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金灯门 正文

第四章 素手玄功折青鹤
2019-07-06 19:15:0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鹤道长只觉那一剑的来势若点若劈,竟然找不出它攻向的部位,不禁一呆,疾快的向后退了五尺。
  黄媚长剑一扬,仍然攻向前胸。
  和上次一样,青鹤道长仍然无法分辨出长剑刺出的部位,只觉要闪开这一剑,十分困难,青鹤道长又被迫退数尺。
  黄媚一连三剑都是用同一招式,攻向同一个部位。
  青鹤道长也是用同一个办法向后闪避,退开了一丈多远。
  以武当三鹤在江湖上的威名,被这么一个姑娘家三剑逼退了一丈多远,实在是一件很丢人的大事。
  果然,青鹤道长避过了三剑之后,脸色大变。
  黄媚笑一笑,道:“我说过,我的剑招不太好让避,阁下似乎是有些不信。”
  青鹤道长道:“姑娘,你要小心了。”
  话未落口,长剑已然递上了。
  武当派本为江湖上著名的剑派,这青鹤道长又是武当门下极为杰出的人。
  剑招出手,有如倒挂天河,绵绵不绝的剑招变化,直攻而上。
  黄媚手中剑左封右刺,常常迫得青鹤道长途中撤招,间中也有兵刃相撞的金铁交鸣之声。
  双方交手三十招,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但明眼人都已看出,黄媚是有意相让。
  自然青鹤道长心中也明白,攻出了第三十六剑之后,突然收剑而退,道:“金灯门中人,果然不凡,贫道领教了。”
  黄媚道:“道长心存谦让,小妹感激不尽。”
  青鹤道长笑一笑,道:“姑娘,今日之事,贫道只怕无法替姑娘掩盖了。”
  黄媚道:“掩盖甚么?”
  青鹤道长道:“贫道要把这件事据实奉告盟主,也就是本派的掌门人。”
  黄媚沉吟了一阵,道:“可以,小妹只有个请求。”
  青鹤道长道:“贫道能办到么?”
  黄媚道:“能够,而且也是你应该做的事。”
  青鹤道长道:“那是甚么事?”
  黄媚道:“就把今日之事,据实奉告盟主。”
  青鹤道长笑一笑,道:“这个自然。”
  黄媚说道:“道长如果要走,恕小妹不送了。”
  话虽说得客气,但词意之中却无疑是在下逐客令。
  青鹤道长借阶下台,还剑入鞘道:“姑娘,贫道今日虽然不能把贵门中人带走,回山覆命,但并不是说这件事就此完了。”
  黄媚一挥手道:“咱们随时候教。”
  青鹤道长一转身,道:“走!”带着武当门下剑士快步而去。
  淮阳掌门人万长青带着门下,紧随青鹤道长身后行去。
  黄媚冷冷说道:“万掌门人,请留步。”
  万长青愣了一愣,停下脚步。他乃一派门户之长,若是不理会别人的呼叫,传扬到江湖上去了,那可是一桩丢人事件。
  缓缓转过了身子,万长青强自忍下心中的激动,道:“姑娘是找我么?”
  黄媚道:“不错,正是。”
  万长青道:“咱们素不相识,你找我作甚么?”
  黄媚道:“你不是也奉了武林盟主之命来问罪本门吧?”
  万长青道:“不是。”
  黄媚道:“那你来作甚?”
  万长青道:“你们杀了我一位恩人!”
  黄媚道:“你要替他报仇?但不知报了没有?”
  万长青道:“没有,在下发觉贵门人人都有超人之能,所以,短短几年就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头。”
  黄媚接道:“那是我们金灯门的事,不劳贵掌门人费心,万掌门人大仇未报,那也不用急着走了。
  万长青脸色一变,道:“姑娘要留下区区么?”
  黄媚道:“留你下来,答复我们掌灯大哥几句话。”
  万长青道:“姑娘不敢留下武当剑士,却把麻烦找上了淮阳派?”
