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16:23:13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刘老好与苗银花都用阻止的眼光看着加洛琳,要她别说下去,只有祁连山嘉许地望着她,脸上带着微笑道:“对!加洛琳,只有你够资格这样说,因为你来自地狱谷,是魔教诸神的圣殿上的女神,也是所谓万能之神的代表,你最了解那些内情,也知道它的善恶!”
  康柏尔罕道:“但是她不能侮辱我们的信仰!”
  祁连山笑道:“为什么不可以,你们所信奉的神就是她的化身之一,她自己知道她是怎么才成为神的,那是一些邪恶的人,创出来骗人的!目的在欺骗那些愚蠢无知的人,供受驱策奴役来满足他们的欲望,像满天云,像那个老薛,甚至于推到最早,创立魔神教的人!”
  康柏尔罕道:“祁连山,你不认为你太过份了?”
  祁连山肃容道:“我并不过份,我倒是觉得你太过份了,哄得玛林娜相信,号召被满天云带走的人起来会合击溃满天云,这件事我不反对,而且我自己也有这个意思,因为满天云是个邪恶的人,但是你要加洛琳继续再在地狱谷做女神,还要把这个邪恶的宗教维持下去,就是错了!”
  康柏尔罕道:“我是为她好,也是为了天山的子民们好,他们真心的信仰她,她可以领着他们向着善良之途!”
  祁连山道:“但是整个的教义都是邪恶的,那些人只为神术所惑,产生了一种盲目无知的信仰力量,可以不论是非,不计一切去为神牺牲,但是你却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在玛林娜面前杀人的是你,你知道这个神是虚伪的,是用人力造成的,你会相信她吗?”
  “我……不要相信。但是我可以帮助别人相信!”
  祁连山道:“你自己都不信,又怎么能教别人相信呢?除非是像先前一样,制造一些神迹,然后你就成为神的使者,神的代表,你的命令,就成了神的意旨,叫每一个人都听你的,你就可以高踞各部之上了!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康柏尔罕语为之塞,顿了顿才道:“我是这个意思,但是我的目的与他们绝不相同,满天云是为了自己,为了天山的财富,我则是要成立一个天山的众神之邦,不受别人的欺凌而已。”
  祁连山笑道:“草原上有很多的维吾尔人,他们也保存着祖先的传统,生活得很好,各部族之间友爱互助,亲如兄弟,和平共存,他们之所以要跟你们作对,是为了受到你们的侵害,你们诱惑了他们的子弟,却像奴隶一样地对待他们,漠视着他们的生命与尊严。”
  康柏尔罕怒声道:“祁连山,你究竟是来帮助我们,还是来跟我们作对的?”
  祁连山也沉声道:“我是来帮助你们,但是绝不帮你们成为一个侵略者,成为一个破坏和平的好战者,如果你不改变你的野心,我也可能来跟你作对。”
  康柏尔罕恼羞成怒地道:“那你就试试看!”说完,她气冲冲走了。
  这两个人的冲突很出每个人的意外,玛尔莎连叫了几声,康柏尔罕都没理,冲出门口,走得不见了,玛尔莎才一叹道:“这个孩子,被我惯坏了,祁哥儿,你别生气,我会慢慢劝告她的。”
  祁连山淡淡地道:“女汗,请恕我说句放肆的话,你劝不动她的,因为你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从小你就把她教成一个独裁者,一个高高在上,还想把更多的人踏在脚下的人,只是她比你更聪明,更有心计,从满天云那里又学来了很多的坏主意,你为草原上养大了一条毒龙……”
  玛尔莎脸色数变,几度欲言又止,最后只叹了口气:“祁哥儿,也许你说得对!”
  刘老好也感到很意外地道:“大姊,我原先以为康柏尔罕很能干,也很聪明,所以我主张你把汗位传继给她,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好像错了……”
  玛尔莎一怔道:“错了?难道康柏尔罕有什么不对吗?刚才她的态度不好,只是性子急躁一点,但是那不能怪她,她的暴躁是有原因的!”
