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鬼歌 正文

第七章 浪子岂是真无情
2019-11-11 14:58:19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毅与“黑煞神”出了“血站”,心里总算安了一点,他倏然想到,他师父要他去赴的约会,今天已经到期了!他陡然止步,道:“老哥哥……”
  “什么事?”
  “我要去杀一个人,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请说!”
  “你为我打探‘五龙帝君’的去处如何?”
  “想问他你要找的那首歌词是什么?”
  “是的!”
  “好,不过,此人已失踪数十年,江湖上不知是否有人知其下落,尚不敢预料。”
  “你替我问问就是了!”
  “那么,我走了,五天之后,开封‘武林客栈’再会如何?”
  “一言为定!”
  “黑煞神”走后,杨毅有些感慨,同样地,一股寂寞的气氛,也掠进了他的心头,他感到自已太过孤单!
  他失去了“魔侠女”!
  纪小华与他,也是一场梦!
  他长长一叹,他想:“既知有今日,何不当初就死去?……算了,过去了,我不应该再去想它!”
  他想到了“五指峰”他师父要他杀的人是谁?……为什么叫他去杀?此人与他师父有什么仇恨?
  于是,他又想到了“无情浪子”二十年前与“魔厅”厅主的事……这中间的问题是多么不简单呀!”
  他苦笑了一声,自语道:“只要我找到了那首神秘的歌词,杀了他要我杀的人,我便可以回去问他了!”
  语声甫落,他弹身向桐柏山奔去。
  五座摩天巨峰,耸立在绝壁千仞的桐柏山中,一条人影,急速如风,已到了“五指峰”下。
  夜,静悄悄地!
  杨毅目光一扫,除了秋萤点点之外,再也看不见什么在这荒山乱野中,杨毅身临其境也不由暗地泛寒!
  倏然——
  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挟着一阵寒风吹来,使杨毅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鸡皮疙瘩遍起!
  杨毅镇定了一下情绪,放眼一瞧,但见一个蒙面黑衣人,在漆黑的夜幕中,缓缓叠出……
  杨毅下意识退了一步,喝道:“什么人?”
  那黑影在杨毅前面五丈之处,停了下来,发出了冷冰冰的声音,道:“你又是谁?”
  “我来赴约……”
  “‘无情浪子’命你前来?”
  “不错……你怎么知道?”
  那黑影一步一步走来……
  杨毅喝道:“你与我师父有什么仇?”
  “仇?……哈哈哈……娃儿,你……是谁?”
  “你不是说我是他的徒弟么!”
  “你……不是杨毅呀!”
  对方的惊叫之声,使杨毅吓了一跳,他开始记得这声音有点熟,只是一时之间,他记不起在那里听过!
  他栗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杨毅?”
  对方恢复了那冰冷的声音,说道:“我与他师父约好,我也见过杨毅!”
  “那么,你到底是谁?”
  对方咆哮道:“选个你不用管,你是谁?”
  “我就是杨毅……只因我有其他原故,化装另一个人了!”
  “胡说!”
  “真的!”
  “我问你师父有什么特征?”
  “左耳下一颗红痣!”
  “不错,你真的是杨毅了,我问你,你师父要你取下我首级回去见他?”
  “对了!”
  “好极了,娃儿,你师父要你来送命,也别怪我心黑手辣了!”
  话犹未落,猝然弹身,疾如电光石火,向杨毅扑了过来,出手一掌劈去,杨毅幌身避过,口里喝问道:“你与我师父有什么仇?”
  “到了阎王殿你就会知道了……”
  一连三掌直劈过来。
  杨毅大喝一声:“如此,别怪我心黑手辣了!……”出手一掌斜斜击了过去。
  对方出手甚快,在杨毅出手一击之下,左手已告拂出,杨毅一咬钢牙,硬封了对方一掌,右手猛然击出!
  一声惨叫骤传,那蒙面黑衣人如箭射出,栽在地上不起——
  杨毅傻了!因为他这一掌根本无法伤到对方,而对方不但不闪,而且不运功护身,又怎不出乎杨毅意料之外,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他望了望躺在五丈之外的黑衣蒙面人,倏然打了一个冷战,似是有股不祥的预兆,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他走到了那黑衣人的身侧,倏然探手掀开了那黑衣人的蒙面黑纱,目光一扫,倏然——
  他哇的一声大叫,脑海天旋地转,口中叫了一声“师父……”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向那人身上栽了下去!