  黄媚道:“不论你怎么想,重要的是你必须留下来。”
  万长青仰天打个哈哈,道:“姑娘你好大的口气,万某人闯荡了大半辈子江湖,还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
  黄媚道:“上得山多遇到虎,今天很不幸的叫你遇上了。”
  万长青伸手取过金背刀,平横前胸,道:“你们先走,为师继后。”
  黄媚厉声喝道:“万掌门人,我已经说明了,诸位不听从,休怪我手段狠辣了。”
  这时,随同万长青而来的淮阳派弟子,已然快步向前行去。
  黄媚冷笑一声,突然飞身而起一剑劈下。
  万长青大刀迎挥,横向旁侧一带,希望一招败敌,先把黄媚手中的长剑震飞。
  他手中金背刀沉重威猛,重达数十斤,希望凭仗手中的臂力,一刀震飞黄媚手中的兵刃。
  哪知刀剑相触,只响起一阵锵然轻响,黄媚剑上的阴柔之力,竟然把万长青雄猛的刀上力量完全卸去。
  黄媚剑势贴刀下划,斩向万长青握刀的右手,猛吸一口气,万长青忽然间向后退了三步。黄媚剑招疾变,一探腕间,随着万长青向后的奔退之势,直刺而出。
  这一剑就势攻出,剑招快速,万长青竟然闪避不及,寒芒过处,穿透了万长青的握刀右腕。
  如果黄媚手中长剑一转,万长青的右腕势必被剑锋绞裂,但黄媚手下留情,停剑未动,道:“万掌门人,委屈你留下来了。”左手一抬,点了万长青的穴道。
  这时,向前奔走的淮阳派弟子,眼看掌门师父被人生擒,个个转身奔回,意图抢救。
  但听万长青冷厉的说道:“回去,为师未回之前,你们代我行命,严厉约束淮阳派中人,不许离开一步,违令者逐出门墙。”
  淮阳门下弟子但听万长青一番厉喝之后,立刻回头而去。
  黄媚低声说道:“万前辈,我们没有伤人之意,留下老前辈,只是想查明真相。”
  万长青说道:“外面的强敌还多,姑娘虽然勇冠三军,只怕你一人之力,也难是他们之敌。”
  黄媚低声道:“掌门人,金灯门自出道以来,一直和江湖上凶恶之徒不停的搏杀周旋,直在接受着冷酷的考验,我们的人手不多,但是每一个都有经历过凶险的情景,阁下可以放心,比目下处境还凶险的事,我们也经历过。”
  万长青哦了一声,未再多一言。
  青鹤道长的撤走、万长青的被擒,似乎对强敌的影响很大,所以不少人围拢了上来,但却没有人再立刻冲上。黄媚也未再向外冲杀,双方又形成了一个对峙之局。
  黄媚扶着万长青行入大厅之中。
  这时,王俊怀抱金剑,端坐在厅中一张太师椅上。
  黄媚扶着万长青在一张椅上坐下,道:“这是我们掌灯大哥,两位谈谈吧!”
  万长青身上三处麻穴被点,只失去了抗拒之力,但他的头脑还可以想,口还能言。放下了万长青之后,黄媚娇躯一闪,人又离开了大厅。
  大厅中只余下万长青和王俊两个人。
  王俊轻轻咳了一声,缓缓说道:“万掌门人,贵门派对本门似乎有很多成见?”
  万长青道:“谈不上甚么成见,在下来找贵门中人,只是替一位故旧报仇。”
  王俊道:“你能够肯定那人是我们杀的么?”
  万长青道:“贵门有杀他的能力,也有这个传言,所以,在下找上了贵门。”
  这时,萧飞燕快步行了过来,蹲下身子,替万长青包扎伤口。
  万长青轻轻吁了一口气,接道:“不过,现在在下已经改变了看法。”
  王俊道:“甚么看法?”
  万长青道:“金灯门中人的武功,大出在下的意料之外,所以,我觉得在下过去的看法也许错了。”
  王俊道:“哦!说说你现在的看法。”
  万长青道:“以金灯门中人的武功,实在用不着暗施偷袭,就算明目张胆的找上门去,也可以杀了他。”
  王俊点点头,道:“金灯门的各种事务,我只能了解个十分之七、八,不过,在下可以奉告掌门人的是,金灯门中若做错了甚么都会有一个交代。”
  万长青叹口气道:“贵门的行动太神秘,所以江湖上有很多传说对贵门十分不利。”
  王俊道:“金灯门是个只求心安、为所当为的组合,我们不想扬名于世,也不愿争利人间,进入金灯门的人都有一个志愿,那就是奉献自己,为人间做些有益的事。”
  万长青道:“好博大的思想!”
  王俊道:“万掌门人,在下有事请教,不知可否据实见告?”
  万长青道:“掌灯人但请吩咐!”
  王ff道:“我们的行动很隐密,诸位怎会找上此地?”
  万长青道:“有人告诉了诸位的行踪。”
  王俊道:“甚么人?”
  万长青道:“那人,那人……”说了半天,说不下去。
  王俊道:“万掌门人,你不敢言明,可是有难言之隐?”
  万长青摇了摇头道:“不是,不过那人的面目很平凡,在下无法说出他的特征来。”
  王俊道:“是甚么样一个人,你总该有些记忆吧!”
  万长青道:“一张很平凡的面目,一张很会说话的嘴,很详细的说明了贵门的行踪,不过他的面目太平凡,平凡得找不出一点特征,所以在下无法说出他形貌。”
  王俊道:“还有很多江湖同道,都在同一时间内赶来此地,是否也接到了通知呢?”
  万长青道:“大概是吧!”
