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奇士传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金龙令旗
2021-06-19 10:02:4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迁武心痛爹爹惨死,但他却想不到师父会在此际给他白眼,他究竟是聪明人,脑中一转,已然想起来,这个任怀中定非常人可比,要不然,师父绝不会这么不通情理!
  他低声应了一句“是”,抱起司马道元的尸体而去。
  任怀中吟道:“玄地之精,人人会遁,补人之术,个个皆能,翠湖之夜,司马道元胸口中了谢金印一剑,若非周兄和吴兄及时替他补心,他早活不到现在了!”
  白煞寒声道:“你也擅具补心之术?”
  任怀中笑道:“天罡双煞能之,在下当亦能之!”
  白煞横跨一步,手掌在胸前拂了一拂,然后他一言不发的又闪过一边,道:“你识得这一记式子么?”?
  任怀中哂道:“天雷十二拍中‘一鸣惊人’,在下如何不识!”
  白煞惊道:“那么你是……”
  任怀中道:“咱们是同一条路子出来的,所不同的是有先有后罢了!”
  白煞冷声道:“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任怀中道:“最近。”
  白煞道:“主上他怎么样了?”
  任怀中肃容道:“两位放心,他老人家业已仙逝,不过他老人家临终之时要我向两位索回一物!”
  白煞一听那个什么主上已经仙逝,态度顿时狂傲起来,哈哈笑道:“既是主上已经仙逝,那东西已属我兄弟所有,你又算得是什么东西?”
  任怀中道:“你们兄弟是否想看一件东西?”
  白煞惨白的脸色微微一变,道:“你身上有天龙令旗?”
  黑煞一跃上前,喝道:“有便拿出来瞧瞧,我兄弟自当遵命行事!”
  任怀中微微一笑,然后神色凝重的从身边捧出一杆小小的金旗,那金旗的旗杆只有一尺多长,旗面只有五寸见方,但就在那五寸见方的旗面上绘制了一条金龙,那条金龙栩栩如生,生像活的一般。天罡双煞一见,脸色顿时为之大变,任怀中大喝道:“旗在人在,尔等还不拜见?”
  黑煞闻言就要拜倒,白煞忙道:“老黑且慢!”
  黑煞道:“你有什么高见?”
  白煞道:“他方才说主上已死,咱们尚有何惧?”
  黑煞道:“见旗如见人,焉能不拜!”
  白煞冷冷的道:“不管他,主上现今既已不在,咱俩又怕他则甚?”
  黑煞迟疑的道:“这个……”
  任怀中哼道:“周河,你的胆子真不小!”
  白煞冷哼道:“主上已死,谁也管不了老子!”
  任怀中怒道:“你当真敢如此放肆么?”
  白煞傲然道:“什么叫着放肆?咱们在主上身边之时,你小子还不知在那里吃奶。如今凭着那杆小小金友旗便来指挥咱们,未免太过天真了!”
  任怀中愤然道:“这样看来,你俩存心反抗了?”
  白煞嘿然道:“是又怎样?”
  说话之时,人已闪电般掠了过去,五指骤伸,便向任怀中手上的金龙旗抓去!
  他出手甚快,几乎眨眼之间,那如钩五指已堪堪抓着金龙旗了。
  赵子原大喝道:“兄台当心!”
  任怀中道:“在下理会得!”
  他手上拿着金龙旗顺势一展,“呼”的一声,那旗边彷佛利刃一般向白煞五指划去,应变之速,确是少见。
  白煞冷哼一声,招式忽变,一下击出十八掌。
  他这十八掌劲力无边,彷佛大山倾倒,声威至为骇人。
  任怀中不屑的道:“就凭这点本事也想拿出现眼么?”
  金龙旗一挥,刹时幻化出一片旗海,把白煞招式尽数都封了回去。
  白煞收手暴退,喝道:“你究竟是主上什么人?”任怀中冷冷的道:“你说我是什么人?”
  黑煞插嘴道:“他招式精纯,看来已尽得主上真传!”
  白煞怔道:“主上武功不传子女,难道他会是主上徒弟?”
  黑煞摇头道:“那不可能,主上从来不收徒的。”
  白煞道:“主上武功他都会使,他若非主上徒弟又是什么人?”
  黑煞道:“这只好问问他了!”
  任怀中道:“你们想知道我的身分也不难,只要到天龙山去就行了。”
  黑煞道:“咱们现在那有这份时间!”
  任怀中道:“你俩现在在干什么事?”
  黑煞道:“主上在时,咱们还不敢为所欲为,主上去世,天下便唯我独尊!”
  任怀中哼道:“你们也配!”
  黑煞道:“配与不配,月后便可分晓!”
  任怀中冷冷的道:“你们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黑煞道:“这不能说是打坏主意,咱们打算约集黑白两道,月后在此作一次生死决斗,成则为王,领袖武林!”
  任怀中想了一想,道:“你们都约集了些什么人?”
  黑煞道:“水泊绿屋的三位主人和鬼斧大师等人。”
  任怀中点点头道:“好吧,那么一月之后再来收拾你。”
  黑煞朝白煞望了一眼,道:“老白,咱们是不是现在就放他走?”
  任怀中叱道:“笑话,咱要来便来,要去便去,岂是要你们放的?哼哼,不过让你俩多活一个月而已。”
  白煞道:“那么咱们就以一个月为期在此相见,到时再决一死战!”
  任怀中道:“一言为定!”
  白煞道:“你们那边的人,就由你通知!”
  任怀中道:“此事早有人在进行,那还用的着咱家操劳,一月之后你们准备授首就是了!”
  说罢,转过身来。
  那时赵子原和甄陵青正在替苏继飞察看伤势,苏继飞的气息十分微弱,堪堪只差一口气了。
  任怀中走了过去,说道:“赵兄,能不能让小弟瞧瞧!”
  赵子原道:“只怕苏大叔没救了!”
  任怀中道:“那也不一定,待兄弟瞧后便知。”
  赵子原和甄陵青让过一边,任怀中在苏继飞身上瞧了一会,然后又翻过身子瞧了一会,喃喃的道:“还不致太碍事!”
  说话之时,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然后从瓶中倒出三颗药丸,撬开苏继飞牙关,手指轻轻一弹,三颗药丸尽数弹入苏继飞口中。
  任怀中道:“现在大概不妨事了,赵兄,咱们将他送到山下去休息一会,兄弟还有几句话要对赵兄说。”
  赵子原这时已对任怀中了无疑念,闻言从地下把苏继飞抱起,道:“兄弟遵命!”
  任怀中在前面开路,他好像是识途老马,走的都是僻径,走了好一会,把赵子原和甄陵青带到后山山下。
  任怀中在附近找了一处偏僻地方,要赵子原把苏继飞放下,然后说道:“咱们就在这里谈一谈吧。”
  赵子原道:“任兄有何见教?”
  任怀中道:“在下要谈之事自然和月后之约有关。”
  赵子原道:“任兄武功超卓,依在下观之,似是不在天罡双煞之下,若真欲拼个死活,天罡双煞绝对讨不了好去,度情量理,大可于今日便他俩解决,那用再等一个月时间?”
  任怀中摇头道:“赵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赵子原道:“请任兄明言!”
  任怀中道:“若是单打独斗,在下自忖可与天罡双煞任何人一拼,但胜负之数尚难决定!”
  甄陵青道:“这或许是任大侠客气之言?”

相关热词搜索:奇士传

下一篇:第七十七章 无遮之园
上一篇:
第七十五章 无心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