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六章 智脱重围诛祸首
2019-10-18 14:16:3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俊目睹黄媚和紫袍人的交谈,心中难过至极,但他却强自忍下,没有接言。
  黄媚举手理一下鬓边的长发,送给紫袍人一个媚笑,道:“我能不能和我们几个兄弟谈谈?”
  紫袍人道:“可以。”
  黄媚目光转往王俊的脸上,接道:“大哥,人在矮椽下,不能不低头,大哥,小妹已决定答应婚事。”
  王俊冷冷笑道:“为了那五种很优厚的聘礼?”
  黄媚道:“自然,那也是原因之一。”
  王俊道:“咱们兄弟姊妹生死与共,要死咱们大家死,不能要你一个人牺牲。”
  黄媚笑一笑道:“金灯门的规戒很森严,但那是在平常的时候,咱们都得听从大哥的令谕,目下的情况不同,咱们不能让这一门死绝,小妹平日得几位兄长照顾,牺牲我一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王俊正想反唇相激,耳际间突然响起了黄媚的声音,道:“大哥,听小妹的话,和二哥们一起走,在外面等我,兵不厌诈,我不会让他碰我一下。”
  这几句传音之言似乎是一颗定心丸,给王俊服了下去。
  王俊激动的心情似乎忽然间平复了下来。
  萧飞燕突然接道:“六妹,嫁人之事属于大喜,五姊我应该在身边照顾你才是。”
  黄媚摇摇头道:“不用了,你去多照顾一下大哥。”
  目光转到于重的身上,接道:“二哥,大哥交给你们了,小妹……”
  于重肃然接道:“六妹已经决定的事,我这个做师兄的,也不便反对了。”
  黄媚道:“那很好,二师兄明白事理,省了小妹不少口舌。”
  于重道:“我们几时动身?”
  黄媚道:“这个我去问问他。”
  于重道:“如是能够现在走,我便立刻告别。”
  黄媚点点头,目光又回到那紫袍人的身边,道:“我们的话你都听到了?”
  紫袍人道:“听到了。”
  黄媚道:“你作何打算?”
  紫袍人道:“放他们走。”
  说放就放,立刻下令,解开了于重等人身上的穴道,道:“门外有篷车相候,你们可以走了。”
  于重道:“就这样简单么?”
  紫袍人道:“黄媚看法深入,一切都有她独断独行的风格,区区很欣赏她的爽朗。”
  于重道:“六妹保重。”当先举步,向外行去。方昭、言小秋等鱼贯相随,出了厅门。萧飞燕扶着王俊,走在最后。
  王俊出了厅门之后,转头看去,只见黄媚已经到了紫袍人的身侧,背身而立,给了王俊一个背影。
  果然,大门外停了一辆篷车,像来时乘坐的一样,车身四面的篷布很厚,坐在车中,难见四外景物,篷车一口气奔行出二十余里,才停了下来。
  这一段行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王俊几次要开口,都被萧飞燕以手阻止。
  驰车人打开了篷布,说道:“诸位,可以下车了,咱们的瓢把子一向是言而有信,诸立下车之后最好能走得远远的,藏得好好的,别被武林盟中人捜查出来。”放下了王俊等人,一转车头,扬鞭而去。
  王俊望着那远去的篷车,轻轻叹息一声,道:“二弟,咱们真的就这样不管六妹的死活了么?”