  刘老好道:“我知道,当初你跟祁大爷分手的时候,曾经约定好,今生无缘,愿结来生之缘……”
  玛尔莎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一篇空洞的诺言,我是受了满天云的瞒骗,以为云程的生活很不美满,所以才去找他,可是玛林娜告诉我说他的妻子不但美丽温柔胜我百倍,而且他的生活也很美满,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我听说他有个儿子……”
  刘老好道:“我知道,你打算把康柏尔罕嫁给祁少爷,她在来的路上就告诉我了,所以她听说了加洛琳是祁少爷的妻子后,心中很愤怒,大姊,这件事首先是怪你,你在没有取得祁大爷跟祁少爷的同意前,怎么可以贸然就决定了这件事呢?”
  “我……我想云程不会不答应的!”
  刘老好一叹道:“大姐,你还是没有改掉你是女汗的这种心理,怎么能够跟别的人相处呢,你这个女汗只能在玛尔米乞部里有权势,别的人并不须要听你的命令,接受你的指使呀,你擅自决定了,祁少爷反对你又怎么办,是不是又像上次一样,带着人去胁迫他答应?”
  玛尔莎低头不响了。刘老好继续道:“而且我知道祁少爷一定会反对的,汉人最重伦理,你在名义上曾经一度是祁大爷的妻子,也是祁少爷的母亲……”
  玛尔莎忙道:“这怎能算呢,康柏尔罕是云程离开后三年再生下来的,跟祁哥儿完全没有血统关系!”
  刘老好道:“但是在汉人,仍然重视这种伦理关系,即便是异父异母,但是在名义上仍然有着兄妹之谊的,很少有这种情形下的兄妹通婚的,我在路上不便说你的决定不对,所以只解说了这一部份,那时康柏尔罕以为你可能是杀死祁大爷夫妇的凶手,所以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很显然的,她对祁少爷很满意!”
  玛尔莎叹道:“云程已经是个美男子了,但是祁哥儿看来好像比云程年轻时更为潇洒英俊一点,那可能是他有个很美的母亲的原故,这样一个美男子,那个少女不动心?”
  刘老好苦笑道:“大姊,我在说正经的!”
  玛尔莎道:“我也在说正经的,玛尔米乞部的女人最坦白,想爱就爱,心里想,口中就说出来,行动上就表现出来,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刘老好道:“我知道,可是我后来的日子在汉人的社会中过的,我也知道他们,以祁哥儿而言,他就认为娶一个女汗并不是光采的事,而且这个女汗还是他异父异母的妹妹,更何况他跟加洛琳已经有了婚约在先……”
  玛尔莎道:“是的,我知道了以后,也曾经告诉过她,这件事既然发生了意外的变故,就不能勉强……”
  刘老好道:“可是康柏尔罕似乎还不死心,她先是想法子要加洛琳留在天山做女神,还搬出一番大道理来压她,后来见到祁少爷帮加洛琳说话,气得又跟祁少爷吵了起来,翻脸而去……”
  玛尔莎叹道:“妹妹,这也是人之常情!”
  刘老好庄容道:“但是做女汗不行,女汗必须要有超过一般人的心胸度量,更要毫无私心,为了部族,忍人家不能忍的气,这样才能领导族人,玛尔米乞部的种种规定都不合理,却能流传多年而不变,就是有一个最好的制度,就是对女汗的慎选,被定为继汗位之前,如果未能合标准,还是不能继统的!”
  玛尔莎低下了头道:“可是我已经宣布了!”
  刘老好庄严地道:“在她正式接受汗位前,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作为准备期,在这段期间,任何一个长老都有监督新汗的责任,在最后一天提出报告,例举事实,指证新汗的失当行径,决定是否要延长新汗接位的准备期限……”
  “你准备向长老大会提出报告?”
  “是的,我既是长老之一,我有责任提出一切忠实的报告,然后由大家去决定!”
  玛尔莎哀怨地道:“妹妹!你不能看在我的份上……”
  刘老好庄严地道:“不能,大姊,而且你也不该向我提出这个请求,你有你的责任,我有我的责任,只有我们每一个人都尽到自己的责任,玛尔米乞部才能永存!”
  祁连山倒是很感意外,没想到她们部族中还有这么一条开朗而严格的规定,由此可见这离群独立的一个部族,所以能延续至今,毕竟还是有道理的。想了一下才道:“八婶儿,那只是一时情绪上的激动,只要稍加抑制,就可以改过来的!”
