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二章 挟恩强索凯旋还
2019-07-06 12:06:2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俊目光转注到那香炉身上,接道:“这是张员外佛堂之物,咱们为甚么要取到手中,虽非抢夺,但却是挟恩强索,这和咱们金灯门行仁江湖之旨,岂不是有些不符么?”
  娇媚俏丽的黄媚突然启动樱唇,由口中婉转传出一缕清音,道:“掌灯大哥,这是小妹的主意。”
  王俊怔了一怔,道:“你的主意?”
  黄媚点点头,道:“是的,小妹借人皮面具掩护,混入张府数日之后,发觉了张府后园中有一座佛堂。”
  王俊道:“那没有错,有钱人家建一座私人的佛堂有何不可?”
  黄媚道:“佛堂没有错,但那看守佛堂的独目老尼,却不是一个平常的人物。”
  想到那独目老尼的冷漠神情,王俊不自觉的点点头,道:“那老尼确实有些阴沉可怕,但她和这香炉何关?”
  黄媚道:“小妹听得前任掌门大哥说过,这座香炉不但是一件古物,而且是一件奇宝,原是南京沈万三家的藏物,沈家被抄家之后,此物被收入国库,想不到竟落到张伯年的家中。”
  王俊道:“沈家被抄距今已数十年之久,此物也许被人盗出,辗转流落,张家有钱,把它收购了,也不算甚么错失。”
  言小秋微微一笑,说道:“此物十年前出现过两次,牵涉入一桩武林公案之内,咱们要大哥取出此物,用心在借物查证一段昔年的公案。”
  王俊道:“哦!甚么样的公案呢?”
  言小秋道:“更上一代的掌灯大哥被人暗杀的公案。”
  王俊道:“原来如此。”
  于重道:“大哥,咱们金灯门本不许私人的恩怨拚命,但由于更上一代的掌灯大哥,是因公而亡,咱们不能不查。”
  王俊道:“找到这一只香炉,就能找出凶手么?”
  于重道:“不能说找出凶手,只能说找出一点头绪。”
  方昭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哥,那张伯年看来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王俊微微一怔,说道:“三弟之意,可是说那张员外,牵涉入谋杀更上一任掌灯大哥的事?”
  方昭道:“目下情况还未明朗,咱们请掌灯大哥来此,就是要评断此事,二则,也可使咱们兄弟团聚几日。”
  王俊点点头,道:“说的也是,诸位贤弟、贤妹一片侠心,奔走风尘为人受苦,过年时刻,大家实在也该休息一下了。”
  方昭微微一笑,道:“大哥,咱们兄弟为了保持江湖上行动的方便,从来不愿被人认出真正面目,所以,在江湖上走动之时,大都戴着一个人皮面具,只有兄妹相聚一堂时,才以真正面目相见。”
  王俊目光转到了黄媚的脸上,只觉她千娇百媚,美艳绝顶,实在是很少见到的美女,任何人也看不出她是有着一身武功的人。
  心中念转,口中问道:“张府中那一剑,可是六妹出手?”
  黄媚道:“是小妹献丑。”
  王俊道:“那是石破天惊的一剑,我想不到,人怎能把一支剑运用到那等神化之境?更想不到那一剑竟出自六妹之手。”
  言小秋道:“咱们这群兄弟之中,本以大哥的内功最深,六妹的剑术造诣最深,那一招‘剑气化龙’,确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势。”
  王俊道:“可笑的是,我这个作大哥的,竟然一点武功也不会。”
  言小秋道:“金灯门历来的掌灯大哥都武功高强,但他们很少能活过五年……”
  王俊接道:“为甚么?”
  言小秋道:“因为我们这几个兄弟们结下的仇恨太多,这笔账都被算到了掌灯大哥的头上,他们想找我们报仇,但却无法找到我们的行踪,只好把这份仇恨算在大哥的身上了,因为只有掌灯大哥,永远是以真正的面目在江湖上出现。”
  王俊道:“唉!如果掌灯大哥也戴上一个人皮面具,岂不是可以活得长远一些?”
  黄媚笑一笑,道:“掌灯大哥执掌着金灯,他代表了金灯门,一般而言,他们不愿意戴着人皮面具,因为一个标志的隐晦,就等于把一个组合完全的神秘起来。”
  王俊道:“诸位弟妹,江湖上是不是有很多人知道咱们这个金灯门的组合?”
