、梅、简三人低声叫道:“高大哥,你可允许咱们如此称呼你?造化弄人啊……”
  高无影欲哭无泪,他挣扎着道:“在我……师父袖中……有一本……昆仑秘笈……立青你拿去……”
  他说到这里,已是不能发声,立青不禁流下泪来,方柏昆含泪道:“高大哥,几十年来咱们四人才团聚,你就走了么?”
  高无影目光中射出无可奈何的神情,他的眼光落在每个人的脸上,似是在说着感谢的话,最后,他的目光轮流注视着方、梅、简三人,凄风吹动着三人的衣袍,三人的背后是一片无垠的山景,高无影的精神恍惚了——
  他似乎瞧见了昔年的烽原豪侠四大天王并肩在原野中傲啸的雄风,但是这时只有三个人啊,所缺的,所缺的只是高无影他自己!
  终于,高无影缓缓闭上了眼。

×      ×      ×

  五十年前,三心红王杀害了四大天王,令他们互相猜忌而成仇,五十年后,四大天王的后人成了他的得意弟子,而且亲手要了他的命,人生的未来之数,真是渺不可知啊!
  方柏昆默默地道:“高大哥,你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他想到高家两代蒙冤,先是高岳拼了一条命,总算让黄白岩知道当年事情的原委,现在高无影拼了一条命,总算手刃了大仇,想到这里,他又不禁热泪长流。
  少林寺的老和尚长叹一声道:“人死了,咱们把他们安葬吧!”
  做个新坟,两块墓碑,少林神僧用金刚指刻下墓铭。
  “武林宗师朱慕侠之墓”
  “一代义侠高无影之墓”
  老和尚望着三心红王的坟墓叹道:“但望百年后,人们只记得他是一代武林宗师,忘了他也是一代魔王!”
  无眉老禅师扶持着何克心站起来,他合什道:“施主们,曲终人散,老衲等要回寺了。”
  心如依依道:“方大哥,你要来寻我……”
  立青点首挥手作别,他望着少林三僧远去,眼前忽然浮起罗可兰与秦琪两张美丽的面孔,那面孔上似乎已经带着做妻子的温柔微笑在向他招手。他想告诉父亲,但是立刻感到气氛不对,在这时说出来是多么地不适合,于是他咽住了话,他想:“过两天再禀告父亲也不迟,来日方长啊!”
  方柏昆扶着伤后的何克心,梅老爷子和简老爷子紧紧地站在他们的身旁,五人的影子长长地洒在地上。
  这时,西天月如钩。

  (全书完,此文本为真善美版,古龙武侠论坛“try85”精校)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重义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