  于重笑一笑,道:“大哥,咱们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六妹的事。”
  语声一顿,接道:“三弟,四弟,快扶着大哥,齐兄,五妹断后,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咱们,我在前面开道。”
  王俊从没有这样的经历,只觉整个身躯被一种大的力量托着,脚不着地,有如腾霞驾雾一般。  但王俊还有眼可以看,发觉于重等行经之路,都是草丛、麦田,连小径也弃之不走。
  这一阵快走急奔,将近一个时辰,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茅舍,隐藏在杂林之中,一面断崖,一面小溪。
  茅舍很宽大,而且也没有荒凉的感觉,似乎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人来打扫一次似的,但却没有人留住的痕迹。
  片刻之后,萧飞燕、齐子川也赶来茅舍。萧飞燕理一下飘乱的散发,缓缓说:“大哥,你坐一下,我去烧一点开水。”
  目光转到于重的身边,接道:“回二哥的话,不见追踪之人。”
  齐子川道:“于老二,现在咱们可以放胆谈谈。”
  于重道:“成!我也要对大哥说明,齐兄,有话尽管请问。”
  齐子川道:“金灯门人数不多,但却是一个充满着智慧,变化万千的组合,老朽算是佩服了你们。”拂髯一笑,接道:“尤其是那位黄媚姑娘,真是浑身解数,叫人难测高深。”
  于重笑一笑道:“六妹机智绝伦,武功又高,金灯门数次遇上了凶险,都凭仗她的才智躲过。”
  王俊叹口气道:“二弟,把六妹一个人留在那里,实叫人心中难安。”
  于重道:“大哥不知江湖中凶险,刚才咱们在那座大庭之中,手中没有兵器,厅中、厅外又布下重重埋伏,咱们如果闹翻动手,只怕很难破围而出。”
  王俊道:“哦!我怎么一点也瞧不出来呢?”
  言小秋道:“大哥不是江湖中人,自然瞧不出任何征候了。”
  王俊道:“现在咱们脱围而出了,但六妹却一个人留在那里。”
  言小秋道:“大哥,休息一下,咱们再商量帮助六妹的办法。”
  萧飞燕提着一壶热水行了过来,接道:“不用去援六妹,她告诉我了,要我们在这里等她三天,三天之内她一定回来。”
  王俊道:“三天?那岂不和紫袍人成亲了?”
  萧飞燕道:“大哥放心,六妹精得很,没有人能吃得住她……”
  她放下茶壶,缓步行到了王俊的身侧,低声道:“大哥,六妹要我转告你几句话。”
  王俊道:“转告甚么?”
  萧飞燕道:“六妹说,要你安心睡觉,三天内她定然会回来见你。”
  王俊道:“她真的这样说了?”
  萧飞燕道:“掌灯大哥,小妹有几个胆子敢骗你?”
  王俊道:“但愿她能够在三天内回到此地。”
  萧飞燕道:“大哥,你不了解六妹,她是位遇强更强的人,武功和智慧都是如此。”
  齐子川道:“于老二,你们那位六姑娘那身武功是怎样学的?似乎是无所不能。”
  于重笑道:“六妹不但天份过人,而且学的武功十分博杂,她无往不利。”
  言小秋接道:“平常之日,我言老四的主意最多,甚么事都由小弟出主意,但如事情突然有变,六妹就比我高明了。”
  齐子川道:“老朽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想请教于兄。”
  于重道:“齐兄请说!”
  齐子川道:“你们这个金灯门的组合,似乎不是同出一人门下。”
  于重道:“我们根本就不是同出一门。”
  齐子川道:“哦!这么说来,你们根本是由不同门户的人,组成这一个门派了。”
  于重庄严的说道:“金灯门中人不论出身,只求一件事……”
  齐子川道:“甚么事?”
  于重道:“侠胆仁心,替天行道,仰俯不愧天地。”
  齐子川道:“很高的要求。”
  于重笑一笑道:“所以,金灯门中做事,一向不计得失,但求心之所安。”
  齐子川道:“一个仁侠的本份,理当如此,不过,这做法你们吃亏太大。”
  于重道:“此话怎讲?”
  齐子川道:“你们被绿林道中人所忌恨就是因此了,且你们这等仁侠之事,却完全被武林同盟所误会,那不是一件不值得的事么?”
  于重苦笑一下道:“我们在求真真正正的做事,但却不知道如何作人,而且我们太忙,忙得没有时间去向人家解说清楚……”
  目光一掠王俊,接道:“最苦的是我们的掌灯大哥,这些年来,他们牲了四位之多,目下我们这位掌灯大哥更为辛苦,他不懂武功,却卷入了江湖搏杀之中。”
  齐子川道:“于老二,老朽想不通,为甚么你们掌灯大哥最易伤亡?依照常情,一门之长应受保护。”
  于重道:“我们这情形不同,因为,金灯门人少事繁,我可以隐身在暗中行事,但掌门大哥必须当面和人谈是论非,别人对金灯门的恨和仇,全都对他而发,就这样,他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为保护我们的牺牲者。”
  王俊道:“在下渐愧。”
  于重道:““大哥,不要这样,上一代掌门大哥选择了你来掌金灯门,我想可能别有用意,我和四弟商量过了,我们应该改变一下金灯门的规矩了。”
  齐子川道:“如问改变呢?”