  王俊道:“江湖上好像是有一个规矩,在过年之时,不挂刀用剑,不开杀戒,但诸位却在过年之时赶来此地。”
  万长青道:“江湖上确有这么一个规矩,至少要过了元宵节才能佩刀挂剑,行走江湖,但是对你们金灯门来说,这情形就大不相同了。”
  王俊道:“为甚么?”
  万长青道:“因为贵门一向行踪神秘,有如见首不见尾的神龙,那就没有法子计较年节了。”
  王俊道:“唉!万兄,在下有件事不明白,想请教万兄了。”
  万长青道:“不敢当,王兄请吩咐。”
  王俊道:“我们金灯门自信没有做过甚么为害人间的事,为甚么正邪两道中人,都对我们存着很强烈的仇恨之心?”
  万长青沉吟T一阵,道:“这中间的道理,在下也不能肯定的回答是甚么。但贵门做事一向不留余地,再加上行踪神秘,造成了江湖一股怪流,这也许就是正邪两道都不能和贵门和平相处的原因了。”
  王俊笑笑道:“万兄,这一次包围敝门的人不少吧?”
  万长青道:“相当的多,不过,除武当的剑士之外,还有很多正大门户中人,不下六、七十位之多……”
  王俊接道:“他们为甚么不见攻来?”
  万长青道:“因为武当派是这一届的武林盟主,所以大家都让了他们三分,目下武当派人已撤走,其他的门派是否会立刻发动,在下就无法断言了。”
  王俊道:“贵门何以先行出手呢?”
  万长青赧然地道:“因为在下报的是私仇……”似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口气一变,接道:“掌灯人,在下来此之前曾听说,少林寺也有两位大师赶到,但他们为何来此,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王俊闭目沉思了一阵,说道:“万掌门人,你觉得金灯门目下的处境如何?”
  万长青还未来得及答话,厅外已传来兵刃交击和厉喝之声。
  万长青轻轻吁一口气,缓缓接道:“又打上了!”
  王俊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有些情不自禁的问道:“万掌门人,厅外打得很激烈吧?”
  万长青微微一怔,道:“掌灯人,你听不出来么?”
  王俊道:“在下不会武功。”
  万长青怔了一怔,说道:“掌灯人不会武功?”
  王俊笑笑,道:“万掌门人可是觉得很奇怪?”
  万长青道:“确实有些奇怪。”
  忽然哈哈一笑,接道:“掌灯人,你的武功大约已到不着皮相的境界,在下确实有些看不出来。”
  王俊道:“那是在下根本不会武功,所以,你瞧不出来。”
  万长青道:“贵掌灯人属下,个个如生龙活虎,掌灯人的武功,自然是更为高明了。”
  王俊苦笑了一下,道:“在下希望万掌门人相信,我真的不会武功。”
  万长青道:“哦!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了。”
  王俊道:“万掌门人,你看这一场搏斗下来,会是甚么样的结果?”
  万长青凝神倾听了一阵,道:“这个很难说了,目下打斗得非常激烈。”
  王俊道:“听兵刃相击之声,似是还在展开一场混战。”
  万长青道:“贵门中人的武功,似是极为高强,但来的人手太多,只怕很难避免闹出流血惨事了。”
  王俊道:“我也正为此担心,觉得这一战可能造成不堪收拾之局。”忽见人影一闪,刚刚替万长青包好伤口的萧飞燕,突然又去而复返,道:“大哥,敌势强大,外面搏杀激烈,三哥身受四处刀伤,六妹动了怒火,已剑劈七敌,正在大开杀戒。”
  王俊一皱眉头,道:“老二呢?”
  萧飞燕道:“二哥和齐老并肩拒敌,也只是力堪自保。”
  王俊道:“四弟呢?”
  萧飞燕道:“四哥刚调息完毕,接替了小妹,但他一面力拒强敌,一面还要顾及三哥,在攻势上大打折扣。”
  王俊道:“去叫老三下来休息。”
  萧飞燕道:“三哥裹伤苦战,坚不肯退,看来要大哥下令,他才会退下来了。”
  王俊哦了一声,站起身子。
  万长青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掌灯人,老朽可否也去瞧瞧?”
  王俊略一沉吟,道:“好!五妹,解开万掌门人的穴道。”
  萧飞燕怔了一怔,迟疑地道:“大哥!这个……”
  王俊接道:“我说,解开他的穴道!”
  萧飞燕不敢再出口反驳,应了一声,解开了万长青的穴道。
  万长青望了王俊手中的短剑一眼,道:“掌灯人这样相信万某,万某人很感激。”
  王俊道:“万掌门,不用客气,咱们去吧。”举步向前行去。
  万长青紧随在王俊身后,向外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灯门

下一篇:第五章 重义甘订城下盟
上一篇:
第三章 战云密集杀声传