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追觅仇踪
2022-12-19 15:00:08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长发女人的声音,充满了颤栗与恐惧,显然,这件事,令她感到无比的震惊!
  丁一奇目睹她的表情,亦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他悚然地注视着这位长发女人,他也为这转变而错愕着……
  半晌,他才说道:“我说汪少谷已下山为你报仇了。”
  “你告诉了他我的仇人是谁?”
  “是的……”
  “啊!”
  长发女人再度嘶叫起来,突然之间,她的情绪变得有点疯狂,她凄厉地狂叫起来,道:“阻止他……阻止他……”
  她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夹着那骇人的嘶叫之声,她突然转身向房门外奔去。
  她的情绪,几乎陷入疯狂之中,她嘶叫着——凄厉地嘶叫着,狂奔于雨夜中……
  丁一奇为这位长发女人的骤变,不但感到了无比的震惊,而且吓傻了,他大叫一声道:“珊珊,站住……”
  丁一奇一掠身,追了出去!
  但是长发女人——汪珊珊并没有将脚步停下,她狂奔于雨夜中,口中大叫道:“阻止他……,阻止他,他不能去报仇。”
  这当儿——
  丁一奇一个弹身,已截住了汪珊珊的去路,汪珊珊在疯狂之中,一剑向丁一奇扫了过去——
  丁一奇一闪身,大喝道:“你疯了?”
  “让路!”
  第二剑又刺出。
  汪珊珊的剑法甚为凌厉与快速,使丁一奇极难闪躲,嘶的一声,丁一奇的右臂上,已被划成了一道三寸来长的血口。
  丁一奇喝道:“汪珊珊,你怎么了?”
  “我要阻止他!
  “阻止他?”
  “他不能去报仇!”
  “为什么?”
  汪珊珊疯狂地叫了起来,道:“告诉你,唐彬是他的父亲!”
  “什么?”
  丁一奇心头狂震,因为汪珊珊这一句话太令他感到震惊与不解,唐彬是汪珊珊的仇人,又为什么会是汪少谷的父亲?
  丁一奇愕然道:“他不是你的仇人吗?”
  “不错……”
  “那么,怎么会是汪少谷的父亲?”
  汪珊珊说道:“你快去阻止他,我再告诉你。”
  丁一奇道:“阻止不了,他已经走了很久了……”
  汪珊珊叫了起来,道:“不,一定要阻止他……唐彬是汪少谷的父亲,我们不能让他去杀死他父亲!”
  “告诉我什么原因!”
  汪珊珊木立了良久,风雨打在她的脸上,滚下脸颊的,就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她悲哀地、幽幽地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的全家一十三口,被两个蒙面人所杀吗?”
  “是的……”
  “只怪我当初没有详细告诉你情况,我本来有一个情人——叫徐雷。”
  “汪少谷不是徐雷所生的?”
  “不……那一天,我与徐雷在林中游玩,在我夜深回家之后,发觉全家被人杀死,我正在吃惊时,看见了那两个蒙面人……其中一个蒙面人将我带进房中,奸污了我的身子……”
  丁一奇骇然道:“那么,汪少谷也就是在你被奸污之后所怀的仇人之子?”
  “是的,我被我的仇人奸污了,又怀孕了,当我有了孩子时,我本想毁了他,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是的,孩子是无辜的!”
  “当我被奸污之后,迷糊中,我听见其中一个蒙面人在叫着‘唐彬’的名字,我才知道唐彬是我的仇人,可是,唐彬却是汪少谷的父亲……”
  丁一奇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不能叫汪少谷去杀了他父亲,我们要阻止他!”
  汪珊珊说完经过,也使丁一奇感到了惊骇,他们总不能让儿子去杀死父亲的事发生呀!
  汪珊珊哭泣了。
  丁一奇安慰她道:“珊珊,你不必难过,我去找他!”
  “一定要阻止他……一定要阻止他……”
  “我会阻止他的,你放心练剑。”
  “我也去。”
  “不,我去找他就可以了……”
  汪珊珊并不坚持她的意见,她明知,就是她找到了汪少谷之后,又该说些什么?她能面对汪少谷,说出这一段悲惨的往事吗?
  丁一奇将汪珊珊劝回茅屋之后,便急急下山去了,他必须阻止汪少谷复仇,因为他不能造成件武林千古恨事……
  可是,他能及时阻止惨剧的发生吗?