  于重道:“上一代的掌灯人,为何把这一代掌灯之位传给了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他有些甚么用心,不言而喻了。”
  王俊道:“怎么说?”
  于重道:“掌灯大哥不会武功,这是金灯门中从未有过的事,他没有机会告诉我们了,但我们体会出他的用心。”
  王俊道:“他用心何在?”
  于重道:“他的用心是要用自己的死亡,来修正这个金灯门的规矩。”
  王俊道:“他是掌门大哥的身份,也是整个金灯门中最有权威的人,为甚么他不能决定,反而要自己牺牲了一条命?”
  于重道:“在他之前,很多位掌门人都已经死去了,他自己不能贪生怕死,所以,他以死亡来修正这个不合理的规矩。”
  王俊道:“若是咱们金灯门中人一定要有一个人牺牲,身为老大,自然是应该首当其冲。”
  于重叹口气,道:“等六妹回来,我们要好好的研商一下,看看怎么修正一下这个不合理的规矩。”
  提起了黄媚,王俊忽然有着一种惘然若失的感觉。只听齐子川说道:“于兄,老朽有一点请求,不知贵门可否答允。”
  于重道:“甚么事?”
  齐子川道:“老朽这一把年纪了,看到你们这些人为正义付出的牺牲是那样壮大,心中十分感动,想以风烛残年,加入你们金灯门,不知意下如何?”
  于重道:“齐兄的盛情我们非常感激,不过,金灯门的规矩十分森严,重要的事,必须由金灯门中人共同商谈才能决定,齐兄这份心意,只有等我们六妹回来之后,再作计议了。”
  齐子川说道:“行,不论你们是否准我加入金灯门,但老朽愿意以最大的力量帮助你们。”
  于重道:“齐老,本意上我们很欢迎,我们也确实需要增加一些人。”
  齐子川道:“好吧!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等你们讨论过之后,老夫再作决定了。”
  天色晚了下来,群豪就在这座茅舍中分头休息。王俊和言小秋分在一间房中。
  但言小秋在房中停留了片刻之后,却起身而去。片刻之后,萧飞燕行了进来。
  王俊正想安歇,萧飞燕却启门而入。他不禁一皱眉头,道:“五妹,这样晚了,你还没有睡?”
  萧飞燕道:“我奉命保护大哥。”
  王俊道:“四弟呢?”
  萧飞燕道:“巡逻去了。”
  王俊道:“五妹,这几天你也很累,该早些休息了。”
  萧飞燕笑一笑,道:“大哥,若我是六妹,你也会撵我出去么?”
  王俊脸一热,道:“五妹,说笑话了,就算是六妹,也不能深夜还留在此地,徘徊不去,五妹……”
  萧飞燕道:“我知道,大哥是读书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不过,咱们武林儿女不大重视这个……”
  王俊一怔,接道:“五妹的意思是……”
  萧飞燕道:“小妹的意思是咱们只讲求心地坦白,不太理会世俗之见。”
  王俊道:“原来如此,看来我这个做大哥的,有很多地方要向你们学习了。”
  萧飞燕道:“事实上确也如此,大哥既然跻身到武林之中,也应该学习一下武林中的规矩了。”语声一顿,接道:“大哥,六妹还有一句话,要我转告于你,当时人太多,小妹不便出口。”
  王俊哦了一声,道:“甚么话?”
  萧飞燕幽幽地道:“六妹说,要你好好的保重,上一代大哥临死之前,暗中交代过她一句话。”
  王俊道:“交代甚么?”
  萧飞燕道:“上一代大哥交代六妹说,他要找一个读书人,掌理金灯门的门户,要六妹全力支持你,保护你。”
  王俊道:“为甚么要这样说呢?”
