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爱与恨
2023-07-30 21:19:37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随着嘶叫声,但见汤妙珍的眼眶里流出了滚滚的珠泪,神情无比悲切与哀绝。
  自然,汤平无法答复汤妙珍,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其实一个人往往会做出很多难于说明的错事来。
  汤平扬起头来,道:“回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爹,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不该知道这件事。”
  “可是爹,你不会知道,我做了一件最可耻的事,昨天晚上,我用迷药迷住他,想用我的肉体作为我报复的武器。”她哭了起来。
  “什么?”
  汪少谷与汤平同时脱口叫了起来,他们为汤妙珍这一句话感到了震栗与惊骇。
  尤其是汪少谷,他更想不到,昨天晚上那个女子,就是汤妙珍,他几乎跟她……想到这里,汪少谷打了一个冷战。
  这真是阴差阳错,但是这个错误却几乎铸成了一件人世间丑陋的悲剧!
  汤妙珍的粉脸,在这刹那之间,一片死灰,她哭声凄厉,哀绝动人!
  “爹,你的错误,使我做了这种最为可耻的事……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在凄厉的哭声中,突然寒光一闪,紧接着一声闷哼,血花溅处,但见剑已刺入了汤妙珍的腹间。
  “啊!”
  在场的汪少谷、汤平及屠天峰均为之失声叫了起来,因为汤妙珍会自杀身亡,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愕然!
  ——汪少谷、汤平及屠天峰三个人都呆愣住了。
  但见汤妙珍的身子,无力地倒了下去,血,殷红的血,已涔涔地流了下来。
  “珍儿……”
  汤平嘶声叫了起来。
  他挣扎着欲扑向汤妙珍,可是,屠天峰却紧紧地拉住了他!
  汪少谷目瞪汤妙珍自杀身亡,突然感到一阵悲哀神伤,忍不住泪如雨下,悲切地叫了一声:“汤姑娘……”
  他走到了汤妙珍的身旁,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汤妙珍无力地睁开眼皮,说道:“汪……少侠……原谅他吧,他,也是你父亲呀!”
  汪少谷心头一震,说道:“不……”
  “你……狠心看……爹被杀吗?”
  “……”汪少谷不禁泪下。
  “我无心做那种无耻的事……你要原谅我……”
  “我并不怪你!”
  “我……求你……饶了……爹……”
  汪少谷对于汤妙珍之自杀,除了心中的悲痛之外,更感到无比的惋惜,因为这不是她的过错,再说他与她并不曾发生丑陋的肉欲行为,她没行死的必要。
  汤平嘶叫着:“珍儿……”
  他的音调中充满了悲怆,他在尽力挣扎,可是屠天峰一点也不放手,他转脸怒喝道:“放开……放开我……”
  屠天峰没有一点反应,他只是用眼光征求汪少谷的同意,汪少谷终于开口说道:“放了他!”
  屠天峰点点头,松开了手,汤平就像疯狂了一般冲向汤妙珍:“珍儿……”
  汤平扑在了汤妙珍的身上,悲恸欲绝。
  这一幕是动人的,也是悲惨的!
  汪少谷与屠天峰徐徐低下头去。
  这当儿——
  汤妙珍吃力地睁开了她微弱无力的眼皮,两颗死亡的泪水,随着她眼皮睁开,滚落在耳际。
  “爹……”
  “珍儿……”
  “我……应该死去,因为,我做了一件最无耻的事。”
  “不,珍儿,你没有……"
  “爹……我不怪你!”
  “珍儿……”
  “爹,你要好好做人……汪少侠会……原谅你……的!”
  “珍儿,爹该死……是爹害了你!”
  汤妙珍无力地喃喃道:“我死了也好……爹……这种没有自由的日子我已经活够了,女儿会祝福你……”
  她的头微微一摆,停止了呼吸。
  “珍儿,珍儿……”
  汤平的哭叫声,汤妙珍再也不会听到了,她带着恨与绐望,离开了人世,结束了她绮丽的年华!
  “珍儿……珍儿……”
  他喃喃地叫着,音调中充满了绝望,忏悔的泪水,如泉水般地滚了下来。
  汤平整个人像失去了知觉,他回过头来,看看汪少谷,哀绝地祈求着,“救她……救她……”
  像任何一个慈父见了儿子的死亡一般,他祈求能有人将那死去的生命救活过来!
  汪少谷无语泪落。
  汤平猛然抓住了汪少谷,叫道:“叫求你救救珍儿……”
  “她死了……”
  “不,她没有死……她没有死……”
  汤平疯狂地叫了起来,他的理智全部丧失了——他的精神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屠天峰惨然说道:“你女儿死了。”
  “不,她不能死!她是无辜的……”
  “可是她真的死了!”