  刘老好道:“我知道可以改过来的,但是要看她肯不肯改,如果她一直不肯改,放纵自己的性情下去,势必成为一个暴君,一个独裁者,把族人领向灭亡之途,所以这件事绝不能马虎……”
  “那又怎么知道她不肯悔改呢?”
  刘老好道:“我在等她,如果她在一个时辰内不来道歉,不知道反省自己的过失,那就证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缺点,我就必须向长老大会提出报告,要求延缓新汗的接权期限,假如延长到六个月,新汗还是不能做到适合新汗的条件,势必要另立新汗,永远地取消她的继承权了!”
  玛尔莎低声道:“妹妹,我没有第二个女儿了!”
  刘老好道:“但是族中有的是够资格的女孩子,不一定要是你的女儿!”
  玛尔莎长叹一声:“妹妹,也许你说得对,可是康柏尔罕一向高傲惯了,她受不了这个打击的!”
  刘老好道:“那她就更没资格接替汗位,因为她接汗之后,就是全族的领袖,除非她死亡,否则在三十年中,谁都无法再去制裁她了,因此我们才必须在新汗接替大位前,加以慎重的考察!”
  玛尔莎叹息无语,但也不敢再向刘老好要求说情了,时间在一分一分的过去,到了将近一小时的时候,玛尔莎自己也有点愠然地道:“这个孩子,实在太使我失望了,为了培植她接汗,我不知费了多少的苦心教育她,告诉她将来所要负的责任是多大,哪知她还是这个样子,妹妹,现在不必要你提出,我自己向长老们宣布这件事!”
  祁连山道:“女汗!再等一下,规定的时间是一个时辰,现在才过去一半……”
  玛尔莎道:“那是妹妹的时限,在我来说,她如果不能立刻回头反省,就是不够资格担任女汗的职务,走!妹妹,我们一起去向长老大会宣布去。”
  刘老好点点头,玛尔莎道:“祁哥儿,你们等一下。”
  祁连山觉得没意思,忙道:“女汗,我只是来告诉一下满天云的阴谋,同时也调查一下杀我父母的凶手,现在这两件事都已完成了,我们也不便再掺进你们族中的私务,还是告辞了的好!”
  玛尔莎忙道:“祁哥儿,你不能走,如何对付满天云,还要你的帮助呢!”
  “那是我的事,我会去做的。”
  “可是目前满天云对我们的威胁很大,我们既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就应该共同联手对敌。”
  祁连山摇摇头道:“对不起,女汗,我们恐怕很难合作,因为我发现你们年轻一代的女孩子,对康柏尔罕都很拥护,现在她跟我们有了隔阂,就不会合作得很愉快。”
  刘老好也请求道:“祁少爷,请您再等一会见,我跟大姊去要不了多久的,我会很快回来,然后我们一起走,一起去对付满天云去。”
  祁连山皱着眉头道:“八婶儿,先前是没有办法,叫您给碰上了,才拉着您出死入生在沙漠上奔波拼命,这会见可不能再要您去了。”
  刘老好道:“为什么?是怕我帮不上忙,拖累了你们,还是怕我死了,你们交不了帐。”
  祁连山苦笑道:“八婶儿,不瞒您说,我真担心这个,别说是让您丢了性命,就是受了点伤我对八叔……”
  刘老好爽然地道:“少爷,龙八巴巴的叫你来找我,是要我照顾你的,因此你不必考虑我的事儿,更不必考虑如何对龙八交代。龙八等于是把你交给了我,倒是你有了个失闪,我才难以向龙八交代,至于说怕我拖累着你们,那就更不必担心了,我只要一枪在手,照顾自己的能力是足够的了,这个你可以问问银花儿,在刘家寨子里落脚,虽说是规规矩矩做生意,但是没有两下子,也就不敢在那儿开门立户了!”
  听她这么一说,祁连山倒是没话说了,刘老好跟玛尔莎走了,果没多久,却是刘老好一个人回来道:“康柏尔罕一个人走了,她说要带着人先去扫荡满天云去!”
  祁连山急急道:“这怎么行,她怎么斗得过满天云!”