  萧飞燕道:“六妹告诉我,我们有很多缺点,但由于我们的江湖习性,使我们很难改正这些缺点,必须找一个不是江湖中人,而且又是个饱学之士,对事情有他独特的看法。”
  王俊道:“五妹,是指哪一方面?”
  萧飞燕道:“所有的方面,包括金灯门中所有的作法……”
  王俊点点头,接道:“不错,我们是替天行道,我们心存仁侠,但我们也有很大的缺点,我们作事的方法似乎是太过激烈了一些,而且只讲求效果迅速,不太兼顾到法理人情。”
  萧飞燕道:“所以,我们寄望大哥,改革整个金灯门的做法。”
  王俊点点头道:“对,我们要替天行道,也要兼顾情理。”语声一顿,接道:“五妹,你说,六妹真的能安全脱险归来么?”
  萧飞燕道:“你放心,小妹可以保证,平常之时看到六妹文文秀秀的,而且也很少讲话,但一旦遇到真正的麻烦事,那就会看到她的能耐和智慧了。”
  王俊道:“但愿如此,希望她无恙归来。”
  蔼爷燕道:“大哥你关心六妹,难道就不怕我……”
  王俊呆了一呆,接道:“你怎么样?”
  萧飞燕道:“不怕我吃醋?”
  王俊的脸红了,红得像鲜血一样,笑一笑,说道:“五妹,我对你们都很关心,不论是甚么人遇上了危险,大哥都像关心六妹一样。”
  萧飞燕笑一笑,道:“大哥,我在开玩笑,你可别生气,这里很凊静,你可以好好想一想如何改进咱们金灯门的做法。六妹回来之后,咱们要好好商量一番,我们金灯门要作些甚么事,应该如何做。”
  王俊点点头道:“我会在这两三天之中拟定一个计划,再提出来和你们商量。”
  萧飞燕笑一笑道:“大哥安歇吧,小妹告退了。”转身退了出去。这几天的折腾,虽然使得王俊疲累已极,但死亡的威胁,使他一直在不自觉中聚着精神。此刻,死亡的威胁已经消失,王俊也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心情,这放心便睡了六、七个时辰。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过午的时分。,
  只见言小秋坐在一侧,面上带着微笑。
  王俊急急挺身坐起,道:“四弟,甚么时候?”
  言小秋道:“刚过午时。”
  王俊道:“六妹回来了么?”
  言小秋摇摇头,道:“不会这么快。”
  王俊道:“她孤身女子独留虎穴,咱们要不要去接应她一下?”
  言小秋道:“再等两天吧!三日后,如若还无消息,我们会全力以赴。”
  王俊不便再说甚么,话题一转,道:“五妹要我修改一下金灯门的规矩……”
  言小秋道:“是!二哥、三哥都在等候着大哥的垂询,金灯门人手太少,要作的事情太多。”
  王俊点点头,道:“我会全力试试。”

×      ×      ×

  等到了第三日太阳下山时分,仍不见黄媚归来。王俊强忍下心中的激动,未再多言,但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都已经改换了疾装劲服,云集在茅舍的厅中。
  这两天内,他们做了不少的事,准备了兵器、暗器。所有人的神情都很严肃。
  没有一个人开口,更沉默,使整座茅舍中有着悲壮的气氛。
  事实上,每个心中有很多话,但却强行压制看不肯说出来。
  齐子川缓步由室外行了进来,轻轻咳了一声,道:“第三天了,黄姑娘还未回来。”
  于重像弹琴一样,一字一句的说道:“要过了今夜子时,才算三天。”
  齐子川摇摇头,道:“于兄,事实上你们如能早一天去也许能帮帮黄姑娘的忙,她的智谋、武功虽然是我齐某人极少见过的突出人物,但是她太过孤单了,就算强极了,也只是她一个人啊!”
  于重道:“金灯门的规矩,我们不会为私人报仇。”
  齐子川怔了一怔,道:“你是说,你们不管黄姑娘?”