  多可怕的事?……多不可思议的事?……
  他师父要他徒弟杀的,竟是他本人?为什么?为什么?
  天下,竟会发生这等不可思议而又残酷的事,师父命令徒弟杀死自己,这中间之事,是多么不简单呀!
  这中间,所包含的是什么?这个被杨毅所杀人,真的就是关系着二十年前那迷离故事的人——“无情浪子”?
  杨毅栽了下去,在心情极度悲痛之下忍不住鲜血狂喷,溅了那中年人一身!
  久久,杨毅才叫了一声:“师父!”
  这叫声是凄绝而又感人的,躺在地上的中年人微睁了一下紧闭的眼皮,但见他的眼眶里滚下了两行泪水。
  杨毅嘶声叫道:“师父……这是为什么?”
  那中年人正待启齿,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来,他在未运功护身之下,挨了杨毅这一掌,伤势是何等之重呀!
  他喘了几口大气,终于吐了七个字:“徒儿……我……对不起……你……”
  “不,师父,你……为什么要我杀你?……你说呀!”
  他的嘶叫之声,听来令人心颤。
  “我!……对不起!你!”
  “为什么……”
  “你以……后会知道的!”
  杨毅的哭叫之声,倏告停止,他望着这个他不知名的师父,心情在痛苦激动,他突然问道:“师父,你叫‘无情浪子’?”
  “无情浪子”点了点头,而他的紧闭的眸子里,豆大的泪水,却一滴一滴地滚了下来,这眼泪代表什么?忏悔?伤心?
  杨毅是何等之人,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师父要自己杀他,这中间有天大的秘密因素。
  同样地,他师父必然也有愧对他的地方!
  意念告诉他,他要问清楚,不管如何,他师父要死在他的手中,这故事牵涉到他的身上了!
  他咬了一咬牙,道:“师父,你对我恩重如山,数年栽培之恩,您纵有天大错事,也不应该叫我来杀你!……你要令我遗臭武林?”
  他启齿良久……终于说道:“我……害了你……”
  “师父,你并没有害我!”
  “你……不会……知道的……”他极吃力地惨笑了两声,道:“我导演了一……出戏……也造了……一场……悲剧……我是魔鬼……”
  “为什么?师父……你要告诉……”
  “无情浪子”这个一代人杰,江湖上了解到他的人甚少!他唯一让人知晓的,他是一代情圣,无数少女,在深深地爱他。
  他的过去,鲜有人知!
  现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此刻,他应该告诉杨毅整个迷离的故事,否则,他知道自己纵死九泉,也难瞑目心安!
  他凝视了杨毅一阵,道:“歌词找到没有?”
  “还!……没有!”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找那首歌词?
  “不知道!”
  “那……歌词……就是……‘杀人之歌’。”
  “杀人之歌……”
  “除了这一……首歌之外,你……无法替母亲……报仇……”
  杨毅心头一震,脱口道:“你说我有母亲?……”
  “是的!”
  “师父,我母亲是谁?被谁所害?”
  “被我……所害!”
  杨毅傻了,他明白了,他师父是因害了他母亲,良心难安,才安排了今日之会,让他死在自已手里!
  他虽然尚不知他母亲是谁,然而,骨肉之情一旦听见母亲被人害死——虽然害他之人是他师父,他心里也难免悲痛。
  他脱口叫道:“师父……你害死我母亲?”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爱……她!”
  杨毅愕然了!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师父既爱他母亲,为什么又要害她?因嫉?因仇?因恨?……
  他怔了一阵子,才强忍痛苦问道:“师父,你……既然爱他,又为什么下手杀害她?”
  “我……只害她……并没有杀……”
  “告诉我整个故事!”
  “无情浪子”切切的道:“徒儿……在师父死前你……愿意……原谅……我?”
  “师父,我原谅您,永远敬爱您!”
  “无情浪子”的脸上,开始现出红光,这正是死亡之前的“回光反照”,这一刻过后,这个一代情圣,将命归黄泉。
  他看了杨毅一眼道:“徒儿,你扶我起来!”
  杨毅把“无情浪子”扶了起来,“无情浪子”目光迫视在杨毅的脸上,自语道:“我几乎不相信……不相信你是杨毅,刚才在还没有动手之前,我失望你是另外之人,受杨毅之命而来……”
  “因为我化装成另外一个?”