  刘老好一叹道:“我不知道这孩子如此任性,看来是我帮了倒忙,也是我害了她!”
  祁连山道:“这怎么说是你害了她呢?”
  刘老好轻叹道:“在路上她跟我一起走的时候,就向我表示过,她根本不想在这儿当女汗,要我想办法替她在大姊面前说情,放她离开!”
  “难怪您刚才一个劲儿的说她不够资格!”
  刘好老苦笑道:“她究竟是我的侄女儿,我是存了点儿私心想帮了她的忙,可是大姊却一心想要她继汗,问到我的意见,我又不能伤大姊的心,说她想出去,只有一力促成,然后在大会上提出她的缺点,取消她继汗的资格,那知道这孩子心太急,居然一个人跑了,她这一去大概是带着她的那些人,真跟满天云拼了!”
  祁连山道:“就算她不想做女汗,也不必如此冒险呀!”
  刘老好道:“她是存心想犯个大错,让族人把她逐出族去,因为族中规定,女汗如果有了重大的错失,基于对女汗的尊重,不便加以处决,只有赶逐出去……”
  “可是她这一次轻举妄动,要害死多少人!”
  刘老好长叹道:“她说了,她们年轻的一代对玛尔米乞部的一切都反对,反对那些不近人情的规矩,反对这种闭塞的生活,反对这种整天提心吊胆,整天要为了保守着一堆金沙而跟人拼命的生活,她们认为自己有双手,有气力,用任何方式都能谋生,都能像别的女人一般,安安稳稳地过一生,所以她带走的人,都是不愿意再维持玛尔米乞部传统的人,她带走那些人,是借个机会,免得将来会跟自己人冲突……”
  祁连山道:“八婶儿,别急,咱们还可以追得上,就是要去找满天云,也该大伙儿一块儿去,凭她们几个女孩子,怎么斗得过老奸巨猾的满天云呢?”
  刘老好苦笑一声道:“但愿能追得上,否则就是我害了她,这孩子也是的,她不想当女汗,我也没逼她干这个,老实说,玛尔米乞部是绝无法再维持下去了,除非大家就此绝种,因为现在她们找丈夫越来越困难了,再也没有男人肯像奴隶一样的留在这儿了,除非是另怀目的的,就像你们杀掉的那些人一样……”
  祁连山道:“不错,一个全是女人的部族是很难久存的,最好的办法是跟别的族部合并。”
  刘老好道:“问题就在这儿,老一辈的不赞成,她们还迷信着自己的武力与财富,连我大姊在内,她们都不肯放弃早先的传统,可是康柏尔罕那些年轻人却看得远,也想得开,所以康柏尔罕不愿意继承汗位,她在路上已求了我,我也答应帮忙,她来到这里后,见我不但没阻止,反而促成了她的继汗之举,所以才自作主张地先跑了……”
  苗银花忽然问道:“她是从哪儿走的?”
  “从前面,带了两个最保守的长老,公开声明要去攻击满天云,为人除害,也作为她继汗的第一贡献!”
  苗银花笑道:“她不是傻瓜,我想她不会带着人去送死的,她能够跟加洛琳合谋想出那种办法,骗得玛林娜死心塌地的认罪,必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姑娘,她不会做莽撞事,我想她只是借故先离开,一定会在外面等我们的!”
  刘老好:“何以见得呢?”
  “她不会凭着几杆枪跟弓箭就去跟满天云作战的,要进攻地狱谷,最大的凭仗是水联珠,而现在唯一可用的那架水联珠还在我们这儿,她怎么会不带了走呢?”
  刘老好想想道:“假如地真是如此,这孩子还算细心的,也不辜负我为她的一番安排。”
  祁连山:“八婶儿,你为她安排了什么?”
  刘老好道:“她要带了一批女孩儿出来谋生活,要我为她设法安排,我想只有天风牧场中有的是光棍儿,而且那些人也多半准备在边疆安身立命了,不会反对娶个维吾尔姑娘做妻子,当然,这件事一定要少爷你同意。”
  祁连山道:“这是好事,我一定会帮助的。”
  刘老好笑笑道:“别的人容易安排,问题是她自己!”
  “她自己有什么问题?”