  于重道:“如果六妹还活着,我们会救她出来,如果她已经死了,我们只能对她表示一点悲悼,金灯门从不为死去的兄弟姊妹们复仇,我们留下性命,作一点更有意义的事。”
  齐子川道:“这算是甚么规矩,金灯门只不过是你们几个人组成的一个组织,但你们竟互相不顾安危……”
  王俊突然冷冷接了一句,道:“金灯门若是有这个规矩,则这规矩太不合理了,我们一定要废除它。”
  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王俊的脸上,但却没有一个人接口多言。王俊轻吁一口气,道:“二弟,我们情同兄弟,要患难与共,安危相扶,六妹为了救我们身陷危境,我们援助她怎能算是私事?她若不幸死去了,我们替她报仇,又怎能算是报私仇?”
  于重道:“金灯门有一条规戒说,不泄私忿,不为私用,不为死去的兄弟、姊妹们报仇。”
  王俊大声道:“修改!修改!这算是甚么规戒?不为死者报仇,为甚么不问问那些兄弟、姊妹是怎么死的?”
  于重道:“大哥说的是。”
  王俊忽然站起了身子,道:“我可以不干这个金灯门的大哥,但这些不合理的规戒,非要修正不可!”
  于重道:“咱们金灯门中的规戒,只有大哥才能修正。”
  王俊道:“我一定要修正。”
  但见人影一闪,黄媚飘身而入,笑一笑,道:“大哥,小妹回来了。”
  王俊很意外,全场中人都有些意外。只见萧飞燕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王俊出了一阵子神,才缓缓说道:“六妹,你没有事吧?”
  黄媚道:“小妹特地回来复命,我替诸位兄长带回来了原有的兵器,而且,也查出了咱们为甚么一开始就陷入了一个大圈套中的原因。”
  于重哦了一声,道:“是怎么回事?六妹,可否说清楚一些?”
  黄媚道:“事情虽然很曲折,但如一下子说穿了,也就没有甚么了。”
  她轻轻吁一口气,接道:“那位大首脑,就是号称百万的张员外张伯年,他表面做尽了好事,但骨子里却是北五省中坐地分赃的大盗,咱们金灯门破坏了他不少的大买卖,所以,他决心要把咱们一网打尽,利用了血手七丑,把咱们引上门来,但咱们的武功大出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他们原准备在府中对咱们下手的计划也有了改变。”
  王俊道:“好可怕啊!”
  黄媚笑一笑,接道:“幸好,他对小妹动了非份之想,要不然,咱们一上囚车,就会被他暗下毒手处决了。”
  于重道:“这么说来,那些找上咱们报仇的人,也是他的安排了?”
  黄媚道:“是!他把咱们查得很清楚,很巧妙的把他做的事也扣在了咱们头上,而且,他一年前就派人在武林盟中告了状,他是个老谋深算的人,用了连环计,一谋不成,一计又出。”
  黄媚道:“原来我也是这样想,但我已查明了不是,只是那老和尚太过轻信人,被人用了不算,还被药物所毒,落入地下囚牢之中,老和尚好懊恼,也好气忿。”
  言小秋道:“老和尚不讲理,不知好歹,也该让他吃点苦头。”
  黄媚道:“幸好,他吃了那么多苦,省了我不少的事。”
  王俊道:“以后呢?”
  黄媚道:“我先解了非凡大师们身中之毒,借洞房花烛之夜,制服了老贼张伯年,以后的事,我就交给了非凡大师去办,怕你们挂念我,我就赶了回来。”
  齐子川道:“怎么,那老和尚不追究你们了?”
  黄媚道:“老和尚很固执,但他受了我救命之恩,没有办法,只好放我离开,不过,他要我们三个月之内,自动到武当山去一次,向武林盟主说明,还说他一力担保咱们,但这件事小妹不能作主,要回来向诸位兄长请教了。”
  王俊道:“六妹,就这样简单么?”
  黄媚道:“自然,还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死斗,张伯年武功不弱,和我力斗百合,非凡大师等及时赶到,制服了张伯年。”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原来,这三日中你办了这样多的事情。”
  黄媚道:“这件事过去了,但金灯门的事没有完,我们有很多规矩实在应该修正一下,难得大哥也有这种想法,金灯门今后的景况如何,就看大哥你了。”

  (完,古龙武侠网凌妙颜录校 2018.07.24)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五章 重义甘订城下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