  汤平猛然疯狂地抓住了汪少谷,厉喝道:“你这个刽子手,你杀了我的女儿……”
  “不,是你自己害死她的,如果没有你做了那件错事,也不会发生这种悲剧。”
  “那不是真的……”汤平叫了起来,道:“那不是真的,汪珊珊不是被我强奸的。”
  “啊!你说什么?”
  “我不是你的父亲!”
  “胡说,你已经承认了。”
  “真的,那不是我……珍儿是无辜的,她不应该死……”汤平的话,无疑像一记闷雷击在汪少谷的脑海中,他怀疑而又恐惧。
  这当儿,汤平又扑在了汤妙珍的尸体上,放声大哭起来,他悲痛欲绝地哀悼着他的爱女汤妙珍。
  汪少谷将他一把拉了起来,喝道:“告诉我,强奸汪珊珊的是谁?”
  “是……”他正要说出来,但又突然叫道:“我不能说……”
  “为什么?”
  “我答应他不说!”
  “是不是‘迷魂宫’宫主?”
  “……”汤平欲说又止。
  难道你愿意看着妙珍死得这么没有价值吗?”
  汤平脸上的肌肉在抽搐着,显然他陷入了情感与理智的交战之中……
  须久才应道:“是的!”
  “你说消魂宫宫主就是我的父亲?”
  “也许是的!”
  “为什么你不能肯定答复?”
  “因为我没有看到他的面孔!”
  “胡说!”
  “真的,他当时蒙着脸。”
  屠天峰问道:“他是不是江湖上传说的‘摄魂人’?”
  “是的……”
  “消魂宫在什么地方?……”
  屠天峰话犹未落,突然,一阵阴森森的冷笑声,破空传来,屠天峰闻声,心头一骇,转身喝道:“什么人?”
  屠天峰话犹未落,但见一条人影,闪电般落在场中,来人就是那个曾经与白衣少女在绿沙滩出现的中年文士。
  屠天峰冷冷道:“阁下是什么人?”
  “汤堡主的朋友!”
  汪少谷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道:“那你是来要人的了?”
  “不错,希望你姓汪的能讲点交情。”
  “办不到!”
  汪少谷话犹未落,那位中年文士刷的一声,长剑已经出鞘,同时跃起,朝汪少谷扑了过来。
  中年文士这出手一击,其势之快,犹似电光石火一般,但屠天峰似早已料到了这一着,振腕封出了一剑。
  两人出手攻招,几乎是同时的,快速得几乎难以看清。
  “当”的一声,两个人影,同时闪了开去,显然地,在这一回合里,两人是不分胜负的。
  汪少谷咬着牙根,如果他不是丧失了功力的话,那么,他早已出手毁了对方!
  屠天峰厉喝一声:“接我这招试试!”
  “试”字出唇,闪电般地一跃,已欺到了中年文士的面前,一招“长虹贯日”凌厉攻击。
  中年文士反手封出一招“闭门拒狼”,封住了屠天峰这招凌厉攻势,随后攻出了一招“龙腾虎跃”。
  中年文士出手招式,变化快速凌厉,招招高深莫测,屠天峰亦不禁为之心寒。
  但是屠天峰也不是一个弱手,在这刹那间,已出手连攻两剑,分为四种不同招式。
  屠天峰与中年文士的搏杀,真可以说是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剑光如虹,人影如幻!
  汪少谷此时亦被这一场罕见的厮杀所吸引,好久,才回过头来。他转向汤平问道
  “汤堡主,你可以说清楚了!”
  “汪少侠,我来答复你的话吧!”
  ——平空爆起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使汪少谷心头为之一惊,循声望去,一个长发的白衣少女,已到了汪少谷的面前!
  当汤平见到这个白衣少女时,脸色骤变,道:“是你?”
  “师父,我是来救你的呀……”
  汤平像有点恐惧地咽住了他要说的话,而汪少谷乍闻白衣少女叫汤平为师父,心头不禁狂震。
  他忽然想到“南北双剑”之败,是败在了汤平的徒弟——一个白衣少女的手中。
  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人,当然就是那个白衣少女了,白衣少女回过头来,道:“汪大侠,今日我们能够见面,真是三生有幸呀!”
  汪少谷冷冷道:“不错……啊……”
  汪少谷话犹未落,突然脱口惊叫,蹬蹬蹬骇然倒退了两三步。

相关热词搜索:天下第一剑

下一章:第三十章 扑朔迷离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