×      ×      ×

  汪少谷奔下山来,他没有目的,他发狂地飞奔于风雨的山林中,他要把心头的悲哀发泄出来。
  风雨侵袭着他的身子,他没有感觉,他麻木了,唯一存在的,只有恨与仇,纯洁的心灵,突然蒙上了阴影,生身之母,说他是仇人,这无疑给他一记无情而残酷的打击。
  “唐彬,我要杀死你……将你碎尸万段!”
  他奔驰着,狂叫着!
  ——风雨之声,掩盖不了他充满杀机的吼叫之声……那种凄厉的叫喊声,在山谷中回应着!
  但是唐彬在哪儿?
  二十年了,唐彬是死是活?假如没死,那么,他是否已隐姓埋名,茫茫天涯,他哪里去找他?
  天亮了,雨小了!
  汪少谷站在树林中,遥望那稀薄的白雾,怔怔出神……他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倏然——
  他看见了在远远的林中,有一座木屋,汪少谷心想到那木屋去歇一会儿吧,衣服湿了,肚子饿了,人也累了,休息一会再走。
  主意打定,他弹身向木屋飞奔而去。
  木屋有些陋旧了,但气派倒很宏伟,汪少谷走了过去,但见那扇红色大门,是半掩着,里外见不到一个人影……
  汪少谷推开了木屋,走了进去,倏然——
  就在汪少谷的脚步刚踏进木屋大门的同时,寒光一闪,一柄长剑,向汪少谷当面刺了过来。
  猝然一击,使汪少谷难以闪躲,亏他武功身手不凡,在寒光一闪之际,他横里闪了开去。
  汪少谷变化甚快,可是对方一击未中,第二剑再凌厉攻来,但汪少谷已在这极快的瞬间,腾身进挡,出剑攻击。
  “当”的一声,两条人影乍闪,一柄长剑,已飞刺在壁上,对方的剑,已被汪少谷震飞出手……
  汪少谷怔了一怔,他似乎料想不到,对方的剑法,会如此低俗,只击一剑,就为自己所败!
  汪少谷的剑,还指在对方的胸口上,目光过处,发现这个刺杀他的人,竟是一个少女——也像少妇。
  她用惊惧的目光,注视着汪少谷,茫然,错愕与恐惧!
  汪少谷冷喝道:“说,你为什么要刺杀我?”
  她还是茫然着……好半晌,才叫道:“你……是你?……”
  汪少谷愕然!
  难道这个少女认识他?见过他?不可能的!
  对方的表情,突然显得激动起来……
  “你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天峰!”
  她疯狂……像突然见到了亲人一般,扑了过去,扑在汪少谷的身上,汪少谷愣了……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峰……为什么去了这么久……天峰,我想你……天峰……”
  她哭了……
  她伏在汪少谷的身上,哭了起来,悲切地,哀怨地,充满了凄凉而又悲惨地……但却充满了兴奋……
  汪少谷一时之间,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天峰……你总算回到我的身边来了……”
  她梦呓般地叫着,突然搂住了汪少谷的脖子,情切而又激动地吻着他……
  汪少谷骇然警觉,他忙把她推开了……
  “姑娘,你认错人了……”
  她意外地怔了一怔,惑然地看着汪少谷:“天峰,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你的妻子江彩红呀!”
  汪少谷明白了,明白这个叫江彩红的女人,错将他当做了她的丈夫,或许,他长得跟她丈夫很相似……
  江彩红又激动地说:“天峰,你为什么不认我了?你看,我变了吗?”
  她忙用手来梳理她散乱的头发……像一个绝望的妻子,见到了她丈夫归来时那样兴奋,同样也带着叫人怜悯的意味。
  汪少谷看清了她的面目,她很美,也很动人……只是神情有些憔悴与困倦……
  她说着:“天峰……你看,我变了吗?……”
  “我是不是老了?”
  “天峰,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爱我了?”
  江彩红的声音,充满了期待与绝望,她凝视着汪少谷,像企求,那样子叫人心酸……
  汪少谷终于冲口而出:“不!”
  “啊……天峰,那你还爱我?”
  “是的!”他下意识地应着。
  “天峰,我还像从前那么好看吗?”
  “好看,你比从前更美了!”
  “真的?”
  汪少谷点点头。
  她笑了,含着眼泪笑了……样子更为凄楚动人……
  “不?你骗我,我一定苍老了……”
  “你没有!”
  “我不相信,因为你刚才不认得我了……”
  “这个,因为……”
  “因为我没有打扮?”
  “是的,是的……”
  “天峰……除了想你,我不做任何事……真的,你不在了,我打扮给谁看?”
  她说着,充满了真挚的感情与无限的爱意,可以想见到,她是多么深爱她的丈夫——那个叫“天峰”的人。
  汪少谷为她真挚的情操所感动!
  “天峰,你回来了,我会再像过去一样打扮……我会像过去那样,让你喜欢……让你爱我……”
  汪少谷注视着她,应诺着!
  她亲热地挽着他……
  “天峰……瞧你衣服都湿了,到房里去换下来!”
  她拉着汪少谷走向后室。
  汪少谷吃惊地:“不……我不要!”。
  “会着凉的!”
  “不要紧,不会着凉。”
  “我要你换下来,你到房里去换,我去弄吃的,你饿了吧。”

相关热词搜索:天下第一剑

下一章:第四章 疯妇痴情
上一章:第二章 母不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