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二章 挟恩强索凯旋还
2019-07-06 12:06: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是座广植奇花的大花园,佛堂建筑在花园一角处的绿荫之下。
  张夫人停下脚步,回顾王俊一眼,道:“大夫,这座佛堂只有我们夫妇和一位打扫佛堂的老尼去过,就是犬子也未涉足一步,大夫恐怕只能一个人进去。”
  原来,萧飞燕也跟着行入了后园。
  王俊点点头,道:“如是确有不便之处,在下也不用看了。”
  张员外道:“既然来了,岂有不看之理,夫人请带路吧!”
  就这样,萧飞燕被挡在佛堂之外。
  绿荫下,一堵红砖围墙,把佛堂和花园分隔成两个境地。
  张夫人轻叩木门,前来开门的是一个独目老尼。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袈裟,显得有些冷漠和孤寂。放进了张夫人和张员外,却横身拦住了王俊,道:“施主,这是私人佛堂,除了男女主人之外,外人不得涉足。”
  张夫人道:“妙花师太,不可无礼,这位王先生是我们张家恩人,已得我夫妇允许他进入佛堂。”
  独目老尼一合掌,道:“如此,施主请进吧!”
  王俊感觉到一阵微风掠体而过,举步行入佛堂。
  四支高烧的巨烛把这座有些阴沉的佛堂,照得一片通明。
  王俊游赏过的寺院不多,但直觉的感觉到这座佛堂色彩很怪异。那是黄色的墙壁,蓝色的屋顶,再加上一幅白色的神幔。这颜色并不冲突,但却极不调和。
  目光转到了佛堂前面,果然看到了一只古色古香的香炉。说不出那是甚么东西制成的,看上去不是铁,也不是陶瓷烧成,说不出甚么材料制成。
  王俊目光的转注到那香炉之上,道:“这是一件古物。”伸手抓去。
  张夫人吃了一惊,道:“王大夫,你要干甚么?”
  王俊道:“在下想看看这只香炉。”
  张夫人摇摇头,道:“大夫,这只香炉很名贵。”
  王俊道:“哦!”
  张夫人道:“所以,你最好不要动它。”
  王俊微微一笑,道:“夫人,这香炉能值多少银子?”
  张夫人道:“总在数千两到万两之间。”
  王俊道:“如果在下希望把它买下来,不知夫人肯否出卖?”
  张夫人说道:“大夫,你要这只香炉干甚么?”
  王俊心中寺急,沉吟了一阵,道:“这个,可以作配药之物。”
  一直没有接口的张员外道:“配药用?”
  王俊道:“是!这是石中之胆,用来配药,可以医治很多的病症。”
  张夫人望了张员外一眼,张员外微微颔首示意。
  张夫人轻轻吁一口气,缓缓说道:“可以,如若大夫喜欢,你就请拏去吧!”
  王俊似是未想到得来如此容易,不禁一呆,道:“这个!这个!在下实在是有些失礼了。”
  张夫人道:“大夫,这个佛堂除了香炉之外,再无其他名贵之物,大夫可以去了。”这几句话说得很明显,简直是单刀直入,一开口就说出了王俊的用心。
  王俊想辩解几句,但觉有口难开,无法想出一种理由来作解释。
  张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难道还要选一件甚么东西?”
  王俊只觉被羞辱的感觉直上心头,但却又无法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只好强忍下一口气,拿起香炉,举步向外行去。张员外没有阻拦,张夫人也没有阻拦。
  那独目老尼仍然站在佛堂的大门口处,独目中神光闪闪,射出浓重的杀机。
  王俊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说道:“师太!”
  独目老尼冷哼一声,道:“你拿这香炉作甚么?”
  王俊道:“此物承蒙张员外夫妇送给在下。”
  独目老尼道:“贫尼也略通医道,只可惜,小少爷没有先来找贫尼看看他的病势,那就不会受你的要挟了。”语声一顿,接道:“先生也研究佛理,博古通今,但不知是否知晓一句话?”
  王俊道:“师太请说!”
  独目老尼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先生根本不会武功,又如何保存这只香炉呢?”
  王俊哦了一声道:“师太的意思呢?”
  独目老尼道:“大夫如是聪明,就把这座香炉赐于贫尼。”
  王俊冷冷道:“哦!你就不怕怀璧其罪了么?”