  加洛琳笑道:“有!她要嫁给你,你没听到那个沙妮说吗?她们这次出去,一来是向你父亲求救,二来是去看看你,准备跟你成亲的,你的父亲以前答应过女汗的!”
  祁连山道:“绝没有的事,爹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
  刘老好道:“康柏尔罕自己也对我说过,她说女汗告诉过她,当时她们在一起时,祁大爷答应过这件婚事!”
  祁连山道:“那怎么可能,那时我还没出世,康柏尔罕比我还小几岁……”
  刘老好道:“我大姊不会乱说,事情是有的,也许是他们无心之间随口说了,祁大爷早就忘了,但是我大姊却是很认真的,因此记在心里!”
  祁连山道:“这也不行,我已经……”
  加洛琳连忙道:“山!别为我操心,我早说过了,我只希望做你的女人,不想做你的妻子,我管不了那么多的事,也管不了那么多的人,倒是康柏尔罕很适合……”
  刘老好轻叹道:“少爷,原先是有一点私心,我也希望她能够跟着你,不过我也告诉了她,说一个好男人必定有很多的女孩想跟着她,有的可以拒绝,有些却因为种种的原因,必须要收纳下来,叫她要放宽心胸,她当时表现得很好,哪知道转个眼儿,她就……”
  加洛琳笑道:“我倒不以为如此,我想她的那些话,那些小气的行为,都是故意做出来的!”
  刘老好问道:“为什么?你怎么知道呢?”
  加洛琳道:“本来我不知道为什么,听你一说,我才知道,这是给你一个理由,可以使她脱出继汗的约束!”
  刘老好道:“怎见得是她有心如此的呢?”
  加洛琳一笑道:“那很简单,她既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孩子,就绝不会做傻事,在山的面前,表现出那种恶劣的形状,何况我听女汗的口气,好像她平常不是这样子的,只有今天表现得特别,那就一定有原因的。”
  刘老好终于笑笑道:“假如真是如此,这孩子总算还有点可取,少爷!你说是不是?”
  这是一句询问的话,但是,也是要祁连山表示一下他对康柏尔罕的看法与态度!
  祁连山道:“八婶儿,你忘了你跟女汗争论过,康柏尔罕虽然跟我没有血统上的关系,但是在名义上,毕竟还是算作异姓的兄妹……”
  刘老好笑道:“我老实跟你说吧,她也不是我大姊亲生女儿,是大姊收养过来的,大姊对祁大爷一往情深,自从祁大爷离去之后,她就没有再婚了。”
  “那……那是从哪儿跑出个女儿呢?”
  刘老好道:“是玛林娜帮她找来的,因为大姊已经到了必须生育的期限,如果再不生下一个继汗的女儿,就要另外立汗了,但是我大姊又不愿意再找个丈夫,就由玛林娜陪着出去祈求神赐。”
  “什么叫祈求神赐?”
  “那就是在大神前祷告后,在神的指示下,循着一个方向出去,遇到的第一个男人,献身给他,然后杀死那个男人,留下了他的种,就像族人所崇拜的天蝎一样,母蝎在公蝎交尾后,就把公蝎子杀死吃掉……”
  “这不是很残忍无道吗?”
  “没办法,这是祖先传下来的规矩,假如女汗不愿意要一个丈夫共同生活,就可以采取这个法子,大姊逼不得已被迫实施了祈祷仪式,就由玛林娜伴着出发了,那时候玛林娜对大姊还很好,所以大姊表示了对祁大爷的忠贞,情愿让出汗位时,玛林娜极力劝止了,她们作伴出去,遇见了第一个男人时,玛林娜一箭射死了那个男人,割下头带回去作为见证……”
  “作为什么见证呢?”
  “作为女汗猎获过一个男人的见证,而且那颗头要在神前供奉两个月之久,如果两个月之后,女汗没有怀孕的征象,就要把头击碎,如果女汗怀了孕,那颗头就收入祭台下面的圣橱中,每次都可以跟女神在一起,享受族人们永久的祭拜,玛林娜带回那颗头回来,两个月后,她宣布女汗怀了孕,然后女汗就在岛上深居静养,一直到足月,生下一个女儿为止,都是玛林娜一手包办的!”