  方昭道:“知道,大部份江湖中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爱管闲事的金灯门。”
  黄媚道:“我们行动迅捷,来去如风,江湖道上,只知道有金灯门这个组合,但却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
  言小秋道:“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个很宠大的组合,他们从来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我们行动迅速,手法干净,知道我们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黄媚道:“过去的掌灯大哥都有一身好的武功,但他们却都很快的死去,金灯再传到了大哥的手中,金灯门的传统是不保护任何私人,所以,我们很少照顾大哥,事实上,以前的大哥武功都高过我们很多,也用不着我们保护……”
  黄媚目注王俊,嫣然一笑,接道:“这一次不同了,执掌金灯的大哥完全不会武功,不论从任何一个方面看,咱们都应该全力保护大哥,对么?”
  王俊道:“唉!在下无能,要劳动诸位贤弟贤妹保护我,岂不是浪费了很多人力?”
  黄媚道:“不!我和五姊已被指定为保护大哥的人。”
  王俊道:“这个……”
  黄媚接道:“二哥说,我们女孩子比较细心一些,而且也有耐性。”
  萧飞燕道:“大哥你心中不是有很多很多的疑问么?现在可以问了。”
  王俊道:“有些疑问已在你们的谈话中解说明白,有些疑问我想不用问了。”
  萧飞燕道:“为甚么?”
  王俊道:“我虽然还不完全了解,但我知道诸位贤弟、贤妹都是真诚为天下造福的人了。”
  萧飞燕笑道:“大哥没有经历过江湖上的事务,对我的行为也许会觉得怪诞一些。”
  王俊说道:“这个,在下真是有些不大习惯。”
  萧飞燕道:“大哥,我们兄妹难得有如此闲暇的相聚,每一年中,大概只有几天,这几天中,我希望大哥能多了解我们一些。”
  王俊点点头,道:“咱们实在太匆忙,唉!这倒体会到一件事了。”
  萧飞燕道:“甚么事?”
  王俊道:“生命的价值。有些人是在为别人活着,虽然大部份人是在为自己活着。”
  黄媚道:“我们这些人都是为别人活着的。”
  王俊道:“六妹,为别人活着的人是不是有些快乐?”
  黄媚道:“不完全是。因为我们究竟也是人,有血有肉的人,我也会觉得困乏,也会觉得空虚,我不知道几位兄长和五姊的感觉如何?但我个人的感觉是这样,常有着失落的慜受。”
  王俊道:“哦!”
  黄媚笑一笑,接道:“不过,我觉得快乐的时刻比痛苦多一些。”
  王俊道:“是的,六妹,不论是为自己或是为别人活着,都会有痛苦。”
  于重哈哈一笑,道:“六妹,大哥,人生的问题太深奥,咱们想了很多年也没有想通过,咱们难得有这么几天的集会,大家应该好好快乐一下。”
  方昭道:“二哥说的是,六妹不但剑术造诣奇高,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大哥只怕还没有品尝过六妹的手艺吧!”
  王俊道:“没有。”
  方昭道:“那就劳动六妹的芳驾下厨房了。”
  黄媚站起身子,道:“大哥,别太听三哥的夸奖,寄望太高,你会失望的。”站起身子,向厨房行去。
  萧飞燕道:“我去帮帮六妹,我不会作菜,至少可以烧火洗菜。”站起身子,紧随黄媚身后而去。
  目睹两女去后,二弟于重突然神色庄严的说道:“大哥,有一件事咱们还没有告诉大哥。”
  王俊一怔,道:“甚么事?”
  于重凝重地道:“关于更上一代掌门人的身份。”
  王俊道:“二弟请说!”
  于重道:“他是六妹的父亲。”
  王俊呆了一呆,道:“六妹知道么?”
  于重点点头,道:“她知道,她明媚娇艳,外面看来很柔弱,事实上,她是属于那种很坚强的女孩子。”
  王俊点点头道:“这几日的见识也使我觉得不能以貌取人。”
  于重道:“在金灯门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戒……”
  王俊接道:“甚么样的规戒呢?”
  于重道:“单根独苗不收入金灯门中,我们身入金灯门后,就要下定了以身殉道的决心。”
  王俊道:“这个……”
  于重接道:“大哥有兄弟么?”
  王俊道:“没有,不过,诸位贤弟可以放心,我也没有了父母。”
  方昭道:“如是大哥以身殉道,岂不是绝了王家的香火?”