  独目老尼道:“不怕,贫尼这把年纪早已把生死之事看得很淡然了,就算真的有强盗,也得先杀老尼才能够取走这香炉。”
  王俊微笑道:“老师太,这又何苦呢?如果在下把这座香炉拿去,制成药物,岂不是可以济世活人了?”
  独目老尼冷哼一声,未再多言,但他挡在门中,却无让路之意。
  还是张夫人低声说道:“老师太,让他去吧!”
  独目老尼一脸冷厉之色,连连冷笑了两声,才让开去路。
  王俊虽然捧着那古色古香的香炉离开了佛堂,但他内心之中却越想越觉得不是味道。
  萧飞燕站在佛堂外一棵老榕树下面,看王俊手捧香炉而出,并未立刻迎上来。
  王俊大步而行,一口气走到了萧飞燕的身前,道:“这个给谁?”
  萧飞燕低声道:“现在,你最好自己捧着,咱们立刻告别。”
  王俊好不容易要到的香炉,总不能丢下不要,只好跟在萧飞燕的身后离开了后院。
  本来是极受尊重的贵宾,但自王俊得到了香炉之后,张夫人、张员外竟然不肯再出来见面,只派了一个管家把王俊送出了张府。
  这正是过年的期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人、小孩也穿着新衣,街巷之间,是一片恭喜发财之声。
  王俊出了张府大门,那送行的管家就转身而去,如非正在过年,大概立刻会关上大门。萧飞燕早已在门口等候,低声说道:“大哥,前面街口有一辆马车正在等候。”
  王俊望了萧飞燕一眼,欲言又止。
  其实,那萧飞燕根本就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快步向前行走。
  转过一个巷口,果然停着一辆马车。萧飞燕早已登上篷车,举手相招。
  年节时,竟不知她在何处雇了这一辆篷车。不过,这也不算甚么稀奇事,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多出一些银子,必有人会放弃了年节。
  王俊登上了篷车,萧飞燕立刻要车夫放下垂帘,篷车向前行去。
  王俊忍了又忍,终于忍耐不住,道:“五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飞燕微徽一笑,道:“大哥好机智,轻而易举的就取得了这座香炉。”
  王俊道:“这座香炉有甚么名贵?咱们又为甚么非要取得它不可?唉!我本是很受敬重的贵宾,为了这一座香炉,可算是受尽了白眼。”
  萧飞燕道:“大哥,这值得的。”
  王俊叹口气,道:“五妹,我这个作大哥的,心中有很多的话,不知是当不当说?”
  萧飞燕道:“大哥有甚么话,自然是应该说了,不过,也不用急在一时……”
  王俊接道:“还不用急在一时?何时才是我说话的时候?”
  萧飞燕道:“等一会,见到了二哥、三哥,以及四哥,六妹,大哥有甚么话,可以尽量的说出来。”
  王俊道:“五妹,我现在就憋了一肚子疑问,难过得很。”
  萧飞燕道:“唉!我知道你不但有一肚子疑问,而且还有一腔怒火,觉得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王俊道:“你既有此想,就不应该如此对待我。”
  萧飞燕道:“大哥,我们兄妹情同骨肉,因才而用,并非有意麻烦大哥。”她很会说话,而且婉转动人,王俊一腔怒火,被她几句话,竟然消去了大半。
  王俊摇摇头,叹口气缓缓说道:“五妹,张员外也很奇怪。”
  萧飞燕道:“哪里奇怪?”
  王俊道:“他不吝惜珠宝、黄金,一送数万,这座香炉虽是古物,也不过数千两银子的价值,怎的竟不愿赐赠咱们。”
  萧飞燕微微一笑,道:“大哥,你是读书人,应该知道艺术品的价值并不在乎它能值多少银子,而是一个人对它有多少喜爱,能够鉴赏和喜爱古物的人,别人看来一文不值的东西,在他而言,虽万金也不愿以物相易。”
  王俊道:“这样说来,这座香炉是一件珍贵的古物了?”
  萧飞燕道:“大哥,对古物我知道的不多,我无法说明这香炉的价值。”
  王俊道:“甚么人知道?如若这一座香炉全无价值,你们总不会让我去取吧!”
  萧飞燕道:“二哥知道……”
  语声一顿,接道:“大哥,再忍耐一些时间,你心中的疑团在见到了大伙之后,立刻就会给你解说明白了。”
  王俊未再多言。篷车快速的向前行去,直出北门,行约十余里路,篷车停下。
  萧飞燕当下抱起了香炉,行下篷车道:“大哥,到了,下来吧!”