  “那么康柏尔罕是怎么来的呢?”
  “这个不知道了,反正是她从外面弄回来的,她跟别的部族中的祭司们互有来往,每年有一次往地狱谷朝圣的机会,所以她认识外面的人,办些别人办不到的事!”
  “她把女婴带回来后,就向族人宣布了女汗分娩的消息,由族中的长老前来探视过,证明确是女儿,保持了大姊的地位,也奠定了康柏尔罕的少汗身份,这个秘密连康柏尔罕自己都不知道……”
  祁连山道:“我说女汗为什么要对玛林娜如此信任,把什么秘密都与她共享,甚至于找我父亲时也一起去!”
  刘老好道:“她带着玛林娜同行,目的就是向你父亲证明大姊对爱情的坚贞,说明这个女儿不是她生的,哪知道玛林娜又存了私心,再加了满天云的愚弄,把祸事闹得这么大!”
  “这些话都是女汗告诉你的?”
  “是的,她见到康柏尔罕这样顽劣,心中很痛苦,准备向族人宣布这个事实……”
  祁连山道:“那她不是犯了欺骗族人之罪了吗?”
  “是的?不过女汗的罪是不受惩的,她最多是受放逐,准备跟我一起去生活去!”
  “那么她准备放弃这个部族了?”
  刘老好道:“她听见了康柏尔罕的行动后,感到很难过,也很灰心,假如年轻的一代都不想再在这个族里耽下去而想离开,剩下的人不到三成,而且都是老弱的女人,她们都是有了地位的家长、长老,养尊处优,放弃战斗技能很久了,绝对无法再守住这一片基业的!”
  “她放手一走,别的人肯让她走吗?”
  刘老好道:“不肯也只好随大家了,事实上她原是想作一些改革的,只是每次都受到那些守旧派的长老们的反对,才至于弄到今天的结果。她感到心力交瘁,实在无能为力了!”
  祁连山想想道:“这不是一个做领导者的态度,八婶儿,你去劝劝她,叫她暂时忍耐一下,无论如何,也得为族人作一个交待。”
  “少爷!这是她们的事,您管不了的。”
  “我并不要管,但是先父有遗命要我帮助她们,我不能不管,何况这件事还是我引起的。”
  “这与少爷没关系,问题早就存在了。”
  “不错!可是我若不来,康柏尔罕也许还不会这么快就把人都带走。”
  “不!她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昨天在外面山口,她虽是奉命去向祁大爷求救,其实也是看看情形,准备带着那些年轻女孩子出去另求生活,这个女孩子很倔强,她说没有理由为了那些老人的顽固思想,硬要她们放弃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死守住这一块地方,死守着一些不合人道、不近人情,而且还引来无穷敌人的传统规矩。”
  祁连山一叹道:“话是对的,但是她的方法太决裂,总有个解决的办法的。”
  刘老好道:“她说时代改进了,别人不再用刀剑弓箭作武器而改用枪炮了,玛尔乞米部的天险再也挡不住敌人了,如果不能适应别的维吾尔人,跟大家一样生活,迟早总会被人家消灭的,现在她们还可以保有着自由之身去选择生活,等到被人家擒住做为俘虏时,就只有做奴隶了。”
  加洛琳道:“哪有这种事?”
  祁连山道:“这是草原,是维吾尔人的天下,他们自己的部族之间冲突时,还沿用着一部份他们原有的传统,战败的俘虏是胜利者的奴隶,是有这种规例的。”
  “那太不合理了。”
  祁连山轻叹道:“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全合理的,这是他们维吾尔人之间的事,只要不引用到汉人的头上来,我们也不便过份的干涉。”
  他想想再道:“不过,八婶儿,你去跟女汗说,她解决的方法并不正确,就是要离开,也得有始有终,你叫她等一下再宣布,等我们从地狱谷回来,满天云如果不消灭,一切都谈不到,满天云就不会放过她们的,等我们把满天云解决后,我会跟康柏尔罕想出一个合理的安排的。”
  刘老好想想道:“好!我去对她说一声,不过你们可得等等我,别悄悄地溜了。”
  祁连山道:“现在岛上的人并不知道我们来了,我们还是悄悄地离开的好。”
  刘老好正要反对,祁连山接着说:“但我们不是撇下你不管,你去要求女汗,叫她把玛林娜放了,跟你一起到地狱谷去,我们在地狱谷外会合。”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还要借重加洛琳的女神身份,让她去号召那些谷中的女孩子里应外合,所以不能让她知道加洛琳的真正身份,就不能跟她走在一起。”
  道理是不错的,可是刘老好始终不肯同意,她想了道:“问题在玛林娜未必肯听我的话,即使女汗肯放她出来,她也不会肯把我带到地狱谷去的!”
