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
2021-06-19 10:01:4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管二爷叫了一声“上”,他身边四人已一齐挥刀攻出。
  甄陵青冷笑道:“萤火之光,也敢比当空皓月!”
  双掌挥动,一阵奇快的攻势发动,那四人被她迫的团团乱转,管二爷大喝一声,飞身加入战圈,这一来,对方形势骤然增强了一倍!
  甄陵青叱道:“你们也配拦我?”
  怒叱声中,攻势尽朝管二爷击去,管二爷武功虽是不错,却挡不住甄陵青这般狂风暴雨似的攻势。
  管二爷势子一弱,甄陵青身手何等快捷,“飕”地一声,人已飞掠而上!
  管二爷他们那肯放过她,一面大声呼叫,一面在后急追猛赶,甄陵青心想这太昭堡原也是我颐指气使的地方,想不到此刻情势一变,别人竟把我当作陌路之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生的变化真不可逆料!
  她心随念闪,眼看快到山头,陡然面前出现一人,这人来的竟没声息,几乎把甄陵青骇了一大跳。
  她睁眼一望,但见来者非别,正是她所要找的司马迁武。
  司马迁武冷冷的道:“甄姑娘久违了!”
  甄陵青怒道:“迁武,你手下大不讲理啦!
  司马迁武神色不动的道:“他们什么地方不讲理?”
  甄陵青道:“我来之时,他们尽说些冷嘲热讽的话,这且不说,尤其那叫胡老四的人还硬阻拦不往上报!”司马迁武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少时处罚他就是!”
  话是这么说,但在神色之间却没半点表示。
  甄陵青不是木头人,睹此情景焉有不懂之理,暗忖怪不得他们手下这样不讲理,看来还是他授意的了!
  甄陵青冷笑道:“迁武,你别以为做了太昭堡主便了不起!”
  司马迁武道:“甄姑娘,这完全是你的看法,其实我司马迁武还不是一样!”
  顿了一顿,又道:“甄姑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甄陵青见他一副尾大不掉的样子,心中甚气,但在此时此地,她也不得不忍了一忍,道:“大约在二十天之前,这里的人被人悉数杀光,其中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你知道么?”司马迁武点点头道:“知道!”甄陵青道:“你知道那人是谁?”
  司马迁武道:“家父司马道元!”
  甄陵青哼道:“你知他是被谁所杀么?”
  司马迁武道:“谢金印!”
  甄陵青悲愤的道:“杀的好,杀的好……”
  司马迁武怔道:“家父和你有深仇大恨么?你希望他被杀?”
  甄陵青恨声道:“司马迁武,你该知道你父亲冒充我父亲名头之事?”
  司马迁武心中微怒的道:“不错,他以前的确冒充过令尊名头,只是这件事我也是直到最近才知道。”
  甄陵青冷冷的道:“家父和司马道元原是表亲,翠湖之夜他并没有被谢金印杀死,其后远走天山去投靠……”
  司马迁武道:“去投靠令尊对么!”
  甄陵青咬牙切齿的道:“不错,他去投靠家父,那知他虎狼之心,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把家父害死在天山之巅,这件事……这件事……我直到最近才知道!”
  司马迁武寒声道:“你去过天山了?”
  甄陵青道:“我正是刚从天山回来,本想把这件事告诉赵子原,那知太昭堡又被你所夺,司马迁武,你们父子都是无耻之徒!”
  司马迁武听说自己父亲害死甄定远,心中原有些惭愧,此时忽听甄陵青提到赵子原,并把自己父子痛骂,不由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道:“甄姑娘你跑到这里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些事么?”
  甄陵青恨道:“岂止要告诉你,我还要找你报仇!”
  司马迁武不屑的道:“这大概就是你的本意了?”
  甄陵青两眼血红的道:“不错。”
  说话中,已把宝剑拔了出来。
  司马迁武连瞧也不瞧她一眼,道:“甄姑娘,念在过去一点交情,我也不为难你,你下山去吧,最好能找到赵子原来,说我在这里等他!”甄陵青愤然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叫我替你传话!”
  司马迁武脸色又是一变,但迅即平复下去,挥挥手道:“你去吧!在下……”
  甄陵青看不惯他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加之复仇之心在胸中撞击,那还忍耐得住,一声娇叱,宝剑已飞洒而出,司马迁武微微一笑,滑退五步,沉声道:“你真要动手么?”