  王俊哈哈一笑,道:“诸位贤弟,在下孤身一人,老实说,生而无欢,诸位贤弟,可以不用为我担心了。”
  于重微微一笑道:“大哥已是金灯门的掌门之人了,既如此说,咱们也没有话说了。”
  王俊笑一笑,道:“于贤弟,很多疑团都已从诸位谈话中得到了解,只是还有两点不明,希望于贤弟能多给我答复了。”
  于重淡淡一笑道:“大哥请说。”
  王俊说道:“咱们这金灯门一共有多少人?”
  于重道:“重要的人,真正属于咱们金灯门的人,只有咱们六个,不过,金灯门是一个很有钱的门派,咱们需要甚么人,都可以花钱请来。”
  王俊道:“这话怎么说?”
  于重道:“如果咱们要请两个镖客,那么咱们就去选最好的镖局,去请他们……”
  王俊点点头,道:“哦!”
  于重接道:“如若咱们要请两个杀手,那么派人去请两个杀手来。”
  王俊道:“咱们居无定处,金钱财物都放在甚么地方?”
  于重道:“都存在几家大银号中,其中以山西福记柳家的银号存款最多。”
  于重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存折,道:“大哥,这是一个十万银子的存簿,大哥请带在身如有需用,随时可以支取。”
  王俊一生中从来没有一下子怀有如此多的金钱,接款的手也有些微微发抖起来。
  于重轻轻吁一口气,道:“这笔钱,大哥可以任意去用。”
  王俊道:“贤弟,这可是咱们全部的款数么?”
  于重道:“不是!这只是要给大哥用的银子。”
  王俊道:“那是说,咱们几个兄妹每人身上都有一笔巨款了。”
  于重道:“咱们各位兄妹身上,每人都带有一个存折,上面都有着很多银子存在银号中。”
  王俊道:“于贤弟,咱们行侠仗义,济困扶危,向来不受酬报,哪来的这么多银子。”
  于重道:“大哥,这件事,兄弟要说明一下。”
  王俊道:“甚么事?”
  于重道:“咱们金灯门这些钱财,都是取之有道的财物,大哥,过去咱们金灯门很富有,廉洁得一文不取,结果把所有的财产都变卖得精精光光,一无所有,以后,咱们开始得到应得的酬报。”
  王俊道:“酬报有一个标准么?”
  于重道:“没有,完全没有任何标准,有钱的,咱们可以多取几个,没有钱的,咱们也可能要贴些银子。”
  王俊道:“这些钱都是人家送的,还是咱们要的?”
  于重道:“大都是他们送的。”
  王俊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两人谈话之间,黄媚和萧飞燕已经端着酒菜行了过来。
  很快的,摆好了酒菜。菜不多,但每一样都做得十分可口。
  六个义兄弟围坐一桌,一面说笑,一面食用酒菜。
  娇丽的黄媚展开了笑靥,像一只蝴蝶似的穿来飞去,优美的声音像出谷黄莺一般,使得全场中充满着欢愉的气氛。
  王俊冷眼旁观,发觉了娇媚的六妹有着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她有时候很文静,文静得有些沉闷,沉闷得使人感觉到她是个很忧虑的女孩子,给人一种忧郁和不安。她活泼起来时给人一种天真可爱的感受。
  这一顿饭吃得很愉快,饭毕,萧飞燕和黄媚收拾了碗筷之后,六个人围在一处。
  萧飞燕轻轻吁一口气,道:“大哥,二哥和你谈过没有?”
  王俊道:“谈甚么?”
  萧飞燕道:“关于张伯年。”
  王俊道:“没有啊!”
  萧飞燕道:“我们决心要追查一段往事,一段很沉痛的往事,但此事的动机不合咱们金灯门的规戒。”
  王俊道:“这个,我又能如何帮忙呢?”
  萧飞燕道:“金灯门的大哥拥有一种特权,那就是他可以下令我们为某一件事行动。”
  王俊道:“这样,不会背弃金灯门的门规么?”
  萧飞燕道:“不会。”目光一掠黄媚,接道:“这事和六妹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我们这些人,本来不许为私情行动,事实上,这一条门规已然不太合理,我们以身相许金灯门,咱们任何伤害都和金灯门有关,为甚么咱们的身躯不能和金灯门连在一起?”
  王俊道:“理当如此。”
  黄媚突然站起了身子,凝神听去。
  于重一皱眉头,道:“六妹,甚么事?”
  黄媚道:“好像有人来了。”
  于重道:“快些散开。”呼的一声,吹熄了桌上的灯光。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三章 战云密集杀声传
上一篇:
第一章 承重责首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