  最后的顾虑倒是对的,因此祁连山倒是着实地费了一番思量,但是加洛琳却笑道:“没关系,八婶儿,一切都交给我好了,你先去跟女汗商量好了,然后再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去跟玛林娜会合,我去把她弄出来,叫她在指定的地方等你,我想她一定会乖乖地听话了。”
  祁连山精神一振道:“对,现在只有加洛琳才能使玛林娜言听计从,只要万能的女神出面指示就行了。”
  加洛琳笑笑。刘老好道:“她现在关在西侧的屋子里,有两个人在看守着,我去叫女汗把那两个人调走……”
  加洛琳道:“不必要了,你只须打个招呼,叫她在短时间内不要另外再派人去看玛林娜就好了。”
  “那倒不会,岛上都是长老,现在正在忙着会议,商讨如何应付目前的危险,这些老女人也实在够烦的,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每个人都要发表一下才过瘾,而且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不肯退让,所以这场会,一开就是半天,那两个守值的是带来的划皮筏的年轻人。没资格去开会,才叫她们守着玛林娜。没人去换班的,再说关人的小屋是关放牺牲的地方,谁也不愿意去。”
  祁连山道:“牺牲?什么牺牲?”
  “原本是用活人做牺牲的,每年要用一个年轻的女祭司活祭大神,如果那个祭司在祭屋中能够安渡一夜,就是已蒙大神收录,可以升为大祭司,玛林娜就是在那一年被选中,由你父亲救了她的性命,而被升为大祭司的。”
  祁连山听得不懂:“女神既然是不存在的,怎么活祭的牺牲又会丢掉性命呢?”
  “玛尔米乞部奉的是天蝎大神,而只有这座岛上产天蝎,而且只有那座小屋的中央有个地穴,是天蝎的巢穴,活的人关进那儿,蝎子出来,把人螯死了,就在死人身上产下了卵,等死人腐烂时,小蝎子也正好破壳而出,就以死人的烂肉为食,慢慢长大,那时候岛上是不住人的,有年玛林娜被挑中要活祭,祁大爷刚好在这里,力阻不果,他就在晚上一个人悄悄地泅水到岛上,用剑刺死了几个母蝎,然后再救出了玛林娜,从此以后,天蝎就绝了种,不过这秘密只有几个人知道,对族人宣布是大神因为痛恨这些蝎子对受神保护的族人如此残害,所以才把它们永远地困在地穴中,以后再也不准出来,再也不必用活人祭祀了,大部份的族人以为屋中还有着蝎子,只有玛林娜一人进去,别人是不敢进去的!”
  “女汗是知道的了?”
  “当然知道,她为了表示岛上的天蝎不再出来害人,所以住在岛上,又为了怕被人发现岛上已无天蝎的秘密,所以除了玛林娜之外,别的人只有在长老会议时才到岛上来,平时是不准来的,就是来开会的长老,也只集中在南边的空地广场上,不得任意行动!”
  “我爹只杀死了几只母蝎,天蝎就会绝种?”
  “是的,天蝎生性凶残,母蝎在交尾后,一定会把雄蝎吃掉,然后再互相残杀,因为这岛上没有其他的生物可供食用,所以到了最后的一段时间,只剩下几头特别强壮的母蝎了,假如那时不送个人给它产卵后充饥,它们恐怕也早就自相残杀得灭了种!”
  “这种凶残的东西,本该早就灭种的!”
  刘老好一叹道:“可是愚昧的族人一直奉之为神,不敢去侮渎,我大姊本来也是深深相信的。可是祁大爷杀死了天蝎,救出了玛林娜,也没有得到任何灾祸,所以她渐渐地不信了,那套话是祁大爷想出来,教给玛林娜,解释她为什么能不死,而且以后为什么不必再要人活祭的原因,所以玛林娜的大祭司就一直做了下来,没有再换人了!”