  甄陵青恨声道:“岂止动手,我非杀了你不可!”
  说着,第二次挥剑攻了上去!
  司马迁武又是一闪,道:“在下等你先刺三刺,若是三剑之后你还不停手,在下便要得罪了。”
  甄陵青那管许多,长剑舞起一片光华,刷刷刷,一口气攻了六剑。
  司马迁武左挪右闪,于他闪过的第三剑之时,沉声喝道:“甄姑娘,莫怪在下不客气了!”
  “呼”地一掌拍出,掌劲直击剑身,丝毫也未把甄陵青那剑招放在眼下。
  司马迁武的武功如何,甄陵青自信十分清楚,只是看他刚才一击之势,武功显然超出想像很多,芳心一震,剑招跟着变化过来,分由两侧回圈而至。
  司马迁武哼了一声,手掌微翻,蓦然之间,只见他掌心嫣红如血,飙风斜拍,“喀嚓”一声,甄陵青的长剑便被他硬生生的劈为两截。
  甄陵青大骇,一退颤声道:“你的武功……”司马迁武冷冷的道:“在下混迹太昭堡之时,便曾隐去一些武功,此时此地情形虽有所不同,只是在下仍未施出六成功力!”甄陵青惊道:“那是真的?”司马迁武道:“当然是真的,还有一手不曾告诉姑娘,姑娘二十天之前在此地看到家父的尸体,其实家父并没有死去!”
  甄陵青睁大了眼睛道:“这也是真话?难道司马道元有不死之术?”
  司马迁武冷冷的道:“甄姑娘,我这里的情形差不多都告诉了你,在下仍然怀旧,不愿伤你,你最好去找赵子原来……”话声未落,忽听山下响起一阵呼喝之声。胡老四脸色微变的道:“下面有警!”
  司马迁武沉声道:“管二,你下去……”
  忽见一人飞奔而入,高声道:“堡主,堡主,下面来了一人,武功高不可测,咱们七八个人挡他,举手便被他点了穴道!”
  他一边说一边狂奔,说起话来显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司马迁武只听的心头一震,两眼注视山下。
  甄陵青呼道:“赵子原,一定是赵子原来了!”
  司马迁武没有说话,一人飞掠而入,接道:“不错,小可正是赵子原!”
  只三两个起落,人已到了山上,不是赵子原还有谁。
  甄陵青赶紧奔了过去,叫道:“子原,你果然来了!”
  赵子原笑道:“小可在路上有些耽搁,不然早就到了,甄姑娘,你到天山去过了?”
  甄陵青道:“去过了。”赵子原道:“真相究竟如何?”
  甄陵青垂泪道:“不幸的很,家父确是遇害了。”
  赵子原叹了口气,目光落在司马迁武身上,拱手道:“司马兄可好!”
  司马迁武道:“小弟不差,赵兄还好吧?”
  赵子原叹道:“兄弟也是平平,只是世间事一切都很难预料,小弟近日听到一件谣言,是故特地赶来瞧瞧。”司马迁武淡然道:“那谣言怎么说的?”赵子原道:“那谣言说,司马兄杀死了小弟一名父执,兄弟想司马兄和小弟情感莫逆,焉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司马迁武道:“赵兄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赵子原笑道:“兄弟自然不相信啦!”
  甄陵青插嘴道:“司马迁武近来性情大变,只怕真有这件事!”
  司马迁武点点头道:“是的,赵兄最好还是相信的好!”
  赵子原笑了一笑,道:“司马兄不是在说笑吧?”
  司马迁武摇摇头道:“小弟一点也不说笑,赵兄说的是那奚奉先吧?”
  赵子原道:“不错,想那奚大叔原在太昭堡当总管,如是兄弟记忆不错,他与司马兄一面不识,司马兄缘何会对他下手呢?”
  司马迁武淡淡的道:“只因他太不知进退,小弟才不得已杀了他!”
  赵子原道:“依你说来,谣言是不错了!”
  司马迁武道:“是的,一点也不错!”
  赵子原叹道:“兄弟与司马兄相交莫逆,便是有天大的误会,也可当面说个清楚,司马兄这样做,小弟实在遗憾的很。”
  司马迁武道:“其实,赵兄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想那谢金印三番两次刺杀家父,小弟实在弄不懂此是何故?”