  “是的……”他语锋略为一停,又道:“徒儿……说来话长……”
  “师父,你慢慢说好了!”
  “无情浪子”略一沉思之后,问道:“徒儿,我问你,你曾经听到江湖上有一个‘魔厅’?”
  杨毅心头又是一震,道:“师父,我听‘过天星’说过,你曾职掌‘魔厅’刑堂之主!”
  “不错,那是多么可怕的事呀……二十年前,我不但以武功震撼武林,而且仪表亦为无数少女倾心……”他得意地笑了笑!
  杨毅接道:“师父,我母亲到底是谁?”
  “等会你会知道!”
  “不,你先告诉我!”
  “好吧,她就是‘魔厅’厅主!”
  “什么?……”
  杨毅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脱口惊叫:“师父,你……说什么?”
  “你母亲就是‘魔厅’厅主!”
  杨毅觉得自己的脑海被重重地击了一下,整个身子摇摇欲坠,这的确是一种震撼他心灵的事!
  他喃喃说道:“师父,真的是她?”
  “不错!”
  “你说吧……说出整个故事!”
  “无情浪子”说道:“事情应该由我的先说起……我说我仪表为无数少女所倾心,唯一令我忏悔的,我一生除了害你母亲之外,我害的另一个女人更惨!
  这女人叫‘血罗刹’费雪梅!
  我不否认我是个用情不专的男人,在还没碰到‘血罗刹”及‘魔厅’厅主之前,我跟数个女子交游过!
  当我碰见‘血罗刹’之后,惊为天人,于是我们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我发誓当时我诚心爱她。
  然而,不幸,我碰见了那个绝代佳人——你母亲‘魔厅’厅主,我被她美色所迷,我终于遗弃了‘血罗刹’,投靠‘魔厅’……
  杨毅忍不住接道:“师父,你太不应该了!”
  “是的,我太不应该,我不克自持……”他谈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又流下了两颗忏悔的泪水,抑制住悲伤,又道:“我当时大有如能一亲芳泽,赴汤蹈火,亦在所不惜,‘血罗刹’指着我鼻子说:‘终有一天,我会挖出他的心。’然而,我不放在心上……”
  杨毅忍不住又接道:“我母亲爱你么?”
  “不,如果她爱我,也就不会发生以下的事了……”他满脸忏悔地说道:“我几次表明心意,均被你母亲所拒!爱的失望,变成了恨!
  在恨的产生下我订下了害她之毒计!
  ——于是,我导演了一出最惨酷的戏……那一出由我一手编写,由我导演,另有三人参加……另外一个是无辜的。
  爱你母亲的,并不止我一人——身掌‘魔厅’总监的‘玉书生’……”
  杨毅又插口道:“师父,难道还有人参加害我母亲?”
  “是的,一个就是‘玉书生’另一个是总护法‘天栗剑客’,我们三人同时爱你母亲,也被你母亲奚落!
  我们开始恨她!、
  于是我想了一个毒计——也是最残酷的毒计……”
  “师父,什么毒计?”
  “无情浪子”道:“你母亲不但冷若冰霜,而且武功天下无双,当时,我编定的毒计是这样的,由我及‘玉书生’、‘天栗剑客’三人,在外分厅之中,选一个美男子,授以武功……”
  杨毅道:“我明白了,你要此人去对付我母亲?”
  “是的,当时,我们各给那年轻人……杨柏龄,十年功力,再授以三种不同样的武功,要他去会这‘魔厅’厅主!”
  杨柏龄在会见你母亲之前,我们教他一件事……”杨毅倏有所悟,脱口道:“师父,是不是玩我母亲一次?……那狠心男人也就是你们所造?”
  “不错。”他咬了一咬牙,又道:“在杨柏龄与你母亲之前,我们唯恐不敌,总护法由贴身之便,暗中让你母亲服下了‘不解之毒’。
  一交手——挥了三次手,你母亲毒气发作,便痛声大哭——杨柏龄在我们威迫之下,玩了她一次之后,终于走了,由‘玉书生’把他安顿在一个地方。”
  杨毅忍不住骂道无耻……师父,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相关热词搜索:鬼歌

下一篇:第八章 母子相会泪难干
上一篇:第六章 笑话慑人一娇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