  王俊下车四顾,但见一片荒凉,目光所及处,不见一处房舍。
  萧飞燕已打发篷车离去,但闻轮声辘辘,篷车去远。
  王俊轻轻吁一口气,道:“五妹,这是甚么地方?”
  萧飞燕道:“白狼坡。”
  王俊道:“很荒凉的地方,二弟、三弟他们都在何处?”
  萧飞燕道:“传说,这地方出了一只白狼,能够幻化人形,迷惑少年男女,原来居住于此地的人家纷纷搬迁而去,附近一些田地也因而废耕,形成了这一片荒凉之区。”
  王俊道:“咱们到此作甚?”
  萧飞燕笑道:“这一片荒地方圆三、四里,附近人家绝不涉足,所以,清静得很,这地方可以让咱们过一个又平安、又清静的年节。”
  王俊道:“四周不见房舍,咱们要栖居何处?”
  萧飞燕一面举步而行,一面说道:“前面一片丛林,后面有一座很完整的宅院。”
  王俊忽然觉得,江湖上的飘荡生活和常人有着很大的不同。
  穿过一片丛林,果然有一座青砖砌成的宅院。
  看上去,像是座很古老的宅院,四周的青砖上都长满青苔。
  这座房子建筑得很坚牢,看上去虽古老,但却没有破损。
  萧飞燕走到大门口处,已高声叫道:“掌灯大哥驾到。”
  但闻一阵急快的步履之声,三男一女快步迎了出来。当先一人,虬髯绕颊,正是老二于重,身后紧随着老三方昭,第三位一袭青衫,剑眉朗目,长得十分英俊,王俊虽然没有见过,但已猜想到是金灯门中的老四言小秋了,第四个一袭鹅黄短袄,鹅黄色的长裤,足穿鹿皮小剑靴,粉颊朱唇,秀眉凤目,躯体玲珑,全身透着一股劲儿。不用问,王俊亦可想是六妹黄媚了。'
  四个人一字排开,躬身一礼,道:“见过掌灯大哥。”
  王俊抱拳还了一礼,道:“诸位贤弟贤妹,不用多礼。”
  于重道:“厅中摆好香茗细点恭候大哥,小弟先走一步前面带路了。”
  萧飞燕紧走一步,追在王俊身后,低声道:“大哥,我们在江湖上行走,常常戴着人皮面具,以免到处招人注目,此刻,他们都未戴面具,是以真面目和大哥相见。”
  王俊哦了一声,道:“整个的金灯门,只有咱们这几个人么?”
  萧飞燕道:“不错,就是咱们这几个人,但兵在精而不在多,我们每一次行动都有很精密的计划,各自发挥所长,无往不利。”说话之间,人已行入大厅。
  大厅中打扫得很干净,一张八仙桌上,早已摆满了香茗细点。
  于重抱拳一礼,把王俊让入上位。
  王俊也明白无法推辞,一面坐了首位,一面说道:“各位贤弟贤妹请坐!”
  于重、方昭、言小秋等依序入坐。
  萧飞燕把香炉放在桌子上,道:“掌灯大哥略施小计,就取得了这座香炉。”
  王俊苦笑一下,道:“全是五妹在幕后指挥有方。”
  萧飞燕说道:“大哥的机智,小妹不敢居功。”
  于重端起茶杯,道:“各位弟妹,以茶代酒,咱们先敬掌灯大哥一杯。”
  喝完了一杯茶,王俊再也忍不住胸中的重重疑问,说道:“各位弟妹,王俊一个穷儒,课读糊口,想不到竟因一时机缘,接掌了金灯,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又全无江湖经验,对江湖上的事物,知晓得太少,目睹、耳闻,尽多不解之事,想向诸位贤弟、贤妹们请教一番。”
  于重点点头,道:“大哥说的是,咱们洗耳恭听。”
  王俊沉吟了一阵,道:“血手七丑是否被咱们杀了?”
  言小秋道:“七丑中,五丑被诛,逃走了两个人,但也都受了伤,大概不会再掀起甚么风浪了。”
  王俊哦了一声,道:“七丑中两个受伤的是甚么人?”
  于重道:“四弟设计,咱们全体出动,搏杀截击,五个确已除去,两个虽然逃走,但也委实受伤不轻,是老二耿光,和老七黑狐狸陈嫦。”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三章 战云密集杀声传
上一篇:
第一章 承重责首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