  赵子原心中微动的道:“司马兄是将他的账转到兄弟头上了?”
  司马迁武道:“难道赵兄不承认这件事?”
  赵子原叹道:“兄弟如要承认时,便不会在京城和他交手了!”
  司马迁武冷笑道:“那不过是个障眼法儿,骗武林无知朋友罢了!赵兄此刻还好意思说出口么?”
  赵子原忍了半天气,司马迁武最后这几句话却令他有点吃不消了,脸孔一沉,道:“司马兄此话怎说?”
  司马迁武冷声道:“赵兄自己做的事,还用问小弟么?”
  赵子原摇头苦笑道:“兄弟实在想不到司兄性情变的如此乖张,古谚有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司马迁武大喝道:“你说谁的性情乖张?”
  赵子原火气也上来了,怒道:“便是说你又怎地?”
  司马迁武厉声道:“你究竟是谢金印的杂种,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赵子原一听,两眼几乎都气红了,戟指道:“司马迁武,赵某已忍了再忍,难道你认为我真不敢杀你么?”
  司马迁武哈哈笑道:“那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你能不能的问题!”
  赵子原咬牙切齿的道:“很好,很好,从今夜开始,这太昭堡赵某非要收回不可,至于你司马迁武,念在过去交情,现在要走还来得及,迟则莫怪我赵某人不讲客气了!”
  最后这几句话,几乎全是司马迁武先前对甄陵青说的,但此时由赵子原口中说来,气味又不同。
  司马迁武不屑的笑道:“姓赵的,你别往脸上贴金了,我今天非叫你死在这里不可!”说着,手掌已扬了起来。
  原来司马迁武已随天罡练习过武艺,此刻功力已今非昔比,在他观念之中,他有把握将赵子原击毙。
  赵子原此刻也怒不可遏,运足真气举起手掌,两人相距不过十步,这时全身真力都蓄满待发。
  司马迁武大吼一声,“呼”地一掌劈了击去。
  赵子原不甘示弱,掌心一吐,慢慢的还了一掌!
  两人都是全力相搏,谁也不肯相让半分,双掌一击,气劲飞旋,只听“轰隆”一声,双掌已经接上。
  司马迁武哼道:“赵子原,现在才叫你识得厉害!”
  赵子原哼道:“你有什么本事不妨尽管施出来,赵某绝不在乎!”
  说话之时,掌上真力加重,只听“咻咻”之声大作,那四周气劲忽然暴裂而开,其声有若雷鸣。
  他已运足十成真力相击,甄陵青目睹之下,十分惊讶于司马迁武的功力已精进如斯,心道:“除非是碰着赵子原,若是换了我,只怕一掌就败了!”
  赵子原身子晃了一晃,旋即稳定下来。
  他脸上一片湛然,司马迁武虽然运足全力,仍未能把赵子原撼动半步,反之,赵子原抵抗之力已越来越强。
  司马迁武转眼已感觉到赵子原的反击之力,心知有些不妙,但因两股掌劲已紧贴一起,想脱身后退已不可能。
  就在这时,忽听一人冷哼道:“赵子原,谁叫你来送死!”
  正是司马道元的声音,赵子原心中一动,司马迁武乘他心神微分,大喝一声,陡然使用了十二成功力猛击而出!
  赵子原身子再度一晃,不过他反应十分快捷,因为司马道元在此地出现,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乘着身子一晃之时,人已飞弹而退。
  司马迁武道:“你还想逃么?”司马道元叫道:“他逃不掉的!”
  说话声中,人也来到场中。
  甄陵青娇叱一声:“还我爹爹命来!”
  人随声动,双掌用足十二成功力猛推而出!
  司马道元哂然道:“丫头,你找死么?”
  单掌一挥,甄陵青的掌劲已被震回,踉跄退了三四步。
  赵子原道:“甄姑娘冷静些!”
  甄陵青咬牙切齿的道:“我见了这贼子真恨不得剥他的皮不可!”
  司马道元冷冷的道:“来到此地,你的生命已完了一半,你还想剥老夫之皮,岂非白日做梦!”
  司马迁武道:“爹,要收拾甄丫头易如反掌,眼下还是先解决了赵子原再说!”
  司马道元点点头道:“我知道!”
  忽听一人接口道:“你知道?难道老夫就不知道么?”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 恩怨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