  祁连山愤然道:“我父亲仗义救了她,她却恩将仇报,反而用天蝎毒针去杀死我的父母。”
  刘老好叹道:“加洛琳的出现可把她引进魔道中去了,她跪在那间屋子中,对着地穴不住地膜拜,喃喃地忏悔着她的罪行,说她不该在多年前躲避了神的眷顾,还让一个男人来杀死了那些神的子民。不过她也替神复了仇,用毒针杀死了那个男人。”
  祁连山不禁啼笑皆非地道:“这简直岂有此理,她杀死我父母又不是为了替那些毒蝎报仇。”
  加洛琳忽然道:“神的旨意,往往假手于人,于无意间行之。故神意可无所不在,无所不包,无所不能……”
  祁连山一愕道:“加洛琳,你在说什么?”
  加洛琳笑道:“我在背老薛教我的魔教经典,也可以解释玛林娜此刻的行为,看样子她入魔道已深,只有我可以命令她做一切的事了,八婶儿,你先到女汗那儿去好了,一会儿就带一具皮筏过来。然后跟玛林娜一起从这儿出去,赶到地狱谷去跟我们再会合!”
  刘老好答应着去了,加洛琳又对祁连山道:“你跟银花姊再帮我一个忙,等我把玛林娜带来的时候,必须再有一点神迹的显示,使她死心塌地!”
  苗银花笑道:“你又要我们如何装神扮鬼了!”
  加洛琳在地上连画带说,祁连山看了点头笑道:“好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配合的,真亏你想得出来,我要不是知道了底细,也会被那种情形唬住的!”
  苗银花道:“不管设计得多巧妙,只要多动点心思去深想,就可以找出根由的,所以魔教只能唬唬乡下人,到后来连乡下人都唬不过了,逼得在中原无法立足,才发展到边疆来,可见光是靠一些伪造的神迹来哄人,究竟是不行的!”
  加洛琳笑道:“银花姊,你别来劝我,我是魔教中的女神,究竟有多少法力我比你清楚多了,不过有时候连我都怀疑我自己是否真有神道呢;有一次,巫师们抬了一个老人进来,说是那一个族的族长,两条腿忽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老薛看过后,给他吃了两颗药,用很多针在他的腿上刺了一阵,最后抬起来放在我的脚下,叫我用棒子猛力地在他身上打一下。骂道:懒鬼,快起来……说也奇怪,那个老人一跳起来,居然能走路了,于是大家都对我更为礼敬了,一直到现在,我却想不透是怎么回事?”
  祁连山笑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一半是老薛针灸的功效,一半是你的力量。”
  “我真有治病的本事?”
  “你把自己当做人,就没有这种本事了,在那个病人眼中你是神,你就有这种力量了!”
  “我还是不懂,到底这种力量是谁的呢?”
  “是那个病人本身的,只是平常无法发挥出来,一定要在不知不觉的突然情况下,才能激发出来,像人在危险的时候跑得特别快,跳得特别高,平时做不到的事都能做到了,就是这种力量,那个病人一定是先经老薛诊断过,知道他可以恢复,所以才让你表演一次神迹……”
  加洛琳点点头:“我现在总算明白了,难怪以后有些巫师把病人带来,结果有的经老薛自己就治好了,有些老薛骂他们不敬神,不能得到神的庇佑,大概是他知道那个病人已经无可救药了!”
  祁连山点头道:“是的,老薛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一个人居然能把魔教支撑了多年,使那些人深信不疑,这不能不佩服他,真要让他得了势,他可能会成天山的统治者的,难怪满天云在准备展开行动前,要派人先除去他,因为他很可能成为满天云最大的敌人!”
  加洛琳笑道:“不过他也给满天云留下了麻烦,满天云带走的那些女孩子在玛林娜的号召下,会成为他心腹之患,现在我去救玛林娜了,你们也准备一下吧!”
  她灵巧地循着刘老好指示的方向去了,祁连山与苗银花也连忙开始着手准备。

相关热词搜索:漠野英豪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